第23章 续-摇篮/枪(铳)

作者:Acoustic
更新时间:2019-06-17 23:39
点击:956
章节字数:917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头顶是炽热的太阳。

荒野之上,两架外观相同的白色FRANXX藏匿于漫天的风沙之中,由其中一架架设的超距观测仪器正对着远处形如巨木一般的13都市的残骸,以及内部的鸟笼。

「有什么新动作吗?」,金发少年的影像投射在9’γ的面前,他正在吃着压缩饼干,大概是因为味道不太好而面色有些难看。

「没有。」,红发的少年摊开手摇摇头,「除了深夜Code:015和那个怪异的FRANXX离开了一段时间之外,并没有什么别的动向……话说这都是第三次了,ε他们都没察觉到什么吗?」

「大来缝唔防备很严木,找不到潜入的机会很正——咳咳——」,9’α囫囵吞着嘴里的军粮,却在快要吃完的时候差点噎住,「……这边的——咳——定时联络也一切正常,呕。」

9’γ轻轻叹了口气:「既然这样,为什么贤人们一再延后狩猎的日期呢?岩浆燃料就算再节省也不可能再撑上一个星期的啊。」

监视画面和9’α的图像滑到一边,身后操纵位置上的雌式正按照惯例检查起FRANXX的机体状态。在风沙中泡上将近一个星期,对于九式这样需求高价保养的战斗兵器无疑是巨大的损耗。

「状态良好,但是机械关节的连接处积了不少沙尘。」,戴着口罩的雌式如此传达着,「关键的部位一定得保持清洁,一旦有突发事态会很麻烦,我去清理一下。」

「喂喂,你也太敬业了吧。」,9’γ解除了同FRANXX的控制,转身看着脱离了操纵位置,正在最后检查程序的搭档,「又不是什么急事。」

「别说些没用的话了。」,通讯器里传来9’α无奈的声音。

如他所言,有着代号9’ζ的红发少年的雌式搭档甚至对此没有任何考虑,一边重复着程式化的动作一边以敬语道:「这是责任的一环,不,是相对的自由。」

「自由?你在说什么鬼话,被关在这里,还要泡在沙地里?」,红发少年夸张地瞪大眼睛挥舞着手臂,「这样的?这样的?!」

雌式的的动作停了一瞬,而后将一部分文件传至了9’γ手边的设备:「比起这个,那些Gutenberg级的分析结果出来了,对作战或者有帮助,还请您过目,备份已经上传至了大波斯菊的数据中心……那么我先失礼了。」

说完,她便打开了寄驶舱的通道口钻了出去。积攒在气密舱内的黄色沙尘冲进室内,9’γ急忙伸出手捂住口鼻,一直等到沙尘全部沉降下去才摸着鼻子长出了口气。

「你还真能『沉住气』,γ你就该和β他们一起去大裂缝边上待着。」,9’α叹气道。

「诶?那可不行,听ε说前两天不是都发现那一片的地面下面埋了不少叫龙兵器吗?万一触发了不是超级危险?」,9’γ翻起白眼发出无声的长叹。

「搞什么?」,他又拍着『嘟嘟』响的传输设备,「这是什么?」

「Gutenberg级的分析数据——」,9’α拖长了声音,「我这里也有一份。」

「……那些天上飞的?」

「恭喜你,正解。」

「嗯……」,9’γ转移过注意力,「不过那已经是Rehmann级的大小了吧,而且数目变少了很多啊。」说着,他将文件投射至舱内,密密麻麻的分析数据立刻铺满了整间寄驶舱的显示设备。红发少年惊愕地眨眨眼:「喂喂,这分析数据也太多了吧?」

「——奇怪。」,9’α压低的声音传来。

「对吧,好奇怪。」

「不,我是说这些叫龙,不……」,金发少年磨挲着下巴,「……真的是叫龙吗?」

9’γ扫视着分析数据:「怎么了?虽然不像是某种生物,但是叫龙的兵器姑且也是叫龙吧。」

「嗯,」,9’α迟疑着点点头,随手放大了一部分对比数据,「但是,根据和之前对一般叫龙,以及叫龙兵器的组织构成分析后汇总出的数据相比,虽然有相似的部分,但是区别的地方更多。而且……这些东西的构成……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开什么玩笑,α,」,9’γ笑了起来,完全没有放在心上,「这些东西可是百年里第一次破土而出的啊,怎么可能在哪里见过。」

金发少年似乎想摇头辩论些什么,但最后却只自言自语一般道:「嗯……也对。」

「——和这座星球的构成很像啊,不是吗?」,浅褐色的头发在9’α的身后一闪而过,是9’δ的声音,「物质的构成堆叠,包括重金属和稀土元素,如果不是以挤压出电子云的超固态形式存在,从里面钻出岩浆来也不奇怪啊,而且,分析报告也明确表示出了地磁类似的两极,以及能够吸走物质的重力场。」

9’α闻此,先是恍然,而后眉毛又深深蹙起,在9’γ不思其解的视线中低声嘟囔道:「压缩出的星球?……到底是要做些什么呢……」

「到底是叫龙的公主,还是别的……」

突然间,9’α和9’γ所处的两架FRANXX内部同时响起了极其刺耳的警报声,表明危机状态的橙色警示遮盖住了原先的分析数据。随着搭档的雌式迅速地返回进入寄驶舱,9’γ立刻反应过来:「——是鸟巢。」

「和贤人们想的一样啊……」,9’δ和9’α互相对视了一眼,随后由金发少年迅速地接通了9’s专属的内部通信,以严肃的声音道:

「九式所属9’s部队全体,向13都市残骸进发,狩猎开始了!」,金发少年如是宣告着,目光如炬,方才的侃侃全然消失不见。

「荣光与贤人同在!荣光与人类同在!!」



一小时前,鸟巢。

沉闷的枪声从不远处的通道内隐隐传来,穹顶的照明不时闪出刺眼的光。被隔离在一起的13部队围坐成一圈,不约而同都保持着诡异的沉默。自从铁栅栏从隔间的入口处降下的那一刻起,这收容区愈发像是监狱了。

拿着枪械的警卫在通道之间来回巡逻,步伐,移动速度宛如精准的机械,彼此之前一言不发,形成的威慑却极强。

倏尔,极近的,或者就在下层,突如其来的爆响,几乎使人耳鸣。

彼此起伏的呼吸瞬间错乱,反而将空气凝结作一团,终于有人忍不住开口说:「呐,那个……是震撼弹的声音吧。」

是纯位数,他的额头在向外微微渗出冷汗。

「这两天不是听到好几遍了吗,记性差也要有个限度啊……」,未来戳了戳身边的男生,主动接过了这个话头,听得出来是想缓和气氛,「那些孩子们究竟是从哪里搞来的武器啊。」

「不论如何……不会持续太久的。」,满说。

「是啊,不做些决断吗?广?」,郁乃摇了摇黑发少年的肩膀,「已经快到五郎之前通知的时间了。」

广捏紧手中已经皱成一团的纸张,微微有些颤抖。

与博士会面的隔日,鸟巢内部就发生了暴动,原因尚且不明,但大人们给出的所谓思春期相关的解释是绝无可能造成这样的情况的。不论是何种的暴动,对于原本毫无反抗意识和手段的孩子们而言,这一切本该和单方面的找打没有区别。可事实是,暴动在整个区域内已经持续了将近一星期,并且愈演愈烈,已经到了小规模火力冲突的程度,偌大的鸟巢内部四处都随时可能响起阵阵的枪声。尽管没有出现大量死伤的情况,但那也是因为大人们与其说是想要镇压,倒不如说是将逃脱了隔离的孩子们围堵在了部分区域内,而如困兽之斗的孩子们则似乎也在向着某一个特定的区域进行冲击。

说实在的,即便是与博士有接触的广和郁乃也无法断定究竟发生了什么。13部队和少数的孩子们一道,早早地就被运送至了另一个临时的收容所,尽管毗邻着冲突区域,但现在还是安全的,或者到纸条上所说的时间为止。

他们目前所知的一切,都来自于每天定时传递到广手中的纸条,而纸条则来自于Code:056,或者说新的『八』,原先的五郎。

然后——

『10时,FRANXX停机坪。』

广展开纸团而后又紧紧攥成一团,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信任自己原先的同伴。

——又或者说……这是另一个陷阱。

「呐,广,那天你们和博士究竟说了些什么啊?我虽然问了满和郁乃,但是他们都不愿意说。」,纯位数突然来到了广的背后,扯着他的后衣领小声说着。

广瞥了独自思考着什么一般的满一眼,他自从那次交谈之后便再也没有任何异常……尽管本身有些孤僻的性格不容易让人看透,但或者他其实也并不记得多少。而郁乃则对此缄口不言,她甚至拒绝和广讨论那天所听闻的东西。

——但坐以待毙是绝对不行的。


『思维……是一堵墙,你们所能看到的,永远都是墙内的世界。而记忆,你们所接触的事物会营造出思维的惯性。』,年迈的老者拄着拐杖,一手背后道,『不论真假,因为是唯一的,因而绝无反抗的可能。』

『但人类的手段终归只是趋向性的,在触及本真的某些事物面前实则如小孩的把戏。』,说道这里,那苍老的背影随着沉重的咳笑而剧烈颤抖起来,『咳哈哈,叫龙公主的宣告很快就会蔓延开,那是一种思维的方式,崭新却早已深入骨髓。催眠,又或者说唤醒,某些自从人类自诩文明开始便一边忌讳一边又趋之若鹜的东西。』

『憎恶。』

『欲念。』

『希望。』

『潘多拉的魔盒里有很多东西。』

『直到这摇篮容不下长大的他们为止,大裂缝战役将会一次又一次地打响。』


「——砰!」,是隔离门被破坏的声音。

「来了。」

广攥紧手中的纸团,一切都没有再犹豫的必要了。

枪声骤起,在空荡的收容区内部响彻开来,其间传来孩子的喊声:「还有一道门!突破这道防线——就是FRANXX的停机坪了!」

之后跟着的呼号几乎盖过了枪声,守卫着这一片区域的警卫不约而同地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不到两三秒后便是更加激烈的枪声。

枪声愈发的近了,周边收容隔间的孩子们也终于坐不住了,所有人都想要知道现在究竟发生了了什么。每一个部队都或多或少有孩子趴到隔离的铁门前向枪声的方向张望着。

「喂喂,这样很糟吧!」,未来也趴到了铁栅栏后,费力地看向通道远处,「到底是什么情况啊现在?!」

「别过去。」,郁乃急忙拽过未来的小臂将她拖到了几步之后,「很危险。」

随着她话音一落,不知从何处飞来的流弹就击打在斜侧面隔间的铁门上。弹射出的碎片瞬间刺破了趴在旁边的孩子的眼球。他的头颅前后都迸溅出了鲜红的血,随着那躯体倒下洒在净白的通道上,形成一道鲜明的警示色。

附近响起一片惊叫,几秒后有人哭了起来。

「铳……这只在花园里修习过一点吧?」,未来的呼吸急促了一瞬,「……难道说外面的家伙,都是在用这样的兵器打来打去吗?!」

郁乃想起了不好的东西,急忙捂住了口鼻,半晌没再说话。

「后撤!」,远远地有人在喊。

「那些孩子是疯了吗,明明有人手都——」,由远及近的凌乱脚步,而后便是身体砸地的重响,黑黢黢的枪滑至13部队的隔间之前,上面沾满了血。

经历了大裂缝战役的孩子们多少都不会再害怕什么血腥,但这与同叫龙作战有着莫大的区别,所用以支撑的信仰也天差地别。

「要不要这些孩子放出来?」

「开什么玩笑!要去你自己去!」

「让他们替我们挡挡子弹有什么关系啊!」

「9's那群家伙不会放过你的,白痴!」

几个身影先后奔跑而过,对于隔离间内的孩子们不着一眼。

然后,是极其密集的枪声,流弹砸出的烟尘弥漫在通道内。脚步声逐渐如开水滚沸一般沉闷而连续地响起,几乎连地面也为之震颤。接着,人影呼号着跑过,看样子是在追击先前撤退的守卫,一个,两个,而后是一群。

「那些……是孩子吧,和我们一样的……」

不论从体型,容貌,抑或是穿着上,门外一股一股涌过的少年少女确实是门内惊慌失措的孩子们的同龄人。只是他们手中拿着杀人的兵器,身上沾着或新鲜或干涸的血迹,双眼燃烧着令人惊愕的杀意。


『群体催眠,或者说症候群。叫龙公主利用Code:015所传递的讯息其实并不多。』,FRANXX博士看着广的眼睛说,『但是对于孩子们而言,服从是从一开始就被人为埋下的种子。叫龙的公主选择埋下——或者说唤醒了另一颗种子。反抗,或者是别的什么……单靠言语辞藻是说不清的。』

『我所做的,只是滴了几滴营养液。』

『然后,这些思维就会在思春期助长的不稳定意志里,疯长,蔓延。』


「呐!你们几个也有被那些大人消除了记忆的伙伴吧。」

有人朝门内喊着,神情带着狠意,几人见此倒吸了一口气。

「一起战斗的伙伴,死去的搭档……」

「被忘记。被远远地丢下……」

「一切都是虚假的谎言……我们只是一次性的工具。」

或者本该是很触动的话吧,但不知为什么,广听起来只有诡异。

「不过就到此为止了,这以后,再也不会死人了。」

「再也不会……」

「——我们会把门打开的,一起走吧。」

对此,13部队内部是同样怪异的沉默。

「拿着武器,跟我们走吧。」

「这之后,就是,没有战争的世界了——」

这时候,广发现了不对劲。向着门内说这些的孩子,已经失去了一只手臂。血还在汩汩地向外冒,她的半边衣物都被染成了红色,脸也极为苍白。短短几句话的时间,满是狠意的双眼竟盈满了笑意,炯炯有神地闪着生命的火焰。真挚而美好。而后,仅仅是向她身后的一瞥,广便怔住了。

这些孩子,全都不对劲。

有中了枪的,失去部分肢体的,更有甚者头顶都被削掉了一块竟还能疯狂地向前跑动。

「——」,其余人似是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惊恐取代了疑虑。

——全都不对劲。

心终于忍不住了,掩着嘴唇指着门外少女的断肢颤颤道:「那个……不疼吗?」

「疼,但是完全没有关系。」

「你们也一定是这样的——如果是为了自由的话。」

「如果是为了战胜——」


『轰!』

——剧烈的闪光。

——震耳欲聋的爆响。


广感觉自己被吹飞了起来,然后狠狠地撞在什么坚硬的物件上。落到地上的时候,双耳,鼻孔里里淌出温热的液体。世界是颠倒的,重合的,模糊而鲜红的。

宛如……一切都安静而不可阻挡地燃烧着一般。


『明天开始,这座孕育文明的摇篮将会陷入混沌与黑暗。』

『明天开始,就又是冬天了。』


「咳,嘶——」,广捂着后腰艰难地站起,他的耳朵里持续着蜂鸣,视野里的东西摇晃着,笼着尘埃却极其明亮,似是发散着耀眼的光。

他四下观察着,然后吃力地唤醒叠在一起的未来纯位数,和把自己当做缓冲接住心的太,倒在角落的郁乃和满。

门被破出了巨大的口子,方才的少女不见了,只留下一双膝盖和小腿还立在门外。

通道也没有了,地面上都是尸体和散落的石块,当真是残垣断壁的景象。

广隐约听到了飞行器的轰鸣。他抬起头,恍惚中看到了被炸碎了的穹顶,以及吊挂着FRANXX缓缓下降的运输机。明亮的阳光笼着巨大的战斗兵器,让人睁不开眼。

视野逐渐清明,听觉渐渐回复,便再次听见了刺痛神经的枪声。


「广,广!」

广猛地回过神,是他熟悉的某个少年。

「大家!该走了!」

五郎这么说着,绕过广一个一个扶起还眩晕着的伙伴。他穿着大人的服装,头发也被剪短了一些,还戴着眼镜,镜片后的眼瞳还是熟悉的神采,只是多了几分严肃。

「五郎……」

「……别的话等之后再说,现在得去找我们的FRANXX。」

说罢,这少年便扛起了行动最为不便的太,向着枪声传来的方向而去。

广和刚刚苏醒过来的郁乃互相看了一眼,踉跄着跟在了后面。满和心其次,未来和纯位数相互搀扶着走在最后。空气不安地扰动着,席卷的尘土让人难以呼吸。

「那些是幸存都市所属的FRANXX,上面的孩子都是从花园刚来的新人,对付我们的FRANXX是没有胜算的。」,五郎自顾自地说着,走在前面,「七和八在停机坪等着,还有……这不重要,先一起逃出去。」

「他们……不攻击吗?」

「不会有事的。」

有FRANXX降到了地面,机体的关节喷出白烟,相对于人类而言巨大的机体迅速地转动着,转而便举着制式的武器向着远处交战区开火。几发高爆弹划出笔直的轨迹,瞬间炸开了几道孩子们构成的防线。

红色的雨从天上洒下,间或是别的什么掉了下来。


几人毫无阻拦地一路走到了被FRANXX炸出的通道。因为交战区被拉得极长,FRANXX的优势其实并不明显。加之停机坪的道路被打开,少数鸟巢内部的巨大人形兵器也启动投入了战场,机甲间扭打攻击的声音在耳边轰鸣,却不再是刺痛眼睛的血腥。

停机坪内的战斗就较为零散了,五郎轻车熟路地带着13部队一行人绕来绕去,躲过了不少小规模的交火。不久后便将战斗抛在了身后。

尽管心中的疑问堆得如山一般高,但广知道还不是时候。

他的脑子里装着许多的东西,唯一的反应却只有不断渗出丝丝血迹的握紧的拳头。

「没有人逃跑吗?」,心左右看着,停机坪内的战斗处于一边倒的状态,四处都是启动了的或正在启动的FRANXX。但它们几乎没有一架向着墙外的世界而去,反而都前赴后继地投向了方才收容区废墟的战斗。

宛如——就是为了战斗而战斗一般。

「七姐——」,未来第一个发现了躲在角落里的棕发女性,后者表情肃穆,看上去极为紧张。听闻到未来的声音,那人像是松了一口气,朝13部队这边招了招手便快步向着停着13部队所属FRANXX的方向而去。

五郎的动作加快了一些,13部队的其余人也加快了步伐。跟在脚步略显慌乱的七身后不久,以鹤望兰为首的机甲阵列便出现在几人面前。所有的机体在大裂缝战役中所受的伤害已经尽数被修复,鹤望兰被青葙划出的裂痕像是从未出现过一样。

周围的量产型不少正处于启动的状态,大地也因此剧烈地震荡着,水泥碎屑从天花板不断剥落,像是一束束的灰色雪花,地表积着薄薄的尘埃,浮起重重尘幕。

「呐,启动了FRANXX要怎么办?」,纯位数看着他和未来的机甲问道,「难道说也要——」

「不,我们有别的任务。」,五郎偏过头看向广这边,「13部队不能少了零二,不是吗。」

像是某种魔咒,广听见这个名字,满是愤怒的双眼里竟好不容易散出了一丝温柔。

「莓呢?莓不是和零二在一起吗?零二确实是特殊的,但莓就无所谓了吗?」,郁乃立即上前两步反驳似地说道,「难道你也和博士一样——」

「——现在不是吵的时候。」,铿锵的声音从几人的前方传来,「七,先做一下检查吧。」

是八,他就站在鹤望兰的脚下。

「诶?啊,好。」,七除去紧张还有些魂不守舍,她转身又走回来,手里拿着便携式扫描设备,颤抖地迅速在13部队的几人身前粗略扫过,在确定所有人都是身体无碍的绿色之后,七撩起满是灰尘的头发朝八点了点头。

八低头看了一眼时间,对七说道:「对博士报告一下吧,具体的情况我来说明。」

广的眉头紧紧皱起——那人居然不在这里吗!?

七犹豫地看向广一行人,似是在做思想斗争,微不可闻地叹气后,她剧烈起伏的胸口稍稍平稳:「谢谢,那就拜托你了,注意时间。」

「嗯。」,和七擦身而过,这神情刚毅的男子在高度紧张而又极度疲惫的13部队面前站定,「相关的讯息博士在几日前已经知会了Code:016等三人,现在还有什么疑问吗?」

「哈?」,纯位数立刻大声质问道,「等一下,我们可是什么也不清楚的状态啊!」

「是啊,广他们什么也没说啊。」,未来跟着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太和心没有说话,但多半是同样的心思。

「广——」

「——为什么要这么做?」,广的声音瞬间盖过了纯位数的追问,他两步上前,像是要喷火的双眼直视着八的眼睛,「武器是博士让你们偷偷分发给其他的孩子的吧!之前演戏给9’s和我们三人看,然后又把五郎招揽到计划里,让他假扮新的监管人来演好这出戏——」

「你们——知不知道有多少孩子会死!」,他用激动到颤抖的手抹去脸颊的血液,那是从天洒下的一滴,「欺骗他们!控制他们!这种战争,只有大家都死掉才会结束不是吗!」

八的态度突然动摇了,他不稳地向后退了一步,不经意地瞥向正小声使用着通讯器的七。

「广……」,五郎抓住黑发少年的双肩,「先冷静一下——」

「什么叫死掉才会结束?」,未来插到两人之间,「呐,广,五郎,至少告诉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为什么只有我们被蒙在鼓里啊?这样下去……」

「是啊!」,太突然接话道,「这样下去……不就和那些孩子一样吗?!」

未知。

走到哪一步是正确的,而于现在来说,弄清楚自己处在棋盘上的哪一步更重要。是可以随时被舍弃的棋子,还是关键时给予未知以痛击的武器,又或者是——

是啊,广突然反应过来。

「那些孩子……在和什么作战?」,他自言自语一般问道,「我们……又是在对抗什么?」


『敌人。』

『那是超出人类认知的敌人。从这里入侵,然后——』,苍老的怪人指着自己的大脑,然后又指着心脏的位置,『然后到达这里。一百年。我用了一百年的时间研究叫龙,FRANXX,但是什么关键也没能找到。』

『那不只是我们人类的敌人。』,他摇头,『说到底那些敌人的目的又是什么,也是巨大的谜团,就像是一些比神话更为怪诞的诡谈。』

『但在那之前。』

『人类……孩子们必须要经历思春期,才能长大。才能对抗,那些敌人。』

『那大约,是人类设给自己的,最大的敌人。』


长大成人。

用枪和鲜血。

然后才能对抗别的,更为残酷的东西。

纯位数和五郎还在激烈的争吵着什么,郁乃也被未来扯了进来,但似乎收获甚少。满躲得远远的,八欲言又止,心担忧地看着几人,不住地叹气,太低头不语。

世界陷入了诡异的安静,然后,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大家,好久不见。」

阴影之中,一个熟悉的娇小身形逐渐走进模糊的光里,少许的白发并不影响整体的形象——依旧是整齐的蓝发摇荡着,脚步清脆,比起之前脱去了许多稚气的面孔,然后,似是因重逢而淡淡喜悦的神色。

「一起逃出去吧。」

「……莓?」

「是……莓吧?」

——她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她不是——

广惊愕地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少女——她看上去带着长辈的气质。好似她昨日才消失不见——但事实上,真的是好久不见了的光景。

「莓——」,郁乃几步跑上前,真到了那蓝短发少女面前又突然犹疑起来。她伸出手想在莓面前晃晃,谁知后者直接握住她的手,确定了自己的存在。

广的视线飘忽起来,他的眼前飘着雪,还有冬季的劲风,瞳仁里却只有一个丑陋的,红色皮肤的奇怪的小孩。


「广。」,莓的轻声细语不知为何极为清晰,「时间不多了。」

「『僕は』……」,他似是下了极大的决心,直直地盯着莓的双眼,双手攥紧,血丝再一次渗了出来,「我会留下来。」

不论敌人是什么,博士口中的冬天又是什么,这摇篮如何如何。只是他见识了绝不应该的死亡,没有尽头的战斗。

能依靠的,除了同伴再无其他。这不是为了胜利的战斗,这是为了同伴的战斗。

「……我会留下来。」,他重申道。

「那零二呢?」,莓似乎并不吃惊。

广的眉毛缓缓松开,神情竟逐渐缓和:「你自己想办法啊,那是你的Darling啊。」

「广……」,莓许久不曾如此喊这黑发少年的名字,却已是怎么也听不出那一抹青涩的意味了,「那,这边的战场就交给你了。」

「……我也留下来。」,郁乃在极为凝重的气氛中开了口,「有想要查清楚的东西,如果真像博士所说的那样,我们至少还有机会。」

「你们——」,八想要表示反对,却被七及时制止,「七!你真的想要违抗博士的指令吗?!」

「你们自己决定吧,这以后,就没有重来的机会了。」,褐发的女性无视了八,强作镇定说道,看似冷漠却又一如她永远都为13部队的孩子们保留的一份温柔。

心向前一步:「我也留下来。」

「那我也……」,太挠头说。

「我和你们走。」,满走到几人围出的怪圈的边缘,对七和八说。

「我们也是。」,互相对视后表明了想法的纯位数和未来说。这大约是最适合他们的决定。


数分钟后,莓单独操纵的鹤望兰迈着野兽的四肢撞开了鸟巢的外壁,青葙紧随其后消失在闪耀着白光的外面的世界里。金雀和吊兰则缓缓向着收容区的战场而去。五郎,满,七和八则搭乘着早就备好了的运输机从上方的出口离开了这几近被破坏殆尽了的鸟巢,他们的目的地是还未遭到任何破坏的花园,那里暂时是安全的。

随着机体的震颤,广不知怎么想起了博士在那之前所说的最后的话语。

『不论胜利与否……说到底,孩子终归是要长大的。』

量产型机甲交火的声音逐渐清晰。

「……结束这一切吧。」,广自言自语着。

「那可是会花上很久的哦。」,郁乃说。

「但是一定会有终点不是吗?」,太不自信地说着。

「大家一起的话一定可以的。」,心最后说,温柔而坚定,「大家……一起的话。」


个人本来是想多花几章来写13部队的,但是那样剧情就会很拖沓,所以就简化成这一章。总之之前说的四分五裂差不多就是这样,广那几句话算是我一章之内自圆其说了吧,可能会有点突兀,但是我果然还是更喜欢写主角组。
其实也不是互相反目,就是想法不同,目标不同,走的路不一样,广主席永远都是广主席。
孩子总归是要长大的。说实在的在一开始看ditf的时候就想过,毕竟里面大人孩子分的那么细,自己发散出来的剧情就是这是一个有关长大成人的故事这样。
结果发现几乎完全不是就是了(笑。
改章节名不是因为不写北欧神话了,是因为剧情还长,之前有点心急了。
暑假大概会更快点,但不会快过一星期一更这样。
名字的话,剧毒之花后面会作为结局标题吧,暂时不起名字了。
下章继续主角组出事情,贤人也会开始行动,9's也会掺一脚。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realsoul
realsoul 在 2019/06/20 09:19 发表
长评

吸塵器水母叫龍是類似星球的構造?
作者說過水母吸塵器叫龍有安排驚喜在裡面,這裡則點出來說水母吸塵器叫龍的構造特殊,像個星球,還會一直把殘渣吸過去
該不會等等要來個大爆炸/變黑洞/宇宙大霹靂什麼的吧XD

原來孩子們的暴動博士跟叫龍公主都有參一腳啊
玩這種操作,我覺得博士的死旗應該拔不掉了
利用小孩子、送死小孩子是某種程度上的禁忌啊~

博士中間的自言自語令人毛骨悚然
(雖然實際上看到一個七老八十的老頭拄著拐杖說這些話應該會覺得他是個老中二XD)
他提到敵人從腦部開始入侵,然後到達心臟,而且那些敵人是「人類設給自己的」,所以說VIRM也已經不只是外星人了,而是更形而上學的東西嗎?
博士是否暗示著孩子們之所以不能長大,是因為來自大人的思想拘束在孩子長大後會逐漸失效,是否黃血球改變人格的能力是有其極限與時效性的,因此在孩子差不多要長大的時候,大人就會安排另外一場「大裂縫」戰役,讓孩子們送死?
這個就是博士口中的冬天嗎?感覺這樣的冬天是否已經上演過好幾次了?總覺得還差了那麼一點,博士口中的冬天應該是更恐怖的事情......?

好消息是五郎看起來正常點了QQ

莓一個颯爽登場,感覺跟七、八、五郎、博士都有串聯,對於博士的計畫理解似乎還滿多的,這是不是代表博士跟叫龍公主某種程度上一經算是連成一氣了?

看到廣說「你自己想辦法啊,那是你的Darling啊」直接笑出來
(滿足的笑
(稱讚意味
(人家在血腥屠殺你們在發糖
不過博士是想安排莓等人去哪裡呢?果然還是大裂縫吧,還特別安排了一段支開9s。
廣的「僕」又再次出現了,真是好久不見。
那郁乃留下來又是想要調查什麼呢?

是說大人準備也太不周到了,Franxx那麼高端的科技應該要有個遠端遙控/遠端強行關機的系統吧~
每個機器人動畫的弊病就是指揮官總是很不想完全控制自己的機器人XDD到最後搞到下屬會開機器人來跟自己打架。
最後居然還要親衛隊回來收拾,不覺得這就是給叫龍公主搞事的機會嗎,看過日本漫畫的都知道(啊它們大概沒看過)

聽說下一回久違的主角組要登場了~期待XD
總之恭喜作者回來啊,真的等了一段時間了~~作者加油!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