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黎明守卫(下)

作者:TS曳
更新时间:2019-07-28 10:15
点击:697
章节字数:453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客人离开了灵药店,重新将兜帽戴上,将脸隐藏在阴影中。她站在运河边的走道上踱步好一阵子,最后还是咬了咬牙,下定了某个决心一般,朝着远离上行楼梯的方向、下城区的更深处走去。


那股令人恶心的味道不断地冲入她的鼻腔,又随着她的呼吸流出去。她最后停在了一道与其他贴在砖墙表面的木门完全不同的门口:这道门深陷于拱形走廊的深处,嵌在下城区更隐秘的里头,最外面用一个完全没关上的破旧铁栏掩着。猎人走上前去,伸手拉了拉铁栏,门一下子就打开了,尽头的那扇木门像毒蛇的眼睛一样盯着来者——


鼠道。猎人察觉到这里聚集着连门都挡不住的气味,而这一大团气味像聚集着的上千条蛇一样,顺着石墙和风向爬行到城市各个角落。 她左手按住腰间的斧柄,朝木门迈了一步——


“要喝酒的话,去‘蜂与钩’更好哦。那里刚进了一批新酿的黒棘蜜酒。”


背后猛地凑过来一道男性的声音,语气像是微风翻起霍利奇湖畔的水波一般。猎人先是吓了一跳,但是转身的过程中回过神来,觉得这道特殊的细腻嗓音极其熟悉。


她转身看去,约六米宽的运河对面走道边上,站着一位有着一头褐色短发的、容貌清秀的男子。他穿着一身轻便的皮革甲胄,背后一副品相不错的乌黑长弓。猎人一下子就认出了他的身份,激动地摘下了兜帽,露出标志性的橘色发丝和暖色眼眸。


“槙!”她冲男子喊道,语气没有一点犹疑,确定自己准确地认出了来人,“没想到是你。”


“是我、是我。”这位叫“槙”的男子满脸笑容,如沐春风一般,语气都开朗了许多,“你一下就认出了我,我太高兴了。”


“这叫什么话,我们也只是六年没见了而已。”猎人迈着轻巧愉快地步子,几下就跨过来搭在运河中间当作桥梁的木板,停在槙的跟前,抬起头望着比她高了大半个脑袋的槙,“精灵的记忆可是要比人类好那么一点的。”


“是我忘了这一点了——愿意跟我坐下来好好聊聊吗?这里的味道实在是不适合愉快的聊天。”槙皱了皱眉还洋溢着愉悦的眉间,很是嫌弃这里。


“当然,我现在还没有去过这里的酒馆呢,被猎物耍得团团转。”


“蜂与钩”是坐落在裂谷城中央集市外围街道对面的酒馆,老板是一位皮肤白皙的女性亚龙人……相对其他绿油油的亚龙人来讲,有的人会简单粗暴地称呼他们“蜥蜴人”,但请记住这样很失礼。


这间酒馆在天际省最大的卖点就是裂谷独有的、由垄断裂谷资本、开遍天际省各地蜜酒庄的大家族黒棘所酿造的“黒棘蜜酒”。据说这种酒由独特的配方、神秘的香料以及特制的酒桶酿造而成,即使是喝最后一口,那种美妙的口感都与第一口一样。


但是猎人不是很懂其中的门道,她和槙进了酒馆后选了个相对安静的位置坐下。她看着槙熟练地点了两瓶陈年黒棘蜜酒,从那位亚龙人老板娘语调变得上扬的沙哑声音看来,这种酒怕是这里最高级的酒了,就价格看来。由此可见,槙与老朋友叙旧的诚意十足,就价格看来。


“你刚才说你被猎物耍得团团转,究竟是怎样的猎物?我非常好奇。”


槙充满期待地看着眼前人,身子都忍不住往桌子那边倾斜过去。虽然他也喜欢到处游历,但是他总是觉得这位老朋友讲出来的故事比他经历的事件要更有趣、更富有戏剧性——即使她讲起故事来并不是那么动听,太过平实甚至还带点犹豫的风格比起那些风流的吟游诗人来说更像是块干巴巴的老树皮。但是槙喜欢听别人的冒险故事,偶尔诗兴大发还会自己动笔写一写诗歌,虽然他觉得自己水平不怎么样就是了。


“是一只吸血鬼,我从森林追他一直追到这里,昨晚才解决了他。”猎人一边说着,一边好奇地打量着蜜酒酒瓶上头的一些信息。从来没喝过天际省的酒的她对于北方之地的酒充满了好奇。她想,比起温和柔润的南方甜酒,北方的天际人酿造的酒可能要更加刺激,好满足他们在寒冷天气中的需求。


“吸血鬼吗……”槙的眼神突然变得复杂起来,他若有所思地看着对眼前的蜜酒满心好奇的猎人,但也只是那么一瞬间,他的眼眸又清澈起来,“你还是那么喜欢做‘清洁工作’呢……不过以你的实力,在天际省生活也不是问题。”


“或许吧——我还挺喜欢这里的,就是没太多认识的同类——所以说,我真的没想到你会在天际省,你之前不是说你回高岩省的故乡了吗?”


在陌生的地方遇见故交,关系不错的那种,真的是比挖出前人宝藏都还令猎人感到惊喜。而槙这边也是深感同意,虽然他在天际省的时间可能比初来乍到的猎人想象的还要长。


“我也没想到小糸你也在这里啊,难道说威木省那么广阔的森林都满足不了优秀的猎人了吗?”他温和地调侃眼前的猎人,但眼睛里尽是欣赏之情,“而且我才是该惊讶的那位吧?威木省毕竟那么远的地方,高岩说到底也是天际的邻省。”


“也是。至于我嘛,其实一开始我只是打算在西罗帝尔旅游的,结果到西罗帝尔北部与这里交界的地方时,被帝国人给当作叛军俘虏了,兜兜转转一大圈成了现在这样。”小糸点了点头,确实是想起了这么个地理关系。


不过,现在的猎人终于决定品尝美酒了。她一边说着,一边打开酒瓶木塞,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这传说中的蜜酒,珍重地含在口中,等待蜜酒自然地流入咽喉,香气在口腔散开——比一般蜜酒要苦涩点的味道,但口感十分爽快。只不过这跟其他天际省的酒一样烈的酒,让出生南方威木省的小糸忍不住皱了皱眉。她这副表情跟倒出的苦水太过符合,搞得槙都很关心她究竟是因为哪一方面露出这样难过的表情。


“没关系吧?”也不知道槙具体在问什么。


“没事,现在习惯了。”小糸也不知道具体在回答什么,“你有兴趣听听我这段日子的经历吗?”


猎人的姓名是小糸侑,在整个泰姆瑞尔大陆的人听上去都会感到奇怪的名字。不过由于泰姆瑞尔各个风俗、信仰迥异的种族共处一块儿,也就不会去在意小糸的奇怪了。当然,还有槙圣司。其实真的追溯起来,两人的祖先也不是泰姆瑞尔大陆出身的子民,而是在泰姆瑞尔的东边,夹在与阿卡瓦大陆之间的一块名为希尔霍恩的大陆。这块大陆在第二纪元因为阿卡瓦大陆上的巨龙入侵泰姆瑞尔,被巨龙翅膀掀起的海啸所毁灭的一块古大陆。而幸存下来的子民迁徙到西侧的泰姆瑞尔大陆继续开枝散叶,而小糸和槙则是定居在南方威木省的一支,名字是这一种族唯一留到现在的、最为古老的传承。


小糸侑在两个月前游历至天际省南方的边界时,被卷入了天际省内战的旋涡。被当成叛军一份子的她被押往海尔根镇行刑时,结果突然飞来一头黑色的巨龙摧毁了整个海尔根,小糸也趁着混乱之际跟着帝国的一位官兵一同逃出生天……


“等等、等等……你说海尔根遇袭的那天你也在场?”槙忍不住打断了小糸的讲述,难以置信地盯着她,好像今天才认识眼前的这位一样。


“啊,是的,运气不错吧。”小糸又往嘴巴里灌了一口酒,她感觉此时的槙嘴巴里都可以塞进去酒瓶子了。


“阿尔凯在上,你这哪是运气不错……”


槙感觉思绪被这爆炸性的消息给扰乱了,他喃喃念叨着。其实最开始听到这消息时,不管那些夸张的吟游诗人把场面吹嘘得多么宏大、多么恐怖,他都没有太放在心上,就像睡前听了前几个纪元的英雄传说一样。但是,若是那些传说中的英雄出现在你面前,那可就是另一码事儿了。


“你原来不是说‘伊弗瑞在上’吗?”伊弗瑞是波思莫人崇拜的神。


“那是你,然后呢、然后呢?”


“然后……我去了白漫城,结果那里也遭到了巨龙的攻击。我也只是帮个忙而已,之后、嗯……那条龙死后发生了一件怪异的事——从那条龙身上好像有种东西、他们说是灵魂、被吸入我的身体里,而且那时我的声音就变得很奇怪,变得……很有力量、可以把人推开。而且当我发出那道声音之后,就听见那座山峰、他们说是世界之喉、有人在召唤我。总之,那些白漫城的人说我是什么‘龙裔’,让我去世界之喉找那个召唤我的人、灰胡子。但是在我走到这片森林的时候被一只刀猫缠住了,后来又遇到了吸血鬼,追着它就跑到了这里……喂喂,槙,你的酒洒了。”


小糸感觉自己都不太相信这段经历,讲的磕磕巴巴的。而另一边,昂贵的陈年黒棘蜜酒就在小糸坎坷的讲述中,就从槙手中不自觉倾斜的酒瓶里面流出,淌了槙圣司一裤子。但他都没感觉到裤子上传来的酒香和湿意,此刻的槙圣司总感觉小糸的声音仿佛是从天外传来的一般——直到她听到了小糸的惊呼。


许久以后,来酒馆的人变得多了起来。有下班的码头工人、收摊的本地商人,还有一些等候商机的雇佣兵……各种各样的声音以及语言充斥在这座小酒馆的每一个角落。槙圣司到柜台那里借了块相对干净的抹布,仔细地把裤子上的蜜酒擦干净了,同时他混乱的脑袋也稍微恢复了秩序。他用着还是有点僵硬的走姿回到位置上,看了看一脸关心的同时还有点尴尬的小糸侑——他的老朋友,许久不见就跟换了个人一样,与六年前那位刚从威木省的波思莫部落里获得猎人认可的小姑娘完全不同的——小糸侑。不对,仔细想来小糸的年纪还比自己大上几岁,但是小糸有波思莫人、也就是精灵的血统,寿命长度是不能用人类的来计算的……该死,我在想些什么,回归正题、回归正题。槙圣司把双臂支在桌子上,他犹豫了一下话该怎么开始,又忍不住伸手扶额,感觉又回到了刚才纷乱的思绪中。


“嗯……听你这么一说,那你在白漫的待遇应该不错才对,但是看你这身打扮怎么那么——意料之外。”落魄,口头上换了个婉转点的说法,这是槙看到小糸时的第一反应。真要说实话的话,那件宽大的黑色长袍下摆都破得像是被狗啃了一样,当然,可能是狼,更别说感觉上面抖一抖都能在空气中看到肉眼可见的灰尘。


“如果我的钱袋没有掉在森林里,我想你说的很对。”小糸手中的那瓶蜜酒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都快喝光了,她的脸颊也比刚才变得红润了不少。她“咣”地放下可怜的空酒瓶,只感觉有热气直往脑门冲,“对了!我看你比我要熟悉这里,你有没有什么工作介绍给我?”


酒气让她一拍脑门儿就决定了一件事,在很久以后的小糸回想起来,她感觉心情非常复杂。


“……工作吗?”


槙终于被小糸的问话转移了注意,他使劲儿地用食指以及拇指磨蹭着下巴,虽然那里什么都没有,槙圣司可是相当年轻的男子,但是好像就那样蹭着再加上一番冥思苦想,答案就会从那里长出来一样——还真是。


“我之前收到一位前·斯坦达尔警戒者的邀请,和他成立了一个组织,现在组织缺点人手,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身为在天际省混迹多年的资深人士槙圣司的提议,还处于酒气冲顶状态的小糸还真的拒绝不了。


“……但是,你知道的,我不是很喜欢在组织里工作。”不过,这是独行侠最后的尊严。


“没关系,我会把你推荐给他,我做担保给你挂个名字就行。有什么工作再联系你,你平时还是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如何?”


话这么说着,槙从怀里摸出一个布囊,“咚”的一声搁在小糸眼前的桌子上。


“这里一锭价值五百金币,算是订金。”


“你那个组织叫什么名字,我到时候可不想收到陌生名字的信件。”


猎人不知道是在话说到那个地方时开始趴在桌子上,一副醉眼朦胧的样子,脸颊看上去就像烧起来似的。她的问话从臂弯里漏出来,软趴趴的。


“黎明守卫,我到时候会通知你的——基拉瓦,我需要一间房间。”


看着对面的人没有回答自己了,槙说着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确定醉过去之后,叫来了那位亚龙人老板娘。


“请帮我把这位小姐送到房间里,我先告辞了,明天再来拜访。”


槙虽然是这么说着,还是跟在老板娘身后,看着她把那位醉酒的猎人抱上了楼上的客房里。在房间门口确定小糸侑在床上安顿好后,他才慢悠悠地摸出十五枚金币的房钱塞给老板。


“晚安——与你聊天总是充满了惊喜,小糸。”不过,你的酒力倒是和以前一样。


他在门口轻声对睡在床上的猎人隔空说道,微笑着将房门关上,最后哼着小调离开了酒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后续的内容我先检查一遍再继续搬过来。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