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少女們的聖誕節(迷宮、蕉純、戀光、涼晝、花葉)

作者:底里蠍
更新时间:2019-06-10 13:54
点击:529
章节字数:449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奈奈與純那的回合




純那跟奈奈在第一次來到霍格華茲的火車上就認識了,直到現在純那對奈奈還是知之甚少,除了她很溫柔,人緣很好,不太擅長魔法史,是麻瓜出身以外,她對奈奈一無所知,奈奈倒是很了解他,總是能在自己讀書讀的正煩躁的時候,端上一杯溫暖的牛奶,或是一盤剛出爐的香蕉馬芬。




今年奈奈也不打算回去過聖誕節,她從不回家,純那知道奈奈連放假都沒有回去,她會在破釜酒吧訂好一個房間,她跟老闆湯姆非常的要好。




也許她有什麼不能回去的理由,純那很好奇,但是從來沒有問出來,是尊重,也是有一種問了奈奈就會遠離自己的感覺。




偶爾會覺得奈奈站在人群中是那麼的寂寥,明明她有那麼多的朋友。




就像現在一樣,所有人都在熱烈討論聖誕節要怎麼過,那個溫柔的黃色身影卻不在這。




純那打算找到奈奈,她有一件事想要問奈奈,她找遍了奈奈平常會去的的地方,都沒有看到奈奈,她覺得有點累,靠在牆邊休息,卻在眼角看到一間不怎麼顯眼的教室,有一種直覺奈奈就在裡面。




她走了進去,整間教室只放了一片很大的鏡子,他要尋找的黃色身影就抱膝坐在鏡子前面。




在往奈奈走去的時候地板發出了嘎滋聲,奈奈一聽到聲音變馬上抽出魔杖往這裡指。




「......純那醬?」在陰暗的光線下,奈奈不確定的問道。




「是我。」她看著奈奈不安心的舉著魔杖往自己走來。




「純那醬怎麼會找到這裡?」確認了是自己之後,她放下了魔杖。




「我在找你,不小心發現了這裡。」




語畢,純那好奇的往鏡子走去,仔細端詳著鏡子,在邊框上看到了一行字—




「Erised stra ehru oyt ube cafru oyt on wohsi.」




「奈奈,這是什麼?」注意到了純那在看著鏡子上的字,奈奈也走了過去。




「我第一次看到專注到忽視的鏡子本身的人呢!」奈奈露出了跟平常一樣放鬆的笑容說道。




「把它反過來念吧,純那醬。」




「我......展現的不是你的面容而是你的渴望。」純那從善如流,反著把它唸了出來。




「真的耶!」純那看往鏡子,大聲驚呼。




「這是我來到魔法世界看到了最神奇的東西呢!」奈奈看到了兩眼放光的純那,知道如果不阻止她會在這裡暴走的研究。




「對了!純那醬是為什麼來找我?」




「啊!」




「我想邀請你一起來家裡過聖誕節,趁你還沒有寫留校申請之前。」純那問出了前幾年聖誕節沒能問出口的邀請。




「......。」




「不想沒關係的!」看到了沒有反應的奈奈,純那趕緊補充說明。




「......不,我很樂意,怎麼今年會邀請我?」




「前幾年就想邀請你了,不過沒抓到機會,奈奈消失得特別快。」得到了確切的回覆,純那吊著的心總算能放鬆了。




「......是的呢。」




「天氣變得更冷了,我有做點番茄湯,去廚房熱來喝吧,會很溫暖的,純那醬。」




「真的變冷了呢!走吧,奈奈。」




純那沒有問奈奈在厄里斯魔鏡裡看到了什麼,她那時的背影太過悲傷,希望總有一天奈奈能夠跟自己說起,純那看著飄著雪的夜空,聖誕節快要到來了。




◆華戀與光的回合




現在正值聖誕節,但是華戀跟光留在了學校,並沒有回去孤兒院,她們婉拒了真晝的邀請,並表示會在好好的在學校過聖誕節。




她們目送了真晝等人搭上了火車,火車冒出來的煙沿著離去的軌跡拉出了長長的一條線。




華戀感受到了光的失落,緊緊的握住了她的手。




「沒事的!小光!她們過完聖誕節就會回來了!」




「......嗯。」




差不多該回去學校了,華戀圍緊了光滑落的圍巾,拉起光往前走。




「小光有想過未來想要住在哪裡嗎?很快的我們會畢業!變成帥氣的巫師!」




光看著華戀露出了淺淺的微笑,並沒有回答,只是靜靜地聽著。




「我們就可以擁有真正的家,再也不用回到冷冰冰的孤兒院裡。」




「戈德里克山谷如何?聽說哈利波特就住在那裡!那裡很大!我們可以在那裡打魁地奇!香子醬跟雙葉醬還有天堂桑的家也在那裡!一定會很開心的!」




「你覺得呢?小光!」




「......哪裡都好,只要我們能夠一起。」




華戀的理想就是她的理想,只要能夠不再分離,她們相視一笑,在雪地上留下並行的腳印。




◆真晝與涼的回合




涼今年會從德姆斯特朗回來過節,真晝非常期待,前幾年涼並沒有回來,隱約從往來的信裡看出她的困難,雖然涼沒有提到,但是感覺的出來她這幾年過的很辛苦,真晝並沒有強迫她回來。




所以收到了她今年回來的消息真晝非常的開心,距離上次的三強爭霸賽也有一段時間了,總算能夠再次看到本人了。




「真晝!」涼拖著行李,從路口那兒呼喚了自己的名字。




「涼醬,歡迎回來。」真晝迎上前,將涼身上的雪拍掉。




「不用幫我啦!很冰的!真晝你怎麼連圍巾都沒圍!」




涼趕緊握住真晝的手,把她拉進了房子裡,塞到了暖爐前面的沙發,把圍巾跟手套解下來套在了真晝身上。




「涼醬,太誇張了!等等就會很熱了!」真晝話是這麼說,但他並沒有脫下圍巾。




「我擔心你感冒嘛!」涼傻兮兮的笑著說。




「阿姨叔叔還有孩子們呢?」涼四處張望,沒看到除了她倆以外的人。




「媽媽在準備大餐,爸爸晚點就回來了,孩子們在樓上玩遊戲。」




見真的沒人,涼低頭想要吻真晝,此時不親更待何時?卻被真晝用手擋住了。




「真晝?」




「你忘了說什麼?」




「欸?」




「給你點提示,你剛回來我對你講的第一句話。」




「啊!......我回來了。」




「嗯,歡迎回來。」




這次涼總算如願以償。




◆真矢與克洛的回合




克洛正在幫忙準備聖誕佈置,她與爸爸正在合力裝飾聖誕樹,克洛拿起下一個裝飾正要擺上去,發現那是一個年輪蛋糕娃娃,不禁想起了那個熱愛年輪蛋糕的女人。




那個討厭的女人應該在參加什麼貴族的聖誕晚會吧!穿的花枝招展的在舞池裡,克洛憤恨的想著。




雖然她們已經交往了一段時間,她們的父母也都知曉這件事,在霍格華茲的同學也幾乎都知道她們已經在一起了。




但,總會有該死的臭流氓會想要搭訕她,不管是國外不知情的傢伙,還是想要趁自己不在偷偷追求真矢的傢伙,都令人火大!




畢竟不得不承認真矢是一名美人,氣質高雅,家世不凡,不管是衝著人,還是天堂家,真矢都是大多數人想要追求的對象。




雖然她也有被真矢邀請參加舞會,但克洛最終還是拒絕了,她先答應父母要回家過節的。




克洛爸爸看到了停下手的克洛,本來打算喚回她的神智,看到熊熊火焰燃燒的女巫,克洛爸爸決定靠自己完成裝飾。




克洛回過神的時候已經裝飾好了,克洛媽媽都準備好了晚餐,克洛總覺得有些對不起爸爸,那工作量挺多的。




用完餐之後,克洛想起要送給爸媽的聖誕禮物還在房間裡,她走上樓打算去取,回頭要下樓的時候把桌上的制服撞掉了,她把制服撿了起來,在長袍的口袋裡掉出了一張紙。




致我的克洛迪娜:




願在雪白的聖誕你能有一天美好的時光,我將於當天晚間八點會在你家附近的公園等待著你,誠摯期待你的到來。


你的真矢




這該死的討厭女人!到底在想什麼啊!現在都快八點半了!天氣這麼冷!克洛趕緊抓起外套,跑下了樓,向父母告知她要去接朋友,風風火火的就出門了,留下兩臉問號的西条夫妻。




「哈...哈...!」克洛倚著欄杆喘著氣,瞪著眼前的女人。




「克洛迪娜,歡迎!」真矢一臉微笑,悠閒的像是在招待宴會的客人般。




「你這女人是腦子壞了嗎?是不會用貓頭鷹送信嗎?就不怕我沒發現嗎?」穩了氣息,氣從中來的克洛直接開罵。




「就算是貓頭鷹,也有權利在聖誕節放假的,而且如果是克洛迪娜肯定會發現的。」哪來的自信啊!




「妳少在那邊油嘴滑舌!你來多久了?宴會呢?」克洛注意到真矢手都凍紫了,把自己的手套帶在真矢手上,把預先準備的外套披在她身上。




「......不久,那種宴會只要意思意思跳個一兩隻舞即可。」




「不久?根據你的個性你會提早半小時到,約定的時間是八點,現在都八點半了!」一小時!在這冷風中!沒有人的夜晚公園裡,即使真矢是巫師,克洛也有了掐死他的心。




「......。」看著保持完美微笑的天堂真矢,卻微微的發著抖,最終還是拉著真矢的手往家裡走去。




克洛向父母說明他忘記跟她們說他邀請了真矢,並且正式向他們介紹了真矢,克洛看著真矢自然的從口袋掏出伴手禮送給父母,卻不記得多穿外套,氣得氣得不得自已,卻沒撒氣的管道。




真矢今晚住了下來,雖然克洛讓爸爸不用特地清理客房,真矢可以住在自己的房間,但在爸爸的堅持下還是讓真矢住了客房。




克洛以為爸爸是基於待客的禮節,但是其實克洛老爸只是不想太快讓女兒登上大人的階梯,殊不知......




◆香子與雙葉的回合




身為純血統的花柳家自然是有被天堂家邀請參加聖誕晚會,因為實在太過無聊,反正這兒用了魔法也不會收到警告,香子在陽台用變形術變出了一個沙發,癱軟在上頭。




剛剛香子看到了宴會主辦人的女兒在跳了幾隻舞,便在默許之下神不知鬼不覺的溜了,她參加宴會的興致瞬間少了一半。




還沒調侃到天堂親呢!要知道她們能在一起也有她的功勞,她可是明示暗示克洛親,還被她物理折過了一遍,但話是這麼說,實際上她是酸了,針鋒相對了那麼久,如今她們卻已經在穩定的交往了,雙方父母也不反對,她的父母雖然溺愛她,但是他們是老古板,在這件事上可能不會同意。




說了這麼多,但是她連個真的對象都沒有。




「香子,你要的檸檬汁。」




「嗯~」聞言,香子動都不動,看著雙葉,雙葉無奈的抽出一隻吸管,將杯子靠在香子的嘴邊。




「你也太懶了吧!要是沒有我你是不是就沒救了!」看到香子不喝了,雙葉把杯子放在旁邊。




「哼~」是呀,就是離開妳會沒救了,香子自嘲的想著,但還是癱著沒動。




「你呀!要是被夫人看到肯定會生氣的!」雙葉邊抱怨邊落座在她的旁邊,香子見狀總算挪動了身體,躺在了香子的腿上。




「反正雙葉親會代替我受罰~」




「喂!」




「至少跳支舞吧!宴會還要很久呢。」


「雙葉親陪我跳支舞我就跳。」香子睜開了眼睛,從下而上直視著雙葉的眼睛。




「......別傻了,在這種公眾場合跟奴僕跳舞,那我倆都得一起受罰了。」雙葉避開了香子的眼睛。




「所以我們不進去跳,而是在這裡跳。」




「......。」




「雙葉親討厭鬼!是你說要跳舞的!」見雙葉並沒有回答,香子決定耍耍賴,反正雙葉最後總會答應的。




「好啦!只跳一隻喔!」雙葉無奈的耙了耙她的瀏海。




天堂家很大,光是這個陽台就足夠一個平凡家庭居住了,所以即便她們不把沙發變回去也有足夠的空間跳舞。




「你跳男步。」她們站在中央,在雙葉拉起香子雙手的時候,香子突然開口要求。




「要跳什麼?」




「雙葉親決定吧。」




雙葉思考了一會,拉起香子跳起Viennese Waltz,是一種旋律流暢,充滿朝氣的輕快舞步。




「我還以為雙葉親會選最常見的Waltz呢!」




「你別揶揄我,你明明知道我的身高跟你跳Waltz太吃力了,而且吃力可能還是你,我可沒辦法轉你。」




之後她們就沒有再開口,在雲隙之間灑落的月光下輕盈的跳著舞。




在跳完之後,她們坐在沙發上喝著檸檬汁。




「雙葉親是想著什麼樣的曲子跳的?」




「Frühlingsstimmen(春之聲)吧。」




「為什麼?」




「她的歌詞很不錯。」




「最喜歡哪一段?」




「......第二段吧。」




選的不錯,她本來打算整雙葉親的,不過她現在心情不錯,就讓雙葉親過一個溫暖的聖誕節吧!她會跟她一起度過。




"春天的聲音在迴蕩,小鳥甜蜜歌唱;小丘和山谷閃爍金光,谷中回聲鳴響。看春天穿上新裝,啊,啊,啊,在我們身旁,啊,讓我們歡暢。啊!啊!陰涼的樹林裡,鳥兒休息,多麼舒適;夜鶯述說她的愛,啊,她溫柔的愛,像在說;我們兩人永遠不分開,啊,啊,絕不!啊!啊!啊!啊我們兩人永遠不分開,啊,不!"




是的,我們永不分離,不管是以哪一種形式。


依舊是廢話,廢話真的多,明明寫得不好還一堆話,
蕉純的部分主軸是「找到孤獨的孩子」,
非常喜歡在同人討論裡提到的這一句。
戀光的主軸是「並行的命運」,
雖然這篇最短,不過是我最喜歡的一段,
他們擁有彼此,在那樣困難的生活裡。
涼晝的主軸是「小甜餅」,
我就想灑糖,這對充滿了青春的酸臭味(褒義)。
迷宮的主軸是「彆扭的撒嬌」,
其實我主吃鵝X克,這篇反而比較像克X鵝(反正都棒),
前面提到真矢其實很膽小,所以我想也許他表現的從容,
不用貓頭鷹邀請,其實是因為在看看克洛會不會發現,並且容許他的任性。
花葉的主軸是「虛假的依附關係」,
這兒的香子比較接近舞台劇版本,依然是被寵壞的大小姐,
但身邊居心叵測的人讓他變得不那麼天真,
為了讓珍愛的人不離開自己而表現的糊里糊塗,
裝傻的孩子跟逃避的孩子,大家寫花葉都寫小甜餅,
我就不寫,我反社會人格(X
喔對了,華爾滋的知識是惡補出來的,有錯蠻正常的(理直氣壯(???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