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拒絕濫用(迷宮組)

作者:底里蠍
更新时间:2019-06-06 19:25
点击:729
章节字数:989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天堂真矢,霍格華茲當之無愧的風雲人物,現任斯萊特林級長的她,容姿端麗,家世顯赫,博學多聞,最需要天賦的變型學,最冗長的魔法史,最複雜的古代魔文,無一不精通,更不用說他謙和的個性,使她受盡四個學院的歡迎,被所有教授喜愛,要知道,上一個有此殊榮的是那位已經殞落的黑魔王(除了某位葛來分多的法國不具名女士)。


但是,不管怎樣,每一個人都是有缺點的,天堂真矢自然是不意外的。


非常遺憾的,她異常不受任何動物喜歡,甚至是討厭,使她的保護神奇動物課艱困無比,節節沒有意外的全都掛彩,但是本著勤奮學習的心,我們的天堂小朋友並沒有放棄,他人的勸阻反而堅定了他的決心!這樣的壯舉打動了許多孩子,一時之間這堂課變得十分熱烈!每個人都在為天堂同學加油。(某位葛來分多的法國不具名女士表示不以為然實則咬牙)


不過,沒有人知道的一件事是—其實天堂小朋友非常喜歡動物,勤奮向學是真的,不過私心也是有的,他想在有生之年學會使動物親近他的方法,有人跟他說這就是體質了,沒救了,你就是被討厭了,但,天堂小朋友堅信人定勝天!金石為誠所開!


因此,保護神奇動物課的教授目前是我們天堂小朋友的精神導師,他的目標! 為了達成目的!觀察教授為何如此受動物歡迎是必要的,所以天堂小朋友每天跟在教授後面研究,對此,某位葛來分多的法國不具名女子⋯⋯,喔,不是,是我們的西条克洛迪娜同學終於忍不住了!


「天堂真矢!」

「怎麼了?西条同學。」

「雖然我大概了解了,你根本沒發現自己的作為,你知道你這樣的行為...痾...是跟蹤嗎?」

「......怎麼會呢?我認為這是一種學術研究。」

「不不不、那就是跟蹤。」

「我想觀察是一種學習的方式。」

「......近半天無死角在對方毫無察覺的條件下一直尾隨就是跟蹤喔。」

「!!!」天堂真矢手上的觀察紀錄應聲掉在地上。

「......。」西条克洛迪娜右手扶上額頭搖了搖頭表示無奈。


克洛看著暫時無法接受事實的真矢搖搖晃晃走回宿舍的背影,步履蹣跚,像是生命燃燒殆盡般。


翌日,克洛隔著長桌望向真矢,他正在吃第八個年輪蛋糕,他平常只吃三個的,眼底下黑眼圈也相當明顯,雖然依舊保持著完美的餐桌禮儀,和平日一直都在的優雅微笑,但很明顯的,他很受打擊,昨天那件事的影響很嚴重,秉持著淑女風度的她肯定無法原諒自己的作為,就算是無意的也不行!身為戳破事實泡泡的人,克洛頓時覺得自己應該有責任要幫他,而感受到沈重的壓力。


#


「扣...扣...!」 天堂真矢正在自己的寢室複習今日的課程,剛放下古代魔文的課本時,突然聽到窗戶那兒有敲窗的聲音。


「是Heaven嗎?這麼晚了怎麼有人寄信?」即使是自己養了多年的貓頭鷹,依舊不怎麼喜歡自己,多年的感情並不代表感情就會變好,它看到自己有想摸它的異心,是不會手下留情的直接啄的。


做好被攻擊的心理準備,真矢走向窗台拉開窗戶。


「!!!」

「不是Heaven,是一隻......獵鷹?」身體想起了被各種動物攻擊的記憶,真矢的右手不自覺的摸向了魔杖。 那隻獵鷹像是冷哼了一聲,看了拿著魔杖的真矢,自然的飛到了真矢的桌上,對真矢叫了一聲,就像是在叫他過去。


作為一隻獵鷹,它有點人性化。

「我記得我看過一些文獻,有一個艱澀的變形魔法是能夠讓人變成動物的......,記得好像叫阿格瑪尼斯,不能排除他是殺手的可能......」


獵鷹飛到了真矢的肩上,輕輕的用頭蹭了她的臉。


「......這麼親近可愛的獵鷹怎麼可能是惡劣的殺手阿尼瑪格斯啊!真是的!」沈浸在無盡的喜悅裡的真矢,選擇性無視了野生的肉食鳥類怎麼可能會無故親近人的事實。


有生之年內從未如此接近動物的真矢,自是肆無忌憚的狂摸它,獵鷹有點生氣的啄了一下真矢的手,但沒有掙扎,啄的很輕,比起過去那些打算謀殺她的魔鬼動物們溫柔的可不止一點兩點。


天堂真矢很幸福,她甚至覺得此刻已是她的人生巔峰。


#


在固定的時間真矢已經習慣性的會去打開窗戶,那隻獵鷹隔三差五才會飛過來,但是真矢還是習慣開好窗等它。


「啊!你來了啊!我今天準備了好東西給你。」

「?」它疑惑的歪了歪頭。


真矢從沒有見過這麼親切的動物,它給了自己太多的歡樂,真矢不知道該怎麼感謝它,真矢想了一整晚,決定把自己最好的也是最喜歡的東西與他分享。


「來!這是年輪蛋糕!很好吃的!」真矢把一個碗放在獵鷹的前面。


「???」獵鷹像是無法理解,整個身體僵在原地。


「不用客氣,多吃點,我事先幫你切的小塊一點了」


「那還真親切喔!」此時只要有眼睛的人都能從獵鷹的神情裡看出這句話,不過這時的天堂真矢已經完美的沖昏頭了。


面對著面色潮紅,滿臉笑容的天堂真矢,獵鷹低下它無奈的臉叼起了一小塊年輪蛋糕。


天堂真矢看起來更開心了,獵鷹是那麼覺得。


#


「西条同學,恕我冒昧的問,你最近的身材管理是不是有點疏忽了?」 在克洛左側的真矢突然向克洛搭話,出於競爭心理,雖然他們不是同一所學院,但是魔藥課上她一直是跟天堂真矢一組的。


「哈—!你說什麼?」西条克洛迪娜簡直要氣瘋了,這個討厭的女人也不想想這到底是誰造成的!


#


為了負起戳破事實的責任,克洛自那天過後幾乎每天都泡在圖書館調查相關資料,雖然她覺得謹慎縝密的天堂真矢一定有調查過,不過觀點不同也許能找到有用的方法。


調查的人數隨著天數持續正成長,最開始是溫柔善於助人的大場奈奈先發現她的異狀,克洛本來是不打算讓任何人發現的,但是奈奈總是有一種特殊的直覺,能夠觀察到一些隱晦的事物,雖然克洛覺得也有一半的原因是因為圖書館萬事通(狂魔)純那的關係,奈奈總是會陪伴著純那來圖書館複習(被迫學習),但是奈奈本身其實也不太喜歡唸書。


就這樣奈奈和純那加入了她的調查團隊,雖然克洛似乎看到奈奈在純那看不到的角度低聲歡呼,不過本著友情克洛決定當作沒看到。


純那不愧是圖書館萬事通(狂魔),在他的協助下,尋找需要的書本變得很容易,在奈奈的建議下,她們把調查的範圍縮小到了神奇生物共同討厭的身體特質,原因很大可能是天堂真矢身上有什麼問題,天堂真矢應該沒有想到這方面,克洛想道。


爾後聞風而來(看八卦)的一綠一黃,換言之就是挾帶著雙葉的香子,也加入了團隊,擅長魔藥學的香子,許能給予很大的幫助,香子提出了不少神奇動物不喜歡的魔藥材料,給了調查一個大方向,雖然香子調侃的笑臉讓克洛很想給他一個阿根廷背摔,不過為了天堂真矢克洛還是放下憤怒,化悲憤為力量。


最後是霍格華茲金三角加入了團隊,明明不同學院卻感情很好的三位姑娘,分別是葛來分多的愛城華戀、赫夫帕夫的露崎真晝、拉文克勞的神樂光,真晝拖著即將掛科的華戀和不願認真讀書的光來做最後衝刺,看到了低氣壓神色蒼白的克洛前來關心,看到那宛若天使的真晝,背後感覺有一對翅膀啪嗒啪嗒的拍,在那光環下克洛不禁全招了。(克洛:難道是奪魂晝???)


「nonnon噠呦!這種事我們當然要幫忙!對吧?小光!」華戀氣勢十足的大聲喊道,被圖書館管理員揍了一下。


「......沒錯。」小光看向真晝連續點了好幾下頭,用澄澈真摯的眼神看著她。


真晝很感動,沒想到他們願意花費心力在幫助克洛上,當即表示她也願意幫忙,忘了本來是要來幫華戀跟光複習功課的事情。


克洛看到了在感動的真晝後面藏不住快樂的華戀跟光,他們已經在High-five了,克洛本著跟他們深厚的友誼決定什麼都不說,反正已經這麼多人了,就這樣吧,克洛自暴自棄的想著。


成員就這樣固定了下來,為了紀念這個友善助人的組織,他們為它取了個名字—T•M•R•G小組(Tendo Maya research group(天堂真矢研究小組)),這個組織一時之間在霍格華茲風靡了起來,眾人都在猜測這個組織成立的目的,之中的成員幾乎都是霍格華茲不同領域的佼佼者,肯定是在研究深奧的問題吧!有人是那麼說的,也有好事者去問了成員,不過所有的成員都三緘其口,真相最終不得人知。


雖然這個組織被譽為霍格華茲最神秘的組織,人人趨之若鶩,但是實際上研究現在陷入了膠著,研究得出了幾個論證,成員們用了各種方式去實踐,卻發現所有的論證都不成立,天堂真矢身上根本沒那些特質,他也沒攜帶那些奇怪的材料製成的飾品,只看到了完美無死角的天堂薩嘛,克洛打落牙齒和血吞。


此時的他們正在有求必應室裡做反省會,為什麼突然換地方了呢?那是因為他們太吵了,TMRG正式被圖書館管理員列為禁止出入人員。(嫌疑人愛X與X樂表示:我覺得我們挺安靜的啊......。)


「研究沒能得出答案,但是我們的心不能死,我們只是排除了錯誤的答案!」身為小組的成立者,克洛還是打起精神對成員們精神喊話。


「對了!克洛親為什麼要為了天堂親這麼努力啊~?」香子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問道。


「哈—?!」


「香子!不要那麼失禮!」聞言的雙葉打了一下香子。


「好痛!妾身只是提起話題讓大家有點精神!」眼角帶淚,香子用幽怨的神情斜眼看向雙葉。


「我看你八成只想看好戲吧!」話雖如此,雙葉還是替香子揉了揉頭。


「的確,我們都研究了這麼久,總該讓我們知道原因嘛,克洛醬!」奈奈眉眼彎彎,看似人畜無害,但克洛總覺得不太妙。


除了香子小聲的在附和,其他人都沒有說話,但很明顯的耳朵都豎起來了,連最歡騰的戀光二人組都難得的乖巧。


「我想大家都很好奇,我們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對吧?克洛醬。」那完美沒有一絲裂痕的微笑,此刻讓幾乎天不怕地不怕的克洛不禁後退了一步。


「......不過就是想要公平競爭罷了!我們可是勁敵,我可不允許他因為那種原因沒法在神奇動物保護課上正常的跟我比高下!」沈默了一會兒,憋紅了臉的克洛心不甘情不願低聲說出了理由,已經準備好的理由。


「哇!克洛醬真的很公......公整?」華戀從位置上跳了起來!興奮的說道


「華戀醬!很危險的!還有那叫做公正。」坐在華戀左側的真晝被嚇了一跳。


「......」坐在右側的光則是伸出了手拉住了華戀,不然華戀現在已經跌倒了。


「好了好了大家,純那醬,還有什麼推薦的書嗎?」奈奈揮了揮手示意大家差不多了,對克洛眨了眼,轉頭向純那問道。


「我認為不一定要再往這個方向查了,可以考慮一下這本、啊!這本應該也行!」


「對啊!大家,繼續研究吧!為了克洛親的公正大業~啊!好痛喔!」雙葉正要出聲斥喝,還沒來的及就看到克洛終於忍無可忍給了香子一拳。


「雙葉親~!嗚嗚嗚~」


「你那是自找的,放棄吧。」


「我不要雙葉親了!你去做別人家的孩子!」


「好好好、我幫你揉揉」 在這一片溫馨的氣氛下,突然......


「啊!克洛醬!」驀地,華戀醬像是想到什麼的,跑到了克洛的面前。


「怎麼了?華戀。」剛揍完人的克洛,沒好氣的回道。


「我們一直在搞懂動物為什麼討厭天堂桑對吧?那麼只要我們變成動物就知道為什麼了!」


「華戀你到底在說什麼......?」


「「啊!」」克洛跟純那對看了一眼。


「我們的目的不是讓天堂桑被所有動物喜歡......」


「而是查出天堂真矢被討厭的理由!」


「「阿尼瑪格斯」」她們異口同聲道。


TMRG功德圓滿!感謝飛天小華戀的努力!


「沒想到我們研究了那麼久,華戀隨便一句就抓到重點了,這也許是大智若愚的一種吧。」事後,克洛在練習阿尼瑪格斯的時候,淡淡的想道。


#


阿尼瑪格斯是一種艱澀的變形魔法,會因你的個性及特質變形成不同的動物,在你變形之後你能夠理解你所變形的動物的語言,言下便是能夠詢問牠們為何討厭天堂真矢。


他不需要魔杖就能使用,是一個上至躲避仇家追殺下至收集仇家秘密的好魔法!但是要學會它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首先,他必須要有變型學和魔藥學的天份,這點克洛並不擔心,他總是能在課堂上為葛來分多加上不少分數,雖然在旁邊的天堂真矢也能,再來,因為他是一個會走火入魔的魔法,不具備勇氣是不行的,葛來分多可不缺乏勇氣,克洛信誓旦旦的想。


麻煩大家太多的忙,這麼危險的魔法,克洛向大家表達想自己學習的想法。


在純那的科普下,得知學習阿尼瑪格斯危險的大家都非常擔心,奈奈微微的蹙起了眉毛,表示還可以找看看其他的方法,純那不自覺的一直推起眼鏡,眼神隱約有些淡淡的不贊同,香子調侃的微笑已經沒了,雙葉手拍上了克洛的肩膀,但並沒有說什麼,表示尊重克洛的想法,真晝擔憂的神情表露無遺,華戀已經句不成句,支支吾吾的沒能說出半句完整的話,光則拉著真晝跟華戀,看著克洛。


雖然整個研究過程中,克洛不乏被各種調侃,天然呆們也無自覺發出爆炸性發言,讓她時不時的氣炸毛,但,此時的克洛其實蠻感動的,他們已經度過了幾個月的研究生活,不能稱之為生死之交,但總有共患難情。


「大家......!」沈浸在情緒之中的克洛,正決定激昂的演說他的感動......

「nonnon噠呦!克洛醬是那麼關心天堂桑的!你不能死啊!嗚嗚嗚!」華戀抱著克洛大聲抽泣著。


「華戀妳說什麼呀!」炸毛小克洛


「是呀!天堂親也是那麼”關心”克洛親~克洛親不能死呀~」香子浮誇的轉了兩圈到華戀背後搭上了她的肩膀。


克洛剛剛的感激之情如過眼雲煙,此刻他決定讓這位學不會委婉的小姑娘,以及知委婉不委婉的大小姐體會一下麻瓜的格鬥術。


「雙葉親,你這個叛徒!」本來想要架住香子撤退的雙葉感受到了強力的壓,決定讓香子接受自己的孽,自作孽是不可活的。


「光醬救我—!」小光躲到了真晝後面,不加思索的放生了華戀,在心裡的不可惹火名單上真晝的名字旁邊默默加上了克洛的名字。


剩下的眾人汗顏,默默的為他們祈禱,梅林保佑!


「看來克洛醬心意已定,不過大家也不用太擔心,要是克洛醬真發生什麼,我也有辦法解決的。」這話說的真摯,讓人信服,雖然不知道具體是什麼方法,但是沒有人敢問奈奈。


#


經過一段時間的練習,克洛的阿尼瑪格斯總算是成了,中途也沒有出現什麼問題,但是練成了反而有了個大問題。


便是他的阿尼瑪格斯是一隻獵鷹,他去圖書館調查了有關的化形,獵鷹的阿尼瑪格斯是高傲、自由的,具備努力及耐心,克洛是很開心,但現實很殘酷,霍格華茲附近壓根兒沒多少鷹,更何況牠們太過孤傲,克洛能得到的資訊有限,不過能知道多一點是一點,克洛還是會隔個幾天飛出去找看看有沒有其他的鷹。


在又一次的尋訪無果,克洛有點焦躁,他在天空胡亂的飛行,想甩開這負面的情緒,眼角卻在禁林看到了一抹棕色帶點紫的身影,克洛一眼便認出那是天堂真矢,因為在高空的關係,視野很清楚得看到天堂真矢移動的半徑100公尺內是完全看不到任何野生動物的,克洛不禁訝異,這也太被討厭了吧!不過往好處想禁林對他來說真的很安全?


「我才不是擔心這討厭的女人,我只是好奇他在這時候去禁林做什麼。」姑且跟上的克洛看著真矢的背影對自己做了心靈催眠。


跟著真矢飛了一段路,克洛看到真矢終於停了下來,好像在四處觀望著什麼,因為好奇,而且飛的有些累,克洛決定降落到附近的樹上。


「大場桑明明說過禁林有很多神奇動物的,我可以試著來看看的,為什麼我走了這麼久都沒有看到呢?」天堂真矢的表情就像上次年輪蛋糕神秘消失案一樣茫然,意外的在這種方面很遲鈍呢,克洛感慨的想著。


天堂真矢沒有放棄,她持續的在禁林尋找著她心之所向—神奇動物們,直至稍晚了她才暫時打消了念頭,她固定的讀書時間到了,不要問我為什麼知道,總而言之,看著她失落的身影,克洛心情有些複雜。


天堂真矢很凜然,克洛雖然不曾說出口,她從不逃避,直面她不擅長的東西,她不會想說這是選修就敷衍了事,她不停嘗試,挑戰不可能,最終這樣不服輸的精神造就了天堂真矢,她值得致上敬意的競爭對手,然而,克洛永遠不會讓天堂真矢知道自己現在的想法,她一定會帶著小小的驕傲,眼神帶著不掩飾的笑意的向自己致謝,總覺得令人感到不爽,討厭的女人!


不過,雖然還沒找到原因,可是稍微讓天堂真矢高興一下也不是不行,她現在可是一隻獵鷹,她的競爭對手要是失落的不能好好唸書,那可不行!


#


天堂真矢是個人寢室的,斯萊特林大部分的人好像都是這樣,克洛還蠻羨慕的,之前為了探討一個複雜的問題而去過一次,這點很不錯,克洛可不想被別人看到她親近天堂真矢,即使現在是隻鳥也不行!


窗戶是關著的,克洛只好用喙敲了敲窗戶,頭有點晃,而且有點蠢,天堂真矢你倒是快點發現啊!


「不是Heaven,是一隻......獵鷹?」克洛看到驚訝之餘不忘拿起魔杖的真矢,雖然這是巫師的正常反應,不過克洛不知為何有點生氣,決定飛到他的桌上踢掉他的羊皮紙。


「我記得我看過一些文獻,有一個艱澀的變形魔法是能夠讓人變成動物的......,記得好像叫阿格瑪尼斯,不能排除他是殺手 的可能......」


那可不行!殺手倒是其次,他才不殺天堂真矢,要是被發現是阿尼瑪格斯,還跑到他的房間裡,那可有多丟人!不行不行不行!要怎麼辦?先表達個善意?


克洛飛到了天堂真矢的肩上,動物大多是怎麼表達善意的?克洛想起了老家的黃金獵犬總喜歡蹭他的臉,雖然有點害羞,不過一時也想不到什麼別的,克洛心一橫就蹭了上去。


「反正我現在是隻鳥。」克洛自暴自棄的想著。


「......這麼親近可愛的獵鷹怎麼可能是惡劣的殺手阿尼瑪格斯啊!真是的!」克洛被嚇到抖了一下,無奈加汗顏的看著真矢,這時候有點警覺啊!沒有發現自己的想法很矛盾的克洛正瞪著真矢。


克洛看著高興的真矢,有點恍惚,在沒有防備的狀態下被真矢上下其手,總覺得有種奇怪的感覺,......而且有點舒服,不對!我在想什麼?克洛氣憤的啄了一下真矢,但是她忍住了掙扎,絕對不是因為天堂真矢看起來很開心!


#


克洛還是會定期的變成阿尼瑪格斯出去晃,找看看有沒有新的資訊,晚些時候再去天堂真矢的寢室,陪陪她,玩摸與被摸的遊戲,這樣說起來感覺很怪,算了,反正她總得負起點責任,畢竟當初說要解決他問題的人是他西条克洛迪娜,並不是因為想看天堂真矢的笑容,雖然不得不承認她的笑容真的很好看。


就像平常那樣,克洛飛到了真矢的房間,很難得的是真矢已經站在旁邊等她了,這次並沒有在唸書。


「啊!你來了啊!我今天準備了好東西給你。」


「?」有種不祥的預感。


「來!這是年輪蛋糕!很好吃的!」克洛看到真矢把一個碗放到了自己的面前。


「???」終於到了這一天了嗎?她連野生鳥類都不放過嗎?天堂真矢!


「不用客氣,多吃點,我事先幫你切的小塊一點了」克洛看到笑臉盈盈的真矢把碗又往自己這兒推,覺得頭有些疼,那還真親切啊!天堂真矢!


天堂真矢是個慷慨的人,她並不吝惜於分享自己所愛之物給自己的朋友,如果她們也算是朋友的話,在之前的學習會上,克洛本人已經被真矢的熱情震攝,畢竟天堂真矢拿了三個完整的年輪蛋糕出來分享,克洛當時以為那是一起吃的,直到真矢轉身又再度拿出了三個完整的年輪蛋糕放在她自己的前面,克洛當即明白了,前面這堆山是要送給自己的,心有些死去,在她熱情的眼神下,她咬牙硬撐吃完了那些,胃已經死了,希望天堂真矢不要以自己的食量作為標準啊!


不過看著滿臉笑容的天堂真矢,克洛還是叼起了一塊蛋糕,上次都沒能抵抗那閃亮亮的眼睛,這次當然也不能,討厭的女人,一般的獵鷹才不能餵食這個,你是幸運遇到我!克洛惱怒的吃著。


不過他看起來更開心了,克洛是這麼覺得。


#


以為上次真矢只是沖昏頭的克洛想說應該不會再看到年輪蛋糕了,直到被餵食的第十一天,全部!都是!年輪!蛋糕!到底為什麼可以每天都吃年輪蛋糕!這女人是在吸食年輪蛋糕嗎?


「這生活過不下去了!天堂真矢能這樣過,我可不行!我得設法解決我的伙食問題!」克洛邊想邊落座於真矢的旁邊。


沈浸於思考的克洛並沒有看到真矢的目光一直在她身上。


「西条同學,恕我冒昧的問,你最近的身材管理是不是有點疏忽了?」


「哈—!你說什麼?」也不想想是誰害的!這個年輪蛋糕怪物!為什麼她都不會胖!


「只是小小的一個玩笑,西条同學還是很苗條的,我只是想要引起專注想些什麼的西条同學,我們應該開始製作魔藥了。」真矢帶著微笑向克洛說明緣由,轉身收拾了課本。


「......抱歉,我確實分心了,不過還·真·謝·謝·你·的·稱·讚!」克洛自知自己的確太專注想年輪蛋糕的事了,不過自己的分心他面前的傢伙也得負點責任。


「要製作的是一種常見的消腫藥劑,需要我稍微解說一下流程嗎?西条同學。」


「不用!我會做出完美的消腫藥劑的!天堂真矢!」


#


克洛雄赳赳氣昂昂,堅決拒食年輪蛋糕,臉都不面對真矢,真矢雖然失望,但也並未強迫,僅是溫柔禮貌的順著他的羽毛撫摸他的背。


除了第一次的大暴走,真矢都是很有理智的,偶爾喝著下午茶,邊把克洛放在腿上摸摸他的頭,有時候會坐在窗台邊,訴說一些故事,可能是今天發生的趣事、也可能是過往的一些回憶,也可能......會稍微提到克洛的事,清麗的聲音少了平時的驕傲,像是從山谷幽幽傳來的流水聲,讓人很平靜,克洛覺得很舒適,她有點享受這樣悠閒的時光。


明明在她是人的時候,她都沒有跟天堂真矢有這麼舒適的午後,她稍微有一點點嫉妒這隻獵鷹,雖然這也是自己,她心情複雜的在真矢的腿上翻了個身。


「.......獵鷹小姐,我......有些話想跟西条同學說,就是我平常跟你說的那位西条克洛迪娜,我在面對他的時候總是不能表達的很好,即使別人覺得我很從容,連她也覺得,但......,總而言之,我整理了思緒,寫了一封信打算給他,獵鷹小姐你覺得我......應該送出去嗎?」天堂真矢這段話說的很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