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迷宫】对手戏

作者:巡回君
更新时间:2019-06-02 17:20
点击:1125
章节字数:691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美丽的小姐,你难道真的忍心拒绝我么?”戴上了假发的少女的五官依然精致,鲜艳的发色并没有影响到她的美丽,可平日里总是带着自信的眼睛此时却显得忧伤,像是不明白为什么会被心上人拒绝一样,“我是如此的为你着迷,如果你不能对我施予青睐,我的心将会为你而碎。”她似乎知道怎么样才能卖弄可怜,可是字里行间隐隐却藏着威胁的意味,这样的话语对于不喜欢她的人来说一定会更惹人厌恶,可站在她面前接受她表白的穿着裙装的女孩,脸上有着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的喜悦。


但从女孩嘴巴里说出来的,却是残忍的拒绝:“对不起,我不能够接受你。”心里再不忍,也得说出这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话,抗拒的对象还是自己喜欢的人。


……


“呼——”西条克洛迪娜松了一口气,这一幕终于演完了,虽然对于她来说这点训练力度根本不算什么,可是刚刚她对上对面那人饱含着爱意的眼神时,她的心跳都快了,她很担心现在自己脸上的妆容遮不住现在还在维持的热度。


幸好她在这场戏里面的戏份并不算多,距离下一次上场还有一段时间,不然因为这种事乱了阵脚,那就是太不专业了。


可是那人真挚的眼神,让人害羞的话语却在克洛脑海中挥之不去。以前不是没有排练过类似的桥段,可是今天的她格外的不能自己。


她想要用力地拍拍自己的脸,手刚抬到一半,就想到自己脸上还有着妆,这样做的话她怕对脸上的东西有影响,还是放下了手。现在连让自己振作的动作都做不了,让克洛有点沮丧。


她下意识想要看一下那人来让自己安心,可是转念一想,那人现在还在台上,而且那人才是让自己心慌意乱的罪魁祸首,找到她又有什么用呢?


好奇怪,明明昨天发生了那样的事情,要不自在也是两个人的事情,为什么天堂真矢今天早上看起来那么的淡定。是不是根本没有把她放在心上,还是说只是在跟自己开玩笑?


不管是哪种都会让她火大,让她想要马上找到天堂真矢对峙,问清楚,昨天那个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昨天天堂真矢突然说要跟她排练,那时候克洛刚洗完澡,正打算再看看台词,所以也就接受了。但是随即天堂真矢又说,在她房间就好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天堂真矢突然这么说,但是克洛想,反正也是练习,没所谓的吧。反正大家都是女孩子,现在她们之间的关系也没有之前那么水深火热了。虽然这个关系‘不好’更像是她单方面的较劲,人家天堂真矢好像根本没放在心上。


而且某种方面,她也是不介意天堂真矢进她房间的,虽然平常看上去争锋相对,但是她并不讨厌天堂真矢,甚至可以算得上她的‘迷妹’。目光一直追随着天堂真矢、绝不会认同天堂真矢会输、比谁都要认可天堂真矢的实力西条克洛迪娜,不会承认自己原来这么注意她。


“没问题。”她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听到她回答的这么迅速,真矢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然而这在一向喜欢想多的克洛眼中,这就是挑衅的笑容。


‘这家伙绝对是在笑我不够矜持吧?’克洛有点后悔自己回答得那么快,仿佛自己迫不及待想要这个讨人厌的家伙进自己房间一样。


她确实有些等不及了,她不能否认真矢说要来她房间时,她心中涌上的雀跃。她就是想要跟天堂真矢这个讨人厌的家伙靠得更近,这个认知让她有点绝望,但是她自己也很清楚自己心里面对于这位首席抱有什么样的感情。


她在剧中是一个饰演一个富家小姐,跟很多剧中的设定一样,她喜欢上了一个穷小子,也就是天堂真矢饰演的角色。


从小被各种礼仪课、舞蹈课以及形体课等等所分割时间的女孩,没有什么朋友,能够见到的人最多也只是跟她同样阶层的少爷小姐们。


——他们都没有意思。


富家小姐并不满足于与这些跟她相似的标准化的人们交往,她希望遇见更加有趣的人,然后她在某次偷跑出家门的时候,就遇到了穷小子。


两人在数次的来往中感情越来越深厚,友情也变为了爱情。


但是不行,父亲已经发现了这种门不当户不对的来往,她的父亲不仅仅只是单纯的富商,另外在这个小镇上也是拥有极大权利的,到处都有父亲的眼线,这个认知让她觉得自己很傻。


以前她能够跑出来,父亲也都是知道的吧,自己居然以为这短暂的自由是靠自己争取来的,结果只是大人怜悯的施舍吧。


在父亲的眼中,自己的女儿可以跟贫穷的人交朋友,感受底层人民的痛苦,然后来感恩现在她富足的生活,却不可以对‘下贱’的穷小子产生感情。


她不知道是她哪里出了纰漏,让父亲看出来了她的情愫。或许是用餐时的魂不守舍,或许是比起过去她更加频繁的出走。引火焚身,而不自知。


过去甜蜜的苦恼演化成了今日煎熬的痛苦。


她的父亲不再默许她跑出去了,庭院里的守卫比过去多了许多,她光是从这一点就明白了过去的自己是多么的天真。


后面大概故事就是两个人就此私奔了的桥段,虽然在剧中她们戏份还挺多的,但实际上这部剧是讲述天使是如何让有情人终成眷属的。


主角是两位天使,由华恋跟光饰演。


这是难得的,虽然不是主角,也没有什么不满的一次。甚至西条克洛迪娜心里面还有窃喜原因很简单,因为她在剧里面,跟那个如同天鹅般优雅的首席是情侣。


剧外她们针锋相对,剧内她们情意绵绵。


她很难说出自己心中到底是想要怎么样的一种关系,她只希望除了在专业方面,她都能跟天堂真矢好好的相处,至于情侣这样的关系她当然也是想象过了。她也不是木头,也能感受到天堂真矢这个闷骚的家伙对她也是有感觉的。但是要她先跨出那一步,她又是不愿意的。


她才不要先主动,她倒要看看天堂真矢什么时候才会沉不住气。


“我从未像现在这样感受到活着是如此的幸福。”完全听不出是故意压低的少年音清澈而干净,没有装腔作势的味道。


这是属于她们的最后一幕,这个时候等少年说完这一句话,就应该以拥抱来结束这一场,然后她们就应该下场了。


温暖的臂膀让她觉得心里面暖烘烘的,天堂真矢绵软的某处抵在她身上,让她心跳加速。不想松开,不想离开这种让她感觉到无比快乐的地方,如果让她一整天都抱着天堂真矢,克洛想她也是不会腻的。


当然这种想法,不会告诉给现在的天堂真矢,或许以后会跟已经是她女朋友的天堂真矢说,但以她的这种别扭的性子,会不会说出来还是一回事呢。


反正现在她非常肯定,是绝对不会说的。


不想要离开与怕被调侃的心情交织在一起,最后还是后者占了上风,毕竟她现在跟天堂真矢最多也只能算是‘搭档’而已,对于搭档那么的恋恋不舍实在是太奇怪了。她又不是初生的雏鸟,一定要赖着温暖的源地。


“天堂真矢,你到底想要抱到什么时候啊?”克洛想要将两个人的身体不再那么紧密相连,可却发现天堂真矢这个闷骚鬼,手紧紧环在她的腰间,让她没有办法离开。但这种发现又让她有点窃喜,天堂真矢这家伙这家伙只会在意想不到的时机满嘴跑火车,平时端着一副一本正经的模样,结果现在还不是情不自禁地不想让她走。


正当她想要开口嘲讽一波的时候,她感觉方才还在她耳边的毛茸茸的脑袋离开了,紧接着出现在她眼中的是距离她十分近的天堂真矢的脸。


尽管知道这种情意绵绵的眼神可能只是天堂真矢的演技,可是她还是忍不住沉沦其中,她似乎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想要离天堂真矢更近的身体。


“你真好看。”暧昧的话语化作带有热度的气吹在了她脸上,所以带动着克洛的脸都变红了,她绝不承认这是因为真矢直白的话导致的,这只是因为太热了而已!


两个人靠得太近了,所以才会这么热。


她这样对自己说。


她要淡定,不能被天堂真矢的动作左右。但她可能不知道,她的内心活动会通过面部的小细节看出来,就算别人是看不出来的,作为一直很‘爱护’自己搭档的天堂真矢,自然是看得出来的。


或许不仅仅因为这个原因,只是因为她总是不由自主地把视线放在了这个不服输的少女身上而已。少女的目光一直执着的追逐她,她也不自觉地用眼神追随着少女。


少女涨红的脸颊,因为不敢与她对视而撇开的眼睛,还有抿起来的唇……


都是年纪正好的女孩,少女平时饮食也很注意,据真矢观察作息应该也是很规律的,所以少女的唇色还是有血色的,可真矢却觉得不够,这样的红还不够浓。她想要让这红色更加的艳丽,最好是带上水光的那种,如果那样的话少女的唇就会闪闪发光吧,如同少女这个人在她眼中一样。


“你在害怕什么?”


带有些挑衅意味的话语从真矢的口中说出来,克洛迪娜简直不敢相信,刚刚两个人那么暧昧甜腻的氛围,天堂真矢就只能说出这样不讨人喜欢的话吗?


她瞪大眼睛,下意识就想要刺回去,只不过真矢没有给她这个机会,因为她的嘴被真矢的嘴堵住了。


害羞、吃惊、开心之间又夹杂着愤怒,又甜又辣的心情在胸腔里冲撞着,她甚至没有什么余力来品味两人之间的第一次接吻,这个吻就结束了,而她还沉浸在那种多种感情交织在一起的感觉。


“你、你在做什么呀!”气急之下喊出来的声音有点变调,但是掩盖不住的是中气十足。她这次使上了多几分力气,而真矢也不像刚刚那样抱得那么紧了,所以一下子就挣脱开了。


只见真矢的表情十分之失落,她知道这可能只是演技,但她还是不想让这个人露出这样不快乐的神情,她想要一直看这个人自信骄傲的样子。她比任何人都想要打败天堂真矢,也比任何人都不喜欢天堂真矢会输。


因为这是她的目标,这是她的天堂真矢。


“对不起,克洛迪娜,你实在是太好看了,我控制不住我自己,”眼前的人无辜地看着她,一副可怜巴巴又乞求原谅的样子,这种仿佛渴求主人抚摸的小狗姿态,让她心跳了一跳,太可爱了,原来这家伙也可以这么可爱的吗?这让克洛想到了前阵子听过的一个词——忠犬。


不不不,怎么会呢,怎么看天堂真矢这个人都跟优雅高傲的天鹅更为相似,这种摇着尾巴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主人的狗狗,跟天堂真矢一点都不像……可能吧?


看着在她床上正坐得十分标准的天堂真矢,她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难道你看到每一个长得好看的都要控制不住自己吗?”


可恶,这句话怎么听起来那么像是在吃醋,她刚才绝对不是那种意思,可是听上去就像是她在不满天堂真矢的花心一样。她知道天堂真矢不会是那样的人,她很清楚的。


真矢轻笑一声,克洛觉得这声笑十分的故意,因为她可以听得出来声音被刻意的压低了,但又不像是剧中的穷小子。穷小子的声音虽然低,但是却带着爽朗,可天堂真矢现在的声音却让她有些性感。


“我的克洛迪娜,你这是在吃醋吗?(法语)”真矢又一次拉近了两人的距离,只不过这次没有到亲密无间的地步,两个人中间还隔着半个手肘的距离,这是一个比平时交谈近一些的距离。


“克洛迪娜,我只对你有感觉。”说罢,又是一个吻落下来,只不过这一次有一只手挡住了真矢的嘴巴,是克洛迪娜的手。


虽然没有被亲到嘴巴,但是柔软的唇瓣贴在她手上的触感,也是十分刺激的。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如果是自己对自己做出来就不会有什么感觉,但是由别人对自己施加,就会感觉特别的不一样。比如亲吻,又比如挠痒痒。


她以为这样阻拦住了真矢就已经是这个小插曲的结束了,但事实告诉她,永远不要低估别人不要脸的程度,尤其是天堂真矢的。


只见天堂真矢用有些笑意的眼神看着她,她整个人就下意识的紧张起来,这种时候真矢笑起来肯定不会有好事情。她有时候感觉只通过一个人的眼睛来判断一个人的内心是困难的,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但谁又知道窗户里有没有装窗帘呢?


只不过看这个家伙眼睛眯起来的样子,让克洛想到了之前她快乐地大快朵颐的样子。克洛知道真矢很喜欢吃东西,在吃东西的时候也是十分专注十分幸福的样子。看着她吃东西,克洛觉得自己的胃口都会好一点。


之前大家又聚在一起吃东西,她看真矢嘴巴就没停下过,蔬菜、肉类跟水果一点一点地就进到肚子里面了,她都有点好奇天堂真矢的胃是什么做的,怎么可以装的下那么的食物呢?最重要的是,还一点都不会胖,虽然每天大家的训练量都是不少的,她跟天堂真矢当然还是有额外加练的,但是她还是很佩服真矢可以那么的瘦。


想到之前不小心瞅见真矢看起来很瘦却紧实平坦的腹部,她就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带有一点肉感的肚子摸起来很舒服,但如果是真矢的话,平滑的手感她也是能够接受的。说实话她有点想要把手伸到真矢的衬衫里面,肆无忌惮地在里面摸索着。只不过她并没有做出那种举动相应的立场。


“!!!”有什么滑腻的东西在她的手心滑过,她一下子就反应过来是什么东西了。


她整个人往后退了一大段距离,差点就要掉下床去,但她顾及不上那些。


真矢的舌头只是舔了那么一下,那种触感却好像已经留在了她的心里面,她想把手上的水渍使劲地擦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又有一点不舍得。


她想要下意识找东西擦掉的动作顿住,她也不知道现在自己该做什么才能抹消掉心里面的慌张,于是只能用放大的音量来掩饰自己的无措。


“你……你你你快给我出去!快一点!我现在不想看到你!”


天堂真矢没有经过她的同意就吻了她,可是她心里其实也是默许的,两个人之间的窗户纸只差一点点就可以戳开了。可以说自从那次‘Star light’惜败华恋跟光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已经比以前好了很多了。也是那一次之后她才深刻意识到天堂真矢不愧是天堂真矢,首席不是开玩笑的,学习能力的强劲也体现在了语言能力上。


她都不知道真是原来会法语,还说得那样好,仔细回想了过去她说法语的时候,那些吐槽、那些不想让别人知道的自言自语,以及在宿舍那时候飙演技说出来的胡言乱语等等,是不是天堂真矢都是听得懂的?


她迫切知道天堂真矢到底把她的隐私听去了多少,但是心里面又十分抗拒着知道具体的时间,如果知道的话,可能她会想要找个洞把自己埋进去吧。


最羞耻的当然还是在舞台说出的那番话,可以说那是她目前为止把心声坦露得最多的一次了,都怪天堂真矢那个家伙输了,她才会那样的失控,那样的担心骄傲的首席是否会一蹶不振。


但毕竟是天堂真矢,哪里有那么脆弱,就算心里会不开心,但是也不至于就此黯淡下去。可克洛就是不舍得,不舍得看她难过。


现在表现出来的,不过是恼羞成怒,以及对真矢态度的不满,什么呀这个人,就不能够再温和一点跟她说话吗?如果对她再好一点,她再给亲……不对,不存在的,她还没等真矢告白,她得再矜持一点,不然让真矢觉得她急色就不好了。


虽说不管怎么看,急色的人都是真矢就是了。


眼前的人低下头,平时一丝不苟被放置肩后的发丝此时调皮地跑到肩膀前面,看到这个样子的真矢,就好像一只做错事情的狗狗,奇怪,她今天怎么一只觉得这家伙像一只犬类呢?


难道真的是被学校里面别的同学创作的同人文荼毒了吗?她可是知道的,关于她跟天堂真矢是有不少的同人创作的。虽然她不知道第一个以她们为蓝本来构思的人是怎么想的,但是人家怎么想的已经不重要了,反正木已成舟,着对CP已经广为人知了。就算她发脾气也没有用,她如何堵得住悠悠众口呢?


创作是多种多样的,所以有各种不同的设定也是正常的,克洛也看过关于兽化这一方面的同人。至于她的同人资源是谁提供的,她就不方便说了,反正是一个带着眼镜的友人就是了。


“你怎么能不经别人的允许就对人做出这种的举动呢?”憋了好一会,她只说出了这句话,看着看起来可怜兮兮的天堂真矢,她就说不出过分的话。


这都是套路,她在心里面沉痛的想着。


这句话好像给了面前这个人什么奇怪的希望,天堂真矢猛然抬起头来,眼睛亮晶晶的,仿佛得到了什么承诺一样。


“那克洛迪娜的意思就是,只要能有你的同意,我就可以亲你是吗?”


这样毫无根据的话,亏天堂真矢可以说得这么理直气壮。克洛都有些无语了,但更多的还是害羞。最近她们的关系确实好了不少,可以说正处暧昧阶段,所以天堂真矢有时候也会给她这样的语言攻势。只是她还是有些不习惯——作为天堂真矢的追求对象。


是天堂真矢自己说要追求她的,她当然也就半推半就了,不拒绝也不接受已经是她最大的让步了。


“你怎么想跟我可没关系!”她把天堂真矢的胳膊往上拉,真矢一下就站起来了。在她来看,今天逗弄的程度已经足够了,而且今天还看到了克洛迪娜可爱的表现,是意料之中的收获呢。


然后天堂真矢就被推出去了。


思绪从昨晚的事件走了出来,也不知道她刚刚愣了多久,台上的人已经不是天堂真矢扮演的小伙子了。这样可不行,接下来也是有她的戏份的,她得投入一点,这样子中途在表演的过程中出神不符合她的原则。


“你还好吗?”天堂真矢的声音就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她都没注意到真矢是什么时候站在她身边的,又是站了多久。


“好得不能再好了!”不愿意被人看出破绽的克洛挪了一下脚步,离真矢远了一点。然而真矢也动了动步子,贴近了克洛。总之最后的情况就是她现在离真矢更近了。


她本来想再挪挪,可是心想就算动了真矢也会跟着的,就放弃了这种无谓的挣扎。她都记不清她到底因为这种心态跟天堂真矢妥协了多少次,但可能这也是她心里面无意识对天堂真矢这个人的纵容吧。


“也是,我问了一个很没有必要的问题呢。”真矢轻笑一声,克洛有点受不了真矢的这种笑,总会让人觉得耳朵有点发热,“因为处于舞台状态的你,是闪闪发光的。”


为什么这个人总能若无其事的说出这些让人害羞的话啊!


西条克洛迪娜现在真的很想咆哮,但是又硬生生忍住了,其一因为这里还是在舞台剧出演中,大声喧哗肯定是不好的,其二则是她不想承认自己害羞了。


“嘿,我可以牵你的手吗?”没有得到回应的天堂真矢就算不去看克洛的表情,也知道克洛在想什么,她嘴角微微勾起,问道。


这种自信不会被拒绝的态度真够让人不爽的,就像是每一次,她自信的认为第一的位置不会被克洛夺走一样。


——因为我要夺取你所有的专注与目光,所以我不会输掉的。


“我拒绝有用吗?”克洛不满地撇撇嘴,可是手却稍微抬起来了。


天堂真矢从善如流地把自己的手也伸了过去。


两只手就这样贴在一起了。


剧目中的两个人最后在一起了,舞台下的两个饰演者也亲密无间。



FIN.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