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透明交差点

作者:真弥大魔王!
更新时间:2019-06-03 06:22
点击:1560
章节字数:651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佐伯沙弥香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站在这里,手里还提着刚刚在楼下便利店买的便当和牛奶。

果然灯子的任意妄为在这几年间只增无减。至少她还从没见过能随随便便将钥匙就这么丢给别人的人。灯子将钥匙托付给她后顺手又给她画了幅路线图,然后意味深长地笑了:

“要不要打个电话给侑呢?”

“去家里拜访总不至于连个电话都不打的吧。”

“有点想让你也看看她因此困扰的脸,说起来以前合宿的时候你不是也拍过很多吗?”

“恶趣味。”

沙弥香转过身不再理她,灯子笑着举手投降,沙弥香听见她给侑拨号的声音。

“啊,搞定,侑说很欢迎你来。”

被迫承担下拜访侑的任务,沙弥香一时间有些犹疑。在上次和侑发生了那样的关系之后,她实在不想太快见到侑,但一直回避也不是解决的办法。

如果她还想要这样的关系,就拒绝。

听起来似乎有些残忍,沙弥香认为对侑来说是最优解,由着小朋友胡来也应该有个限度。

放纵自己的堕落同理。

五月的夜不算温暖,并排而行时总觉得有风从四面八方袭来。她不自觉地拉紧了外套。左手感到突兀的热度,灯子一脸假装的无谓,偷偷握住了她的手。

爱撒娇。

这一点和高中时期相比真是一点都没变,沙弥香心头微震,想要回握,眼睛却看见了不远处的灯光。

“太冷淡了吧!”

沙弥香只好道歉:“对不起。”

只是不希望那种事再发生第二次而已。如果被拍到是同一个对象就算了,两次是两个不同的人,这不是用友人这种借口就能解释的程度。

这样的事不能告诉灯子,沙弥香已经决定独自背负。

“如果不愿意的话,我就走啦。”

灯子的家和酒局所在的店是两个方位,她们在剧场门口道别。沙弥香依旧保持着以前的习惯,站在原地一直看着灯子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

那么,就是今晚。


以上就是沙弥香为何会提着东西站在灯子家门口的缘由。

便当是侑突然发来消息说要买,而牛奶是灯子告诉她顺带捎回去的。侑最近睡眠不好,灯子一直记挂着要买些什么安神,最后选定牛奶。果然还是有些羡慕被灯子这样珍惜的侑,沙弥香开始烦恼。

最好把话说清楚就回去,不要给侑再留下似是而非的印象。

但这样冷漠的处理,会不会影响到自己和灯子的关系呢……

这些事情还是等见到面再随机应变吧,沙弥香收拾好心情,做好准备,敲门。

门里没有回应。

奇怪,这个点不是睡觉的时候,是出门去了?

她想等侑回来再进去,不过考虑到时间已经不早,再拖延下去可能就没有回家的电车,于是还是决定先进门。

钥匙在寂静的夜里发出的声音格外清脆,预想中的一片漆黑并没有出现,客厅的灯亮着,沙发一片凌乱,侑裹着毯子躺在沙发靠垫和水母抱枕之间,脸色绯红。

躺在这里睡觉会感冒吧。

沙弥香将手中的东西放在桌上,走到沙发旁,侑依旧没有醒。沙弥香注意到侑的脸色红的不正常,呼吸也微微颤抖。

“侑?”

她试探地伸出手拍拍侑的背,没有回应,侑只是把肩膀缩紧了些,她似乎穿的很少,身体的触感与热度穿过毯子直接传到沙弥香的指尖。沙弥香从这种不寻常的反应中隐隐感到不妙,将手放到了侑的额头。猜想果然成真,侑的额头滚烫。不用拿体温计沙弥香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真是不让人省心,沙弥香长叹一口气。她想把侑抱到床上,无奈自己力气太小,生病的人又太沉,她只好拍拍侑的脸,尽量用温柔的语气:“小糸同学,起床了。”

“灯子……?”

侑左眼睁开一条细缝,旋即又像害怕灯光灼伤般闭上了:“我好累……”

“你生病了,回床上睡。”

沙弥香好气又好笑,这孩子怎么连自己的身体状况都搞不清楚,不过考虑到侑现在的状态,她还是耐住性子轻声细语:“灯子今晚有事回不来,我帮你热便当,你先去床上休息?”

“……”侑将肩膀缩的更紧:“不想吃东西……”

“不要任性。”

沙弥香努力把侑的胳膊穿过自己肩部,想将她扶起来,侑的身体滚烫,她几乎费了全身力气才将侑从平躺的状态拉扯成能够走路的样子。所幸卧室离客厅不算远,在沙弥香体力耗尽前,她终于连拉带拽,将侑丢进了大床。

“我去热便当。”

沙弥香将被角细心地掖好。厨房就在卧室的对面,她特意没有关门,为的是在忙的时候也能随时关注侑的状态。将便当放进微波炉,沙弥香想起发烧应该冰敷,随即打开冰箱想找点冰块。拉开冰箱门的那瞬间,一盒黑色包装物体从冰箱上层掉下来,差点砸中她的头。

“咖喱块……”她将黑色包装翻过来,看见了赏味期限处明明白白标着去年的某日。

忍住想要叹气的冲动,她顺手将过期的咖喱块丢掉,打开冰箱的下层翻找自己需要的东西。直到微波炉“叮”声响起,她终于在底层冰格中发现了一板不知冻了多久的冰块。

还能用就好,她懒得去苛求这冰块到底放了多久,一时应急总是够了。沙弥香关上冰箱,回头看了一眼卧室,惊悚地发现侑居然已经坐起来,摇摇晃晃地想要穿鞋?!

“躺下!”

侑抬起头,目光散乱地凝集在刚刚冲过来的沙弥香的脸上。

“佐伯前辈……上厕所都不行吗?”

沙弥香哑然。

侑从厕所回来后,沙弥香已经将热好的便当端上桌,见到侑跌跌撞撞的想回卧室,沙弥香虽然不忍心,还是出声唤她:“等下再睡,先吃点东西。”

侑像个已经失去自主意识的机器人,听见声音的召唤,本能转过身走向桌边。沙弥香这才发现,刚才裹在毯子里的侑果然只穿着短袖短裤组合。细长的双腿在五月的空气里显得有些伶仃,和高中相比,她似乎瘦的有点多。

沙弥香拿了自己的外套来给她披上,侑坐在桌边,一副快要睡着的样子。明明侑看起来才更像会照顾人的那个,沙弥香把筷子递给她,侑接过,机械的夹起一块炸猪排送进嘴里,咽下后,侑像是被呛到咳嗽了两声,沙弥香立刻递过牛奶。

“谢谢……”

侑的声音依然绵软无力,像在云上飘,沙弥香终于忍不住问她:“为什么不告诉我?”

“因为,很突然。”

侑费力的咽下第二块炸猪排,能量的补充让她的脸色变得稍微好看了些:“昨晚和灯子一起出门散步,夜里风大,睡得也晚……今天又听说佐伯前辈要来,洗完澡不知不觉就……”

夜里风大?

是啊,照片上的两人的确像是有点冷,不然为什么会靠的那么近?

沙弥香心中突然涌起难言的烦躁。从桌上拿起牛奶,狠狠灌了一大口,牛奶的粘稠和暧昧的回味在喉咙处聚集,沙弥香觉得是时候了。

“你知道昨晚你们的处境吗?”

沙弥香的语气非常不客气,侑从未见过这样的她,嚼炸猪排的腮帮子下意识的停止了。

沙弥香看着呆住的侑,心有一瞬间的软化,但想到灯子的未来,她不得不继续板起脸说教:“我大概没有告诉过你我的职业,我现在是杂志社的编辑,所以能够接触到一些和灯子前途有关的人物。”

侑将炸猪排咽下,静静地坐着。

“之前工作中和前辈一起拜访过灯子,所以才能有这样的机会——总之,我要说的是,以后在室外不要由着灯子的性格乱来,已经不是以前了。”

“被拍到了?”

侑的反应出乎沙弥香意料的冷静,她夹起第三块炸猪排,露出轻柔的微笑:“被拍到也没什么不好的,我想和灯子一起牵手走在阳光下,这只是个开始。”

“你难道不在意灯子的未来?”

“实话说,我没有想法。”

侑放下筷子:“我相信灯子,我相信现在的她做出的一切决定都是出自思考的结果。那么,在支持她的同时,我应该有索取的权利。”

索取的权利,沙弥香想起了自己。

索取和爱是等价的形式。无条件的付出和守望只是爱的一个方面,对某人的欲求也同样是爱,后者反而更是推动人改变的动力。

“我的所求不过是想和灯子能够在阳光下牵手,但没有外力的推动,很难达成吧。”

侑站起身。

“我不喜欢逃避,但在灯子目前的职业状况下,我只能和她在夜里一起出门散步,还要时时提防可能的偷拍或突然的抓拍,渐渐连我都已经忘记该如何站在阳光下对某人说喜欢你了。”

沙弥香感到有什么东西轻柔的拂过自己的头发,侑伏在她的背上,她却感觉不到什么重量。

“下次……佐伯前辈能陪我一起去逛街吗?”

沙弥香明白这句话中隐含的感情,对侑这样看似开朗生性冷淡的女孩子来说,这已经是正常状态下的极限了。

但。

沙弥香更加清楚自己的想法。

“侑。”

她用上了难得的亲密的语气,微微侧身,将侑扶正,然后轻轻揽住了侑的腰际,防止她倒下。

“我们不能是这样的关系。”

沙弥香感觉到侑的身体有一刹那的变冷,但该说的一定要说完,她怀着歉意,继续道:“侑喜欢的一直是灯子,我对侑来说,更像是灯子做不到的情况下的寄托,侑,这不是恋爱。”

“其次,我也不认为自己对侑怀着那样的感情,我们不过……是在对方的身上寻求某种寄托罢了。”

这句话出口,沙弥香自己反而想笑。是在拒绝别人吗,为什么听起来这么像自嘲?

“佐伯前辈还在想灯子?”

“没有。”

迅速的问答之后,沙弥香的手被侑握住,侑还在发烧,体温让沙弥香感到灼热:“我……有点累,前辈能扶我去睡觉吗?”

沙弥香抓住侑的胳膊,体温比刚才好像更高了,扶她休息之后应该立刻把冰袋拿出来用,或者再去一趟便利店找找退烧贴,至少要在灯子回来之前让侑的情况转好。

这张床很明显是双人床,侑躺下后沙弥香从柜子里找到了老旧的冰袋,将冰装进去,递给侑:“先用这个。”

“好凉……”

侑的声音仿佛梦呓。

沙弥香确认过侑已经睡着之后,拿起灯子的钥匙出了门。幸好附近药局是二十四小时营业,她顺利的买到了退烧药和退烧贴。在路上的时候沙弥香给灯子打电话说明情况。那边的背景音有些嘈杂,但灯子的声音依旧非常清晰。

“店离家有点远,而且老师们也非常尽兴……我明早尽快赶回去,今晚沙弥香帮我照顾一下侑吧。”

这句话刚说完,灯子那边突然传来一声男性的呼唤,听声音像是当年演剧时来指导过的市谷前辈。

“好。”

沙弥香挂断电话。

夜风清凉。

这一刻的她稍微有些明白侑寻求的究竟为何物,提着药的手不自觉握紧了。

和侑有了相同的心情。

回到灯子家后,沙弥香将冰袋从侑额头拿走,试了试温度,好像不再那么烫手,但药还是要吃。她倒来温水,拍醒侑:“醒一醒,吃药。”

侑顺从地半坐起来,张口吞下药丸,沙弥香给她贴上退烧贴的时候也没有任何动作。在沙弥香准备把水杯端走的时候,侑说话了。

“佐伯前辈今晚留下吗?”

沙弥香沉默,这和她最初的想法背道而驰。但看着这样的侑,那句“明天再来看你”怎么都说不出口。

她是让人怜爱的白色,任谁都不想伤害小糸侑。这是从高中时她就明确感觉到的事情。

但现在,面对更加透明的侑,沙弥香仿佛透过她看见了自己。

所以,只好对侑笑笑,从心里再一次容许了小朋友的任性。


第二天,灯子果然如她所说回来的很早。沙弥香能够从她身上感到一夜未眠的疲倦,冲过澡后,沙弥香和她交换了位置。灯子带回的早餐非常可口,她默默独享掉自己那一份之后,去卧室和灯子道别。灯子还没有睡着,见她进来,主动起身走出了卧室。

“昨晚辛苦你了。”

“是啊,某人在外面玩的开心,我可是上了一整天班后又自愿加班六小时。”

稍带揶揄的口吻成功的激起了灯子的反抗心,她轻轻在沙弥香肩头挥了一拳,随即目光转回卧室,忧虑道:“侑最近在研究科论文写的不顺利,等我这段时间工作忙完,应该带她出去走走。”

“箱根激摄!名演员七海灯子和友人A共同出游?”

“才不是!侑怎么可能只是友人A,如果有人来采访的话,我一定会据实相告的。”

灯子笑了,只是笑容一瞬即逝:“只是觉得,侑最近似乎有些变化。”

“你有考虑过是因为谁吗?”

“大概就是学习太忙了,她们研究科的老师出了名的麻烦。”

“这样……”

沙弥香不再多言。她伸出手抱住了灯子,感受七海灯子环绕身边,哪怕里面掺杂了许多令人不快的味道,但灯子的气息依然清晰地彰明着主人的性格。

我喜欢这样的七海灯子。

泠然的、温柔的、杰出的、自私的、迷茫的……哪怕有了变化,有了别人的印记,这也依然是七海灯子。

沙弥香怀着这样的心情,亲吻了灯子的唇角。

“上班时间到了,之后的一周都非常忙,可能没有见面的时间。”

“嗯。”

“如果再见面,可能要等到下周。”

“好。”

“……多照顾侑。”

“我会的。”

沙弥香转身出门。这次换灯子凝视着她的背影。


如果真的进入工作MODE,一周时间的确非常快。

这一周期间,沙弥香神奇地一次都没有想起灯子和侑,她主动告诉女友自己忙碌的加班告一段落,女友继续偶尔给她做难吃的便当。两人之前的约定也实现了,沙弥香和她去了经常去的家庭餐厅,点的是和那晚灯子点的同样的菜。

之后在确认过脖后吻痕消失的情况下,她拥抱了女友。

女友是个像小狗狗一样的女孩子,反应也和小狗狗一样迟钝,她并没有从沙弥香细微之处的犹豫中发现什么。完全投入了普通的日常生活。

课长也没再因为七海灯子找过她,两人的合作又恢复了之前的亲密无间。不得不说课长真的是业界最出色的编辑之一,普通的一篇采访提纲在她手里变得花样百出,面上古井无波,实则处处暗藏杀机。沙弥香甚至怀疑灯子到底能不能看出这些隐藏的陷阱。

在一周时间里,她忠实的完成了课长交付的所有任务。

采访提纲完成,前期准备全部完成,算算时间,就是明天。

明天,自己是Premium的编辑长助理佐伯沙弥香,而她是演剧界冉冉升起的新星七海灯子。

沙弥香并不感到激动或恐惧,灯子的优秀毋庸置疑,她相信灯子能够出色的做完这次访谈。

一周结束后的周一早晨,课长对她挥了挥手中的采访提纲。

“走吧。”

她知道时间到了。

这次的采访人是课长,沙弥香只需要站在课长背后递递文件,为两人添水,对灯子和课长所说的话偶尔做些记录,写写对成稿有帮助的体悟就可以。

事实上,她也是这么做的。

灯子不愧是远见东高中曾经最杰出的学生会长,回答问题滴水不漏,又不给人故作高深的印象,总体感觉十分亲切又很真实。如果自己不认识七海灯子,说不定也会因为这次采访对她产生兴趣。

沙弥香数次凝视着她。

而灯子也在课长低头翻页的间隙对沙弥香投去微笑。

因为双方的专业,这次访谈非常顺利得以完成,课长看了一眼表,离午餐时间还有很久。中午预定是和灯子以及剧团其他人一起进餐,所以不方便回公司,恰好剧场最近有课长感兴趣的新人在,她将材料一股脑全部推给沙弥香,自己跑去观摩新人的演出了。

“侑好些了吗?”

“差不多,论文也有好好在写。”

沙弥香漫不经心地收拾着材料,分门别类装好。灯子倚着门整理刘海,就在沙弥香整理好准备休息的时候,灯子突然说:“下个月,我想在剧场重演一次我们的戏剧。”

“这么突然?”

“不突然,指导老师一直很喜欢叶同学写的这个故事,经常对我说想重演,不过每次我都有好好拒绝掉。”

“那么这次?”

沙弥香抬起头,灯子就站在近在咫尺的距离。

“因为沙弥香回来了。”

“而我也想试试用新的心情,再演绎一次这个故事,不是作为失去记忆的少女,而是‘带着回忆,有选择能力的少女’再度选择的故事。”

“区别可真大。”

“主要是心境的问题,剧本并没有什么大的改动。”

“这次还需要我扮演你的恋人吗?”

灯子笑起来:“在专业的剧院演出,会有专业的演员出演角色,沙弥香只需要坐在观众席欣赏就好。”

“所以,来吗?”

灯子对她发出了邀请。

沙弥香注视着灯子,心里想的却是另一个人,这还是第一次。

“侑会来吗?”

“当然。”

“那我也会来。”沙弥香一口应承,速度快到让灯子有些不可思议:“为什么侑来你就来?”

“大概是,我单方面觉得和她的关系变好了吧。”

灯子没有多问:“那约定好了,具体的时间我会再告诉你的。”

“嗯。”

沙弥香将整理好的文件放进包里,随即在本属于灯子的椅子上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午餐时间还很远,灯子在身边,这一切让沙弥香有一种迷蒙的幸福感,稍纵即逝的黄金时光。

“公事谈完,接下来是私人时间。”

“嗯?”

灯子和沙弥香之间的距离急剧缩短直至消失,她像只小猫般用额头蹭了蹭沙弥香的脸颊:“晚上是我私人的邀约,来吗?”


沙弥香用一个吻作为回应。


“灯子。”

“嗯?”

“……没什么。”

“切,不说的话我就睡啦。”

“睡吧。”

耳畔响起均匀的呼吸声。

【气声】


“我喜欢你。”


欢迎评论,我想要看到大家的评论。
因为自我感觉这一章是很大的转变。
所以想听听看大家的看法。
如果没有评论我大概会伤心到爆炸吧。
拜托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我王一葉 赞赏了 300 点“感謝你寫的小說,很好看喔”
借与风
借与风 在 2021/11/28 18:35 发表

双线作战,这……佐伯好累哈哈哈

雪百科
雪百科 在 2019/06/27 23:45 发表
精华

标题:侑和

emm喜欢看沙弥香一点点了解并在意侑的发展,侑灯占的分量开始接近了。明明在照顾着侑却一心考虑灯子的剧情让我有点难受呢。话说还是不明白灯子看到侑的不适为什么会找沙弥香呢?明明和沙弥香见面都不告诉侑了,却又这样展现和沙弥香的亲近。。。是刻意的吗?相反侑这边很安静啊。侑和沙弥香的开始是因为灯子还是巧合呢……总之这文好棒,从前就想看这种展开的同人,文字的感觉也很舒服。想为作者君打call!

Nfamous
Nfamous 在 2019/06/01 00:31 发表
精华

标题:很好看

看了四章,有一种“侑灯之间虽然是爱彼此但是这份爱是不完整有缺陷,所以她们才会找到副会长”的感觉? 而且副会还是喜欢灯子这一点实在是太难得了。佐侑之间的孤独和互相安抚也表现得很好呢。
期待更新,真的是很好看的作品。加油!

我王一葉
我王一葉 在 2019/05/30 08:46 发表

标题:真好看

同時開三條戰線,沙彌香沒問題嗎?拜託多給沙彌香一些甜頭吧,現在漫畫裡的沙彌香看一次就胃痛一次啊

显示第1-4篇,共4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