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是你的渡鸟

作者:真弥大魔王!
更新时间:2019-05-22 12:15
点击:1894
章节字数:720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她时常在想,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

大学毕业到现在已经有三年,她已经在很好的公司就职,做着核心部门的助理工作,同事钦慕上司敬重,肉眼可见的前程远大。和女友关系也已经进入了稳定期,双方都足够珍惜这段感情,甚至有向父母摊牌的趋势。人生看起来无限光明美好,她一直是这么想的。

但真的是这样吗?

她很清楚自己的心里有什么东西在生长。从高中毕业一直到大学,自从那日之后永不停歇。虽然不想承认,但现在必须说,她后悔了。

如果能够再坚决一点……

她蓦然从沉思中清醒过来,现在是午休时间。面前便当只动了一点。隔壁工位的大叔正在给妻子打电话抱怨午餐顺便询问晚餐,声音大到扰民。她无奈地夹起盒中的章鱼香肠放进口中。

果然,下次便当还是自己来做好了。

她轻声叹气,将食盒盖上,这种东西要丢还是拿回家丢比较好,不然又要被上司念浪费粮食……

“又被我抓到了,你啊,不好好吃午饭怎么有力气工作?”

一个听起来有些锐利的女声在身后响起,她差点从座位上跳起来。

“……下次请您正面和我对话,课长。”

“做我们这一行最重要的就是冷静和镇定,我只是例行小测试罢了。”

看起来略微年长气质却成熟许多的女性一脸无所谓的斜倚在她的椅边,把玩着她的发丝:“倒是你下午有活儿,虽说只是去当我的副手,但是不吃饭怎么行?”

“我不会随随便便就晕倒的……”

“那还真是天大的好消息,”课长依旧面无表情:“不过说起来,我们今天下午要接洽的这位演员小姐,好像和你同岁来着?”

“应该是吧……”

“居然连她的年纪都不知道,这么应付工作可不行啊,沙弥香。”

“有课长在,没问题的。”

佐伯沙弥香脑中混混沌沌,其实关于那位演员小姐她根本没有任何了解。最近著名棒球选手的专题采访已经让她忙到快要爆炸。课长也因为体谅她的辛苦,特意让她在这个专题采访里做副手,说是副手,只需要跟着课长,递递文件,整理材料和采访稿就好。算是变相的休假?

“算了,拿你没办法。收拾一下我们出发。”

课长迈着轻快的步伐离开了办公室。沙弥香摘下眼镜揉了揉太阳穴,努力让自己的思绪收束回工作模式。只是脑海的角落,依然有个模糊的影子挥之不去。


“真不愧是有明日新星之称的演员,休息室居然这么大。”

到达对方剧场的时间比约定的提前了二十分钟,课长和沙弥香被告知对方现在正在上演技课,请她们在休息室稍微等待。等待的过程总是漫长而无聊,沙弥香不想翻阅工作的资料,既然要休假就好好尽情的放纵,这样才能报在之前工作中把所有活儿都推给自己的课长的一箭之仇。

“她已经在国内话剧舞台上拿过新人奖了哦,是很厉害的人物。”

“知道的这么详细,课长喜欢看话剧吗?”

“普普通通吧,干我们这一行总是要什么都知道一点。佐伯呢,对话剧有兴趣吗?”

“啊……算不上有兴趣吧。”

“那就是没兴趣了。”

课长不假思索的断言让沙弥香有些惭愧,还没等她有什么进一步的反应,课长接着道:“你对于自己喜欢或是必须去做的事情才会有兴趣进而努力,虽然每次完成的都很好,但长久来说,不仅仅是工作,生活也是,过于专注,会让你看不到周围的东西。”

“……对不起。”沙弥香不知道说什么,只好先道歉。

“我可不是在说教哦,只是小沙弥香有时候傻得可爱,忍不住就想捉弄一下。”课长突地展颜一笑,沙弥香的心扑通一声沉底。

“刚刚,差点以为要被开除了。”

“说什么呀,要是开除了小沙弥香谁来帮我工作呢?”

课长依旧是一副优游的样子,不过手上已经开始翻阅文件。纸张哗啦啦的声音在寂静的休息室分外嘈杂。沙弥香坐在课长身边,虽然想强迫自己看看资料,不知为何却什么都看不进去,脑中都是纷乱的念头。她想找到这些想法的源泉并掐断,但到最后都是徒劳,她很清楚这是为什么,但她做不到。

做不到的事情就是做不到,她试着打开手机刷刷推特,没有什么新闻能夺走她的注意力。打开LINE,女友的头像孤零零的浮在最近联系人栏里,时间显示上午9:47,“晚餐我们出去吃吧。”

算了,天聊不下去,手机也玩不下去,佐伯沙弥香,就算是合理的休假也好歹要敬业一点!

沙弥香翻开文件的第一页。

“真抱歉,让你们久等了!”

声线和文件首页的照片重合。


佐伯沙弥香突然产生了一瞬间的错觉。

这里是远见东高中学生会。

自己是远见东高中学生会副会长,佐伯沙弥香。

她抬头。

而对面那个发色漆黑,眸光清澄的清丽少女。是远见东高中学生会无可置疑的会长。

七海灯子。

七海灯子。

七海灯子。

这个名字一瞬间从模糊的黑影变成了实体,又奇怪的被扭曲成,被改写成熟悉又陌生的形象。

她甚至怀疑自己离开高中后的人生都是一场梦,这是梦里出现的成熟的七海灯子,而自己,依旧是那个倾慕她已久却不敢开口的佐伯沙弥香。

但梦会具有如此鲜明的印象吗?

她不能确定,倒不如说,什么都不能确定了,看到她的这瞬间,一切都无所谓了。

“您好,我是Premium的编辑长菱川俊。”

“您好,我是七海灯子。”

课长起身,和黑发女性互相鞠躬,握手,说了几句不痛不痒的礼节性问候。余光瞟到沙弥香仿佛傻了般呆呆坐着,不由得有些疑惑,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沙弥香?”

“啊……”

她被课长这一拍拉回了现实世界,慌忙起身。对面的女性好像有些忍俊不禁:“编辑小姐你好,我是七海灯子……已经不认识我了吗?”

“我是编辑长助理佐伯沙弥香……怎么会不认识你啊,会长大人。”

她扶额,对面的黑发女性已经笑了起来。只有课长完全状况外。沙弥香不忍心看课长一脸迷茫,只好低声解释:“我们曾经是朋友。”

“原来如此,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啊,你知道七海灯子有多难约吗,要早知道你们是朋友,就不必大费周折了。”

课长小声抱怨,随后开始与灯子谈工作,确定采访的具体时间地点与内容,以及约拍的摄影棚选择。今天不是正式的采访,只是见面或类似采风会这样的事情,所以持续时间并不长,仅仅二十分钟,课长便谈完了所有需要谈的工作。

“我出去抽根烟,总觉得就这么回去好像有点亏,好不容易才能在工作时间来剧场一次。”

沙弥香当然明白这是课长给她叙旧的时间。但当课长轻轻为门落锁之时,她又没来由的紧张起来。

对面就是灯子。

她能够猜到灯子此刻正在细细打量她,和灯子已经七年未见,自己比高中应该没有发胖,工作也还算体面有前途,站在灯子身边,不算不相称吧。

“沙弥香。”

灯子的声音和七年前一模一样,沙弥香下意识的抬头,却正正撞上了灯子的眼神:“沙弥香这些年都没有联系我呢,不,与其说是不联系,倒不如说是完全把我删除了。”

“灯子要一心一意的追寻梦想,我这种闲暇人等还是自觉退散比较好。”

沙弥香半赌气半真心的回答。

“可是没有沙弥香在我身边,我很多事情都做不好啦。”

“别撒娇,你现在已经做的很好了。”

“切,明明那个时候还是肯帮我的,现在就剩我一个人,有点寂寞啊。”

“你哪里是一个人……”沙弥香叹气,果然过了这么多年,灯子的麻烦还是一点没变。

“你们俩还好吗?”

“你说侑啊,很好啊。”

不需要再问下去,从灯子的表情就可以看出她和侑相处的有多幸福。虽然已经过去很久,沙弥香的心里还是不由自主地泛起一股酸涩。

佐伯沙弥香自认不是等待灯子垂怜的角色,想要的东西就去争取,争取不到就加倍努力,加倍努力也做不到的,至今为止只有灯子一个。当初是被堂堂正正拒绝的,所以时至今日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话好说。只要祝福就好。

“那沙弥香呢,有喜欢的人吗?”

“……没有。”

“从那之后一直?”

“……是。”

灯子沉默了。

此时沙弥香心里更是惊涛骇浪。

为什么,明明是有女友的。为什么在灯子问的时候说谎了?她有些羞愧,甚至想要立刻对灯子说“抱歉我在开玩笑,其实我已经有女友了”,但话到了嘴边怎么都说不出来。她下了再三的决心,就在准备开口道歉时,听见了灯子的声音:

“那,我们晚上一起去吃个饭吧,当成久别重逢的庆祝。”

“啊。”

“顺带一提,不要告诉侑哦。”

灯子对她眨眨眼,一瞬间像是回到了高中时期。

“铛铛铛。”三声礼貌的敲门声,是课长回来了。

课长饱含深意地看了沙弥香一眼,随即笑着与灯子打招呼:“工作差不多结束了,要不要晚上一起去吃个饭?”

“不啦,对演员来说,晚餐就是超级死线。”

“也是,这职业对自身太严苛了。”

课长又与灯子社交礼仪了几句,随即与她道别。沙弥香跟在课长背后,在出门前的瞬间回头,她看见了灯子的笑容。

“你好像很在意她?”

回公司的路上由课长开车,沙弥香落座后排,她不住的摆弄手机,手心的纸条已经被汗濡湿。那是在离开之前灯子匆匆忙忙跑来塞给她的。

“高中的时候关系很好,后来就不怎么联系了。”

“哦——这就是传闻中的青春期同性恋情,那个词是什么来着,百合?”

“才不是!”

“真的就是好朋友而已……”沙弥香掩饰不住自己的心虚,又补了一句。

“好的好的。”

课长了然地笑笑,继续开车。沙弥香呼出一口气,继续头疼。现在这种局面只有两种解,一是好好把事情解释清楚然后和女友一起吃饭。二是干脆就这样隐瞒下去。选择前者,意味着要继续装作看不见灯子。选择后者,她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这七年,她想过很多次,如果她能够再坚定一点,或者能够等到什么转机。一开始,她的尊严还不允许她有这样的想法。被拒绝就是被拒绝,就算没有侑灯子也不会和自己有什么发展。但是慢慢到后来,她开始思考,思考是否是自己还不够努力。本来沙弥香身体里就潜藏着逞强好胜的基因。在自己最不想放弃的人这儿,逞强好胜又提升了十倍。如果见不到灯子,这点执念迟早会被时间消磨成为日后关于青春的回忆。但好巧不巧,在佐伯沙弥香青春的末尾,她又遇见了七海灯子。

她盯着手机屏幕,女友发的信息还孤零零的显示着。

“突然通知今晚要加班,不好意思,下次再补上。”

她打了一条这样的信息在对话框,看了半晌,删除。

“去我们经常去的那家家庭餐厅好吗?”

她看了很久,又删除。

“今晚课长要带我出差,预计三天,等回来我们再一起去那家常去的家庭餐厅好吗?”

她突然打出了这样一段文字,随即将眼睛闭上,快速连点了三下发送键。

不给自己留任何后路,睁眼的时候就能看见结果。手机的震动来的很快,沙弥香睁开眼睛,女友的信息。

“这么突然?不过既然是工作就没办法了,加油哦。”

沙弥香想,如果女友补上那句常说的“love you”她就立刻放弃,说课长搞错了,然后和女友一起去吃饭。

但是并没有。

这大概是佐伯沙弥香今天听过的最好的消息。

她迅速将手心的纸条展开,按照上面的数字添加了灯子的line好友。灯子居然也是秒添加,随即发了个可爱的小表情过来。

“晚上想吃什么?”

“选沙弥香喜欢的就好。”

“那我可要带你去吃烤肉了?”

“我知道沙弥香不会为难我的。”

这么笃定的语气,不愧是七海灯子。

“那去家庭餐厅吧,我知道一家非常不错的,离我住的地方很近。”

“听你的安排~”

“那七点,在车站外见面可以吗?”

“没问题。”

对话就这么结束了,沙弥香熄灭手机屏幕。离七点还有接近四个小时,从公司到车站前要二十分钟,从家里过去只要十分钟。况且她不想穿着工作的制服去见她。隔阂感太明显了,妆也要重新画。下定决心要重新见面的那一刻,佐伯沙弥香体内的完美主义者即刻复活。

“课长。”

“怎么了?”

“如果没事的话,我想早退一次,晚上有想见的人。”

“七海灯子?”

“是。”

课长皱眉:“早退是没关系,但注意不要和她谈太多公司和你的工作。”

“谢谢课长。”

现在所有一切能够排除的不稳定因素都已经排除了——不,只剩下最后一个,但那已经不是不稳定因素的级别,更是佐伯沙弥香管不到的地方。

小糸侑。


沙弥香到车站前,时钟刚刚走到六点五十分,提前十分钟到场是她的习惯。记得以前约灯子来家里看猫的时候也一样是自己在等,还遇见了此生都不想再遇见的人。想想真是差劲的体验。

——不过之后有和灯子牵手,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她正在回忆过去时,突然感到肩上被谁拍了一下,转头看过去,果然是灯子。

“想什么呢?”

“想灯子你为什么这么慢。”

“我是准点到的,是沙弥香来的太早。”

沙弥香做出算了的手势。主动走在侧前方引路。灯子跟在后面。就这样走出一段路,沙弥香突发奇想:“你这样简直就像明星一样。”

“什么明星,还差的太远了,不戴口罩出门也没人认得出我。”

“不过话说回来,就在刚刚我通过网路看了灯子的表演,真的很棒。”

“啊!你居然——”灯子的脸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沙弥香感到有趣,故意又道:“小糸同学有到场看过你的演出吧,真不错,等到休假的时候我也要去。”

“饶了我吧……”

沙弥香忍不住笑了。

车站离家庭餐厅的确非常近,在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中很快就到了。坐下点菜的过程很平常。只是在最后确认菜单时,两人不约而同地各自追加了两瓶酒。

“你方便喝酒吗?”

“这没什么的吧。”

“那就好,我总觉得你这样的职业在吃上面需要格外小心。”

“都说了!沙弥香不必把我当成什么演员,就当成七海灯子就好。”

“好的好的。”沙弥香笑着和店员确认追加四瓶酒。这个点店里没什么顾客,菜上的很快,没一会儿就已经齐了。灯子尝了一口,赞道:“沙弥香果然是大小姐,很好吃。”

“才不是什么大小姐,其实我很喜欢吃麦当劳。”

“不是吧,和你的形象完全不搭,我还以为你去那种地方连单都不会点。”

……你们到底都把我当什么人啊。沙弥香暗自腹诽,不过这时不是追忆往昔的好时机。她给自己浅斟一杯,仰首饮尽。灯子跟着她也来了一杯。一杯酒下肚,沙弥香仿佛有了勇气。她问:“为什么你不让我告诉小糸同学?”

“我以为以沙弥香的聪慧,这种问题不必问的?”

“我不知道。”

这种时候的无端猜测最是可怕,她选择直接听灯子的回答。

灯子不答,只是给自己又倒了满满一杯。沙弥香本想继续追问,但又觉得不陪她喝不好,于是又给自己挖坑自己跳。

“你觉得呢?”

“我说了不会猜,我猜不到。”

灯子笑了,这才简单的两杯下肚,她竟显出有些不胜酒力的风情。

“我一直都很喜欢侑,不如说,深爱着她。”

听到灯子这样说,沙弥香的心狠狠地跳动了两下,但理智让她很快平静,继续听灯子的话。

“以前我拒绝了你,那不是假的,如果我要选择侑,那么必然要放弃你,我一直以为,能够主动选择放弃并承担起选择的结果才是成长的标志,但是现在,我的想法改变了。”

灯子直直盯着沙弥香的眼睛:“我选择了侑,但我没有想到你会不告而别。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选择居然会让人如此的心痛,我失去了你。而现在我认识到成长并不一定要选择,有些东西需要,而另一些东西并不需要。”

“我并不是想让沙弥香成为第二个侑,沙弥香就是沙弥香,那天在船上,是我第一次被人告白心情还如此平稳的。我当时认为那是因为我并不喜欢沙弥香,不是的,那只是因为我没有认识到失去沙弥香的感觉。”

“……”

沙弥香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她需要这种酒精饮料来平复自己的心情。

这算是灯子的告白吗?

她到此时也不能确定。

她甚至不能确定,说出这样长篇大论的到底是不是原本的灯子,还是被小糸侑改造过,从另一个层面了解了爱?

虽然无论灯子怎么变,自己都一直爱着她。但沙弥香依然惯性的不敢相信。

“你在开玩笑吧。”

“没有。”

“……你喝多了?”

“我叫七海灯子,现年二十四岁,远见东高中学生会会长,初恋是小糸侑,最爱的人是小糸侑……和佐伯沙弥香。”

“果然喝多了。”

“我没有。”

“你到底要怎样?”

“我喜欢你。”

沙弥香语塞。

灯子又给自己斟了满满一杯,一饮而尽。之后无论沙弥香再怎么问她,她都闭口不言,只顾着一个人喝酒。沙弥香见她如此,脾气也上来,两个人对着拼酒,短短一个小时不到,四瓶酒竟被两人喝了个干净。哪怕酒量不错的沙弥香此刻也已经晕晕乎乎,更别提灯子。几乎已经软倒。

“我……我送你回家……”

灯子说不出话来,身高稍矮于她的沙弥香搭着她的肩膀,才走到店门口就已经觉得吃力,再回头看灯子,居然已经呼呼大睡。

这样还怎么送她回家……连家在哪里都不知道,只能先回自己家了。

这瞬间,沙弥香十分庆幸自己还没有和女友同居,并且女友工作地离这边非常远的事实。

不过,哪怕这家店离沙弥香独居的家只有五分钟路程,也让她累出了一身汗。

好不容易把灯子摔到沙发上,沙弥香决定先让她睡一会儿,等自己洗完澡再把她叫醒洗澡。洗澡水很热,蒸腾起的蒸汽将沙弥香温柔的包裹住,在这样不真实的环境中,她用仅剩不多的理智思考了今天发生的事情。和灯子的再度相逢——隐瞒了已经有女友的事情——和灯子约会,被告白——现在甚至还把灯子带到家里。

无论怎么想,都是梦幻,不像真的。

但她很清楚,自己的心在说什么。


洗过澡出来,沙弥香惊悚的发现,不知何时灯子已经醒了,坐在沙发上,见她从浴室出来,甚至还对她笑了一下。

“你醒了?”

“没呢。”

这又是在说什么醉话?沙弥香走到她身边,摸了摸她的头:“快去洗澡,我去准备床铺。”

“不要。”

“那你到底准备怎么办?”泥人也有三分火气,现在的沙弥香对灯子已经有些许不耐。

“我要——”

灯子站起身,径直走到沙弥香面前,这个距离,沙弥香可以清楚的闻到她身上的香味和酒味的混合,奇异的不难闻,反而有种令人安心的感觉。

下一刻,这种味道在她身边极速扩大,温柔的将她包围。额头处有些冰凉,沙弥香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触觉,她傻站在原地,任由灯子抱着。冰凉的触觉终于下移,酒气混合着灯子的气息从身体的每一个毛孔钻入,虽然不是佐伯沙弥香的初体验,但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吻。


欢迎评论~下篇将会展开真正三人的恋爱!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我王一葉
我王一葉 在 2019/05/18 16:31 发表

小糸是好女孩,但還是心疼沙彌香

烟花千夏
烟花千夏 在 2019/05/16 18:55 发表

这样的感觉意外很棒 果然佐伯协会无处不在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