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风尘之事 下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19-04-26 15:34
点击:488
章节字数:458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十月的季风从东部拂过帝国的大地,带去了国王暴毙的丧报,也催回了瓦塔纳贝总督的神圣军团,还带回了帝国的新王储。

王储过去22年一直在神圣教会接受教育,并勇敢参加神圣的圣战东征,是神最忠实的拥护者。

人民相信,王储的即位,将促使教会与政权的再度融合,带领帝国的繁荣往天堂更进一步。

这位美丽而年轻的王储,不仅得到了教会的支持,一起和王储参与圣战的帝国神圣军团更是王储最坚实也是最狂热的支持者。

没有人能从王储手中得到瓦塔纳贝总督。

当如山如海的神圣军团在帝都周围驻扎时,一切都变得更加顺理成章。 “人生如梦似幻,唯神光沐浴众生。我自幼年。。身领神恩。。唔。。”

由纪揪起眉头撇嘴,一脸求饶的看着总督。

“继续。”

总督毫不留情打断了对方的期待。

由纪撇嘴捏着身上繁复的饰带。

“背不出来啦。”

“我的嘴唇还是芹菜汁?”

“嘴唇!”

“那就继续背。”

由纪清澈的黑眸里积蓄起可疑的液体楚楚可怜的看着总督。

“编造自己的童年我做不到啦。”

“那是因为yukki没有说过自己的故事。”

“已经忘记啦。”

由纪沉默了一会,露出了一点轻松的表情,递了一杯蜂蜜酒给麻友,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谁知道明天会不会又一个什么亲王突然冒出来认领由纪夺走继承权,比如第二顺位的迈尔达亲王?”

“麻友都知道了?”

柏木沉下眸子小心翼翼看向麻友。

“嗯,总觉得。”

麻友点了点头,将杯中物一饮而尽。

“诶,什么都瞒不过麻友啊。。”

“我想要由纪亲口告诉我。”

“我童年的故事?还是迈尔达亲王的?”

“不是说忘记了吗?”

由纪笑了一下,伸手去抚麻友的刘海。

年龄渐长,原本可爱的齐刘海变成略长的偏分,利落的希腊式编发让麻友总督看起来充满了圣洁的魅力,搭配着长久在军营锻炼的凛冽面容,如今的麻友美得让人有些呼吸困难。

由纪偷偷偏移了一点目光,落在远处窗台的勃罗特花上。

“迈尔达亲王是国王的弟弟,他子女众多,王位由他继承的话,也不用发愁王室后继无人了。”

“他只是个一无是处的吃货。”

麻友毫不客气下着评语。

“我也不过是只会躲在麻友背后的无用之人呀。”

“所以说,你只是对我不满?”

麻友细细眯起眼睛盯着由纪,对方却只是回以温柔一笑。

好像两人谈还是嘴唇或是芹菜汁二选一的话题。

“不知道麻友对六岁以前还有没有记忆。我对六岁的记忆,只有城堡的熊熊火光。”

“母亲,管家,连我明明抱在手里的小白狗,都不见了。”

“现在想想,应该是被暴民攻击了。爱尔兰的,苏格兰的?大概。。”

“我被陌生人抓住,一直坐船坐了很久很久。”

“和很多长得不像人类的人挤在船舱里。黑黝黝的。。红色的。。有时有人会送食物来,有时是一天,有时是好几天。”

“去吃的话一定会被打,所以我只要努力的藏起来,就不会挨打。”

“不知道为什么,抢我食物的人都死了,船上每天都在死人,死了就被丢到海里。就算是这样,也没能阻止坏血病和鼠疫传播开来。”

“我居然活下来了。然后有了这个烙印。”

柏木的手琐碎的拉扯着衣料,想露出肩上的印记。

麻友淡淡的看着由纪肩上那个S型的伤疤,这两年她费劲心力想把由纪身上各种易见不易见的伤痕淡去,这个焦黑色的烧伤也渐渐长出了淡粉色的新肉,只是印在白皙的肌肤上,还是十分触目惊心。

“因为是女孩子的关系,我没有分去做马夫啊纤夫啊什么的,又瘦又小也做不了侍女。被卖给了。嗯。。军妓营。”

“做奴隶都是自顾不暇的人,很难去给予别人帮助。根本想不到要去帮助别人。只能努力活下去。但现在想想,带我的姐姐其实对我很好。”

“她没有急着带我去拉客,没有急着让我去伺候那些人。。。反而先教会我如何保护身体。”

“麻友身上总配着枪和剑呢。”

由纪瞟了一眼麻友身上藏枪的位置。除了腰间,麻友小腿的位置也有一柄很小的手枪。

“很奇怪啊,和总是拿着刀枪的士兵相处,会变得更加珍惜生命。姐姐教会了我这些。不要和任何人产生冲突,不要反抗他们,否则可能会因此而丧命。” “即便是这样,姐姐还是没能熬过去。”

“是梅毒。”

由纪把玩着手里的酒杯,轻嗅着残留酒液的甜香。

“人的身体终会腐烂。尘归尘,土归土。我早已看得麻木。”

“但是,那种疾病,却让我觉得,人的血肉就如同土地一般,皮肤溃散,溶解,流出腐烂的汁液,像孕育植物一样,慢慢长出黑色的绒毛。”

“最后像冬季休眠的草地一样枯萎了。”

“我很害怕,却无法反抗。”

“全军团的士兵,几乎都有因为疼痛把自己的下体弄伤的情况。他们哭着求医生给他们罂粟奶,但医生不会因为这种事情给他们。”

“我知道,他们一定都有梅毒。”

由纪从回忆中稍稍拔出来,不好意思的对麻友笑笑。

“抱歉,我不该对麻友提这种病的。”

对方只是沉思着摇摇头,示意自己继续说下去。

“所以我逃掉了。”

“但是逃掉了也只能做这种事情。我是异邦人,还是。。奴隶。”

“只有最下等的酒馆偶尔会在忙不过来的时候让我进去。”

“就算是这样,我也碰到了麻友呢。还有迈尔达亲王。”

说到此,由纪不动声色的收住了话题,轻轻握住了麻友的手。

“麻友一定是神派来的。我坚信着。”

“只是拿着刀斧,而非膏油么?”

麻友似笑非笑的牵着嘴角,迎上她的目光。

“对那时的我来说,麻友就算拿着鞭子我也会勇敢走上去哦。”

“我想要活下去。”

麻友点头,表示明白她的意思。

“迈尔达亲王有和我一样的发色和瞳色。那时候我已经被调教得明白了很多事情了。”

“包括麻友找我的目的。”

“老实说,会变成婚约者,完全是意料之外!”

由纪似是想起了麻友求婚时的吻,愉悦的偷笑起来。

“嗯,是太莽撞了。”

“但是麻友真的做到了。这是我最骄傲的事情。”

“明天才应该是你最骄傲的时候。未来的女王陛下。”

由纪掩住麻友的嘴唇,长指轻划抚过麻友的额发。

“麻友现在是披发呢。好漂亮。”

“明明两年前还是超可爱的双马尾。”

由纪嘟起嘴唇碎碎念着。

手指不停的拨弄麻友的刘海和落在肩上的长发。 “那么可爱的双马尾麻友却救了我。”

“那么可爱的双马尾麻友吻了我。”

“那么可爱的双马尾麻友向我求婚了。”

“你是马尾控?”

麻友忍无可忍的吐槽。

“麻友的双马尾是我的初恋。”

虽然由纪一脸信誓旦旦,听在麻友耳里却觉得各种微妙。

“你确定这语序是对的?”

“嗯!”

看着由纪越发笃定的表情,麻友的目光四下搜寻起来。

“芹菜汁呢,你个混蛋,不教训教训你都不知道怎么好好说话。。。”

“麻友~~~~~”

“双马尾的麻友一定是神的小天使。”

“你以为马尾是翅膀么!”

麻友突然伸手捏住由纪的脸。

“疼,疼。。。我只是缅怀一下!”

“我现在有这么不堪吗!”

“唉,哎哟!麻友。。。”

由纪被捏的眼泪汪汪手忙脚乱的求饶,但麻友心坚似铁,泪眼朦胧间,由纪索性伸长双臂抱住麻友,脑袋死命拱进麻友的颈间。

“可恶,快出来!”

“不要不要不要,麻友原谅我!”

脑袋变本加厉的蹭着麻友的脖子,惹得对方一脸通红。

“好啦,原谅你了,快出来!”

由纪在麻友僵掉的颈间轻轻叹了口气,退出来。收紧双臂把麻友搂进自己怀里。

“怎么办,越来越舍不得麻友了。”

“打算即位了就悔婚吗。”

麻友闷在她胸前说话,呼出的热气弄得她痒痒的。

“麻友,还是让迈尔达亲王继承王位吧。。”

“说什么鬼话。”

麻友倏然抬起头,唇线早已紧抿成一条直线。

由纪伸手想去抚触,被微微后退躲开了。

由纪看着自己落空的手指,白皙剔透,和两年前的自己相比,像是脱胎换骨一般神奇。

“麻友其实只是想继承爵位,如今印度、尼泊尔都是麻友的囊中之物,就是要当大公,又有何难。”

“迈尔达亲王是国王的亲弟弟,是王位的第二顺位继承人。”

“嗯。。。之前是第一顺位的。他的出身毋庸置疑。我却做不到。”

“到时候一定会有人申请教皇出面验明我的血统。”

由纪伸手按住麻友欲辩的嘴唇。

“麻友和教会关系那么好,我当然不怀疑。只是。。”

“会下地狱的。。”

“用神的名义撒谎麻友会下地狱的。”

“如果教皇和迈尔达亲王反咬麻友一口,整个神圣军团都会陷入孤悬。”

“麻友这么美好。”

“不应该为了我赌上性命。”

“为了麻友,我不能继承王位。” “这已经不是你我能左右的事情了。”

麻友垂下眼睑,走到窗边。

花园中静悄悄的,麻友却似能透过一整片树林,看到帝都城外密密麻麻的军队,那是她的部下。

不成功便成仁。 “还有一个办法哦。”

由纪端着酒杯慢慢走过来,递了一杯给麻友后,壮着胆子单手环住了麻友的腰身。

麻友此刻虽然穿了礼服,里面还是戎装的习惯,腰间皮质的束带紧紧扣着一柄细刺剑和手枪。

“只要我消失就好了。”

由纪的下巴凑到麻友肩上,顺着麻友的视线望着黑漆漆的窗外。

竟然不知不觉这么晚了。

不舍得。

不舍得还是要说再见了。

由纪轻嗅着麻友颈间淡淡的花香,窗台上的勃罗特花让她有些昏沉,麻友身上常年佩戴着丁香,她受的影响应该远比她大得多。

手指有些麻木,酒液洒出来就糟糕了。

哆哆嗦嗦把酒杯凑近嘴边,还不忘最后一次轻薄麻友。

“手都不听话啦,麻友喂我喝嘛。”

被大力的推开了。

还被酒泼了一脸,瞬间清醒了。

脸上的酒水散发着酒精和蜂蜜的香味。

是麻友手上的那杯。

赶紧看看自己手里,早已没有了酒杯的踪影。

由纪跳起来四处寻找。

一身暗紫色的布莱克上尉,如今是中校,冷着一张脸稳稳端着酒杯看着由纪瞎摸索。

“办完了?”

“迈尔达亲王,暴毙。”

布莱克中校将酒杯小心翼翼捧到麻友面前,恭谨低着头。

麻友看了看杯中因为掺了过多的月籽藤汁液变得发紫的酒液,撇了撇嘴,随手一抛,连同那盆有催眠作用的勃罗特花一起丢出窗外。 “这是你那只有我百分之一的智慧想出来的办法?”

麻友压低嗓子,立刻变成军人的强硬语调。看着由纪不甘心的嘟起嘴唇。麻友有些不悦。

“迈尔达亲王和你说了些什么我大概能猜到。”

“十六年前别宫焚宫暴动的历史,我学得很好。由纪,你不可怀疑自己的血统。”

“你并非迈尔达亲王的女儿。”

“而是,国王的女儿。是真正的帝国公主。”

“是被遗弃了的。。”

由纪小声嘀咕,被麻友瞪了一眼后飞快捂住自己的嘴。

看由纪还算老实,麻友轻咳了一声。立刻被对方用夸张的表情关心了,又瞪了一眼过去,这下对方不屈不饶的凑过来。

“麻友是不是感冒了。。”

“弄得我花粉过敏还有脸问我有没有感冒!”

由纪已经陷入泪眼汪汪的状态,低着头一个劲抓着麻友的手蹭着。

“你说的对。”

“咦?”

这个时候反而被夸了?!

由纪惊讶的抬起头来,对上了麻友温柔的眼睛。

“我要的,伯爵也好,公爵也好,甚至大公,也可放手一搏。”

“只是那样,始终是我靠武力得来,不能长久。”

“将来,我若是有了女儿,也要她如我这般拼上性命去搏吗?”

由纪轻轻撇了撇嘴。

“我要修宪,要修改这种不平等的继承法则。”

“只有女王才能做到。”

“由纪你可懂?”

麻友看着由纪可怜兮兮的揪着眉头,挑眉询问。

“麻友欺负我!”

“啊?”

“麻友明明不想娶我!”

索性小幅度甩起麻友的手臂来。

布莱克中校一脸不忍直视的撇开头不看由纪撒娇,自己的上司还一脸很受用的配合。

“你想着去死的时候我都没有骂你蠢还努力说服你嫁我,这么忠诚的丈夫哪里找!”

“你都有要有女儿了还要我干嘛....”

嗓音里还带起哭腔来。

号称帝国第一刺客的布莱克中校突然觉得有点心潮澎湃,胃部翻滚的厉害。

这么蠢的戏剧为什么一定要强迫自己观赏。。。

“好好,我不对,我没有女儿。以后也不会有。”

麻友总督一脸痛心疾首的认错,安抚着眉头已经揪成八字的人儿。

“儿子呢?”

“当然不会有。”

“那干嘛还修宪,不要当女王啦不要啦不要啦不要啦。”

忍无可忍的麻友总督终于一把捂住由纪暴走的嘴。

“你是不想当女王还是不想背登基誓词?!”

“唔唔唔。。。”

八字眉瞬间被驱散了,由纪瞪大眼睛,满是被拆穿的吃惊。

“可恶,差点被你绕进去了。”

“嗯哼哼哼。。”

一脸得意的由纪让人非常想喂她点芹菜。

END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