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玻璃假面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9-05-04 22:14
点击:715
章节字数:429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一二二、玻璃假面

“想不到这个时候了,鸨羽家的居酒屋还开着。”神崎黎人坐到了柜台前,已经是凌晨两点,除了背街巷子里的深夜食堂,这间居酒屋是唯一还亮着灯的。

不过客人早已散去,主人也去睡了。只留下一盏灯和柜台后的一个人。

“我在等人。所以没什么事,还不如开着呢。”江利子笑了笑,看着眼前这位英俊潇洒的贵公子,“至少还能等来一位深夜造访的客人。”

“如果等的人一直不来呢?”

“那就一直等下去咯。”江利子淡淡地说,“不过还是让我为你准备食物吧,工作到这么晚,又饿又累了吧。”

“这段时间为公安部工作,事情总是复杂太多,加班也成了寻常事。”黎人没有对工作谈论过多,“不过你要等的那个人,好像又被电话绊住了,你可有的等了。”

“没关系,能有时间为神崎先生烹制料理,是我的荣幸。”

虽然柜台里的人冷淡而不好亲近,但端上来的一碗热腾腾的用蔬菜味噌汤煮出来的面,对于深夜又累又饿的人,无疑让他精神一振,特别面上还放着两个酱油煮出来的鲍鱼,香气扑鼻。

“我一直以为舞衣煮的拉面是极品,想不到江利子小姐有过之而无不及。”吃了两口的黎人忍不住赞叹,“这乌龙面,还有这鲍鱼,简直是我梦中的味道。”

“这鲍鱼是酱油泡了一天煮出来的,还有,这碗不是面,而叫做馎饦。这两样都是山梨县的乡土料理,在山梨县,特别是甲府的每一个家庭里,这都是最常见的主食。很多东京人都不喜欢这个味道,所以我也很少做。”

“是么?”黎人咬了一口鲜香软和的鲍鱼,“我没去过山梨县,吃起来倒是觉得很亲切。”

“这是小命家乡的料理,我今天为小命煮的。她吃的时候说,好像是妈妈的味道,虽然她已经记不清妈妈到底什么样了。”深夜时分谈到这个,江利子的声音带着几分寂寞,“人的记忆会慢慢消失,记不清亲人的样子,忘记曾经发生过的事,可往往是家乡的味道,却是永远不会忘记的。即使是久违了,可一旦触发,就会唤醒身体里最原始的细胞。”

虽然江利子曾经是黎人心理学研究的对象,可是他对于这个人,仍然觉得捉摸不透。就像平时很少说话的她,为什么会在此时大发感慨,莫非是因为夜的寂寥,还是店里只有两个人的尴尬?

或许还有某种久远得被尘土掩埋的东西,在生根发芽。

好在这时候门口的铃铛响了一声,化解了这里的沉闷,而这个时候还能到店里的,只有江利子一直在等待的人了。




绅士黎人在看到蓉子到来后,略微寒暄几句,就将空间留给了这对恋人。江利子还是给蓉子煮了一碗馎饦,量不大,只是温暖一下空虚的胃而已。蓉子实在是太累,这顿饭吃得结结巴巴。能吃得下的原因,一方面是长期的自律,让她必须给这疲惫不堪的身体补充能量,还因为她不愿意让眼前这个一直等她、如此温柔待她的爱人担心失望。

“还是不要吃了。”江利子终于出言阻止,“我们回去,你需要好好睡个觉。”

蓉子摇摇头:“太疲倦,反而不那么想睡。我只想和你说说话。”可是说什么,她却也一时拿不定主意,她抬起头,注视着江利子温柔满怀的眼睛,内心也柔情顿生,忽然道,“小利,我想和你找一个春暖花开之地,就你我二人,怎么样?”

江利子吃了一惊,原本不起波澜的眼眸闪起明灭不定的光,最终只是简单地问道:“为什么?”

“我原本以为你会很感动的呢。”蓉子笑了,可是失望之情溢于言表。在这个只有两个人的深夜居酒屋,在她的爱人面前,她无需掩饰什么。

“如果是九年前,我会毫不犹豫地拉着你的手,跑到最近的车站,搭上下一班就要开的电车,任凭它把我们带到任何地方。可是……”她收拾着最后的碗碟,瓷器碰撞的声音伴着她的话语,显得有些寥落,“可是我了解现在的你,春暖花开之地和我,都不是你逃避的理由。如果我现在和你去了,不出三天你就会后悔,然后呢?蓉子,你刚才所说的愿望,也是我的愿望。可我希望你有朝一日对我说的时候,是深思熟虑、义无反顾的,那时候我也会毫不犹豫地跟你走,随你走到海角天涯。我一直在等待那一天。”

“小利……”蓉子注视着她的爱人,虽然她被拒绝了,可是却感受到更深的爱情,“原谅我今天的任性,我只是太累了。”她垂下头,毫不优雅地趴向柜台,就在她的脸将要和木质柜台接触的一刹那,江利子的手垫在了之间,以免蓉子的脸颊触到冰冷的柜台。这是她们之间自然而然无需言说的体贴。

“两小时前我接到了京都府警察本部的报告,藤乃静留家遇袭,留下了七具尸体。四十五分钟前我终于联络上藤乃和玖我,她们的确遭遇刺客,再一次的。不过幸好有玖我,家人平安,暂时没有危险。”蓉子说的这一切江利子当然知道,不过她还是配合地表示了惊讶、担心和释然等一系列反应。她也知道蓉子不会对她说太多,这种公安部涉及刺客的机密,连警视厅的其他部门都不得而知。

可是她知道了,翼留下来为藤乃家遇袭事件善后的工作是成功的,至少表面上让警方不会因此追究下去,怀疑玖我刑警。至于阴阳师那边,他们无论信与不信,都不会声张这件事。

“刺客?上次也说是刺客,到底什么样的刺客?和杀死佐川父子的刺客是一样的么?”江利子貌似天真地问道。

“这说来就复杂了。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刺客,我也不清楚。”蓉子苦笑。她想起先前她听取京都府警察本部的汇报时,对方在视频通话里言之凿凿地说这是刺客所为,并且提供了证据——每具尸体都携带者刺客兄弟会标识的证件。

蓉子气极反笑:“这年头连刺客都持证上岗了,你说我该不该相信呢?”

对方不知是反应迟钝还是假装听不出蓉子语气里的讽刺:“我们汇报给姬宫参事官,她并没有质疑这一点。”

听完这句话,蓉子并没有在这点上再纠缠,很快结束了通话。可是她心头郁结难平。刺客是公安部负责的案件,虽然她在整理完信息后一定会和千歌音分享,但不意味着千歌音可以将手伸到她的前面。

恪守道义、内心高贵的姬宫千歌音,如今屡屡做出违规越权之事,而且每次都能轻而易举的成功,这不禁让蓉子想到,这位看上去光风霁月的好友,究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而她背后,又有多么庞大的力量?

可无论蓉子能不能想得通,她已经有一种感觉,这位她曾经认为可以放心地将后背交给她的好友,已经和她渐行渐远。

高高在上的水野蓉子突然有一种悲哀,貌似走向事业巅峰的她,父母的疏远,好友的背离,所坚信的正义和真理,也如同风雨侵蚀的城墙,片片剥落、块块松动……

幸好她有江利子!

这个她等待了九年,终于归来的爱人。这九年,她多少次绝望得要放弃,可是如果放弃了,她恐怕就会弃绝最美好的回忆、最珍贵的情感和自己那颗还保留着纯净的心。

就像书上说的那样: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她自始至终相信曾经相逢的人,在未来的某个时间还会再相遇,她的小利也终于回来了,更加幸运的是,她们还拥有着当年的心情。

她的爱人虽然孱弱得如飘摇的小屋,却是她在高处不胜寒之地、栉风沐雨之时能为她遮风挡雨,让她心头一暖、心之所安的存在。

“小利,谢谢你。”蓉子的脸颊枕着江利子的手,闭着眼睛轻轻地说。

“蓉子,我也谢谢你。谢谢你没有选择放弃我。”江利子的声音在蓉子上方,听起来朦朦胧胧,像裹着一层迷雾。因为这句动情的话语后面,还有一句难以说出口的话:“可是不久以后,你一定会后悔的。”

就像那天蓉子在鸟居家的废墟将她找回,不让她离开的时候,她说过的那番如同谶语的话——

“蓉子,你相信我。”江利子沉下眉眼,睫毛在夕阳下闪动,让人猜想她眼睛下方的到底是疲倦的黑眼圈,还是睫毛投射的阴影。她停了一会儿,再度开口,单薄的声线平静如水:“我只说一次,你会后悔的。终有一天,你会为今天的决定后悔。”





无论多么难熬的长夜也总会过去,当东方露出第一缕清光,夏树也看到了前方地平线上出现了东京的剪影。

夏树怀中的静留也从惺忪的睡意中醒来,慢慢坐直了身体,喃喃地道:“我们要的答案就在这座城市,可是看着它像怪兽一样在我面前慢慢崛起,我突然觉得有一种恐惧。”

“可无论我们会遇到什么,这条路我都会陪你走到底。”静留看着的是越来越庞大的妖兽都市,而夏树眼前的,则是那无限绵延的高速路,“我们不能浑浑噩噩地活下去,即使真相有多可怕,我也要站直了盯着它,哪怕到最后一刻,我也希望自己是清醒的。”

拥有着简单执着信念的夏树,总会在静留犹豫彷徨的时候给她以决心。她也俏皮地笑了,挽住夏树的手:“虽然前路未知,我却会勇往直前,就让我俩做一对执手狂奔的末路狂花吧。”

可是她们的前方却传来不解风情的少女声音:“可是电影里的末路狂花没人给她们开车,也没人看她们秀恩爱。”

静留不以为忤地笑了,而脸颊微红的夏树也没有放开静留的手。秀恩爱又如何,真的爱情就是怎么样都好。

“感谢你一直护送我们,克洛维。”静留彬彬有礼地说,“可到了东京还是要麻烦你送我们去你们的组织,我要见你们的那位鸟居大师。而且……”她看了一眼夏树,“我们还很想见到迫水叔叔。”

“我很想满足你们,可惜不能。”克洛维叹了口气,“鸟居大师吩咐,你们应该立刻去警视厅,向水野警视正报告遇袭的情况,当好一对受害者。今天一天你们会很忙。”

静留默然,即使是心急见到迫水叔叔的夏树也不得不承认,这是最合理的选择。她们最好还是在这段时间做好准备,接下来如何完美地应付公安部和警务部人事第一课的质询。

克洛维继续说:“至于鸟居大师,她白天也会很忙,而晚上,你们自然知道去哪里找她。”

鸟居大师白天会忙什么,克洛维没有说。中午时分,就在静留和夏树还在警视厅的人事第一课接受监察官们的询问的时,鸟居江利子走进了惠比寿的Joel Robuchon餐厅。在这间要求正装的餐厅,她清寒的衣着与之格格不入,门口的侍者正准备将她拒之门外,她身边的人语气冷冽地说:“你们是准备向我展示,这间米其林三星餐厅对待客人的标准有多么浅薄么?”

这份冷意当然不是对着江利子的,蓉子对侍者的话语有多严厉,握着江利子的手心就有多温暖。

江利子自嘲地一笑:“以前哥哥们很喜欢带我来这里,因为菜单总是层出不穷。可是时间太久了,这么熟悉的餐厅,我也不认得了。”

或许就像她所说的,在转过一台餐桌时,她竟然撞到椅子,握着的手包掉落到餐桌下。以貌取人的侍者也懒得替她捡,只是站在一边。还是她自己够到了手包,无奈地笑笑:“这里地板家具还是原来的那样,可是人已经不是原来的人了。”

蓉子也笑了:“人世沧桑,本来就没有不变的人和事。可是你我如初,而我们身边的人,也一如既往。”

当她们的身影出现在餐厅最里面的区域,餐桌前的人同时优雅地起身,向她们到了一声:“贵安,红蔷薇大人。贵安,黄蔷薇大人。”

其中那长挑身材,依然俊美如王子的支仓令双目含泪,颤声道:“姐姐大人……”却再也说不出下一句话了。

这些熟悉的面孔、似曾相识的气氛和那淡如水的浓情,让此时的江利子仿佛回到了放课后的山百合会,她轻叹一声,放松了肩膀,微微抬起下颌,就像学生时代无数次地走进山百合会的会室那样,淡然宁静地一笑:“贵安,我回来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绝舞三千
绝舞三千 在 2019/05/04 00:39 发表

刺客从黑暗中走出来,神秘,强大,冷酷,无情,并不真的就是我们想象的那样只会取人性命,她们,也是保护者。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