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你家女儿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20-02-26 19:42
点击:1702
章节字数:215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伞木女士饶有兴致地趴上桌子,下巴搁在手腕,眼睛一会儿瞧着与友幸面对面单独坐的响子,一会儿又瞧着温吞乖巧的小翼,她不由得微笑,姿容比三十刚出头的她更添从容,浓密睫毛下流泻出晶莹的眼光,那是终于洞悉了什么的目色,穿过缕缕些微遮挡的刘海投射在孩子们脸上。


察言观色这么多年,怎么会被小孩子的游戏蒙蔽过去。


霙的鼻息和唇间吐息挨近在她耳旁,怀着小小的兴奋细声道了些什么。希美嗯了声轻笑抬起身,悄悄从霙的指间接过她的手机,微弓着腰在胳膊之间露了一点点摄像头,霙对友幸眨眼睛,对方正别扭地挪他曲着的长腿,此时忙点了头噤声表示配合。








加州正是天际泛着粉白的日出之际,乐团的早练安排在九点后的悠闲时段,此时高坂黄前相对着,在酒店敞亮的落地窗餐厅内用早饭。


酒店颇有格调,餐桌上旧报折出的小花搁在白瓷方瓶,在仿烛火的电气灯旁波动了暖色黄光。朴质餐盘中,美洲日常的焗豆和培根肉肠料理风味十足,拿铁咖啡深沉醇和的香气和着桌垫铺衬的牛皮纸味道,竟平添了份如置身家中的日常感觉。


久美子打了个呵欠,落地窗外清清楚楚的粉紫色天面为幕,侧边是高大棕榈树的黑色剪影,有远而小的人影挪动,像一幅清淡的水彩。她托腮转头去看丽奈,美丽不可方物的女人的身边的气息,恐怕才是让自己感到熟悉安心的原因。

她仍洁白丰软,笔挺出尘,目光低着,移动于这几日的行程表,同时平稳举起自己叉子启唇咬下一口素色芦笋。她察觉了久美子的目光,抬眼眸光清亮,扬起在久美子看来熟悉又非凡的笑容,嗓音若小号悦动,沉稳又动听:“久,昨天晚上累着了?”


老妻老妇般的称谓,丽奈唤她的方式越来越懒,开始还是久美子,最后有时就缩略成了单音,变成只两人能理解的亲昵暗号。


久美子如八年间无数次回应她的调情一样噗嗤笑出来,已经丝毫感受不到最初的羞赧和无措。她整理自己及肩的棕色头发,与对面的丽奈一同绽开无忧的笑容,以撒娇般的声调对她说道:“真是的,丽奈,你呀!”


丽奈扇动了睫毛,鼻息呼出笑意,她将早起沐浴后吹得半干的头发散下来,薄白的日光将她半边脸打上圣洁的光晕,在直垂的长发遮挡下约约绰绰收敛了利落的锋芒,将柔软的一面完全袒露给久美子。


响子在希美前辈那里,跟小羽小翼玩得还好吧。天色渐亮,久美子重新瞧着窗外思维飘忽地嚼培根,发觉桌上手机出现了提示闪光。



“啊,铠冢前辈。”她放下刀叉端起手机,对面的丽奈也将注意力投过来,睁大眼睛似乎在问询原因。



——在玩过家家。响子很喜欢小羽。


[视频]




“来,响子,妈妈抱!”是前辈家的起居室,小羽学着自己的母亲们去扮演妈妈的角色,她向响子张开了双臂,再度被她蹭得歪歪扭扭的头发搭在肩前,之间冒着几根散乱发丝,如同铠冢前辈高中时的绒软头发。可小羽容态活泼,神气十足,与铠冢前辈相似的温柔五官却添了希美前辈的阳光气质,奇妙又和谐。


小翼本就挨着霙,在久美子与丽奈看来,她越发向铠冢前辈靠过去,整个小身体软绵绵地挪进了两个母亲之间,渐渐消失于屏幕之上,而扬声器中她的稚嫩童声传出,却显出计划完备的从容:“宝宝生病了,应该躺下好好休息。”

希美前辈与铠冢前辈的私语与偷笑遮掩不住,靠近着收音口,这边清晰可闻。


自家女儿响子例行公事般点头,仿佛做着与自己无关的事,她将头侧放在小羽臂弯与腰侧之间,双膝与双肘卷起,蜷成婴儿的姿态。

“乖宝宝!”小羽丝毫不觉,弯了眼睛紧紧抱住她,响子未闭上双目,清亮的眼睛瞧着小羽胸前睡衣的毛茸茸表面,而小羽猛然发觉什么,突然显现出哀伤的表情,“……妈妈要和爸爸离婚了,响子怎么办呀……”


是响子,不是宝宝。


响子指头拨弄了额前的黑发,抬眼看了低了头脸颊背光的小羽,对方浅浅的眉毛都盖不住眉头的皮肤,表情纠结在一起对着她——即便扮演的角色不是真正的自己,小孩子也总为故事中的人担忧,共情的天分使她们更能设身处地,为哪怕是为虚幻的物语而悲伤。


“响子……跟妈妈一起生活。”响子一本正经。




久美子差点滑脱了咖啡杯的把手,嘴唇上不小心沾了一圈奶泡的浮沫,她呛咳起来,丽奈接过她拿不稳的手机,抽了纸巾去擦久美子的嘴唇,那憋红的皮肤和晃动的弹软棕发叫她好笑,久美子,就算快四十岁还是会有这样不沉稳的一面。


“响子也长大了。”她将视频划回开头处又仔仔细细观看了一遍,时而微笑,然后这样平静总结。


即使是看着已经是高中生的友幸,丽奈也无法清晰感受流失的岁月。可能因为她们还正值壮年,身体与容颜尚年轻饱满。

可在响子的身上,她却真真切切体味到了那份成长。这神奇之物不可逆转地迈进,些小的积累都会成为名为人生的山巅不可缺的基石,这般年纪的响子故意挨近着小羽的感情萌芽,只能命名为从小小心间滋生出来的喜爱与亲密。




她定定看了擦去眼角笑泪的久美子一眼,与这个貌似平凡,内心却如深酿醇厚的女人真正相知,源于那一句“你真的觉得我们能进全国大赛吗?”所引起的,自己的不甘与愤怒。


从此后,不论平静抑或激荡的相处,二人的心拍在无意识间渐渐互相影响着,共振出日益同步的线图。她期望与久美子永远共同进步,予她无限支持与信心,而久美子也以她的放松与婉转让自己更添温和安定。


仿佛从一开始就是命运的恶作剧,兜转十年,相对的两人才找到自己真正的归所,而再八年,她们的响子已经长大,恍如隔世的平淡幸福以壮阔的波澜分隔开所有迷茫的时光。



人生若长途跋涉,以相同的节奏和呼吸,以舒适轻缓的速度,就这样,可以握着彼此的手不松开,一直走下去。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纵使三度落日
纵使三度落日 在 2019/05/07 03:29 发表

又双叒叕要扭曲三人行了

利姆鲁
利姆鲁 在 2019/04/24 07:23 发表

更了更了……太棒了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