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温柔冰雪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19-04-20 00:00
点击:747
章节字数:288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平成xx年7月24日

xx会社 xx部 xx女士

敬启


夏日暑气正盛,是蝉鸣时节,您仍在工作吗?想您在京都一定一切都好,希望保重身体。

突然写信给您真的非常唐突,但请容许我自我介绍,我是田中明日香的学生横山,今年四月刚进入大阪音大作曲系。

关于您的情况,我是通过田中老师才有所了解,故可得到您的联系方式,给您写信。

听老师说,之前与她一起参加青年作曲比赛决赛时,您也在场。相必老师与我的关系您已了解,关于此事一直未曾与您相谈,实在十分失礼和抱歉。在此恳请您与我约下任何有空闲的时间,有些话不面对面可能无法说清。

望您身体健康,谨怀心意期待您的来信。


此致

大阪音乐大学

横山桃沢



真是狡猾。



信纸被按照原先的折痕轻轻合上,仍无法从此得知这之后的细节,她想不起哪一个闷热的午后,小家伙逃开了自己的视线,瞒天过海去赴一场未卜前路的旅程。

精明善察,洞彻言语,浑身都是行动力,好似当年的明日香。

可明日香什么时候,却厌倦了时时去探看他人的脸色与心灵。


黑发太长差点落了地,慌忙站起来时因腿蹲着许久变得缺血,她顿了顿,而后发觉肩背也有些冷。

是冬天了。


“明日香——”母亲拖长了的声音隔着门敲击她的耳膜,不近也不远,“小桃买了炸鸡,热着吃比较会好哦!”


若是放到从前,母亲会说,怎么还不来,再等凉了,快过来。


世界上真是有,连母亲都可以为之改变的魔法。



“没到圣诞节就吃炸鸡?”明日香声音含着快乐愉悦,那是经年未有的完全放松,端持的紧压约束在见到餐厅那边的母亲和桃沢时彻底消失无踪,女孩扎了短短的马尾,在母亲面前去掉之前过于幼稚的装饰而显得更加自然清爽,光润可人的,天使样貌的脸颊,她存在着,梦幻,又那么真实。


桃沢口中不知含着什么好吃的,她满足于耳边的曲子似乎没听到她的发问,母亲略略好奇地观察这小姑娘,而后对明日香笑着嗔怪道:“圣诞,你不是要出去和老同学温泉旅行?就知道在房间里窝着,还是小桃记得了,出去买炸鸡。”


“老师之前说要自己做的,是我觉得太麻烦啦,”桃沢给莫名其妙被嫌弃的明日香解围,她挨着母亲撒娇,“后边再说这些,快吃快吃!”


以往冷寂孤独的屋子突然充斥着人情味,食物比平时热,灯光一定也比平日暖,此时若是屋内飘起春日飞花,落满秋日果实的香甜,也不过分吧。

明日香一扬嘴角并不说话,她见桃沢熟练地钻进被炉享受暖意,便也坐下将长腿伸进去,对面女孩因出了门而变得微凉的脚丫贴上她的足底又离开,桃沢捧起块炸鸡小松鼠般嗅了嗅。明日香将双臂叠放在桌面,就几秒,她什么都不想做,只是看着桃沢和母亲,好好感受家的温存味道。




是漫长路程的旅人,本未打算与任何人结伴,却在无法躲避的大雨后遇上同样濡湿狼狈的她。


迎着太阳把自己晒干,然后再于雨中并肩吧。






说到希美组织的圣诞温泉旅行,不知怎么成为了“同性couple聚会”——是不是同样的境遇产生出亲切感她懒得探究,只是在这之中,自己和桃沢却是最另类的一对了。

后辈伞木和铠冢已经有了三个孩子暂且不提;黄前与高坂的响子快两岁,活脱脱另一个高坂;连吉川和中川都办好了收养手续……其实这样一来携着母亲也完全没问题,大家到了这个年纪,哪个不是拖家带口。


母亲却连连摆手,说什么“年轻人的事我就不掺和了”。


其实是怕自己成为牵累,也羡慕别人家都不止一家两口了吧,明日香微微心疼,只庆幸这几日有桃沢逗母亲开心。


桃沢她是个孩子,再怎么显现成熟稳重的样貌,在怎么拥有同龄人无法企及的天才和成绩,在明日香心里,她依然稚嫩如酸甜的青梅。自己怎好叫一个未成熟的女孩去承担本不属于这个年纪的责任。


如果可以,她愿在恋人之外,把她当成自己的孩子。







站台孤僻立在乡村罕至的郊野,若不是蒙着冷雾的便利店灯光在远处晕黄地亮着,明日香简直要怀疑是希美故意捉弄她。到达比大阪和京都更寒冷的东北地方,冬天将冻雪飞粒白盐般撒上她的围巾褶皱,寒冷以更深的程度侵入人心间。


镜片一半缩在围巾里,她呼气,就有一片白色隔幕遮蔽她美丽的睫毛与眼睛,消退下去又因热气泛起,一次一次永无止境。


桃沢的小脑门挨着明日香的后背,缺觉和寒冷让她如冬眠般消沉,明日香将她手牵起来,感觉到柔软和冰凉,她捏捏小手的掌心,打起精神以愉快的语气问:“去便利店买个包子吃吗?”

桃沢对味道算是挑剔,不过松软含陷的包子她一概来者不拒,不论鲜肉、豆沙还是披萨陷,都是她的心头好。


桃沢轻轻嗯了一声,却被群集的脚步声和呼唤声打断,两人回头,白雾隐隐约约遮蔽的停车场标志牌下,热热闹闹一群有大有小,希美和霙打头,可见后面高坂优雅的身姿和背上负着幼儿的黄前,个头不小的男孩身形瘦瘦的,如绕地球的月,在他同行的母亲身边打转,不时去逗他的妹妹们。


手被明日香向前带去,桃沢望着她并不熟悉却令她莫名感到欣喜的一群人,抓紧了明日香的手随她向前,连她的包子都已经忘记。呼吸冷冻了的空气,看着周围一片白和载着暖意的人群,她想起了高中的修学旅行。

只不过大学的她,更自在,有了更多朋友,也有了真正可以使自己安心的恋人。




“优子和夏纪已经到了,”希美在清冷的晨光中打岔,躲开女儿小羽要捂住她嘴巴的小手,声音清越,容颜明丽,“别让她们等太久,走吧。”


“脚下,要小心。”霙向明日香和桃沢补充,嗓音轻柔,“刚下了雪。”



明日香嗯了一句,雾气稍散,可见温泉旅馆的古朴屋檐,一行人说笑着向其行去。她发觉自己被响子亮晶晶的眼睛瞧着。目光投向高坂丽奈的面容和黑发,她感叹那冰雪一样高洁的气质完整遗传给了女儿。而或许是太过喜爱久美子这个妈妈,受其浸染的缘故,响子比丽奈多了些随意和俏皮,此时她便耍赖般要久美子背着,不愿自己走。


黄前久美子向明日香点点头笑得愉快:“前辈。”


她们见得不算多,可因着响子,明日香总暗暗泛起高中时记忆的思潮——与她同在低音部的,现在已是知名乐团上低音号担当的后辈久美子。那年,被自己赠予了心爱的曲谱。


《吹响吧!上低音号》


不知响子的取名,是否些许源自这里。


她对这位后辈的欣赏和爱护,总没有一丝白费。







窗外再度嗖嗖刮过细雪,屋内却是暖如三春,优子按着瘪瘪的胃部横七竖八倒在小几边,发出悠长的抱怨:“七点啦,五点醒饿到现在……优子已经没力气了。”

脑袋上被夏纪拿便签条贴在正中,对方洋洋得意地欠揍道:“拿个棋子的力气都没有,看来也揭不下纸条咯。”

优子一个鲤鱼打挺猛地离开地暖温热表面,气呼呼撕了那便条向桌上拍粘上去,西洋棋盘被震地一起一落,可棋子却纹丝不动并未有位置的错乱。夏纪无视她的愤怒,自得抚摸棋盘的木质边缘,再次嘲笑她:“这高级旅馆的棋就是高级,带着磁石,以免某些人企图打乱棋子位置作弊。”


“夏纪……”优子低低怒声魄力十足,手指要去捏她的“王后”,“现在就将死你!”可对方指着她的手,诶了一声,假做惊讶:“碰到小兵了,摸棋要走棋。”


优子悲愤的声音穿透窗玻璃,将刚行到酒店门前的几人惊了一惊,随后希美先笑起来,霙跟着掩住嘴巴弯起眼睛,最后就连丽奈也被传染,笑着“呼呼”地吹气,飞雪落上她们的头发,落上孩子们的眼睫毛,好像十几年前的记忆和情景被拾起,却因着过去的时光而显得不同,可终究,一团和气。


“海苔厚蛋烧!”友幸率先跳上台阶奔向他的早餐,台阶新雪上续续落了脚印。


今年圣诞,将在洁白冰雪相衬的温泉中,与老友一同度过。


幸福就是,平静,琐事,还有偶尔的相聚。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利姆鲁
利姆鲁 在 2019/04/18 14:33 发表

更了更了啊啊啊啊……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