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寻找生命的意义

作者:妹红炭烤辉夜姬
更新时间:2019-04-19 00:13
点击:216
章节字数:430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离开学校的红丽在城市的大街上面转着。手里拿着一块棒棒糖。

“明明我看这东西有好多人喜欢,但是为什么我买的时候那个店员用着一种让人不舒服的眼光看着我...”

红丽撕开了包装一口把棒棒糖咬碎了。

“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喜欢吃这种东西,又硬又没有味道。”

“...刚想起来,我吃什么东西都没味道...”

红丽因为曾经爱德莉雅的折磨让她彻底失去了痛觉同时也让她的味觉失灵了。

一辆豪华轿车停在了高档酒店面前,酒店门口的保镖早已严阵以待,从车上下来了一个中年油腻大叔和一个女孩。

“老板,我们的保镖都已经准备好了,用我们跟您上去吗?”

“去你丫的,每次都让那么多保镖跟着上楼,你知道每次多吓人吗?这次的小姑娘年龄还小,你们这次都给我在下面老老实实待着。而且你们不懂什么叫低调吗?在外面搞这么大架势干什么?把人都撤到里面去。”

“啊,是老板。”那个人随后把所有人都叫到了酒店内只留了他一个人在外面。

红丽听到了动静往那个地方看了过去。

“是她...她和那个男人去干嘛?”

红丽好奇地走了过去。

“停下,你不能进去...”

“为什么?我认识那个人...”

“管你什么事?赶紧滚蛋!你以后估计也见不到她了。”

“你说什么?”

“我说你怎么这么多事?再不走我就把你弄死了啊!”

“敌人...你是...”

到了房间内。

“嘿嘿,水银酱真是可爱呢,这么可爱的脸蛋让我们这些大叔们捡了个大便宜呢。”

‘真是恶心...赶紧把他杀了算了。’水银心里这样想着一边从包里拿出了她已经送过无数这样的大叔下了地狱的毒药。

“嗯,大叔渴不渴啊我去给你倒杯水去。”说完水银起身去把热水壶装满了水并插上了电。

“对了,水银酱,我这里有一些好东西。保证让你爽翻天。”说着大叔也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个没有标识的药片。这种东西水银见得多了,她也并不打算接受这份“礼物”。

“我给你看看,这东西可是从国外进口过来的宝贝,只要用上一次,就永远离不开了。”大叔凑近了水银并且给她展示着自己的宝贝。

忽然水银想起了自己父母的死因、叔叔在戒毒所里颓废的样子、还有自己被开除的时候、自己为了生活不停地杀人的时候。她犹豫了,眼神不再那么坚定,仿佛灵魂已经被囚禁于这个盒子里面。

“这个东西真的很舒服哦,开张开嘴。”说着大叔取出了一颗药片向水银递了过去。

“或许...这东西会毁了我...但是也无所谓了...我现在这个样子毁了就毁了吧...”

水银也慢慢的丧失了抵抗力,她慢慢地张开了自己的嘴。

另一边红丽打倒了在门口的那个人悄悄地到了房间外。

“喂!你是谁?”外面有个保镖发现了她。

红丽直接把那个人放倒了,但是准备把他藏起来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旁边的垃圾桶发出了很大的声音。

“给我滚!能不能在这时候离我远...”那个大叔听见声音直接打开了门向外吼到。

“你...你是谁?”

“水银在哪?”

“管你毛事?你到底是谁?不说我叫保镖了啊!”

“敌人...”

红丽直接一拳打到了那个人的肚子上面,随后一拳把他打倒。

水银听见动静之后向外看去发现了红丽。

“是你...你来干什么...”

“下面有个人说我可能再也见不到你,我想知道为什么。”

“没想到你这没有感情的生物还会这么关心我。”

“我现在正在寻找生命的意义。”

“呵呵,对我来说生命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这东西不仅害死了我所有的家人,还让我失去了希望。不如让它把我也毁了,至少在毁灭前...会很舒服...”

“不明白...”

“你还在用这种机器人一样的语气和我说话。”

“我觉得...至少你可以算是我的朋友,至少我们之前曾经共住过同一个寝室。”

“朋友?你所有的一切有毁在一件东西上吗?害死你所有的家人,还把你推向绝望的深渊。这种感觉你体会过吗?你什么都不了解,你怎么可能是我的朋友。”水银失去了最后一点理智向红丽开始吼了起来。

“你说的没错,我不了解你,但是我不想让你死。”

“你让我死了好了。”说完水银便撕开药盒的包装,准备把那个药吃下去。

红丽一把夺过水银手里的药。

“没错,我并没有体会过你所谓的亲人与希望破灭的感觉。因为我从来就没有过亲人,也从来没有过希望。”

“我不信,你怎么可能没有亲人,怎么可能没有过希望,没有亲人你怎么来的这个世界上的。”

“我从第一次呼吸到这个世界的空气时就没有过亲人和希望,在我背后的是一个冷冷的培养槽,在我面前的不是我的妈妈,我却一直把她当做是我的主人,而我不过是她的一个工具罢了。”

“怎么会,你骗人。”

“骗人,没有意义...”说完红丽便把自己的手放进了滚烫的热水中。

“你不疼吗?”

“这是最好的证明,我在实验室中收到过无数次这样的实验,我被告知痛苦无关紧要,因此他们用尽各种办法来对我进行改造。每次改造后的撕肉、敲骨都是为了确定我是否还残留痛觉的神经。而我并没有去反抗,即使我知道我是她的奴隶,我总有一天会成为一个消耗品。我曾经接受了自己的命运,也没有试图去获取希望。”

“但我现在知道了我也是有生命的,我应该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我不会再成为别人的工具,这都是她告诉我的。”

“即使我从未感受到温暖,但是我也想要明白活着的意义,所以我不会允许你也那样轻视自己的生命。”

水银凝视着红丽手中的毒品,突然把它们扔到了水里。

“让毒品见鬼去吧,你说得对,我还有希望。”

“喂!老板你在吗?”从门外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紧接着大叔身上的电话响了。

房间内没人敢出声,电话一直响着。最终水银还是去接了电话。

“喂。”

“怎么是你,老板呢?”

“额,老板他累了先睡了。”

“哦,这样啊。”

说完那个人便挂了手机,但在路上他越想越不对。(不对啊,按说老板他如果用了那种药的话这小妞不可能还能起来的。莫非...)

房间内两人松了口气。

“那现在我们走吧,离开这里。”水银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准备和红丽离开这个酒店。

突然电话又响了起来。水银仍然去接了电话。

“喂,又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我是老板的助手有个东西要给我们老板看一下请您打开房门。”

“一定要现在吗?”此时红丽悄悄走到了门前看到了助手的身影,但是在走廊的拐角处露出了一只男人的皮鞋。

“啊,好的,让我穿下衣服马上就来。”

水银挂了电话来到了红丽这边。

“怎么样?要不要把他打昏之后离开。”

“已经不可能了,我们已经被发现了,走廊拐角那里几乎全是保镖。”

“那怎么办啊。”

“只能把这个助手放进来打倒,然后我们从窗户那里跳到别的屋子再离开了。”

说完红丽藏到了卫生间门后,水银去开门。助手进来之后警惕地环视了一下四周。然后往卧室的地方走去。这时毒品和开水产生的气体已经飘满了整个房间。就在红丽从卫生间走出来准备打昏助手的时候,助手被刺激的气味熏得打了个喷嚏,结果红丽这一下的攻击落空了。

助手受到惊吓之后赶忙往门外跑,边跑边喊:“不好了,有刺客!!!”外面严阵以待的保镖听见叫喊声赶忙掏出手枪围在了门外。红丽见形势不妙掏出了自己的飞刀利用立式衣架把自己藏了起来,水银也躲在了卫生间内而这时保镖们踹门进了房间。

他们看见了已经倒在地上的助手,提高了警惕。刺激的气味还在蔓延,而卫生间里的水银没有能够抵抗住这种刺激,开始咳嗽了起来。保镖们听见了卫生间里的声音开始疯狂地向卫生间射击。虽然这种枪声水银小的时候也经常听到,但是这么近距离的开火她却是第一次经历,那永不停歇的火舌似乎要把她碾成齑粉。

她对外面的事态毫无招架之力,她根本没法反抗现代武器的威力。而这时藏在衣架后面的红丽手起刀落刺死了两名保镖,剩下的两个不停地拿着枪向红丽射击。红丽在墙的拐角后面躲避。而那两名保镖一个进了卧室一个向卫生间的方向走去。而红丽也没有给去卧室的保镖任何机会,用飞刀掷到了他的头部,这位保镖当场一命呜呼,他手中的枪落到了地上。

而另一边水银听着有人慢慢靠近了卫生间,她心里不断想着过去的画面,不停地在发抖。保镖也注意到了里面的异样用枪指着里面说到“出来,再不出来就开枪了。”水银她完全不会用各种武器,也不会什么体术。但她迫切地想要去杀掉这个和她只隔着一扇门的人。保镖见没人应答就向门的方向开了几枪。水银看到了在盥洗台上面摆放的一次性卫生用具。她掰断了里面的牙刷并捡起了落在地上的碎玻璃片,等着外面的人进来。那个保镖小心翼翼地打开卫生间的门,水银突然从里面冲出来扑倒了保镖,用断掉的牙刷和玻璃疯狂地扎着他的喉咙。这次她没有再去想自己的父母,她心里想着她的只有活下去,为了自己的未来活下去。

另一边早就解决完麻烦的红丽过来提醒水银,枪声惊动了警方,他们马上就要到了。于是她们准备立刻离开。

而早就被打昏的老板醒来了,看着周围的一切他明白了。“可恶的臭娘们,敢打老子,还杀了我的手下。老子让你血债血偿”老板拿起了掉在卧室的枪瞄准了水银的头,这时听见动静的红丽在发现老板已经瞄准水银的情况下,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水银,那颗子弹直直地穿进了红丽的右胸。虽然红丽并不会被这种伤害致命,但是也减弱了她的行动力。

“红丽,你怎么样了!!!”水银赶忙去查看红丽的伤势。

“可恶,我今天就让你们俩都下地狱。”老板又拿枪举起向水银射击,但是弹匣里的子弹打光了这次子弹并没有从枪里射出。老板拔腿就要往门那里逃这次水银拿起了另一把枪对准了老板。但是水银不会用枪,所以对着老板心脏射击的子弹打到了他的腿上。老板仍然想要爬出这个血腥的地方,但是水银拿着枪骑到了他的身上对准他的胸口。

“再见了...”终于在枪口下毒贩老板结束了自己罪恶的一声。

而另一边的红丽坐在地板上,对自己做了的事情难以置信。刚刚她的动作完全是根据潜意识来行动的,而她也想到了这个动作曾经就发生在另一个人身上。她感受不到穿透胸口的疼痛,只有淡淡的暖意。

在逃出那个酒店后,在水银的住处,水银在为红丽清理伤口,但是很快的伤口自己又愈合了。

“你真的受过那么多罪吗?”水银看到极速愈合的伤口后问到。

“骗人,毫无用处。”红丽依然用着同样的语调回答着。

“你又来了。”水银叹了口气。

“我的语气很不好吗?”

“至少带一点感情嘛。”

“那个...”水银收回了自己想说的话。

“有什么话你就说吧,我现在正在尝试用你们的语调说话。”

“那个...你刚刚为什么要为我挡下那一枪。”水银还是忍不住去问了红丽。

“我不知道,但是身体就不自主的动了起来。”

“我觉得你不会骗我吧...”

“骗人,毫...不对,我从来不会骗人。”

“你感觉怎么样?”

“我感觉很神奇,从未有过的感觉,我第一次感觉到了温暖。”

“笨蛋,人家是问你现在伤口感觉怎么样。”水银哭笑着敲了一下红丽的头。

“你才是笨蛋,我之前不都说了我感觉不到疼痛了吗?”水银看到这样说话的红丽心里也渐渐开心了起来。

红丽轻轻地问了一句“现在,我们是朋友了吗?”

水银愣了一下然后笑着回答到:“不,不是。”

红丽脸上露出了一丝失望的神情。但随后水银在红丽脸上亲了一下轻轻的说,:“现在你是我的家人...”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