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誓约一万年

作者:妹红炭烤辉夜姬
更新时间:2019-04-16 19:10
点击:163
章节字数:420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在医院呆了三天的真矢终于得到了医生的好消息。

“病人的状态基本稳定不会出什么意外了,虽然她还是处于昏迷状态,不过预计接下来几天就会醒过来了。”

“谢谢你啊医生。”

真矢走进了病房里,看到昏倒的水镜眼泪不住地流了出来。

“笨蛋...我不值得你这么做啊。”

读完水镜留下的信之后真矢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她明白自己已经被父亲抛弃了,怎么寻找都是徒劳的了。

她呆在水镜的身边开始回忆自己的过去。

“笨蛋...怎么看都是一个固执的笨蛋。”她想着想着笑了出来。

但是想着想着她的笑容又消失了。

“怎么看,一直以来我都更像那个累赘吧。一直摆大小姐架子的是我,一直任性的人也是我。却不知道自己早就不是大小姐了。”

“是她一直让我生活在幸福的梦里呢。”真矢摸了摸水镜绑着绷带的额头心疼地说到。

“抱歉,这样一定很累吧。”

真矢找来了一支笔和一张纸开始写着什么。

第二天早上,真矢把写好的信放在了水镜的枕头下面。然后低下头亲了一下水镜的脸颊。

“谢谢你,从今往后我不会再给你添麻烦了,你自由了。”

说完真矢离开了医院。

三天后。

“姬川小姐,老板叫你过去一趟。”

“哦好,知道了。”

到了办公室,真矢发现老板脸色非常不好。

“老板...叫我什么事?”

“你被解雇了。”

“啊...”真矢吓了一跳,但是很快恢复了平静。

“三天,打碎了10个盘子,而且很多的也没有擦干净。我不知道你在我这里干什么。”

“我错了...”真矢彻底甩开了大小姐的架子低着头向别人认错。

“即使你认错我们也没办法再雇佣你了。”

“我明白了,抱歉给您添麻烦了打碎的盘子我会赔的。”说完真矢离开了办公室解开了自己的围裙。

“原来我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的吗...”真矢哭了起来。

而另一边初夏和鵺买了点东西准备开看望受伤的水镜和翼。

“鵺,我问了一下,翼已经出院了,水镜在三楼的病房里面。”

“那我们快点上去吧,你这些东西我快拿不动了。”

到了病房护士嘱咐她们水镜今天早晨刚刚苏醒,一定不要出太大的声音。

“你居然没事...”水镜看到初夏有些惊讶。

“哎嘿...比较幸运吧应该说。”

“你们买这么多东西干什么,搞得像看朋友一样。”

“你本来就是我们的朋友啊。”

“可我想杀了你们...”

“额...对了,真矢去哪里了?”

“我醒来以后没看见小姐。你们不会对她做了什么吧...”

“怎么会呢,我们其实也没见到她,也许是去给你买吃的了也说不定。”

“咳咳...”水镜的嗓子有些发干。

“我去给你倒水吧。”初夏起身去倒水,回来的时候被生命迹象检测仪的电线绊倒了,水全部洒在了水镜的身上。

“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帮你擦干净。”

初夏用纸巾开始擦拭水镜的被子。

“诶,这是什么啊?”初夏发现水镜的枕头下面压着什么东西。

她拿出来发现是一封信,正是真矢离开前给水镜留下的信。

“水镜,这是真矢给你留下的信。”

“什么?小姐的信...快给我。”

水镜读着信表情越来越凝重,突然水镜掀起了被子下了床,但是因为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她的腿一软身体失去了平衡倒在了地上。

“水镜,你不要紧吧。”初夏赶忙过去把水镜扶了起来。

“怎么回事?”鵺捡起了在床上的信看了起来。

“小姐...小姐她...”水镜用着虚弱的声音说着。

“初夏。”

“怎么了?”

“真矢她...离开了。”

“什么离开了?去哪里了?”

“不知道,她说不想再给水镜添麻烦了,就自己一个人离开了。”

“快...求求你们帮我找到小姐。她一个人很容易出事的。”

“没那么容易出事吧,她也不小了。”

“鵺,我们还是去找找吧,毕竟这样不辞而别有些...”

“好吧。”

“水镜不用担心我和鵺去找一找真矢好了。”

“拜托你们了。”

而另一边,真矢来到了这座城市的港口。这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初夏打来的...”真矢按下了接听按键。

“真矢,你在哪?”

“为什么要问这个。”

“看到你写的信我和水镜都担心死了,怕你出事啊。”

“水镜醒了吗?”

“嗯,快回来吧,她真的很担心你。”

“我不会再回去了...”

“呜...呜...”这时一艘船开进了港口。

“告诉她,她值得拥有更好的生活,不必再来找我了。”

“可是你就算要离开也应该和她当面道别吧...”

“算了...我不想再让她......”突然有人从背后用手帕捂住了真矢的口鼻。

“呜呜呜...”真矢挣扎了一会便晕了过去双手失去了力气,她的手机也掉在了地上。

“真矢?真矢?你怎么了?”初夏对着电话喊着但是没有回应。

“怎么回事?”旁边的鵺问到。

“真矢她好像出事了。”

“什么?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

“我们快去找她吧。”

“可是你知道她在哪吗?”

“不知道...但是我听到了船的声音。”

“船?难道在码头?有道理如果她想离开这个城市确实有可能从码头坐船离开。”

“那我们赶紧去吧。”

“可是码头太大了啊,怎么找。”

“是啊...这怎么办...”

“我们先往那走,路上再想办法。”

“把我带上...”水镜在她们身后说到。

“水镜你现在太虚弱了还是在这里呆着比较好。”

“是啊,水镜你在这里歇一歇吧,我们会找到真矢的。”

“小姐有危险我必须去。”

“可是你帮不上忙...算了初夏带上她吧。你拗不过她的。”

她们打了一辆车准备前往码头。

“其他人都怎么样了,自从暑假之后我就没见过她们。”

“哦,你说雪音和克劳迪娅啊,她们现在应该过的很好吧。”

“看来我们一个都没有死...”

“我不会让你们出事的,所以相信我们真矢一定不会有事的。”

“雪音...对了雪音!”鵺突然想起了什么。

“怎么了鵺?”

“快给雪音打电话,她也许能帮我们找到真矢。”

“对哦,雪音可能会找到真矢的手机位置。”

“那请你们快一些...”

初夏拨通了雪音的手机。

“喂?”电话另一端的雪音正在修道院等着露米娜做完祷告

“雪音吗?”

“初夏啊,怎么了?”

“我们现在急需你的帮助。”

“别着急,慢慢说。”

“真矢她出事了,我们需要你帮忙确定她的位置。”

“哦,没问题啊,我现在就把电脑打开,你把她的手机号给我。”

“怎么样了,能找到吗?”水镜有些心急地问到。

“放心好了交给雪音就好了。”

这时车已经在码头门口停了下来。她们三人下了车往里面走去。

“初夏!”电话另一边传来了雪音的声音。

“查到了吗?”

“嗯,手机信号目前在你们西边大概500米的地方。”

“西边大概500米,仓库?”鵺向西边看去发现那里只有几个仓库。

在仓库里面,两个男人正在往行李箱里面装着什么东西。

“你轻一点,蠢货,你知道她身上穿的是什么吗?”

“啊?大哥我不知道啊...”

“蠢货,这身上的一件衣服够买你一条狗命的。”

“天哪,大哥这女的这么有钱吗?”

“我看啊这可能是个大户人家的千金。咱们兄弟俩要发达了。”

“大哥,我看这女的长的还不错,干完这票能不能给我玩两天。”

“无所谓,那种东西我不管,只要钱到手了就行。”

他们把真矢装在了一个稍微大一点的行李箱里面准备带走。出门时他们遇见了在门口正在寻找着真矢的人。

“唉,请问你们看没看见一个金色头发的女孩。”初夏凑上去问到。

“啊?我们没看见啊...”

“没错吧,雪音。”鵺对着电话另一边问到。

“应该没错刚刚信号还挪动了十几米,现在就在你们的面前。”

“不好意思二位,你们的行李箱能让我们看一下吗?”

“这不妥吧,这里装着的可是我们的私人物品。”

“我可不觉得那个家伙成了你们的私人物品。”

“什么意思?难道小姐在那里面?”

“大哥...暴露了怎么办?”

“几个女孩子而已你怕什么?”说完那个人拿出了一把开山刀向鵺冲了过去。

鵺冷静地躲了过去然后转身踢中了那个人的下体,那个人疼得当场倒地不起。

“大...大哥。”剩下的那个人惊恐地看着鵺。

“你不要过来啊!”那个人吓得扔掉了旁边的行李箱,然后拼命地往外跑。行李箱被扔出去的时候上面的锁被摔开了。

“小姐...”水镜艰难地挪着自己的身体往那里走过去。

而准备逃跑的这个人跑到门口被鵺扔了回来。

“你...你不要过来啊!”他惊慌之中抓住了水镜并且掐住了她的脖子威胁到。

“唔...”水镜现在的身体还是太过虚弱没办法抗衡一个成年男人的力量。

“水镜!”

“切,卑鄙...”

“你们不要过来,不然我就掐死她。”

在他背后的真矢慢慢醒了过来。

“好吵...这里...”她清醒之后发现自己面前有一个人抓着水镜的脖子不放。

“水...”真矢准备叫出来却憋了回去。

'不能...要冷静,不然会害死水镜的。'

她开始巡视四周,发现了一根钢管。

真矢慢慢捡起了那根钢管,举了起来。

'你能行的,你一定能行的,为了水镜你必须这么做'真矢心里不断给自己打着气,但是手中的钢管还在不断颤抖。

最终她还是鼓起勇气用力砸了下去。但是力气太小了并没有把他砸晕过去。

“啊!谁啊?”那个人扭过头去,这时候鵺冲上来握住了他的胳膊反扭了过去把他抓住了。

“啊啊啊啊,疼疼疼,饶了我吧。”这时码头的保安因雪音的电话赶了过来把那两个人带走了。

“水镜...你没事吧。”真矢过去把水镜扶了起来。

“我没事...小姐你没事就好。”

“我...我不是在信里说你被解雇了吗?怎么...还来找我。”真矢一边说着眼泪一边流了下来。

“咱们出去吧。”初夏把鵺拉了出去。

“我担心小姐你...”

“咱俩没有关系了,你已经不再是我的女仆了,你...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生活好了。”

“小姐...我的幸福就是你啊...”

“什...么...”

“从咱们相遇的那天开始,我见到了你那纯美的笑容开始,我就已经下定决心要守护你,一辈子。”

“可是...我只会给你添麻烦...过去也是今天也是,还差点害得你没命。”

“我喜欢的就是那个什么事都要拜托我,还是不是冲我发脾气的那个傻傻的大小姐啊...”

“可是我没办法给你什么...”

“让我在你身边就好了小姐,拜托了。”

“...”

“好吧,南水镜你听好,今天我救了你,所以我要你给我打工来报答我。”

“遵命小姐...”

“以前的工作协议不算了,从今天开始,打工期限是一万年。”

“遵命...”水镜的眼角也泛起了一丝泪花。

“小姐...”

“嗯?”

“您能听我一个任性的要求吗?”

“说吧...”

“您能笑一下吗?”

真矢听完之后用她还带着泪痕的脸冲着水镜微笑了一下。

“看够了吗?”

“没有...看不够...”

“以后有的是时间让你看。”

真矢扶着水镜走出了那个仓库,遇见了在外面等着的初夏。

“谢谢你们...给你们添麻烦了。”真矢对着初夏不好意思地说到。

“哪里,不用在意。”

初夏凑到了真矢的耳边轻轻地对她说到“祝你们以后幸福。”

“谢谢...”

初夏和鵺打车离开后,水镜问到“小姐,初夏她对您说什么了?”

“她让我对你说...”真矢对着水镜笑了笑。

“我爱你...”

“小姐...我...也是...”

'果然,果然还是想要守护这份最美好的笑颜'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