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爸爸妈妈哥哥

作者:e犬
更新时间:2020-02-26 19:41
点击:2249
章节字数:233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响子喊了久美子第一句爸爸时,丽奈拨通了伞木前辈的电话。


对方起初没有接,第二通等候了许久,听筒里才终于传来十分脆痛抖动的声调,丽奈暗暗惊了一惊,茫然的目光投向久美子,对方并没有注意到丽奈的目光,此时她的脸颊正被响子白嫩的小手扯得老宽,看起来剧痛无比。


“喂?丽奈吗?”伞木前辈在对面抽了抽鼻子,透过听筒更是沉闷可怜。隐隐哭腔掩盖不住,而她似乎也不打算抑制自己的情绪,“什么事?”


响子开始对着久美子的头发下手了,她依恋地向她蹭过去,一边真诚无邪地眨眼睛,一边将她的棕发揉个飞乱,水润晶亮的双目对着她:“pa……pa……”。

爸爸。


久美子呃了一声,脸上肌肤被揪红一片也丝毫不气,她托住响子小屁股上的尿不湿,将她依然柔嫩无法站立的小萝卜腿收在怀里,耐着性子纠正:“m-a-m-a,不是papa。”


“mama?”响子朝丽奈这边看过去,又看回久美子,粉嫩上牙床露出刚冒头的两颗米粒,肯定地发声,“papa。”似乎在表达,那才是妈妈,你就是爸爸。


丽奈向久美子眨眨眼,对方回她一个表情恶劣的惨笑,因着伞木前辈异样的语气丽奈才没有笑出声,她关切问道:“伞木前辈……没事吧?”


“哦……没事!”对方破涕为笑的声音让丽奈松口气,希美情绪很不稳定地又抽起了鼻子解释起来,“霙……刚平安生了两个女孩。”


“啊!”丽奈少见地惊喜出声,她目光闪亮地看向久美子,“恭喜!一切都好吗?我们一家都在大阪,明天去探望,不会造成困扰吧。”


久美子意识到什么,抱着响子站起走过去,小家伙还未韧硬的黑发沿着发旋软软贴在头皮,她抓住久美子的衣领,脑袋靠着她颈窝,十分依赖的样子,好奇于大人之间自己尚无法理解的交流。


“……嗯,好,那么明天见。”丽奈扣下电话接过糯糯软软的女儿,小家伙默不作声,又顺从地坐到丽奈怀里,不过坐姿比在久美子身上挺拔得多。丽奈闪着淡淡玫瑰色的指环在无名指根滑着美丽的光泽,她用那手抚过响子小小的后脑,“铠冢前辈……”


“我听到了,”久美子撇下一点点眉尾,耳膜刚刚也震过希美前辈难以自持的抽噎——她想起自己抱起响子温暖的襁褓时,被虚弱的丽奈嘲笑哭得太没形象。久美子向丽奈微笑,“太辛苦了。”


一直都那么出众的丽奈,同时也是她无比坚强的妻子。久美子亲眼见证过她仿佛将永远离开自己的痛苦,她心悸持续不断之间如同痛在己身,让她无法不更加珍惜眼前的人。偶像、挚友与挚爱集于一身的丽奈,是女神走下神坛,为自己经受人世间最极致的痛苦。那之后的丽奈,更是她眼里最美丽的母亲。


丽奈使坏将响子的小脸蛋转向她,令人无语的“爸爸”又被响子甜甜念了一遍,丽奈挑唇笑得夺目:“伞木前辈说……暂时这样没法子,长大就好了。”


久美子啊了一句,声音拖长,好不失落。


“响子!”她俯身看着那双弹珠般的大眼睛,苦笑挣扎道,“叫mama。”


“papa!”响子向她欢乐地伸手,上半身倾过去要她抱,她似乎更喜欢被久美子拥托着,久美子将苦涩的泪水咽回心里,枉顾手臂的酸僵,一天内第五十八回从丽奈手里接过六个月大的小雪球,小声悲叹:“好想被叫妈妈啊……”



“在对久美子感兴趣这点上,或许确实和我很像。”丽奈的话叫她瞬间红了脸,不过久美子知道这无疑是丽奈认真思考后的发言,对方认真观察无尾熊一般零距离粘着久美子的小宝贝,四肢都牢牢挨紧了久美子,连手指头都扣上她的衣料,仿佛比自己的占有欲还要强。


久美子没闻到空气里隐隐的醋味,退而求其次自我安慰着:响子这么喜欢自己,久美子爸爸或许,也不错?





纱帘被无声拉过,遮蔽过分晴朗的蓝天,屋内浅浅香薰是与产房内不同的安神味道,这样宽敞雅致的病房只为她一个人准备。

折腾了一夜的身体却着实疲惫无力,可由于一阵阵持续的隐隐腹痛,她意识还十分清醒着。仿佛在哪个层面终于理解、追上了希美——这个刚刚还闲话不断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却终于在她床边趴着昏睡过去的人。

自己与她一般,经历过这些痛苦又欣慰的事了。


霙摸她拧在一起的眉头,背光的脸颊因短暂的休息重新由苍灰变得红润了些,鼻间因不规范的睡姿发出了被压迫的呼吸声。霙手指向下探入她捏成拳的手间,那虎口紧成一条白线,刚稍用力按过,对方却如同被锥子凿了一记般倒吸凉气,猛然惊醒傻乎乎地看她片刻,才从哪个不愉快的梦里清醒出来:“霙?要叫护士吗?”


霙顾不上摇头,她只看见对方放松下来的拇指与食指之间,是一片太过触目惊心的青紫痕迹,她想起在产房,自己一直攥着什么从始至终未放开。

原来是希美的手。


“希美……”她抱歉地触摸那片深重的淤血色,“疼吧。”


希美泪腺瞬间趋于崩坏,从凌晨到现在,她已经任由透明咸苦的液体蛰过面上无数次,低头用手背使劲擦去泪水——从霙抓着自己的力道,她都可以想见她疼痛的恐怖程度,可霙竟还抱歉地问她,疼不疼。


“哟,还在哭,就没停过呀,”年纪稍长的女助产士信步走进病房,先是温柔调笑了希美,才夸了她道,“破水以后处理得很恰当,两个宝宝一点缺氧迹象都没有。”


“……那就好,”霙哑然一下而后叹气点头。希美一直神经过敏般守着自己,她第一时间的迅速应对让自己一丝慌乱也无,直到刚刚听见他人口中的缺氧二字,她才体味到深深的后怕,忙问,“现在……”


“可以抱来喂奶了,”助产士笑笑关门离去,“别落了,是两个哦。”


希美被逗笑,她抽鼻子的样子在霙眼里是那么可怜又可爱,带着眼泪湿意的吻久久贴在霙的额头,不舍分开,而后热气微痒的温柔声音响在她耳廓之上:“……叫小羽和小翼来看妈妈。”






“伞木友幸。”


“伞木友幸?”


刚要对书桌上打盹的男孩落下斥责,高田老师却被全班孩子的眼神拦住了。班长惠美子,最优秀的孩子向他认真比了食指在嘴唇上,小声解释道:“老师,让伞木同学休息一下吧,他刚有了两个妹妹,昨晚一夜没睡。”



男孩口水都流下在课本上,长睫毛纹丝不动,黑发倾斜趴倒在课桌,在全班同学的凝视下兀自睡得香甜。


另类喜当爹,祝贺喜当妈,终于喜当哥。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穿lin
穿lin 在 2019/04/12 23:56 发表

天啊,真的太甜了

clannad1
clannad1 在 2019/04/10 01:37 发表

加油加油加油加油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