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守护那份笑颜

作者:妹红炭烤辉夜姬
更新时间:2019-04-12 03:13
点击:167
章节字数:428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晚上,在宿舍里。

“水镜...”

“怎么了,小姐?”

“没事,就是感觉有点不安。”真矢小心地问着水镜。

“放心好了,有我在。”

“你不会去做傻事的对吧。”

“小姐?”

“我今天下午在房间里面看见了一些让我感到害怕的东西...”真矢说着说着钻进了水镜的怀里抱着她。

“小姐...”

“那你今晚打算去哪里啊?”

“没有啊,没有想去哪里。”

“那你今晚那也别去,就在这里陪着我好吗。”

“嗯,好。”

“水镜,我口渴了,能帮我拿一杯水吗?”

“遵命,小姐。”水镜去倒了一杯水给真矢喝了下去。

“怎么感觉,这么困呢。”

“困就躺下吧小姐。”

“不,我...不能躺下。我得抱着你,我怕你跑了。”

“不会的,小姐。”

不一会真矢便抱着水镜睡着了。水镜慢慢把她放在了床上,从床头柜里面拿出来一封信放在了真矢的旁边。

“抱歉,小姐,原谅我这唯一的一次任性。”随后她拿起来她的提琴袋离开了。

另一边鵺也穿好了衣服准备离开。

“鵺,你去哪啊?”

“感觉有点闷得慌出去溜达溜达。”

“谷...”旁边的七七今晚不停的在叫唤。

“七七今天怎么了?一直叫个不停。”

“你管它,它累了自己就停下来了。”

“小心点啊,早点回来。”

“嗯。”

鵺到了教学楼发现天台的门锁已经被利器砍断了。她走上天台,发现水镜早就在那里等着她了。

“你的胳膊...”

“没关系的,如果我用右手恐怕你的胜算会更低。”说着水镜从提琴袋里面拿出了她的刀。

“看来,你是认真了。”

鵺拿出了她的匕首水镜也左手持刀摆好了架势。

“开打之前我能不能问一个问题。”鵺说到。

“什么问题?”

“你为什么要为她拼命?”

“你不也是?”

“我不会拼命的,为了初夏,我甚至不会去要你的性命。”

“...那抱歉了,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小姐她,算是我的救命恩人吧,把本该流落街头饿死的我救了回去。”

“这就是你的理由?”

“你们没有见过她的笑容对吧,那消失了许久的笑容。好了多说无益。”水镜说完便挥刀砍了过去。

另一边初夏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也穿上了衣服下了楼去找鵺。

而在水镜的房间里真矢还在熟睡中。

“不要,水镜...不要离开我...”


九年前,在真矢家的别墅里面,她的妈妈在给她准备圣诞节的礼物。

“妈妈,爸爸呢?”

“爸爸他啊,谈生意忙。正是他努力挣钱才有的我们这么大的房子,才有真矢的圣诞节礼物啊。”

“可我想要爸爸来看我...”

“对了,你在学校又和同学闹不愉快了?”

“怎么了?我讨厌他们。他们说我没爸爸。”

“好了,别想那么多了,准备吃晚饭吧。”妈妈说完离开了真矢的卧室。

真矢并不知道她其实是父母的私生子。她父亲在外国认识的她的母亲,一夜风流之后她母亲发现自己怀孕了,但是她并不想去打掉自己的孩子,父亲怕自己私生子被妻子发现就给她们买了一栋别墅让她们住了下来。同时他让自己最能干的助手来到这里当了管家打理着这里。

过了一会,真矢想要跑到厨房去。

“那些厨子,我不爱吃青椒,我得跟他们说清楚了省的他们再放。”

突然她听到了有人在喊“抓小偷啊!”,没等真矢反应过来就被一个人撞倒了。

“啊,好痛啊...”她抬头发现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衣衫褴褛头发蓬乱和她年龄相仿的女孩。地上散落着各种食物。

“就在这!”从厨房跑来的仆人也赶来了这里。

那个女孩见状想要逃跑,却被抓了起来。

“小姐您没事吧。”赶来的管家过来连忙把真矢扶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报告小姐,不知道从哪来的野丫头,来这里偷东西吃。”

那个女孩没有理会他们,捡起来掉在地上的胡萝卜就开始吃。

“你这臭丫头?说你不管用是吧,还吃!”说完这个仆人准备举起手来打她。

“住手!”真矢喊住了那个仆人。

“铃木管家,你把他们都带下去吧。”

“是,小姐。”说完铃木管家招手把其他仆人都带了下去。

真矢看了看那个女孩,那个女孩扭过头去仍然护着自己偷来的食物。

“你不要过来啊...”那个女孩弱弱地喊着。

“我不会伤害你的...”

“你要干嘛?”

“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子?你父母呢?”

“他们...他们都得病去世了,村子里的人都说我是不祥的恶鬼,把我赶出来了...”

“很久没吃东西了吗?”

“已经三天了,今天看见这里的门没关就进来了...求求你,给我一顿饭吃吧,我会为你打工还债!”

“哈哈...”真矢听完之后冲着那个女孩笑了笑。

“你笑什么?”

“如果,你没有家的话,你可以住在我这里啊。”

“什...什么?”

“不明白吗,住在我这里啊,每天都可以吃饱饭。”

“真...真的吗?”

“当然,但是如你所说你要给我打工。”

“好,好的。”

“铃木管家,进来一下。”

“怎么了,小姐?”

“带她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吧,让她做我们家的女仆。”

“这...”

“没听见吗?快去啊。”

“啊,是,遵命小姐。”

“啊,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水镜...南水镜。”

从此水镜便住在了真矢的家中。

“不对,又错了,音调错了一阶。”

“好麻烦啊...”

真矢在家中正在接受课外的音乐辅导。

“怎么了?真矢她又错了?”真矢的妈妈从外面进来问到。

“第三次了,还是学不会。”

“老师你多宽容她一下吧...”

“对不起,夫人,我觉得她不适合学音乐,或者您还是另请高明吧。”

“唉...这是第三个了...”

“妈妈,我为什么非要学这些啊。”

“你要变得与众不同,变得高雅就要学这些啊...”

“我不喜欢,我去找水镜玩去了。”

在庭院中,水镜正在和铃木管家学习着刀法。

“向左,对马上转身,好这时候下刀。”

“水镜,你在干什么啊?”

“哦,小姐您来了,我在教水镜学习我们家族的刀法武功。”

“诶?你们家的东西为什么要传给水镜啊?”

“唉,我都这把年纪了妻子早早去世了也没有孩子,况且教给她以后保护小姐的重任就托付给她了。”

“好诶,水镜我们来玩骑士和公主的游戏吧。”

“骑士和公主?”

“你扮演骑士,我扮演公主你来把我从恐怖的辅导班恶魔里面拯救出来。”

“快来救我啊!”说完真矢笑着跑开了。

铃木管家看了看水镜,笑着说到“去吧,现在小姐可是陷入危机了。”

“小姐,我来救你了!”说完水镜追了过去。

两个月后,铃木管家帮水镜办了入学手续,水镜开始和真矢一起上学了。

有一天的下午铃木管家突然接到了学校打来的电话。“喂,是老师啊,怎么了?什么,我马上去。”放下电话的他马上赶到了学校。

“水镜,你怎么打了学校的同学啊?”

“谁让他们说小姐...”

“这种事情我也知道,但是你也不该打人。让她回家反省几天,写个检查给我。”

“好的,老师,我保证她下次不再犯了。”

从办公室出来后真矢问到“水镜她没事吧...”

“没啥大事,但是我要把她关几天。”

“诶?为什么啊?”

“回家再说。”

回到家里,铃木管家把水镜关在了一个小黑屋里面。

“三天之后你才能出来。”说完铃木管家锁上了门。

“能不能不要把水镜关起来...”

“小姐,这是规矩,不然她以后还会这么干。”

“可是,这不公平...”

“这是为了她好,小姐,请您回房休息。”

真矢回到了房里躺下了,但是她怎么也睡不着。

在小黑屋里面的水镜透着天花板上面的天窗看着天上的星星,突然呯的一声天窗上面变得一片漆黑。

“哇!”水镜被吓了一跳坐了起来。

“诶嘿嘿,是我了。”真矢在天窗上面朝下面招了招手。

“小姐?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太无聊了嘛,睡不着就来了。”

“快下去,这太危险了。”

“没关...”水镜没站稳踩在了开着的天窗上面。

“小心,小姐!”水镜伸手接住了掉下来的真矢。

“小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的...这下我怎么回去啊...”

“是啊...”

“啊!”水镜发现自己还抱着真矢,准备把她放下来。

“不要,别把我放下来,就这样坐下去吧。”

“小姐...”水镜抱着真矢坐了下去。

“以前爸爸也喜欢这么抱着我呢...”

“嗯...”

“今天谢谢你了水镜。”

“诶?”

“谢谢你替我出气啊,我早就想揍那几个人了。”

“这不算什么...”

“水镜啊...”

“能遇到你太好了。”真矢转了过去依偎在水镜的怀里,笑得很开心。

'如果能永远看着这张笑靥该多好。'水镜想着。

但现实总是不如人愿,突然某一天,水镜起床准备去叫真矢上学。水镜发现平时应该在客厅厨房的仆人们都不见了。

“奇怪...”

“水镜,不要去叫小姐快过来。”这时铃木管家焦急地把水镜叫了过来。

“怎么了?”

“你做好心理准备,接下来你要看见的事可能会很残酷。”说完他带着水镜来到了真矢妈妈的卧室。

水镜看到接下来的一幕震惊了。

“这...”她看到水镜的妈妈上吊自杀在了房间里。

“怎么回事?”

“现在老爷彻底找不到了,也没有给这里打过钱,夫人听见之后就...”

“现在怎么办...不能...绝对不能然后小姐看见啊。”

“你去卧室叫小姐起床上学,这里我来处理。”

“好。”说完水镜准备出门。

“这很残酷,你一定要照顾好小姐,这个重任就托付给你了。”

“我明白了...”

水镜来到了真矢的房间准备进去,但是她听见房间里面传出了脚步声。

“谁?”水镜冲了进去,发现里面有两个蒙面的人正准备对真矢下手。

“把小姐放下!”

“哈,小妹妹离我们远一点免得自己受伤。”那两个歹徒拿出了小刀威胁着水镜。

水镜拿起在衣柜旁边的晾衣杆直接抡到了一名歹徒的下体,他直接痛的扔下了小刀。

“你这是找死。”另一名歹徒拿着刀冲了过来。

水镜转身闪了过去拿起了掉在地上的小刀。那个歹徒发现形式不妙就抓住了还在沉睡的真矢威胁到。

“你最好老老实实的,不然她就要没命了。”

水镜只好放下手中的小刀,那个歹徒靠近了她。

“你给我去死吧。”他突然抓住了水镜并且用刀戳向了水镜的胸前,水镜用手强行握住了刀刃,可她的力气还是没有一个成年人大,就在她快坚持不住的时候铃木管家从外面进来打晕了歹徒。

“水镜,你没事吧。”

“我没事...看来小姐是被他们下了药了,到现在还不醒。”

“你赶紧去包扎一下。”

“小姐她怎么办?”

“我去把她带到其他地方吧,不能再在这里了,太危险了。”

到了晚上,真矢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醒了过来。

“好困啊,这里是哪?”

旁边的水镜就趴在真矢的身边。

“小姐,您醒了?”

“水镜...这是哪?怎么到了晚上了?”

“老爷刚刚把夫人带走了。说是要搬家。”

“什么?爸爸来了?他在哪?”

“他们离开了,说是要让小姐离开父母生活,学会自立。”

“什么?为什么?”真矢坐了起来想要下床。

“小姐,您别激动,老爷说了等您长大了就带夫人回来。”

“怎么这样...”

“放心吧,小姐,我会守护你到长大的。”

“谢谢你...”

但是从那以后,真矢再也没有像以前那样开心的笑过。为了维持生计水镜把她们曾经的别墅卖掉了,铃木管家也有去做些别的工作来资助她们。

天台上的两个人仍然在打着,水镜躲过鵺的攻击之后转身一刀斩断了鵺的头发。

“呼...真是不放水啊。”

“时间快到了,这是...为了小姐,对不起了。”

“什么对不起?”

“对于我违约的事情。”

“你什么意...”

突然宿舍里传来了爆炸声。

“你...”

“对不起,我别无选择。”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