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远去的校车

作者:e犬
更新时间:2020-02-26 19:40
点击:2219
章节字数:240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在车站等候合宿驾校的校车时,天色未起白还是黛蓝色。小雨雾蒙蒙的,遮雨板难以聚起完整可以坠落的水滴。她透过镜片观察一旁的母亲,健朗的中年女人还保留着豪不示弱的精神气,在一边坐着腰杆笔直,久违地,田中女士找回了儿童时光里依靠着强倔母亲的安心感。


那时的二人如同相依偎的刺猬,相互爱惜却也相互伤害。

也是多少次等候校车时,小小的她仰视着母亲,对方看向她,温暖的手摸摸她的耳朵,问她早饭吃饱了没,嘱咐她在学校要好好听课。



“你不是现在又想抽烟吧?”母亲警惕地斜过眼光来,却是在仰视着年轻力壮的自己了。渐渐无法控制女儿的一切,与前夫一般的作曲才能并着烟瘾在自己掌控之外自然而然发生,甚至……


母亲眼角纹路一年一年加深,如时光在田中指缝间漏去般无可逆转。她胸膛内响起低扣心脏瓣膜的钢琴音,无法解脱的忧伤塞住脉管神经,那些过去的日子终究是回不来的,在记忆里模糊了年轻女职员的高大身影,她用不可理喻的倔强独自打拼,将自己养成这大个子的模样。

而自己貌似努力认真一切遵照母亲的期待,却实际上处处和她“作对”,上低音号、作曲、抽烟成性,还跟自己的女学生纠缠不清。想想这些,她简直要悲笑出声了。


田中明日香哎呦了一声,在静谧封闭的凌晨显得突兀,她扶着太阳穴小声道:“你不说我还不想这茬。”


母亲如同吃了瘪,怎不知她是在演戏,却拿她没办法,法令纹抖动而后歪向一边嫌弃道:“我好不容易来一趟看你,就别给我添堵了。”她手搭着腿上的袋子,塑料褶皱发出细小炸耳的声音,同时有谁轻快的脚步踩着湿滑路面嗒嗒作响,两者交织,母亲比她先看向来人,竟松了眉毛勾起嘴角,明日香有些昏朦错愕:母亲的脸,是可以出现这样表情的?


视线触及,她所陌生的松垂单马尾摆动在来人的肩胛之下,桃沢的脸颊化上成熟淡雅的妆容,却依旧笑得很甜稚,糅合出奇妙而迷人的半熟气质,她两手拎着包悬在膝前,开口轻笑盎然:“母亲!”


“喂!”明日香浑身冰冷,饶是心绪淡然的她也受不了小屁孩这等莽撞的惊人之语,可晕眩了的双眼之前,母亲却站起身来,手稍稍抬起,犹犹豫豫却亲切地放在桃沢肩上:“怎么还特意跑来这一站?”


桃沢嘻嘻笑,对着总被自己戏耍的老师、这次仍被自己瞒得一无所知的恋人眨眨眼:“老师早上容易犯烟瘾,我来监督监督。”


“监督?监督太难,你别被她带跑了就行,”母亲对着桃沢叹气,转回一些角度看明日香,站台灯光在她后脑未盘起的碎发之上闪耀,天已透了亮,湿热空气侵袭了凉爽雨意,蝉声微响。母亲轻声温和道,“行了,我早知道了,小桃要是不说,你打算瞒到什么时候?”


明日香愣了一瞬,那一秒,桃沢短袖无法遮掩的疤痕在她眼前滑过,镜片的折射使它清晰——那是为惩罚她抽包烟的借口而留在少女本该无瑕的手臂上的,每每瞥见,她都会觉得抽烟索然无味。

这可能是桃沢唯一不知道的事情了,小家伙总觉得自己的软绵绵的劝说能起作用,实际上让明日香放弃的,是对她的愧疚和心疼。


“真是的!”明日香站起来比二人都高了不少,她收回了主导的气场,朗声道,“害得我还提心吊胆!”

桃沢皱皱鼻子笑,特意梳成低绑单马尾的柔软发丝显得温婉,收敛了凌厉姿态更是娇小可爱。可明日香向来是不敢轻视她的,她佩服也感谢桃沢,那比自己更颠沛无望的人生,塑造出这般凛然的花朵。


她总是比自己更勇敢。




晨光乍起,雨丝消逝,空蝉无依,站台路灯消去了色彩,空余玻璃灯罩和渐渐冷却的灯丝,三人身上不再有夜晚的暖黄,而清醒精神的白色日光却提醒着,新的旅程,这便大胆开始吧。


如果时光太短,那么就只争朝夕。


驾校的校车有些旧损,像从古老相片中驶来,它闪了闪车灯很快地挨近,母亲将手中鼓鼓的提袋塞给桃沢,嘱咐她们说:“驾校合宿一切听教练的,注意安全,不要自主做张,万一驾校定食不好吃就拿这改善下。”明日香暗瞄了一眼,缝隙里露出的都是小女孩爱吃的彩色零食,她欣慰也羡慕,羡慕桃沢似乎比自己得到了更多母爱,而欣慰桃沢她,终于有了母亲。


“妈妈,谢谢。”桃沢咬唇,小手将提袋抓得紧紧的,明日香被母亲拍了拍后背:“去吧,你们,学好了一定带我兜风。”



与女儿的心疏远的这许多日子,她紧绷着假面,因此缺了沟通,无可奈何看着自己的小姑娘和她父亲越来越像:一个人住,满屋的烟熏味,捉摸不透的行踪……她才敢承认那让她因不理不睬而恨过的男人,明日香的父亲,仅仅是最适合一个人生活而已。


那些她不再管,却怕自己的女儿貌似自得舒适,最终到老无依。


再怎么严格要求,鞭策斥责,如同神经质一般在人前对她大发光火,究其根本,也只是为了她能有更好的生活。有人可相互扶持激励,心灵可与谁共通,理想可与谁共享……那孩子,足以与女儿相爱终老的吧。



明日香,你比妈妈幸福呢。





首发站的校车容纳了二人身影,中年女人在无人站台伫立了一会儿,看着车尾消失成一个点,提了许久的塑料袋重量不见,令她稍稍有些不习惯。女人想起什么而后按动了手机,已远去的车上,明日香口袋里的震动惊醒了补觉的桃沢。


桃沢靠过来,迷迷糊糊看见老师拇指半遮住的,那屏幕上的字。


照顾好小桃,照顾好自己。




“老师。”她看着明日香关了屏,小声说,“妈妈说你不喜欢她。”



明日香心里波动一下,突然酸苦起来,她却摆出笑容问桃沢:“你喜欢妈妈吗?”


桃沢的脑袋在她肩头蹭了蹭,似乎是点头:“是妈妈养出这样好的老师,我喜欢妈妈。”


“这样吗。”明日香看窗外,景色飞越成一条条彩色的线,她唇光荡漾,美目闪动,悄声念白,“我明白了。”



依旧挺拔的背脊和优雅的身段,从背影看,那怎么也不是个步入老年开端的人,她走着停了脚步,拿出片刻前有了动静的手机,屏幕上略略放大的字体暴露了她视力的退化。


小桃说很喜欢妈妈您。




我也是。

谢谢您,一直以来都。



中年女人的肩背颤动起来。她的脚步停驻在无人的乡村坡道,暂时失去了倔挺高傲的力气,努力收住的泪光从并不光滑的面颊上闪过,纹路浅生的手指捂住了鼻尖,粉蝶扇动翅膀翩然而过,停留在她眼前的草尖,花叶轻摇,柔软如她此时的心绪。



此刻的她只是个为孩子的爱喜悦的,普通而幸福的母亲而已。


科目三过了么?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EMANON:)
EMANON:) 在 2019/04/09 01:44 发表

刚好在单循 列侬 的 OH MY LOVE 心情复杂

龙族少年游
龙族少年游 在 2019/04/09 01:00 发表

刚过科二。。。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