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艾拉·伊尔马塔尔·尤蒂莱南

作者:1p1p1p8
更新时间:2019-04-06 11:01
点击:542
章节字数:380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历史没有如果,这是上校经常会挂在嘴边的话,但是她自己却非常喜欢沉浸在过去。

“如果我也死了,或者说我早点死去,死在异形战争里,会不会好一点呢?”她经常反反复复的说着这样的话语。

那天的夜里并不算太冷,上校在面向凯旋门的宾馆里安然入睡,而我独自离开了宾馆,在现在又一次稍显繁华的街道上漫步。虽然过去了整整四十四年,但是两次毁灭性的战争使得巴黎早已经没有历史上的繁荣。

沿着中心路走了不多久,街灯就消失了,仅剩下覆盖着滚滚尘埃的瓦砾中有时会闪过一点点灯光。这也说明凯旋门的废墟已经近在眼前了。

凯旋门再过了四十四年后仍旧没有重建,因为这里是巴黎人民的耻辱,在这里她们没能保卫她们最重要的人。当欧罗巴联军的火炮将整座巴黎城化为一片废墟,当欧罗巴联合政府发现不论是哪一个国家都没办法控制巴黎的人民,她们同意了巴黎自治。

我抬起头,看着沉浸在夜色中的成片的废墟,那些废墟旁已经堆满了枯萎的花朵。在凯旋门的正前方,立着一块漆黑的高度七十厘米左右的石碑,其上刻了短短的一行字

“愿所有真正保卫高卢乃至欧罗巴大陆的英灵不朽!”

这是一句四十七年前的话语,当佩琳奴高举着高卢国旗以及第501战斗团的团旗带着上千名士兵冲进卢浮宫时,她高喊着这句话。当时的她也许已经知道了,她也会成为这些为这一事业牺牲的英灵之一。

我走到碑前,凝望着漆黑但是苍劲的字体,一个念头钻进我的脑海。

“为什么你们一定要死去呢?”突然熟悉的上校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简练的表达了我脑海中所有的疑问。但是显然她并不知道这是我对着这些失去的生命有着的同样的疑问。

“你知道吗?如何成为对人们重要的人呢?”上校突然开始了无端的发问,让我摸不到头脑。我看着上校慢慢拂过冰冷的石碑的手,想起了路边小贩对我们诉说的佩琳奴爱民如子的故事,忆起了打扫废墟的老人提起的与佩琳奴一起迎着枪林弹雨冲进阿姆斯特丹的黑天,又仿佛在眼前看到了在布拉格上空飘扬的第501统合战斗团的旗帜。

“让她们认为你是独一无二的,是不可替代的?”

我试探着向老人说出自己的答案。看着她突然间眼睛一闪,然后又渐渐熄灭。过了不久她突然咯咯咯的笑出声,然后仔细的端详着我的脸,带着一丝丝的怀念

“不,不过就因为这个,我们必须也一定要死掉。就是因为没人能代替我们,所以我们必须马上消失。好多年前,真是好多年前了,有个人和你一样,不过那时是她问我。可惜我当时没能回答她。所以,听好了,你一定要听好了哦。”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眼睛耀耀生辉。在她的背后,我突然看到了年轻的上校,用宝绿色的眼眸紧紧地望着我的眼睛,她深吸一口气,然后如同春风一样温柔的说出如何成为重要的人的答案

“请呆在我身边,陪着我一起度过这漫长的岁月,陪我一起走过我的一生。”

泪水飘零。

————————————————————

这一次我不知道我到了哪里,因为这一次并没有上校讲述她的故事。所以并不是我在脑中构建了上校的记忆,仅仅是我处在一个不知名的梦境中。

天空中挂着皎洁的明月,脚下则是一片翠绿的大地,身后遥远的天边大地笼罩在一片火红之中。时不时传来105毫米炮弹爆炸的闪光。空气中弥散着一股莫名的焦糊味以及难以忍受的燃烧的恶臭味。

但是即便如此也不能隐藏压抑的气息,不论眼前的大地怎样辽阔总有一种被全身看得通透的感觉。但是实际上我甚至不知道我是谁。

我位于一只30名左右的魔女编队的正中,训练有素的魔女们即使在肩并肩的飞行也不会卷入旁机的尾流中。但是此时无线电里却嘈杂一片。

“我找不到她了!!她从雷达上消失了!!”

“报告总队长,机群前方30公里处有一整片不正常的雷达波形!!”

“敌袭是谁!!”

“六号炮兵阵地被袭击…..请求….支…..请求支援!!!”

我不知道是什么能另这些人如此紧张,我们离的如此近,我甚至能看到她们紧咬的牙冠和丝丝冷汗。

“敌袭!!!3点钟方向高度14500!!现在……”

无线电中传来一丝嘈杂的惨叫,随后没了声息,我甚至没时间向左侧转头,P51银色的机体裹挟着超越音速的音障墙从眼前略过,随后卷起了一阵由鲜血与断肢组成的旋风。我如同一片台风中的树叶般旋转,随后一股如同抡到眼前的铁锤一样不可阻挡的力量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在混乱中看到了在阴影背后绽放的33朵烟花。

和我一样的淡金色头发被修成了利落的寸头在月光下闪闪发亮,蒙在脸上的黑纱让我辨不清这张脸,若不是面纱下微微可见的修长的鼻梁我可能会认为这是一个男人。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她说着,不断地重复着,但不是对着我,而是穿过了我的眼睛,穿过了我的记忆,到达了某个我认识的,但是她却无法见到的人的耳中,


我不知道她是谁。我也不知道她在像谁道歉。

————————————————————————————

半个月后,我与上校又回到了柏林,不过这次没有了晴天,乌云从遥远的东方扑向卡尔斯兰的大地。

自从我第一次造访上校的家中已经度过了两个月的时间。这期间我们从莫斯科广场出发,造访了圣彼得堡的一片废弃的旧军营,坐着波罗的海的渡轮前往柏林,随后乘着最古老的蒸汽机头穿过卡尔斯兰的遗迹来到阿尔卑斯山脚下,辗转到达了巴黎,如今又回到了柏林的大地上。

路上上校的话并不多,但是还是很愿意和我说话,她会经常沉浸在回忆中无法抽身,那时我就会让她安坐在我的一个小轮椅上,推着她从一片片记忆废墟中走过。

上校说很喜欢我的淡金色头发还有雪白的皮肤,还说她在年轻时也许也曾经能让某人迷倒。我不知道这个某人究竟是谁,我好多次追问上校最后仅仅看着我的眼睛,然后淡淡的说那个人在她的眼中。

“上校,啊,桑尼亚女士,我在想为什么。”

“用不到去想,过去的事让她过去吧。”

上校颤悠悠的坐到我身旁,抱住自己的拐杖,闭上眼睛。然后的突然睁开,从眼底闪出一丝痛苦,但是又消逝了。她抬起头,望向星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谢谢,记者,我还记得当年还在战争时,明娜中校当时还说过,战争结束后我们要一起在卡尔斯兰,高卢好好转转。现在多多少少也算实现点了,虽然少了很多人。我....”

她抬起头,微微的张了张嘴

我曾经会读一些唇语,但是当时我并没有看明白上校在说什么,直到几十年后,我学索姆斯的语言后我才知道,她说的是

“想与你们越过乌拉尔山脉,去那片遥远的欧拉西亚森林”

——————————————————————————

又是一片不知名的梦境

我的视角正在快速的摇晃,穿过条条堆满瓦砾的长街,钻进一片片破烂的胡同,街上的建筑上支满脚手架,有些还算完好的房子正有着满脸笑容的人们勤劳的涂刷着油漆,使积满灰尘的破墙焕然一新。

街道上时不时可以看到四处穿梭的儿童,还有满脸笑容的老人。他们刚刚回到他们阔别六年的家园不久,一切都欣欣向荣。

我在街角倾斜的破旧电灯杆旁见到了我的视角想要见的人。她坐在一个矮小的轮椅上,一顶灰色的船帽压在她的头顶。她就在静静地看着街上人们发自内心的笑容。

我认得她,歌尔特露特·巴克霍隆。

“你怎么在这!!你到底打算做什么!!”

歇斯底里的喊声,我却异常的熟悉,没错这正是自己的声音。

“别着急嘛!哈哈!啊……我可能的确不太适合做一名领导呢,有点理解明娜的感受了。你看啊,他们多高兴,他们真是,真是好不容易才回家了。”

巴克霍隆没有在意我,准确说是刻意的想要回避我。

“索姆斯很远,而且那里只有你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英雄。他们不会放弃你的。你那里会很安全,我已经给哈特曼定了后天的船票,用的假名。明天你们立刻从柏林出发去汉堡,然后有人会接应你们,在从挪威转乘去索姆斯。”

我的视角刚想说话,巴克霍隆用手轻轻地按住了我的嘴,我能从那其中感受到一阵微微的颤抖。

“夏莉她们的事你应该知道吧,艾拉。你相信吗?三个人,因为夏莉飞行时未控制好飞行脚飞行速度导致超音速坠机大西洋身亡。你相信吗?夏莉会因为超音速失控吗?艾拉,算上我,咱们就剩五个人了。咱们和强得多的异形打了至少三年,直到柏林都一个人都没少,现在呢?到底谁更可怕?”

我的视角直接扯开了巴克霍隆的手,拼命地压低声音,但是眼中应该几乎都要喷出熊熊的怒火。

“所以?你要放弃了吗?你又要放弃了吗?没有你你妹妹该怎么办?哈特曼该怎么办?你到底在害怕什么?你知道每个卡尔斯兰的军人都知道你是被污蔑的!!那帮战争时缩在地堡里的政客到底有干什么??你别放弃,我们还有机会!佩琳奴就在法国巴黎,她现在没办法和我们联络但是只要你有动作她肯定会响应你!哈特曼!我!还有今天晚上就能到的桑妮亚,就算只有我们三个人也绝对不会立刻倒下!!你以为你留在这里,哈特曼会跟我们走吗?我们……”

“艾拉!!”

突然地喊叫,撕心裂肺惹得满街的人都把眼神转向两个女孩。

“艾拉……501已经不能在失去了,如果我们失败的话,那这个世界上能证明我们的人就只剩下一个人了,不行,不行的艾拉,一个人是坚持不下去的。我不能打这个赌。艾瑞卡会忘了我的,她可能早就不想我在她耳边天天唠叨了。艾拉,你听好,不论是我们,还是所有的卡尔斯兰人已经不想再经历战争了,我们为了回到故土实在是牺牲了太多。”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微微地呜咽了一声

“艾拉,我不想死,我不想啊。但是我不得不死啊。”

突然,天空变成一片漆黑,又一朵美丽的血花绽放于低矮的墙旁,金色短发的少女倒在了巴克霍隆早就失去温度的身体上,但是嘴角仍旧绽放着一丝丝微笑。

鲜血顺着墙根留到我的视角的脚下,直到这时我才发现,在血色的倒影中映照的是一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淡金色的长发,雪白的皮肤,紫宝石般的眼睛和一张绝望的脸。

艾拉·伊尔马塔尔·尤蒂莱南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