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就往前走吧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19-04-06 00:40
点击:1610
章节字数:242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从未于这个女人搭过话,她未着正装,便服是清爽的暗花上衣与深色七分裤,上半身落在阳光里,唇勾起瞧着她。女人刘海静止着,遮住暖色为脸颊打上阴影,明暗相继,是生动又柔和的一张脸。


“在哭吗?”


她毫不客气地问出来,可语气亲和,让她感觉不到一丝被冒犯,佐佐木腿蹲麻了,不敢急着站起,就那么蹲着仰视她,愣了几秒而后诚实点头,嗓音的气力不大饱满:“嗯。”


她的细软声调不知怎的让面前利落标致的女人展开笑意,她浅淡动人的腮红随着笑肌的牵引而飞扬,明亮摄人的眼睛也弯成月亮:“果然新山老师说的不错,你很像霙。”


佐佐木喉头因刚刚的哭泣有些肿痛,她被这话吓得咳了一声,恰巧午间蝉声盛大,一浪高过一浪,让她的心绪随着跃动起来。她暗中羡慕钦佩的漂亮女社长,做出了令她欣喜万分的评价。她忽略了自己面上泪痕忍不住站起,裙摆重新落下在膝盖间,感到大腿与小腿相压之处又痛又麻,手稍微背过去捏住一角自己的衣裳,黑色长发掠过胳膊肘,带去一丝痒。她确认着不太敢相信:“铠冢老师?”



“嗯,”女人轻快的上扬声调使她更加开心,见到女孩重新出现愉快表情的脸,伞木社长顺势指指一边几个动物形状的儿童摇椅,自然地招呼她,“坐,我听新山老师说是双簧管的事情,虽然我也不太懂,介意和我聊聊吗?”


枫未与她一般大大咧咧地跨坐上去,她双手理整齐腿根后的衣裳,并着腿靠在上面,眼光投向地面,文静的姿态更让伞木想起少年时的霙,感到熟悉与亲切。只是第一次见面,她就在心间与她熟络起来,如何对话,作何态度,怎样引导,仿佛很久之前即烂熟于心。


比起有关自己的问题,佐佐木枫更在意利兹和青鸟的故事,她从刘海下抬眼看逆光而变得神秘的女人的面容,试探着小声说:“伞木,社长,您和铠冢老师的利兹与青鸟……我很羡慕。”


伞木眼皮一跳,没想到这孩子的话题会跳转到自己身上来——是霙告知了她吧,这孩子又知道多少呢。她转回头看到自己交叠的手指,蓝色晶体与银质圆环交相辉映。一年多的日子太过完满,这枚戒指更似已经陪伴了她一生的长度,掩盖住她失去了翅膀的十几年漫长光阴。


明明之前不管是自己还是霙,都失去着彼此,又等待着彼此,怀着无望的期盼。


那段日子怎么能忘呢,每天的清醒时刻,都想埋入被窝昏睡个不醒,而公司还等着自己经营,儿子还等着自己照顾,她没有理由后退;霙却辗转流离,只含抱着一个简单笃定的信念,竟等了十数年……


可正是严寒中厚雪下对未萌发生机的坚守和呵护之后,与春天的重逢才变得令人痛然落泪,相守才值得万分珍惜。现在,雪消春至,温暖湿润的土壤之中,扎根而起的幼叶新枝将永远沐浴着阳光。


希美欲要吐出口的苦涩被强行按了回去,她不愿让这么一个未经更过分辛酸的女孩提早知道这些。因为人总是要在一步步脚踏实地的行走路途上,才能真切感受到脚底水泡的痛楚,才能真正从自己的内心获得坚强。


身为商界人士的她自然通晓语言的艺术,顺着枫的话接下去,却巧妙转回了自己的话题:“嘛虽然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才……但,我啊,从高中就很喜欢霙的双簧管。”


“双簧管,”她被击中痛处。若不是敬仰尊敬的人在场,佐佐木便会下意识地摸上自己时常紧贴哨片的柔软嘴唇,她在背后抠紧了手指,这样可以抑制习惯性的动作——不知何时,已经成为她新的习惯了,“新山老师也没法帮我……这样下去永远也达不到铠冢老师的高度。”


“不是努力的问题吧。”伞木想起那时生物教室里偷偷抹泪的自己,不甘心,不舍,可她为何会去生物教室呢?

她知道霙会来,霙,一直都偏爱生物教室。而自己那时是在等霙的,不知道会等来什么,可她期望着霙来。


那是她唯一的,最后的指望。



“我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更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她低低出声,那嘴唇只是动了几下又合上,仿佛从未张开过。如霙一样沉静柔弱,发丝安静,面色白如雪;如自己一般充满抱负,渴求着什么却无法实现……但与少年时二人不同的是,佐佐木枫的眼中空无一物,她彻彻底底赤裸着一颗心,什么都未曾拥有。


“是吗,”伞木女士明白她的心情,那大概是做了自己太久的英雄,待到经人点拨,通晓了被依靠与依靠她人的温暖和幸福后,发现无人可依而产生出的寂寞、孤敝之痛。在佐佐木听来太过开朗的声音被说话人的风姿更添了魅力,“再也没有可以失去的东西的此刻,你才是最坚强的你……佐佐木同学,不妨这样想一想。”



佐佐木发愣,她将长发撇在耳后,好看清伞木的表情,那是鼓舞与宽慰交织出的宠溺。不知是否因为快要拥有女儿,伞木此刻面对着这样一个与霙相似的孩子,竟生发出十分的怜爱在心底。果然女孩子是柔软洁白的棉花糖,捧住会黏在手心,含着会化成甜凉的冰雪,她的无措与脆弱,都让人那么想呵护。


“那……就这样吗?”她的唇色略显苍白,却因悸动而颤抖着娇嫩的粉红。


什么都不急着改变,只是一腔孤勇地走下去。


“嗯,因为一定可以遇到的,那个人,”伞木早已料到她的不安,因为自己也有过不知何时是尽头的空茫绝望,“在那之前,守住自己的双簧管就好。”



是男孩也好,女孩也好,笨拙也好,精明也好,早也好晚也罢。既然从此以后愿意敞开心真诚以对,那么你行走在人生旅途之中,绝对会与这样一个唯一的人相遇。




枫黑发吸收了烈日的热量,在头顶烧灼起来,午间热意浸入她的衣裙,她站直,汗湿的指尖连同大脑神经都在痒——想要立刻找回自己的双簧管,抚摸它优美的银键和漆黑的身体。嘴唇与哨片相吻,让气息通过木管,而后让乐曲带起的柔风抚摸自己的脸颊,如同她千万次的吹奏一般。


她跟着伞木女士的脚步徐徐归去,在她悠扬的马尾之后,如跟随母亲或是长姐一般让她感到安心。在伞木女士后背的阴影下翻出手机查看,有人发来了讯息。



——怎么没来比赛?出什么事了吗?速回。


桃沢她们,去看自己的比赛了啊。



佐佐木枫停了一步,刺眼白芒就照到她的脸颊上去。


世界是温柔的,人也是。没有一片花瓣注定在绽开时溢满悲伤,只要它笃定地勇敢敞开胸怀,那么世界也会用臂膀将它紧抱,守护它独一无二的美好。


——我没事,谢谢你的担心。


——话说回来,可以的话,能告诉我为什么你叫“桃沢”吗?


两条消息,显示已读。




可以的话,我想要重新与你做朋友。


女儿的实习妈妈伞木女士首战告捷
经验+8794点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clannad1
clannad1 在 2019/04/05 01:21 发表

感觉挺好的

邊邊不講話
邊邊不講話 在 2019/04/04 14:00 发表

看前面感覺有種淡淡的憂傷感(雖然我也不知道從哪裡來)
然後在看到“經驗+8794點”後我笑了(。ŏ_ŏ)
不是我的鍋,是作者太搞笑了以致於我留不住文藝的氣息(望天)

张小豆
张小豆 在 2019/04/03 21:24 发表

倾慕过少年 也对某个少女有过一见钟情 但后来 还是觉得更偏爱女孩子一点 香甜柔软 让我不得不拿出所有的耐心去对待 因为是女孩子 只要不超出底线 就觉得 怎么样都是可爱的 只要去面对 就各有各的美好

显示第1-3篇,共3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