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以血为誓

作者:妹红炭烤辉夜姬
更新时间:2019-04-09 01:43
点击:279
章节字数:390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圣诞节这天,初夏和鵺准备穿着晚礼服去参加真矢举办的晚会。

“七点了,我们该走了。”

“嗯,可是七七呢,平常这个点它该回来了吧。”

这时七七从窗外飞了回来。

“还好没走丢,快把今天晚饭吃了吧。”

初夏正喂着七七食物,突然七七飞了起来随后落在了鵺的肩膀上叫了起来。

“唉,赶紧离开我的肩膀,这衣服可不能抓。”鵺把七七赶走了。

“咱们快走吧。”

“嗯。”

在一处非常大的宅院里的一个房间里。

“水镜,菜准备齐了吗?”

“准备齐了,小姐。”

“真的一个仆人都不留吗?”

“有我就好了。”

“嗯,可是你不打算和我们一起吃饭吗?”

“今天有客人,就算了。”

“水镜...”

“怎么了,小姐?”

“我们一直都是一起吃饭的吧。”

“嗯。”

“虽说我们是主仆关系,但是...”

“叮咚...”这时大门的门铃响了。

“小姐,我去开门。”

水镜离开后真矢一个人坐在那里看着这栋房子。

“好久没有回来了呢,感觉就连气息都变了。”真矢叹了口气随后下了楼。

“小姐,客人到了。”

“二位,欢迎光临我的家。”

“哇...好大。”初夏看到房子内部后惊呆了。

“客人请从这边走,餐厅在这边。”水镜带着她们跟着真矢进入了餐厅。

而在院子的某处,猎人正悄悄地靠近着猎物。翼悄悄地摸进了院子,她放下了父亲的狙击枪,开始盯着手机。

手机的短信显示着“如果我是最后一个,我自杀了,你们还会遵守承诺吗?”

不一会手机上显示收到了一条短信。

“放心,会的。”看到回信后翼便把手机扔掉了。

“四个人...算上我五个,狙击枪剩下五发,够了...”

在餐厅里,水镜正在上菜。

“请慢用。”

“水镜,你也来一起吃吧。”初夏对着水镜说到。

“不,主人宴请客人的时候仆人不能用餐。”

“别这么说嘛,都是同学的。”

“算了初夏,水镜她特别固执。”

“好吧...”

“那我现在请你们开始用餐。”

“谢谢,我开动了。”

在初夏一旁的鵺盯着周围,以防出现的任何杀机。

“鵺,你怎么不吃啊?”

“是今天的菜不太和您的胃口吗?”水镜慢慢走到鵺的身边小声说到。“放心鵺小姐,我会遵守承诺的。”

鵺没说什么拿起了筷子开始吃饭。

这时房间里面的灯突然全部熄灭了。

“喂!”鵺一下子站了起来。

“别紧张,不是我干的。”水镜悄悄地说到。

“水镜?怎么回事?”一旁的真矢问到。

“可能是跳闸了,我去电箱那边看看。”说完水镜便起身准备离开。

这时鵺发现自己的肩膀上有荧光粉的痕迹,她立刻拉住初夏,发现初夏的胸口也有荧光粉。

“快趴下!”鵺突然从背后按倒了初夏。

这时一发子弹从她的头皮上面擦了过去,打碎了桌子上面的盘子。

“水镜?怎么回事?”真矢也蹲下来抱住了头。

“小姐,您快躲起来。”

“快,初夏,脱掉衣服。”

“啊?鵺,为什么啊?”

“有荧光粉,她能看见我们。”

“可是...”

“快脱掉。”说完鵺一把拽掉了初夏的衣服。

“啊!”

“水镜,怎么办啊?”

“小姐,我送您去卫生间,把门锁上不要开门。”

“等等。”鵺对着水镜喊到。

“把初夏带上。”

“好吧,但是请快点。”

把真矢和初夏送到卫生间后鵺和水镜准备去找杀手的位置。

“是她吧。”

“应该是。”

“你对这房子的内部结构很熟悉吧,你在里面找,我去外面找。”

“嗯,那就这样吧。”

鵺随手拿了厨房的餐刀之后从窗户跳了出去。水镜则去了二楼的一间房子里,那曾是她居住的房间。她打开了自己平时上学的时候带的装大提琴的袋子。从里面拿出了一把长刀。

在卫生间里,真矢和初夏蜷坐在浴缸里。初夏发现真矢在发抖。

“不用害怕,有鵺和水镜保护我们。”

“我不是怕死...”

“那...”

“我担心水镜...这种事情我碰到过好多次了,但是来刺杀我的人都是拿着刀或者棍棒的,这次的杀手拿着枪我怕她...”

“不要太担心了。你刚刚说你经历过...”

“我父亲生意上肯定会招惹了一些人啊,或者是一些贪财的人来这里绑架我。”

“那水镜都成功保护了你?”

“没错...”

“水镜她真的很在意你呢。”

“我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的...”

在院子里,鵺寻找着凶手的位置,但是却没有找到。这时又一声枪响响起了。鵺马上朝着枪响的地方过去。

到了枪响的地方,鵺遇到了同样赶过来的水镜。

“你也来了。”

“没错,我是听见枪响才来的。”

“枪手瞄准的是你吗?”

“不是。”

“奇怪了这枪打的不是你也不是我怎么是在外面响起来的呢...”

在卫生间里。

“水镜她是和我们家的管家学的刀法。很厉害的,我们管家曾经救过我父亲。”

“水镜真的好厉害。”

“她不管是学什么都比我学得快,不光是这个,还有做饭、音乐、学习她都比我更优秀。有时候让我觉得她才是大小姐。而我不过是个娇生惯养的刁蛮女孩。”

“水镜她愿意留在你身边肯定是有原因的。”

在门外,翼正一步一步走过来。“找到你们了。”翼端着枪瞄准了门锁。

随着一声枪响门锁立刻破碎掉了。

在外面的鵺和水镜也听到了枪声。

“这声音是从...不好!!”鵺反应过来她们被骗了,马上向着洗手间飞奔了过去。

翼看着洗手间里面,但是并没有看到初夏和真矢。于是她慢慢地走了进去。她用枪瞄着巨大的浴缸,走近发现里面没有人。她扭过头去,初夏突然出现在她面前手里拿着不知道是什么喷雾朝着她的眼睛喷了过去。

“啊!”翼的眼睛被喷雾刺痛忍不住叫了出来。初夏趁机推倒了她,这时翼扣着扳机的手指按了下去,但是由于失去了平衡枪管是冲着天花板发射出了子弹。

“快跑!”初夏拉着真矢就往外跑。在客厅她们遇见了闻声赶来的两人。

“你们没事吧。”

“没有...是翼,她还在里面。”

“我去,你留下来保护她们。”

鵺赶了过去,发现翼已经不在卫生间里面了。而在客厅里,水镜拉住了所有的窗帘,让这里变得完全漆黑。

“不要出声。”水镜对着两人交代到。

“咳咳...”由于刚刚的喷雾翼的嗓子开始发干发痛。

鵺听到了声音悄悄地靠了过去。她发现了躲在二楼卧室旁边的翼。鵺正准备对翼下手的时候突然翼一枪托砸了过去正中鵺的面颊。

“切,原来看到了啊,你也是真能忍...”

“别废话了,就算不用枪你也打不过我。”

“那就来试试看啊。”

翼把枪丢到了一旁从腰间拿出了一把军刺。

鵺很快发现眼前这个人的格斗技术超乎她的想像。原本自己处于攻势,但是尽管鵺进攻猛烈却都被翼化解掉了,鵺根本没占道半点便宜,反而自己的体力不断的下降,有些无法招架翼的进攻了。

“该死,太轻敌了...”鵺一边防守一边往后退到了餐厅。突然她感觉自己踩到了什么。

“别跑啊。”翼追着鵺到了餐厅发现鵺从另一边跑到了楼梯。

翼追了过去却没有发现鵺的踪影。这时鵺突然从门后用衣服盖住了翼,并且一脚把她踹下了楼梯。在一楼客厅里的人被这突然的声响吓到了。水镜拿着长刀靠近了发出声响的地方。

翼一把扯下了蒙在她身上的衣服并且随手将它扔了出去。这时水镜也发现了翼。

“该死...”翼看见了水镜手中的长刀也举起自己的军刺。

水镜发现翼的身上沾了一些发光的东西,这使她在黑暗中能更好地判断翼的位置。而翼刚刚和鵺已经交过手了而且从二楼摔了下来,体力已经不支。这时鵺跑到了卧室里面找到了翼留下来的狙击枪。

翼这边已经开始难以招架水镜的攻击了。她明白不能够再纠缠下去了,她摸出了父亲给她的手雷准备拉环,但是水镜没有给她机会,一个肘击打在翼的腹部把她打倒在地,翼的手雷也掉在了地上。

而鵺在二楼发现下面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便问到“怎么样了?”

水镜对着鵺喊到“没...”这时突然翼起身一脚踹开了水镜,并且从腰间拿出了她父亲给她的一把特制的仅有一发子弹的枪。

鵺看不清下面发生了什么,但是她看到了黑暗中的一个光点,而且她发现了自己的衣服好像悬在半空中。很快她明白了自己的衣服是挂在了客厅的吊灯上面,而下面的那个光点就是翼。

鵺没有多想用枪瞄准了吊灯开枪,吊灯应声落下,砸中了在下面的翼。

“这下应该结束了。”鵺跑到下面发现翼似乎已经被吊灯砸昏了过去。

而水镜悄悄地拿走了掉在地上的手雷并且拉开了窗帘。房间终于稍微明亮了一些。一旁的初夏和真矢也走了过来。

“快叫救护车吧...”初夏对水镜说到。

“为什么?”

“这你别管了。叫就是了。”鵺在一旁说到。

“我不管,这么做根本不会有任何好处。”

“水镜...你叫吧,在这里出再人命,不好...”真矢对着水镜说到。

“好吧...”水镜用电话叫了救护车过来。

“警察你打算怎么应付?”鵺问到。

“别管了,他们很容易摆平的。”

这时候吊灯下面的翼似乎意识逐渐清醒了过来。她看着在前面的四个人举起了她的枪。

水镜听到了背后的动静,看到翼举起枪后她来不及多想一把推开了在她身旁的真矢。

“小姐小心!”

“啪!”

子弹狠狠地打穿了水镜的右臂,鲜血不断地从里面涌出。

鵺马上跑向了翼。

“对不起,白莲,我没能实现你的愿望...再见面的话总感觉有些对不起你呢...”说完翼取下了自己作为护身符的子弹,按进了枪中,慢慢地指向了自己的脑袋。

“我来找你了...”说完她按下了扳机。但是子弹并没有从枪里射出来。鵺过来抢走了枪,这时子弹从里面掉了出来。

翼看了看子弹渐渐明白了什么。

“原来,那老家伙还在乎我...”鵺随后把翼打昏了过去。

“水镜!”真矢跑到水镜身边查看水镜的伤势。

“小姐,你没事吧...”

“笨蛋,你都...伤成这样了还问我有没有事。”

“我这不算什么,只要你没事就好...”

这时救护车来到了院外。鵺背起了昏倒的翼而初夏扶着受伤的水镜一同上了救护车。

在救护车上,初夏问到“鵺,你当时为什么劝水镜叫救护车呢。这不像你。”

“不叫你肯定不会答应。”

“嗯。确实呢”

“你是想我们全部都活下来吗?”

“嗯,我不想你们当中任何一个人死去。”

“我想了很多,或许这也是一种解决的方式。”

“鵺,你能明白太好了,杀戮有时不会让我们解决问题。”

“嗯”

“呐,鵺,能不能答应我。”

“什么?”

“以后不要再做杀手了...”

“不是不可以,但是...”

“但是?”

“让我做最后一次,让我找到那个人。”

“那个人?”

“那个杀害了我全家让我变成这样子的人...”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