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Sword, or Death (I)

作者:huntersai
更新时间:2019-03-28 01:31
点击:565
章节字数:467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蒼鬱樹林之間,一身純白衣裳的少女被一團黑暗霧氣所包圍,奮力地揮舞手中比自己身高還長的大劍,其銀白色光芒像是一道道夜空中的流星,在漆黑之中伴隨此起彼落的金屬撞擊聲不斷閃耀著。



「哈啊!」


尼祿大喊,瞬間三道光芒劃破黑暗,三名影從者應聲倒地,隨著纏繞在身上吞噬周圍色彩的霧氣緩緩消散而去。


「呼……」看四周已無敵人的蹤影,她喘了一口氣。



『小心前面!』

「嘖!」

話還沒說完,一支純黑的弓箭來勢洶洶地自眼前茂盛的樹葉中竄出,筆直朝尼祿的額頭飛去,但她的反應更快速,奪命兇箭尚未完成它的目的就先被斬成兩半。


純白從者還來不及放鬆,放箭的影從者立刻帶著另外兩位同伴現出身影,試圖再次包圍她。尼祿見狀馬上退開數步,與敵人保持一定的距離。


「可惡,人數太多了!」已經解決了好幾波的影從者們,仍然不見敵方停止攻勢,再這樣持續下去她遲早會先一步精疲力盡。


『總之先往後面那棵大樹跑!』

「唔姆!知道了。」


少女的聲音再度在尼祿腦中響起,她意會了聲音主人的企圖,聽從指示轉頭向後奔跑。敵人當然不會放過這種好機會,緊緊地追在她身後不放。尼祿一邊打落幾支背後來的冷箭,一邊找到了她的目標,接著快速繞到大樹後方,俐落地一劍將樹幹水平砍斷。


「接看看這招!」她咧嘴笑著說,然後朝失去支撐而搖搖晃晃的樹幹補上一腳,粗壯的樹幹和枝葉隨即往追趕過來的影從者們方向倒下並且發出轟然巨響,落地引發的風甚至掀起周圍一片片的落葉和塵埃。


尼祿立即轉頭繼續奔跑,盡量朝樹葉茂盛的地方前進,盼望著能夠成功甩掉後方的追擊者。就這樣沒有任何阻礙地持續奔馳了一陣子,看情況應該是暫時脫離了敵人的追跡。



確認附近沒有危險後,方才不見人影的聲音主人——岸波白野解除了自己的靈體化,出現在尼祿的眼前。


「往這邊走!」白野拉著尼祿未持劍的那隻手,引領著她朝一個方向跑去。


必須早一刻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休息才行,此時此刻此地,沒有任何人可以做為援軍依靠,唯有她們兩人。正因如此,絕不能讓身後的那個人精疲力竭。


岸波白野奔跑著,回想她們在這裡孤軍奮戰之事情始末。




***




時間是靈子轉移至特異點後不久,御主藤丸立香達成了首要任務——設立魔法陣,確保由迦勒底供應的魔力可以順利傳達之後。


『在你們正開心的時候傳達這個消息實在很抱歉。』立香的眼前浮現半透明的達文西影像,她嚴肅地說:『迦勒底觀測到敵方派出了一大群人正往這裡前進,當然其中包含從者反應。』


「了解,但是以我們的戰力應該可以對付。」立香的回答信心十足,「就在這裡以逸待勞準備迎擊吧!」


『很可惜事情沒那麼簡單。』通訊螢幕中的達文西緊皺眉頭說,『因為同時另一邊也有大群的敵人出現,其中只有影從者的反應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什麼!?可是任務開始前迦勒底並沒有調查到那邊有敵人啊!」

『是的,看來敵方將那邊的軍勢隱藏得很好,這是我們力有未逮,很抱歉。』達文西歉疚地說。


「不,達文西醬你們已經在有限的時間內盡全力了,總是會有突發狀況的。」立香回答,事實上迦勒底的職員們已經幾乎不眠不休地搜集情報了,「那現在該怎麼辦比較好呢?再這樣下去我們會被夾擊吧。」


『沒錯,而且這是最糟糕的情況,幾乎必定全滅。為了防止這個情況發生,我有一個策略。』達文西為了說明狀況開啟了另一個懸浮在旁的透明螢幕,上面顯示的是此地粗略的地圖。


『如果我們選擇某一邊攻打,必然會在交戰途中被另一邊的敵人從背後包夾,因為我們的戰力不足以在另一邊尚未抵達前解決敵人。即使可以,要立刻面臨下一場戰鬥也太過急迫,我方戰力很可能會減少到無法進行後續任務的程度。』




「嗯……也就是說只能分頭進行,兩邊都攻擊?」

『我認為這是比較可行的方案。』

「那我們就將戰力平分成兩隊,有從者反應的那邊由我帶隊迎戰……」

『我就知道你一定會這麼講。』達文西苦笑著說:『但我反對,戰力過於分散了。不要忘記連敵方的領導者是誰我們都還沒有頭緒,可不是把這兩群敵人全部解決掉,我們就能獲得勝利了。』


「……是沒錯,但是這樣根本無計可施了啊!」立香激動地說。

「達文西醬,你有什麼想法嗎?」一旁的瑪修開口問道。


『我提議,影從者反應的那邊只要一個從者去就好了。』達文西收起笑容,用公事公辦的態度說道:『他的任務就是盡量拖延敵人前進的時間,計算上大約需要撐過半天,等同於整整12小時。御主這邊則是帶其他戰力攻打另一方,勝利之後再視情況決定下一步。』


「怎麼可能!那根本不是一個人可以應付得了的數量!」立香無法置信地回答:「我不接受這個提議。」


『不過你不能否認這才是成功率最高的辦法。』達文西說:『我們是沒有失敗的空間的,相信你很清楚,御主。』


「……我當然清楚如果被打敗一切就結束了,可是……」立香非常了解,達文西之所以提出這種計策,是以她的安全為最高考量。只是她還是無法因此順理成章地接受這種幾乎將從者當作棄子的提案,掙扎著欲想出什麼更好的方法。




「御主,余自告奮勇,這個任務就交給余吧!」


此時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這位自願出來請命的從者身上。職階為Saber的尼祿.克勞狄烏斯,她長可及地的衣袖在空中飛舞,臉上的笑容毫無陰霾,彷彿這件事對她來說輕而易舉。


「尼祿……」

「放心吧,余可是萬能的天才,所有情況皆能應對自如。再說……」尼祿將站在自己附近的概念禮裝——另一個結局,也就是岸波白野,拉近身邊說:「吾等的配合天衣無縫,這不是汝等說的嗎?」


「……可是再怎麼說狀況都太艱難了。」立香遲疑不定,就算尼祿她們真的能以一擋百,依然有許多困難需要克服。尤其是與御主分開,等同於沒有迦勒底以及令咒的支援這點。


「但吾等的旅途一直以來都是如此艱難,沒錯吧?」尼祿不改笑容,自信地說。


「前輩,我們每個人都會支持你的決定。」


聽到尼祿和瑪修真誠的話語後,立香終於做出抉擇,決定相信自己的夥伴。


「……好吧,就讓尼祿去阻擋另一邊的影從者團。」

「可是你們一定要平安回來喔!我們約好了!」


「唔姆!」尼祿爽快地答應後,轉頭對身邊的白野說:「你也覺得吾等必定能完成任務吧!」


「嗯,我會盡我所能。」白野的回答雖然沒有尼祿那樣的必然,卻包含著堅定不移的決心。



一切塵埃落定,眾人接著討論了一些注意事項和任務完成後的集合地點,沒多久後就出發前赴各自的戰場。




***




那時候的決心至今也並未動搖,只不過實際情形始終是比紙上談兵越加艱難,無法接收迦勒底的通訊支援、敵人數量比預估的還多,種種因素皆使得成功的希望漸漸渺茫。



就在白野心思紛亂之際,眼前突然一片黑暗,有什麼東西由樹上跳下來了!


「影從者!」


太近了!漆黑的從者已經持刀準備劈下,她沒有任何躲避的時間,既然不可能毫髮無損,至少要避免受到致命傷。

已做好準備用雙手承受攻擊的白野,僅在一個眨眼之後,面前的一片黑暗竟轉變成完全相反的白。


「——休想得逞!!」


下一秒,影從者即被連人帶刀斬飛數千公尺,還沒落地就先失去力量消散而去。尼祿劍擊的速度之快,白野尚未看見她揮出,整招斬擊便已完成,徒留破風之殘響。



「沒事吧?有受傷嗎? 」尼祿確定白野全身上下完好如初後,揚起嘴角說:「區區Assassin想偷襲,還早得很呢!」


所有事情發生得太快,目瞪口呆的白野還來不及做出反應,愣在那裡看著尼祿的表情逐漸摻雜疑惑,然後突然像是發現新天地一樣大喊。


「余知道了! 」她的眼睛閃閃發亮,快樂地說:「一定是看余的英姿看傻了吧!唔姆唔姆!」


「呵呵……」這位皇帝下的結論真是太符合她的性格,白野感覺內心的緊張一下子全部消失了,而且說實在話,剛才的她確實英姿颯爽。


「尼祿真的好厲害,已經連續戰鬥了那麼久,竟然還能發出這麼強力的攻擊。」

「沒錯吧?還可以再多誇獎一點喔!」

終於聽到少女說出讚賞的尼祿,現在正處於絕佳狀態。




「是說,目的地到了嗎?你應該並非漫無目的帶著余奔跑吧。」得到滿足的尼祿想起正事,向白野問道。


「嗯,大概在這附近……但是我們會不會被敵人跟蹤了呢?」如果剛才突然出現的影從者是追著她們來的,那這個地方就很危險了。


「放心,那隻Assassin是本來就躲在這裡的,余可不會連這等追蹤者的氣息都無法察覺。」白色的從者集中意識,將四面八方掃了一遍後說:「此地沒有其他敵人了。」


白野點頭,繼續邁出腳步前進,一路上撥開無數茂密的枝葉,不久後看到了阻擋去路的整面岩壁,其下方有一個大小容許人類進入的洞穴。


「喔喔!這種地方竟然有洞穴。」尼祿驚嘆道,「多虧你能發現,並且記住地點呢。」


「任務一開始的時候發現的。靈體化時有滿多好處的,可以隨意到處觀察,對掌握戰況也很有幫助。」白野丟了一顆小石子進洞,沒聽到撞擊的聲音,應該有一定的深度,「在裡面休息一陣子吧。」


一起戰鬥的時間累積越久,越發覺這個少女不是泛泛之輩,尼祿心想。雖然偶爾還是會露出一些破綻,不過臨機應變的能力和戰鬥中的指揮都在在證明她絕對經歷過一段激烈的戰爭。沒錯,即使作為聖杯戰爭的御主也沒有任何不足。




她們拿了一些樹枝和落葉,盡量將洞口附近偽裝成與樹林相似的樣子,接下來才深入洞穴中。起初還需要彎腰扶著岩壁前進,片刻後洞內的高度就可以讓他們挺直身軀,到達最深處時視線幾乎是一片黑暗,只有從洞口傳來的微弱光線給她們至少能分辨出眼前存在物體。


「嗚……」


白野還在摸著岩壁確認地形的時候忽然聽到尼祿的聲音,仔細看才發現她已經倚靠著牆壁坐在地上,雙手抱著膝蓋。


「余討厭黑暗……會想起不好的事情。」她小聲地說。


這麼說來,在洞內行走的時候她就抓著自己衣服的一角直到剛才才放開。白野慢慢移動到蜷曲在牆邊的人身旁坐下。

「我也不喜歡。」白野輕聲說:「不過這樣子兩個人一起,就不會害怕了。」

「說、說得沒錯……」感受到令人安心的溫度,尼祿也往那邊移近了一點。




一段時間,她們兩人都沒有再開口。形同無用的視覺反而令聽覺更加敏銳,身旁的心跳聲就像滴答滴答響的時鐘一般,規律的、安穩的,在耳裡奏著一首柔和的慢板曲。



尼祿聽著聽著,意識也漸漸模糊了起來,失去力量的身體一不留神就倒向最近的支撐點上。


「…………唔、差點睡著了,抱歉。」

「睡一下吧,你一定很累了。」

快速將身體移開的尼祿,沒想到卻被一把拉回去。


「啊,還是你不想靠在我身上睡?對不起。」

「不、不是這個問題……!!」她可絕對不會說出其實求之不得這件事,「余的意思是……」


「我會醒著注意外面的動靜。」

「你要好好休息才有體力面對接下來的戰鬥啊。」

「所以不要硬撐了,好嗎?」


尼祿才剛想說點什麼,就被白野連續不斷的勸說中斷了。


「你對這件事異常的固執啊……!」她有點不情願地說:「你自己不是也需要休息嗎?」

「我沒關係,你比較重要。」白野毫不考慮地回答。



「唔唔……!你人太好了,余有點困擾!」縱然語氣強硬,但尼祿的內心是高興的,她只是不願這名溫柔的少女為了她勉強自己。不過事已至此,再拒絕下去未免就太不識趣了。


「那余要小睡片刻了,記住無論有什麼風吹草動都要叫醒余!」尼祿決定不辜負白野的好意,靠著她,頭擱在她的肩上。嗯!完美的位置!




大概是真的累壞了,或者是拜舒適的枕頭所賜,尼祿幾乎是一閉上眼睛就立即墜入睡眠。



「晚安,Saber。」雖說現在並非夜晚時刻,還是直覺脫口而出這句睡前的祝福語。



白野不自覺伸出手,想要觸碰近在咫尺,安穩的沉在肩上的溫度。還記得總是片刻不離的那個時候,她都會這樣摸著睡在面前的人柔軟的頭髮。如果她還沒睡著,就會咯咯笑著鑽進自己的懷裡。


但是,白野的手停在半空中,此處太過於陰暗狹窄,讓她不得不想起兩人的現況——被敵人包圍且孤立無援,僅只是暫且找到一個躲藏之地。


況且她和尼祿早就不是以前御主和從者的關係,失去所有連結的現在,已經無法像那個時候一樣隨意觸碰了。


終究白野還是放下了手,轉而專注於思考打破現狀的辦法。這才是當下最重要的事情,她這麼說服自己。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