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说出口吧

作者:e犬
更新时间:2020-02-26 19:31
点击:2480
章节字数:238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突然错开的目光和微乱之间被强行止息了的呼吸,少女没有得到任何回答。


这样的两人,又能拥有什么样的未来呢。



枉顾变得甜腻的空气,夏风正是刚起之时,建筑工地就在眼前,白色板材似乎要在这温度下融化流淌如牛乳雪糕的滴落,但坚硬撞击声又一波波传来,提醒她的幻想仅仅是幻想,明日香眯起眼睛,食指关节缓缓将眼镜片顶上一些,长指落下在身侧有些无力,时至今日,她仍无法心安理得接受任何触手可得的感情。


可能是家庭使然,她想,如母亲一般后半生独自一人也挺好,不必陷入感情的纷争中,带着对舒适区的偏爱,就这么一个人生活下去。



桃沢挪回去,规矩坐好,仿佛刚刚诱人的邀请只是明日香出现的幻觉。她小腿前伸,皮鞋不染的亮泽正好映上木漏阳光,闪在明日香眼里,惹人怜爱,叫她怀念从前十几岁时的活力和朝气。


这具身体,总会渐渐干瘪枯老,相距十几年的光阴会让她率先被磨损,而后只能看着对方花瓣一样的身躯而自惭形秽,到时,二人又该如何呢?


少女的叹息有如梦呓,她双手交握成拳,指间相扣,注视前方辛苦劳作建筑工人皮肤上微小的汗水闪亮,开启了另一个话题:“老师的那首永别,是写给一个人的吧。”



永别?明日香一瞬不可置信地眨眼,她反应过来桃沢在说《再见,芬芳》,又更是震动了一下——是深入心灵的交流,她未做表面文章,用只她能听懂的话语发问,仿佛那话中伸出了手,将她的心脏牢牢抓紧,逃脱不得。


“我……”少女看天,变得成熟的嗓音从弧线漂亮的喉头滑出,“可以感受到味道嘛,能听出那压根不是‘再见’,老师也不用惊讶……只是您的曲子里,只有这一首,很苦啊。”



明日香稍向后倾了身体,再次仔细观察这个女孩,淡淡宜人的香气从她领口散发出来,同样是女性,她不禁将记忆中那个人与她相比。

那人是一触即陷的柔软,如蒲公英一吹便碎,却以轻绒抚摸她的内心,她却以嬉笑言语不以为意般糊弄过去,明日香心里清楚,那温柔是隐晦却超越友情的产物,可香织,最终并不是非她不可。


那样的温柔是只要遇到任何一片肥沃的土壤,都可以茁壮成长的蒲公英。


明日香,是缕冬末春初的冷冽熏风,香织若与自己一直在一处,那白色绒伞携着果实,将永远于风中飘荡无依。她的温柔,明日香无法回应。



明日香朗声笑了,不打算再与她兜任何圈子:“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



“永别,很难受吧,”少女摸上领口,仿佛那里有不存在的领巾一般,她也有过一直注视着,喜欢过的人,她黑发阴翳,神秘也迷人,与她扎着同样颜色的领巾。可惜,那人也把她当做怪物,“忘不了吧。”她音声颤抖如刚落下雪块的松枝,可以听出年轻人才有的,微妙的怨恨与忧伤。


“是啊,”如与同龄人说话一般,明日香将两条长腿交叠,高跟鞋优雅地悬在空中,她重复她的话,“忘不了呢。”


原来,少女也同是经历过失去的人。明日香心中有什么滋生出来,所谓同伴,是否便似如此的存在呢?


残损的家庭,伪装的面容,顽强的挣扎,对乐曲的感知,以及无法传达并善终的,那份逝去了的爱情。她们都想过试着去付出爱意,而半路夭折,因软弱,或是不被理解。现在,是这个女孩先伸出了伤痕累累的手,邀请她共舞。



“……我去买包烟哦!稍微等一下。”明日香心中烦躁,她笑着从容说话,摆出大人姿态来敷衍她,只想这段时间快些褪去颜色,这样她便可迅速逃离,不必面对。


“老师!”桃沢站起身叫她,她回头,推推眼镜温和地笑容满面道:“我可不是在这里抽哦,学校有吸烟室啦。”她无法再回答着女孩的任何问题,心底已被她看穿,再多问,就如同赤身裸体毫无秘密,这显然让她感到难堪。


她向加快了脚步离开,并不是买什么烟,仅仅是仓皇而逃。工地边上的进入禁止牌未曾被她纳入眼帘,明日香未曾察觉危险,而少女裙摆翩飞就闪过了一瞬,斜出的、靠近的厚重白色板材,在少女脚步轻跳间被越过,那景色如在琴键上下悦动一般,可少女伸出的手力道却大,将她推向一边无阻碍的地方。


温热的液体沾到她的手臂内侧,一热又一凉,糟糕的颜色泼洒引得她心跳加速瞳孔缩紧,少女仅仅轻拧眉,深色平静地准确按住静脉破开之处上缘。

是明日香的不注意,叫她受伤了。


“哎呀,有点糟糕。”她云淡风轻地说,可小臂只之前几秒间已铺开了艳色,娇嫩白皙的,握笔写出绝美乐章的指尖滴着血,好不惊人的惨状让明日香慌张不已,她心间揪痛自责,上前抬起她的手却不敢触摸她分毫:“快去保健室消毒止血!”



“老师,”少女宽慰地笑,“下次要小心,再怎么泛烟瘾也不能不看路呀。”


“是我的错。”明日香懊悔,哪里还有一丝抽烟的欲望,看见她平静的表情又莫名心间气闷。


“老师没事就好啦,我无所谓的。”


这孩子怎么对自己这么不珍惜。






或许是存了抱歉的缘故,女孩分明如朝阳一般笑着对她,她却总觉得桃沢小脸泛着苍白。血腥勾人的气味被消毒水拭去,保健室老师对着桃沢如呵护一朵缺瓣的小花,那温柔让明日香更是自惭。


压力绷带裹在手臂,还连带着点点血迹,桃沢坐在保健室的床边,看着老师离开后,偷偷舔了口指尖残留的血滴,颇为沉醉地闭了闭眼睛——通感症的她理所当然听到了乐曲。明日香不知道此时她耳边的曲调如何,是否带着对自己的责备。


她坐过去,郑重道:“对不起。”


桃沢的左手被绑缚,肢端血液不通而鼓起青色的血管,在白如纸的肌肤下尤其明皙,显出病态的美。她微笑摇头,什么都不说。


以柔弱姿态获得的任何东西,都掺杂了怜悯,此时她不再打算发问,来日方长,她不急于一时的得到,只在乎对方真正的心意。


明日香,刹那竟明白了她的心情。



这孩子,如春寒料峭时节被不幸折下的一片嫩绿新叶,它不愿早早归根,只将夙愿托付给春风,愿她永远携着自己在空中飞旋,不要丢下。




该对自己的过去放手了。


她想要摸桃沢的脸颊,但伸手最终只是落到她的肩扶住,她开口,用恣意含着爱怜的笑容对她:“怎么只可以叫你一个人努力呢。”


桃沢伸出右手,摘下她的眼镜,美目更灵动真实。她拖着无力的左臂凑近,在明日香眼睫闪动之间,嘴唇贴了她靠近下眼角的脸颊。


伤痕满布的身躯终于互相探寻到彼此,而后卸下所有掩饰,以灵魂拥抱。




“老师,我喜欢你。”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luosamg
luosamg 在 2019/03/25 14:21 发表

以柔弱姿态获得的任何东西,都掺杂了怜悯。。很有道理

御影静流
御影静流 在 2019/03/25 07:54 发表

说好的开车呢(◞ꈍ∇ꈍ)◞

lostinR
lostinR 在 2019/03/25 02:44 发表

竟然很美味? (///▽///)

显示第1-3篇,共3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