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午夜惊情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9-03-26 22:39
点击:964
章节字数:504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一一七、午夜惊情

“你是来杀我的么?”

“对,我来杀你。”

女孩和少年的声音都是清澈得如同山间泉水,语气都那样的平静。若是不听其内容,就像一个良夜,大哥哥和小妹妹看着萤火虫的对话。可是这平静之下的杀气,却更加的诡异。

银发少年俯视着身量不高的女孩,窗外的月光照在她的脸上,浅色的头发沐浴了一层银光,像是光环一样笼罩着她白皙的面孔,更显得空灵秀美,如同夜之精灵一样纯洁无暇。只有那双和自己一样的焰色双瞳,目光坚定无畏,让这幼小之人,竟然隐隐有一种凛然之威。

静留仰脸看着银发少年的眼睛,忽然摇了摇头:“你不想杀我,是不是?要不然你也不会跟了我好几天,现在才出现。”

少年一惊:“你……你知道我……”他武力过人,年纪又大了许多,本来在女孩面前如同狮子搏兔,可是却不知怎的,这女孩的目光和话语,却让他好像心生忌惮,缚手缚脚。

他又听见女孩说:“是,我听得见你,也看得见你。”

少年大惊。他出身于阴阳师世家,天生异能,是学武奇才。从小得遇明师,六岁便接受阴阳师的最高训练,自信自己虽然跟踪了这家人几天,可一定不会露出行藏。可这八岁的女孩却听得见也看得见自己,只有一种可能,她是狐耳,还是鹰眼。

鹰眼狐耳豹速熊力,四大异能能得其中之一已经是万中选一的幸事,可是这从未经过训练的女孩却集两大异能于一身,那么她小小的身体内还藏着其他不可思议的能力么?

少年想起来之前恩师冷厉的话语:“她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她是妖龙,是八岐大蛇!不要有恻隐之心,杀了她才能永绝后患!”

她果然有龙之力!

难道真的应该杀了她?他手中的匕首,真的要刺进这小小的身躯里面?

静留像是又听见了他内心的斗争,那双原本清炯的赤瞳,如同焰火熄灭一样暗淡下去,低声道:“你杀了我吧。”

少年又是一惊,他发现眼前的女孩简直超出他的想象,他眉头一蹙,一把揪住静留的衣襟,稍稍用力,竟然将她提了起来,两人目光平视,少年注视着静留的眼睛,冷声道:“你不怕?”

女孩淡淡一笑:“我要是怕,刚才就大哭大叫了,还等到现在?”她的语气里充满了讥讽,像是早已将生命置之度外,更像是在激对方下手杀她。她幼弱秀美如含苞待放的花朵,可是眼神话语里却满是厌弃人世的沧桑,犹如孩童的身躯里住着一个苍老的灵魂。这奇诡的情形,让这力大无穷的少年手臂都不禁微微颤抖,奇道:“为什么?哪有小孩子像你这样想去死的?”

“因为我是个怪物,怪物是不应该活在这个世界的。我听得见一切,看得透一切,可是我也听不懂看不明白,没有人能教我,我也不能告诉别人,连我的爸爸妈妈都讨厌我……”说到这里,她那看似无情的眼睛里终于流下泪水,“这人世间有太多可怕的东西,我每天都觉得像是一年,所以我还是死了好,这样爸爸妈妈就没有负担了。还有,大哥哥,我知道你不愿意杀人,很为难,可是……”她忽然笑了,笑容纯真清透,“如果你杀得是个想死的人,你就不会这么难过了,所以,杀了我吧。”

少年怔住了,内心实在难以委决。他从小便立志做一个伟大的阴阳师,杀尽世间魑魅魍魉,维护绝对的秩序,这次从恩师那里接受秘密任务,要杀的是八岐大蛇在人间的化身。对于这生平第一个任务,他原本踌躇满志,可是没想到第一次看到这个女孩,便犹豫了。这是个年仅八岁的小女孩,这是温馨的普通人家,作为正义和公理的维护者,他怎能对一个无辜的孩子下手?他观察得越久,越难狠心下手,越是怀疑自己的使命是否正确。可是师命难违,阴阳师的责任又沉甸甸地压着他,使他内心挣扎得如同刀剑互斗。如今这孩子竟然一心求死,让他心里有了一丝松动,他闭了闭眼,从腰间拔出匕首,沉声道:“那好,我成全你。”

锋利的匕首沐浴在明澈的月光之下,如水银流动,冷气森森。静留抬眼看去,那刀身近锷处刻着一弯新月,反射出异样的光芒。原来那少年最擅长的兵器是长刀长剑,可是这次是暗中刺杀,便向小师妹姬宫千歌音借了这把属于月之巫女传人的匕首。他举起匕首,眼看着就要刺入女孩的颈项。

这时就听见一声尖叫,少年不由得停下手来。原来是静留的母亲藤乃美智子半夜起身,发现女儿的房门打开,静留却不见踪影,便下楼寻找,却发现女儿被一个黑衣人高高提起,锋锐的匕首眼看就要刺进女儿身体。

她看见女儿就在生死之间,哪管对方是什么人,手中有没有刀,想都没有想,奋不顾身地扑了过去,要把女儿抢回来,却被对方一脚踢倒。美智子本是个弱女子,可心系爱女安危,生出一股悍勇之气,不顾疼痛,再次爬起来,扑上前去抱住女儿,对少年又踢又打,想要拼命救回女儿。少年没想到这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女人,力气竟然变得那么大,抓住静留的手几乎把握不住。而美智子的叫声也惊动了熟睡的藤乃广志,他急急忙忙冲下来,看到这样的情形,他也大吼一声冲了上去。

那少年武功极高,一拳一脚便把藤乃夫妇打倒,可是无论他打倒对方多少次,这对夫妇都会再爬起来,要把女儿夺回来。其实他手中有锋锐无比的匕首,轻而易举地便能将这两人置于死地,就算是拳脚多使力几分,也会让对方重伤不起,却不知怎的下不了手。

被高高提起,对生死都已置之度外的静留,看到父母一次次向强大无比的对手发起徒劳无功的冲击,却始终不曾放弃,就像是一把铁锤,不停地敲击在封冻了许久的冰壁上,静留原本冰封一样的内心裂开道道裂纹。就算自己是个怪物,可是爸爸妈妈从来没有不爱她,从来没有想要放弃过她,她的爸爸妈妈可以为她奋不顾身,连性命都置之度外……藤乃静留,你怎么可以去怀疑他们的爱,怎么可以轻易地放弃自己的生命!她结着冰壳的心,终于热血迸裂,大声哭喊道:“你不要打我爸爸妈妈,你住手,快住手!”她双手握住那少年提着她的左手,用力一扯,力道竟大得异乎寻常。少年一呆之下,竟然脱手了。

静留身子跌落,广志连忙向前一扑,将女儿稳稳地抱在怀中。他夫妇二人将女儿护在身后,声音颤抖:“你要什么便拿走罢,不要伤害我的女儿!”他们不明就里,还以为这少年是入室盗贼。就听见静留说道:“不是的,他是来杀我的。”藤乃夫妇呆了一呆,又急道:“静留别怕,谁要害你,爸爸妈妈跟他拼命!”

那少年举起匕首,他要杀这三人真是轻而易举,可看到这家人亲情笃厚,为彼此可以不顾一切,这份挚情真是令人落泪。他心下一片茫然,不知如何是好。此时就听见他身后一声叹息:“大神翼,这个时候,你还不明白你内心的真实想法么?”

大神翼急速转身,只见一个白衣女人站在他身后,兜帽之下的面孔深藏在阴影之中,看不清楚。可是气度闲适,从容不迫,好像已经站了很久。

翼颤声道:“你是谁?你认识我?”

“我是刺客。”对方淡定地说出这个可怖的称谓,“我也知道你,大神翼,少年阴阳师,异能是熊力,天生的武学奇才。你来风华已经三天,我和你一样。你观察静留,我观察你。”

“你观察什么?”

“和你一样,在决定该不该动手。也像你一样,你无法对无辜的女孩下手,我也不会对心怀良知的少年动杀机。”她的声音温柔慈爱,“你天生不会盲目服从毫无道理的指令,你的心向往自由的飞翔。所以,遵从内心的想法吧,用自己的眼睛去观察,用自己的头脑和良知去判断。不要执着于一个错误,去寻找自己的真相,也许过程是痛苦的,就像你现在,可只有经历这些痛苦,你才能明白人生的价值。”

大神翼心中的确是痛苦无比的,从小到大的教育和内心的真正的想法在心中交战:“可是……可是……我是阴阳师,我是圣殿骑士,消灭邪恶,维护秩序……”可是他自己都说不下去了,他看着面前那无辜的一家人,突然觉得想哭又想笑。骑士要杀人,刺客却要救人,世上有比这个更讽刺的事情么?

大神翼咬了咬牙,决然地对藤乃一家人吼道:“你们快滚,滚的远远的!今天我可以放过你,可是我师傅一定会派人来追杀你们,所以……”他的吼声陡然截停,因为他听见一个尖锐的声音:“你说得对。”

这时大神翼身后的刺客叫声“不好”,可还没等她上前,窗外紫影一闪,一个矫健轻捷的身影破窗而入,越过藤乃夫妇头顶,快得无与伦比。身影尚未落地,手臂轻舒,将藤乃夫妇护在身后的静留一把揽入自己身前。等到众人定睛一看,只见一个身形高挑的紫衣女人一手掐住静留颈项,而一把与大神翼形制相似的匕首,也抵在了静留的颈动脉上,稍一用力,这年方八岁的女孩便会血溅当场。

那刺客和大神翼双双抢上前去,可是紫衣女人哼了一声,右手微微用力,匕首割破静留颈部皮肉,鲜血滴滴落下,染湿了白色睡衣的衣领。

藤乃美智子惊叫一声,瘫软在地,广志连忙扶住妻子,他眼睛瞬也不瞬地盯着爱女,可作为外科医生,他也知道如果那心狠的女人再多用几分力,锋利无比的匕首割断一侧颈动脉,大脑会立刻进入无氧状态,六分钟就会脑死亡,无法施救。他只能向身边这两个他也分不清是非善恶的人求教:“求求你们,救救我女儿!”

“月之巫女,豹速之力,真让我大开眼界。”刺客冷然道,“可是这样高贵的身份,这样了不起的异能,却挟持一个无辜的幼女,你不觉得羞耻么?”

月之巫女摇摇头:“我不觉得羞耻。除魔卫道是阴阳师的责任,我今天就是来除掉这还未长成的八岐大蛇。而且,今天我还要清理门户。”她憎恶的目光投向少年大神翼,“我没想到我教导了十年的弟子,竟然是一个被三言两语就蛊惑的叛徒。”

“除魔卫道?”刺客冷笑,“没有一种秩序是需要无辜者的鲜血来祭奠。你放开那孩子,我们真刀真枪地战一场,再定输赢。”

“我已经赢了。”月之巫女笑了,她很少笑,笑起来清隽的面容如同月光清晖一般夺目,看起来无比的高贵庄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刺客大师也不过尔尔。”她傲然的目光投向大神翼,“你打算怎么做,自己心里应该很清楚。”

她言下之意是,如果大神翼和她一起杀死刺客大师和藤乃一家人,还可以让这个背叛师门的弟子重归门墙。此时就见黑衣少年低头沉思了片刻,抬起头来:“我知道了。”那还带着沙哑的少年声音,有了几分男子汉的坚定。

月之巫女微微点头,就像十年来她对爱徒的一贯嘉许:“很好。”

就见大神翼解下蒙面的黑巾,露出了苍白俊美的面容,他转向身边的刺客大师,说:“请看看我的脸,我也想看看你的脸,我不想在生死关头,还不能以真面目相对。”

刺客大师爽然一笑:“好。”随手拉下自己的兜帽,明月之光透出云层,照在她脸上,只见她褐发广额,眉目舒朗,竟是个貌似文弱的美人。

大神翼点点头,将匕首横在面前,朝着月之巫女说道:“师傅,师恩如山,我无以为报,只有一条性命。我希望师傅念在十年的情分,我死之后,能放过这个孩子。”说罢他不等任何人回答,匕首直刺向自己的心口。

他这变化出人意料,连月之巫女都惊得呆了,被挟持的静留也惊叫一声,闭上眼睛。可是过了几秒钟,她并没有听见刀刺入肉和有人倒下的声音,在一片寂静中,只有“滴答、滴答”的水滴声。

她大着胆子睁开眼睛,却见到少年的匕首离心口只有一分,却不能移动分毫,一只白皙的手紧紧攥住刀刃,鲜血顺着指缝流淌下来,滴滴落在地上。

大神翼这一刺大大出乎旁人意料,即便是身边人有豹速之力,也万难挽救。可他身边的刺客大师的狐耳却先行一步,捕捉到他的心念一动。即便如此,情急之下也只能空手握住白刃,不顾手掌鲜血迸溅,拼了命也阻止这少年自杀。

刺客大师忍着剧痛,厉声道:“你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傻事?我知道你内心矛盾痛苦,可死了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活着才有希望。你以为你死了,阴阳师便可能放过这一家人么?”

大神翼怔住了,死志稍减,手上力道也弱了几分。刺客大师奋力一夺,将匕首抢了过来。可她手上吃痛,把握不住,匕首竟然飞了出去,落在了月之巫女的脚下。

月之巫女心中大喜,此时刺客大师右手重伤,大神翼斗志全无,她只需用她快得无以伦比的速度趁着两人还没反应过来之时,发动致命一击,再慢慢解决藤乃一家人,今天的事,便料理干净了。

她冷笑一声,将身前的女孩稍稍松开,正准备飞身而上,就见那女孩俯身抄起落在脚边的匕首,回身跃在空中,手中的匕首划出一道闪亮的弧线。

原来月之巫女心中的恶意,竟然被静留的狐耳完全听到,父母对自己的深爱、刺客和少年的救护之情、死亡的恐惧、眼前滴落一地的鲜血和耳畔的深深恶意糅杂在一起,竟让她内心的愤怒如火山喷发,四肢百骸被体内一种强大的无形之力攫取,做出了超出本能的举动。

她紧握匕首一刀划过,也不明白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只是呆呆地站在月之巫女面前。她仰头看到那个女人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颤抖着嘴唇,却说不出一句话,面色极为可怖。

静留心下害怕,向后退了两步,借着月光,看见那巫女雪白的喉咙上,有一道血痕,好像是自己划破的,不禁匕首脱手,落在地上,发出“当啷”一声。

这一声打破了死一般的沉寂,月之巫女抬起手像是要抓住静留,静留无可躲避,心中大骇。就在此时,月之巫女颈中的血痕突然迸裂,伤口裂得好大,鲜血铺天盖地,全部喷射到女孩满头满脸和浅色的头发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水瓶座女孩
水瓶座女孩 在 2019/03/24 23:34 发表

写的好精彩

绝舞三千
绝舞三千 在 2019/03/20 22:42 发表

原来如此,就要进入高潮部分了,静留是全能者么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