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Est-ce vrai ?

作者:路邊的路人
更新时间:2019-03-18 16:48
点击:648
章节字数:428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無關正文

*非出本收錄的番外










「喂,吉爾。」


迦勒底走廊上,忽然的叫喚毫不客氣,被叫住的術職從者回頭,已扭曲的身軀仍記得生前的貴族禮儀,優雅地行了禮。

「我的黑聖女唷,是為了什麼叫住我的呢?」


黑聖女⸺Alter過度蒼白的臉上沒有半點表情洩漏此刻心境,但垂在身側的手卻死死握拳。

不由分說,Alter帶著他到迦勒底鮮有人到來的僻靜角落。

一路上,曾為法蘭西元帥的黑術士耐心等著,他一心侍奉的魔女如此沉默可說是極為罕見的情況,龍之魔女暴躁卻也直率,向來難以藏住心事。

他耐心等著,儘管鎖著的眉不會放鬆,但此刻緊抿著的唇在主人的意願下,防線遲早崩潰,洩漏真心。


「你⸺」極為突兀的停頓。「怎麼想那傢伙的?」


黑術士向外凸的雙眼愣愣地看著眼前人,怎麼也想不到問句中的那傢伙指的是誰,然而對方總是短缺的耐心太快燃盡,連聲重複了那傢伙啦就那傢伙啊,你怎麼可能不知道?

眼看著龍之魔女越發惱怒,魔力隨著怒火聚攏,周遭溫度飛快爬升,怒氣幾乎化為實體。黑術士倉皇報了幾個從者的名字,從西方到東方,王者和傳說及神靈,魔女卻一個一個搖頭否定,黑術士可以看見魔女身後時不時竄出的火苗。

「我的黑聖女唷,我難以明白,是誰讓妳掛心到跑來向我打聽?」黑術士稍稍停頓,手裡的書無風卻翻動書頁。「需要的話,我能代勞讓那個人化為螺湮城教本的食糧。」


躲在魔女背後亟欲竄出的火舌倏地消失,Alter五官糾結在一塊,抽動的嘴角似乎想笑,卻連嘲弄的弧度都彎不出來。

「你這傢伙要是有辦法宰了你的聖女大人,我就不會在這裡了。」


「說的居然是貞德嗎……」黑術士猛地闔上手上的書,一雙眼外凸得更嚴重,Alter手指微微顫動,好不容易才忍住伸手戳下去的衝動。「怎麼會向我問起貞德呢?妳不該清楚我的看法嗎?」


「對啦對啦,誰不知道吉爾元帥尊敬聖女大人。」Alter不耐煩地嘖聲。「要說這個的話問你幹嘛?除此之外你覺得那傢伙怎麼樣?」


「除了尊敬之外,自然就是希望聖女能得到相應的尊重,在戰爭結束後能回歸故里,在田園間幸福終老。但是、但是⸺」應和著黑術士的咬牙切齒,魔書自動翻開,書頁啪啪作響。「⸺查理那昏庸的王,竟然、竟然讓聖女遭遇那般不幸!送他下地獄不夠,送整個法蘭西下地獄不夠,這世界該為聖女陪葬!」


「夠了夠了,這堆話早就膩了,我要聽的不是這個。」Alter擺擺手,又重踩幾下地板,咬唇思考片刻。「喂,吉爾,你是男的對吧?」


黑術士的眼睛又往外凸了些,Alter再次費力忍著戳回去的慾望。

「當然。」術士好半晌才開口,翻到一半的魔書書頁僵著沒有動作。「黑聖女唷,難道我做了什麼讓妳對此產生懷疑?」


「我的意思是……」Alter死死盯著黑術士後頭牆壁上的某一點,雙腳不停變換重心。「……你喜歡她嗎?」

「你是男的,她是女的,所以你喜歡她嗎?」


「不。」黑術士說,沒有點破魔女強裝普通是多麼失敗。「我尊敬聖女在戰場上的驍勇無畏,我敬仰聖女在為難之時挺身而出,我哀痛命運對聖女的不公,但我從未、從未有這等念頭。」

「聖女是我欲守護之人,我願侍奉她一生,如我此刻對妳,但我從不想與她攜手如一般世俗男女。」黑術士等著,等著他的魔女再次看他。「我的黑聖女唷,我以為這點,妳該是最清楚的人?」


「吉爾,是你讓我恨這個世界。」Alter回得突兀,仍不肯將視線從牆壁移開。


「我向聖杯許下願望時,在妳心底撒下種子,而這世間確實有其可恨之處,種子因而生根發芽,而妳的認同使其成長茁壯。」黑術士的聲音意外沉穩,隱約可見當年法蘭西元帥風範。「在聖杯應允我的願望後,妳就是全然獨立的人了,妳有自己的想法,而非我的想法;妳的欲求、妳的選擇,未必源於我。」

「像是,我怨恨聖女無法仇恨世間,妳也對此憤怒;但妳身上從未彰顯出我對聖女的敬愛。」


嘖。Alter扭頭瞪著地板,像是想把那燒穿一個洞。


「我的黑聖女唷,我可解了妳的憂愁?」

Alter總算看向他,但凶狠目光不含半絲感激,好半會兒才低聲說,去把那個混帳聖女叫到戰鬥模擬室。






Alter一個人待在戰鬥模擬室中,方才工作人員在她的龍旗下瑟瑟發抖,聽話地將場地設為教堂。

在教堂好好打一架,好好發洩渾身怒氣,將高高掛著的沉靜十字扯下燒毀,而神聖建築在火海中頹喪成廢墟,向來有助於她促進心情愉悅。


但不是這個時候。

不是這個人走進來的這個時候。


「Alter。」

溫和又沉穩的聲音。

每次聽到她就不禁咬牙切齒。


「吉爾說妳在找我,真難得呢。」總盛著天空的藍眼睛裡此刻滿是笑意,襯得整張臉更是柔和,總讓人不由自主軟下心腸。「有什麼事嗎?」

太過溫柔,太過讓人難以自拔。

每次看到就令她抓狂想燃起大火。


「還能幹嘛?」Alter甩開龍旗,握緊腰間的劍。「這裡是戰鬥模擬室,來和我打一架。」

她討厭這個人。

討厭每次想到那傢伙,胸口如有火灼燒般疼痛。


「我不介意和妳切磋,Alter。」聖女⸺貞德,同樣揮開旗幟。「但我不明白這突然的邀請背後的原因。」


「囉嗦那麼多幹嘛。」Alter嗤笑。「打就對了。」

她不等貞德反應⸺戰場上本就瞬息皆是殺機⸺烈焰捲上長劍,隨著劍斬開她們之間的空氣,火舌猛然竄出,隱隱帶著龍的咆哮,直襲貞德。


耀眼光芒匯聚在聖旗之上,火焰撲上無形牆面,凶暴地想撕開這道屏障。等抵抗一起化為燃料,火勢一發不可收拾,教堂裡的木造家具隱沒在黑煙之後。

Alter緊握龍旗,屏息等待。不受控的火焰將教堂燒成一片狼藉,儘管她樂於見到這樣的景象,但在此時瀰漫的黑煙卻是敵手最佳的掩護。

幸好她對貞德的存在總是特別敏感,那個人身上那種神聖的氣息總令她作噁,所以她總能輕易在人群之中、在混亂之中,發現那人蹤影。

就像現在⸺


「⸺少用這種無聊的招數了!」Alter回身,舉起龍旗,旗桿恰好擋下揮來的聖旗。她露出猙獰笑容,她曾在死於火中的法蘭西人眼中看過自己的表情,滿是灰燼的嗜血,誰不生厭?


貞德沉默與她對峙,絲毫不見方才的柔軟模樣,Alter瞪著那張與自己一樣又不一樣的臉,想看見是否有半分動搖。

但沒有,當然沒有,堅定如壁壘的聖女怎麼可能會因為她的眼神而退卻?

貞德施在聖旗上的壓力排山倒海而來,Alter當然不甘示弱,但她快分不清這是力氣或意志的比拚,照迦勒底的資料,她的力氣該大對方一些不是嗎?

Alter兀自走神,對手卻沒忘記勝負。貞德倏地抽回一隻手,壓在她龍旗上的力道大減,她還在調整忽然改變的重心,手甲包覆著的拳頭就狠狠砸中她的臉。

踉蹌後退兩步,她罵了聲髒話,往旁邊吐了口混著血味的唾沫。


「Alter,妳不專心。」等著Alter調勻氣息,手握聖旗的貞德依然沉穩,也似乎真的把這場戰鬥當成戰友間的切磋。


「管好妳自己就好。」Alter的腳重重踩在地上,火焰以她為圓心漫開。「等等可別被燒到哭啊?」

她強迫自己專注在戰鬥上,高溫灼燒理智,斷去戰鬥以外所有念頭。

漫天的濃煙與灑落的灰燼,沒有盡頭的火焰,這是她的世界,這是她一直以來的世界,沒有別的,不可能會有別的。


Alter的進攻越發瘋狂,她是火焰的源頭如教堂是柴薪,教堂已被燒得看不出原本模樣,而她渾然不顧身上也印上焦痕。

幾輪攻防後,貞德被逼到十字架之下,木色的十字架在張狂的火焰下竟沒有受到多少損傷,頂多邊角有些燒焦的痕跡。


「挺適合的啊。」Alter彎出扭曲的笑。「正適合妳祈禱。火刑的時候,不也要了十字架嗎,和妳一起被燒掉了吧?」


貞德低頭喘氣,充耳不聞Alter的挑釁,默默評估雙方身上的傷和剩餘魔力。場面慘烈,她所見盡是劣勢,但不是不能反敗為勝,她也曾經帶領法蘭西走出頹敗,只要不是⸺



「La Grondement Du Haine!」

熾熱烈焰伴隨怒吼,從Alter身上爆發而出,狂暴的魔力壟罩此刻不過廢墟的教堂,如飢餓巨獸撲向貞德。


貞德鬆下緊握聖旗的手指,閉上眼睛,等待必然的終末。

火焰卻未吞噬貞德,儘管火刑柱已經立起,重重枷鎖已把她鎖得不得動彈,火焰卻仍只是環繞周圍。


「妳怎麼不開寶具?」火刑柱下,Alter抬頭看著金髮垂落。「妳不是老在祈禱的嗎?祈禱妳的主在這裡保護妳啊?」


「Alter,妳知道的,儘管英靈擁有凡人無法企及的力量,但也被曾經的身分束縛。」藍眼睛仍舊閉著,聲音不帶波瀾,彷彿早已接受命運。「像是阿基里斯死於腳踝的弱點,而我死在火刑柱上。」

「唯有這個,我無法防禦。」


她等著,等著腳下的高溫脫離控制,等著堆疊在身邊的柴薪引上火焰,等著烈焰張口吞噬。

就像生前,她在火刑柱上,什麼也做不到。

她閉眼等著,在心中誦唸主的名。

願主讓她繼續在正確的道路上前進。願主護佑無知的人們。願主護佑人世,能安穩存續。

願主護佑分明咒罵著,手卻在顫抖的、貞德的Alter。


突然,鎖鏈鬆了。


「Alter?」

魔力構成的火刑台消失無蹤,貞德輕巧落地,困惑地看著只差一擊就能結束戰鬥的Alter。

教堂裡的火焰未熄,末世景象仍在,但高溫卻未再進犯半分。

她不明白。


「不算。」Alter低著頭,齒縫間蹦出簡短音節。


「什麼……?」貞德猶疑片刻,仍是往Alter走去,手輕輕搭上她的手臂。「Alter,怎麼了嗎?」



Alter猛然揮開貞德的手,怒目轉來的視線在看到貞德蹙著眉稍稍後退後,慌忙轉向焦黑的教堂地板。

「剛剛打的不算。」她低聲說,希望她的聲音平淡又疏離。「妳不能防禦的話,不公平,所以不算。」


「不看最後,也是Alter占盡優勢,我還有很多需要改進的地方。」貞德柔聲說,就在她的身邊。「倒是Alter,怎麼了嗎?」


該死的。

這種溫和的聲音,這樣滿是關心的眼神,總令人放下防備的樣子,每一次每一次,Alter都討厭得不得了。

想燒掉,好想燒掉,燒掉了就不會有多餘的感覺。

剛剛明明有機會直接燒掉,卻下不了手去燒,她變得不像自己。

貞德就在身邊,Alter費盡力氣制止自己抬頭或伸手,她怎麼可能想要觸碰,怎麼可能想要回應,怎麼可能會喜歡⸺絕對、絕對是吉爾的錯。

會想要回望湛藍的眼睛,會想要待在貞德的身邊,會想要擁抱、想要聽她在耳邊輕語,都絕對是吉爾的錯

吉爾害她變得不像自己了。

沒辦法燒掉的話,她該怎麼辦才好?


「Alter,我不知道妳為什麼突然要和我打,不過沒關係,無論幾次我都奉陪。」貞德不知道什麼時候又靠了過來,還輕輕捧起Alter的臉,Alter好想把人趕開,可是一對上那雙眼就突然沒了力氣。「但是別露出這樣的表情,會讓人很難過。」


「不需要妳同情。」Alter慌亂,想避開貞德的注視,卻逃不開,僅能咬牙,威嚇的模樣太過虛弱。「妳只會把事情變得更糟。」


「抱歉,Alter。但讓我試著改正,好嗎?」貞德的手滑下Alter的臉,環住她的肩膀,輕輕擁抱。「我會在這裡的。」

「Alter,我會在這裡。」


龍旗鏗然落地。





FIN



註:Est-ce vrai ?為法文,意為Is it true ?

採用估狗翻譯,有誤請指正


寫到最後的感想是,情感教育好重要,Alter被當了要重修(X
有點久沒寫了,聖女大大的部分不知道有沒有抓好,嗚

看到Le Voeu完結之後,收藏居然還有變多,我超驚訝
謝謝大家,這篇請當作我的感謝XD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