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你的步调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20-02-26 19:36
点击:2062
章节字数:275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新工作的第一天,霙的音美首席偶像光辉为她省去不少正经的上课时间,之所以说省去,是因为虽然讲专业知识和实践技巧都不困难,但面对着这样多的学生,她的生命每分每秒都在加速燃烧,一天两节课刚结束一节,她便如搁浅在海滩的大鱼,不止是动弹不得,还面临着被人们围观议论的困窘。



希美……要是在就好了。


她刚换上的扣带中跟鞋,露出一个冬天不曾间过天日的白皙脚趾,低着头走路,就能一直看见自己的双足在走廊地面步步迈进,她走了一段后心血来潮,见左右无人,模仿希美行走时稍稍向外张的步子,将自己相比起来更拖沓的步伐换成希美跳舞般活泼而有弹性的姿态,配合着这气势顺势仰起头来,整个人的气质都和希美贴近。


她的嘴角不自觉得意地扬起,好像自己就成了希美,仿佛可以看见脑后高扬马尾潇洒晃动的样子——虽然自己是截然不同的披肩发。


“铠冢老师。”有人激动地小声与她打招呼。


她点头示意,不再面无表情,而是学希美大方微笑,对方因这笑容而欢快地小跳着跑开了。霙想,果然希美是自己最好的支撑,只要有希美在,哪怕只是在心里,她都变得无所不能。







牛奶盒子冲洗干净,折好,妥当放进分类回收袋,友幸偷偷抬眼瞧了负责值日的惠美子和香子,教室里只剩值日委员和故意吃得最慢的自己。她俩身着合身的白色围裙和帽子,举着回收袋的样子专业极了,惠美子圆溜溜的眼睛刚好看他,友幸就对她嘻嘻笑。


“友幸今天也要练习双簧管吗?”惠美子问他,她的下门牙也掉了一颗,杏花一样粉粉糯糯的脸颊因此变得更可爱俏皮。


“嗯!妈妈说每天都要练。”友幸点头。他转回去抱出自己的乐器包,典雅沉重的漆皮包和这样的小朋友实在不太相称,“我去操场了哦。”


“加油。”惠美子眼睛弯成月牙,小巧的鼻头和浅淡的眉毛看起来非常温柔。



午后的阳光在桑园小学校的浓密树荫下被洒落成金色碎片,小小的手笨拙却仔细地把手中的管乐器组装起来,这只双簧管对他来说还大了些也重了些,但乐器高贵出众的气质却为男孩增色不少。妈妈给他量身定做的哨片被小心含进嘴里,树冠因风微动,像个招摇的深绿云朵,木叶之间漏下的金色阳光碎片在他身上、双簧管的银键上移动漂浮,男孩仿佛使出很大的气力,然后不够圆润流畅却足够长的单音流泻出来,和着树叶的沙沙响竟很是和谐,到了教室窗子这头,只能隐隐约约听出一点吹奏声。


“什么嘛,我以为他已经会吹曲子了呢。”香子有些失望,她扯下自己的围裙 ,摊在桌子上专心叠起来。


“真好,我也想学乐器。”惠美子却仔细看男孩使劲鼓起的腮帮子,轻轻说。


“那学不就好了。”香子家里便是开连锁乐器店的,从保育园就开始接触钢琴了,对惠美子的话不以为意。


“很贵的不是吗?”惠美子看着香子的一双颇为强势的凤眼,又扫过她身上时尚的儿童品牌,杏眼眨了眨,用认真却平静的表情对着她,香子愣了愣,听她继续道,“我妈妈说,友幸的那把双簧管可以换四台普通的钢琴……他的母亲是公司的社长,香子,你家也有好多家乐器店……”


“那既然友幸是有钱人,你嫁给友幸不就好了,”香子吐出惊人之语,令惠美子瞬间吓得小脸铁青,她忙圆场,拉住惠美子的手,“哎呀,我学高年级前辈说的……她们都说以后一定要找有钱人、找有钱人的,哈哈。”


“反正,反正你们这样的人是不会明白的!”惠美子撒开香子,一个人红着脸抓起沉甸甸的回收袋向外跑去了。


“哎呀!惠美子!等等我!我开玩笑嘛!”香子抱起叠好的围裙去追她。吹奏音阶的声响细微地从她们身后的透明窗子传过来。远在操场那头的男孩专心不苟地以太短的手指努力去按实银键,鼻尖渗出细小的汗滴,微风爱怜抚摸他的头发,给予他嘉奖。


“惠美子,放了学我可以请你吃蛋糕吗?”友幸蹲在惠美子书桌前,下巴搁在她文具盒上,大眼睛亮亮的,发出惠美子看来莫名其妙的邀请。

前排的香子闻言猛转头,令惠美子慌乱的揶揄眼神直直射过来。惠美子心里一颤,声音突然大了些:“为,为什么?你可没欠我蛋糕。”


他、喜、欢、你。

香子胳膊肘支着身后的课桌,整个人都转过来,用清晰的口型让惠美子看了瞳孔都缩起来,汗毛竖了一身。


“TEE BAKERY的布司卷,蜂蜜年轮,蜜瓜千层雪,哪个都可以哦!”


TEE BAKERY, 惠美子只吃过一次,是爸爸的同事送的,原味布司卷清甜奶油的绵软味道简直可以让人登上天堂。但相当的,店里任何一个品类的单价都可以包圆了她一个月的零食。


“我不去,”惠美子低头,慢慢抽走自己的文具盒收进书包,“反正也是你妈妈给的零花钱,你自己吃呀。”她无法摆出喜悦或是悲伤的表情,只是因现实的差距而小小年纪就感觉到沧桑和落寞。友幸看着她将椅子缓缓推进座位,拖着步子走出教室。他回头注意到香子的眼神,对方冲他无可奈何地摊手。







和室中独自挑灯夜战的身影有了同伴,敲击电脑键盘的节奏正如两人的步调,一个欢快活泼悠然自得,一个沉稳有序平静安然,扎马尾的女人松下发绳,脑后发丝顺滑地落下来,她捏起茶杯凑到鼻尖,室内煎茶香味渗入了自上而下的每一寸空气,霙深吸一口,转头看看希美架着金框的挺拔鼻梁,其下唇瓣被茶汤润泽,水嫩丹红。


“霙?”希美的眼睛在镜片后面投来明快的询问目光。


霙摇摇头,表示没有特别的事情。


只是想看看希美。



一天的疲劳只有看着希美的脸才能得到舒缓,紧绷着的神经置于家中才可以松了弦,霙微叹一声,心中微笑,等到希美做完手头的工作,霙已经在旁边冲盹儿了。


做老师对霙来说很累吧,她很是心疼地以掌心贴上霙后背的长发,茸茸的触感合上女人弧线优美的脊背,她记得,国中时霙的头发还是刚到脖根的长度,她的脑袋比较大,加上柔弱身体的衬托,就像一颗豆芽,走路慢吞吞,说话也是——甚至都不怎么说话。而现在,她已经是一个恬淡曲致,温柔到令自己心碎的女人了。


“你叫铠冢是吗?”


“要不要来吹奏部?”


她尝试着邀请,但没想到从此,她的通学路就多了一个人跟随陪伴,每当她回头看,这个齐刘海披肩发的温柔女孩都一直注视着她,眼睛里闪着星星一样看着她。


“啊,希美。”霙清醒,朦胧的视线中希美皱了眉,却努力与她开玩笑地勾起嘴角轻声说:“睡吧,铠冢老师。”


铠冢……老师……霙迷迷糊糊中听到这个称呼也觉得心跳加速,她手按上身下的草席,编织的纹理弄痒了她的指尖,希美的话却弄痒她的心。她借着困意抱上希美的肩背,寻到她的嘴唇后安心地闭上眼睛,她感受着这段时间以来越来越熟悉的那体温、湿润和柔软,感受到希美的手搭在她腰后送来柔和的温度,浅尝辄止的甜蜜间有煎茶深韵的回味,如果可以,还想要永远地品尝下去。可是身体剩余的能量不允许她再过多放肆,希美的唇瓣微擦过她脸颊额头的时候,她已经整个人落在希美怀里昏睡过去了。


梦里通学路上樱花碎落如粉色的鹅毛雪,她看着前面走路如跳舞的女孩,偷偷模仿了几步,累得喘气,只得回到自己的方式来,但实在走得慢,身体因努力赶上前方的人儿而前倾些许。女孩突然回头来看,伴着飞花与春风,少女马尾轻扬、格裙摇曳。



像一只漂亮的小鸟。


观看愉快~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Pluvia
Pluvia 在 2019/03/07 00:59 发表

最后这段真漂亮!

qiushan
qiushan 在 2019/03/06 00:23 发表

说起来看利兹与青鸟的时候我就在想,开头那段希美的个儿高而且感觉走路的步频也比较快,霙感觉走路慢吞吞的,这样一前一后两人间的距离居然维持在稳定的范围( ꒪⌓꒪) 可能是错觉吧!晚安啦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