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第二十九章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19-03-18 11:36
点击:715
章节字数:430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顺着轻微的掌声看去,绯山在台上一眼就看到了操场角落里身着深蓝急救制服,身材颀长,漂亮得要发光的恋人,她身边还站着一袭白色医生袍的白井三尉。

随后绯山便看见了由两名女医生护送前来的便服老人。

绯山的心脏狂跳起来。

即使没有身着军服,绯山也绝不会错认,自己不惜带人闯病房也要把握的最后机会,航空幕僚长,杉山良行。

杉山安静地站在操场的角落,双手交拍,轻轻鼓着掌。

绯山看见恋人以手握拳,放在胸前,竖起拇指,给了她一个灿烂的笑容。


白井三尉也随后走上台来。

“诸君,初次见面。我是空自总院的白井怜三尉,也就是提交随行飞行医申请的医生。接下来,由我介绍飞行医制度的具体现行方法…飞行医是现场最有效的生命控制阀…”


有了航空幕僚长的支持,就算是柏濑司令也没了办法。

加上白井三尉提交到防卫省的申请,随行飞行医在得到防卫省认可后,终于提上了救援系统的讨论日程。

但以绯山为首的百里救援队队员大闹百里基地大晨会还是受到了管理部的弹劾。当天以柏木为首公开hug的8人小队,一人一个行政记过处分外加三月罚俸,参与告白所有队员则当天被罚清扫全基地的飞机场。

事后绯山钱包大出血,请全队在基地隔壁居酒场吃了一顿当做告白的返礼。

绯山小队八名成员则开了两辆车从百里基地一路开到了千叶,正好赶上Mary•J•洋子酒吧开门,人均一米九铁塔一般的雄壮自卫官小队可把洋子高兴坏了,当场开放了一人一千円的“饮酒放题之夜•自卫官限定 ♡”。

账单自然又是记在绯山头上。

几乎破产的绯山恨恨地掏出最后一张福泽谕吉(一万円),拉着白井三尉一起逼着Mary•J•洋子把店里所有的山崎二十五年威士忌调成“笨蛋”喝个精光。


等白石送杉山幕僚长回东京,回翔北找橘医生交接了一下工作,匆匆赶到Mary•J•洋子店里,几乎难以相信眼前的淫乱画面。

店里霓虹射灯全开,五颜六色的鲜艳灯光照在上身全裸的壮汉们身上,平时军服肃整的自卫官们,如今化身成脱衣舞男在舞池里群魔乱舞地肆意扭动着身体,仔细看,还能看到一脸满足的Mary•J•洋子正挂在铁塔般的汉子的肱二头肌上吊单杠….


小心翼翼地避开这群难以描述的家伙,白石在沙发区上找到了现场唯二的女性,

小动物取暖一般依偎在一起的两人,好歹还衣着整齐…让白石松了一口气,无奈地看着软绵绵地靠在白井三尉肩上的恋人,扑闪着朦胧的潮湿眼眸,朝她露出毫无心机的清甜笑容,分明是醉了。

“怎么喝成这样呀…”

白井三尉朝白石抬手算打招呼。

“抱歉啊,大家都挺高兴的,这还多亏了你的帮忙。”

白石将绯山手中握着的酒杯拿下来,闻了闻杯里甜津津的绯红酒液,小小抿了一口,麦芽酒精的醇苦,橡木与葡萄的熟香,橙酒的果酸,石榴糖浆的清甜,拳击一般充满力道的粘稠酒液在冰球的稀释下,呈现出冰感又热烈的清爽。

简直就像绯山本人一样。

“好甜…好喝…”

难怪喝成这样也不撒手….

醉眼朦胧的恋人顺着握着酒杯的手,小狗似的夸张地耸动着鼻翼闻了半晌,才笑嘻嘻地贴进白石怀中,闭起眼睛嘟起嘴唇汲取着恋人身上好闻的兰花香味。

“是惠呀…”

小心翼翼将恋人抱进怀里,白石摆了摆手,准备向白井告别。

“我只是帮美帆子,接下来真正要辛苦的人是白井医生你,我们该感谢的人是你。”

白石口中的我们,自然是指绯山和自己。

瞬间明白白石话中的意思,白井苦涩地笑了一下。

“虽然调查过,但还是低估了你呢,没想到心脏内科第一的那位白石医生这么年轻。”

白石楞了一下,抿了抿嘴唇。

“这只是父亲的虚名罢了,我没想过要在急救以外的领域发展…”

白井摇了摇头,将杯中剩余的绯红酒液仰头一饮而尽,拍了拍衣角站起身来,清爽的姿态全然不见醉意。

“我之前也没想过自己会在急救领域发展,也许我们都该试着接受命运的安排。”

目送白井潇洒离开,白石低头看着怀中醉猫一样的恋人,慢悠悠地叹了口气。

“美帆子到底辜负了多少真心…”

怀中的恋人半醉半醒间亲昵地蹭了蹭恋人颈间赤裸的肌肤,惹得女医生嘴角又重新扬起笑容。

“我只要惠的心就好…”



待到一切尘埃落定,已经是枫叶绯红的深秋,绯山的处分也下来了。

“停职留用….”

早已做好了从前线退下来的心理准备,绯山倒没有为此感到不高兴,何况从今天起,救援队就要正式配属飞行医。

不知是不是上面心胸狭隘的报复,从处分下达的那刻起,柏木一尉就开始接替自己的工作。也就是说,在自己的任期里,永远都不会有飞行医制度的记录,待在这个办公室,也是最后一天了。

以这种方式离开奋斗半辈子的部队,纵使是一贯潇洒利落的绯山,心头也难免涌起淡淡的遗憾。


“美~帆~子~”

幻觉一般流淌在耳边的呼唤,让沉浸在思绪里的女自卫官瞬间从椅子上跳起来,奔到窗边往下面看去。

一身纯白的医师袍,漂亮得过分的女医生怀抱着一束纯白的狐尾百合,在窗下正仰起头对她微笑,清爽的秋阳为女医生精美绝伦的轮廓镀上灿烂绮美的金光。

花嫁。

两个字就这样浮现在了女自卫官的脑海中

被恋人过度的美丽所震撼,女自卫官吞咽了一下干涩的喉咙。

“… 惠!你…?”

白石眨了眨逡黑的明眸,晃了晃手中的报告,愉快地说着。

“惊喜?”

懒得绕一圈楼梯下楼,绯山目测一下落地的距离,飞快地翻过窗户,踩着外侧墙壁窄小的边缘,干净利落的从二楼跳了下来,一把抱住恋人的腰间。

熟悉的深蓝急救制服外还罩着一件白色医生袍的装扮让绯山感到十分新鲜,贪婪地打量着几日未见,似乎又俊秀不少,一天比一天让人心动到窒息的恋人。这身医生制服明明很衬对方的身份,然而如今居然是第一次看见,无端感觉自己蒙受了巨大的损失,居然心头微微失落起来,心不在焉地搭着腔。

“嗯…真是惊喜…这…你怎么来了…”


自从接手了绯山的心脏状态监测后,白石对恋人随便跳下三米高的窗户什么的,终于不再感到担惊受怕,随手捏住恋人的手腕,大概测了一下心率后就放下心来,顺手握住恋人的手掌,拨弄把玩起恋人瘦削的手指。

“从今天起,我是你们救援队飞行医的指导医呀。”

绯山瞪大眼睛,连忙拿起白石手中的报告飞快地过了一遍。

“这…”

报告上赫然写着,翔北医院同意白石医生参与防卫省救援飞行医项目,并担任指导医三个月,就此翔北医院和防卫省也达成了人才共通合作,志愿参加飞行医项目的防卫医科大学毕业生在完成两年实习医进修项目后,也将参加翔北急救中心的实习医培训。

这样翔北救命用人紧张的情况也会得到相应的缓解。

“橘医生把你卖掉了啊…”

“其实是我自己主动申请的….”

绯山瞪大眼睛看着脸上飘起薄红的恋人。

“可是…之前不是说走不开…拒绝了吗…”

漂亮的女医生小小的“嗯”了一下,不好意思地搔了搔脸颊。

“本来走不开的,但我在杉山伯伯面前做了飞行医的担保,也不好推给别人去做。而且是我们一手促成的项目,总觉得像我们的孩子,应该负责到底…”

绯山“噗”的笑了起来。

“我们的孩子什么的…可是我从今天起就不在救援队了,刚好错过了呢…”

白石认真地看着恋人含笑的明眸,摇了摇头。

“不会错过的,我们都是因为美帆子的坚持和信念才会加入进来,这里是美帆子的心血,这点不会变的。”

绯山顺手替白石拿过那束狐尾百合,拿起夹在其中的卡片看了看。

“已经参加过就任仪式了?我还没有正式感谢过惠的帮忙呢。如果不是因为杉山幕僚长大力支持,恐怕事情比现在麻烦一百倍。没想到惠会是杉山幕僚长的主治医啊。”


白石抿了抿嘴唇,喏喏地说着。

“杉山伯伯有十五年心脏病史,是父亲的病人,VIP的那种…以前修博士课程的时候,会跟着父亲看诊,算是旧识…后来我很任性地转到了翔北学习直升机急救体系,没有体谅父亲的一片苦心…连父亲的病情也没能察觉到…”

女医生清凉的声线低落下来,越发纤细得让人心疼。

绯山柔柔地握住女医生的手,无声鼓励着恋人。

“父亲去世前向心脏内科学会推荐了我,这辆车也是他生前留下的,作为遗物转赠给了我。后来杉山伯伯亲自来见我,希望我来担任他的主治医,我…无法拒绝…就这样..接受了VIP病房医生的邀请,那辆车大概就是通行证一样的存在吧,我后来才知道这件事。某种意义上,我也是为权贵服务的那种医生呢…并不是认真履行希波克拉底誓言的医生…”

“不是喔。”

绯山轻声安抚着情绪低落的恋人,杏核一般圆润的明媚眼眸满是温情凝视着恋人明澈的黑眸。

“人的地位有高低,生命却没有贵贱,我相信惠救助人时一定是一视同仁地珍视着病人的生命,我作为被惠救助过的病人,比谁都清楚这一点哦。”

“现在的我,很开心能够活着站着惠的面前。作为医生,惠能感受这一点吗?”

白石揪着眉头小心翼翼抬头看着笑容灿烂好似小太阳的恋人,瘦削有力的手指揉开自己眉心的郁结,指尖肌肤将恋人暖热的温度传递过来,让她也跟着笑了起来,握住那调皮却温柔的指尖。

“嗯….很开心,是因为站在面前的是我爱的人…”

来自恋人温柔的告白,让绯山罕见地羞红了脸,低下头来,徒劳地翻动着手中的报告。

但恋人似乎并不打算放过她,来自女医生的履历上,一寸证件照也美得惊心动魄的笑容,让绯山瞪大眼睛呼吸困难起来。

目瞪口呆地看着恋人完美无暇的美丽容貌,雪白剔透的肌肤全然看不出岁月的痕迹,明亮柔软的笑容看上去完全像是初出大学的清纯女大学生…

过分震惊的女自卫官颤抖着声线,结结巴巴地问着。

“昭和52年,6月.…同…同岁?!….原来惠比我大吗?!”


看着恋人几乎傻眼的震惊模样,女医生不高兴地嘟起嘴。

“不行吗?还是美帆子嫌弃我不年轻了吗?!果然还是白井医生比较好吗?!”

“不…不是的,那个…抱歉..”

女自卫官拨浪鼓般连连摇头,连连道歉,然而出乎意料之外的现实让女自卫官一时难以组织语言,只是干巴巴地揪住恋人的白袍,这下意识流露的本心让女医生越发笃定地明白绯山是真的很介意自己突然变成年下的事实。

眼见恋人越发不开心,绯山暗暗叹了口气,左右看了一眼,在百里基地里,办公楼前,不断经过的自卫官人群…

下定决心的女自卫官放下手中的花束,双手稳稳捧起恋人漂亮无暇的面容,丰润柔软的嘴唇坦然献上饱含情爱的热吻。

“不,我只是遗憾,和惠同岁的话,若能提前20年,不,提前40年见面就好了…”

绯山清爽又低沉的声线,第一次诉说起心动的情话。

“最好生在对门,这样就能在第一眼看到你,对你一见钟情,手牵手牵你去幼儿园,打跑所有欺负你,觊觎你的男生女生,和你上一个小学,中学,在最青春,最莽撞的年纪对你告白,耐心等你也爱上我。一直一直和你在一起,从此朝朝暮暮,岁岁年年。”

女医生明澈的黑眸凝视着恋人杏核一般的明眸逐渐染上心动的情愫,万分珍重地许下诺言。

第一次用上“爱”这个字眼,女自卫官连自己都没发现那嗓音中温情又畏怯的颤抖。

从未如此敏感而坦然地感觉到恋人纤细的心思,女医生的手指温柔却淘气地逗弄着恋人被这秋阳、枫叶、挚爱染成绯色的可爱面容。

“大学呢?美帆子要上防卫大学吗?要分开了哦。”

绯山眯起眼睛享受着女医生修长的手指替自己轻轻拂开颊边的碎发。

“那就不分开,和惠上一个医学院,也当一名医生?”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conanfan
conanfan 在 2019/03/04 02:23 发表

标题:完结撒花

昨天刚好发现的完结一口气读完
感人至深啊,大大真是写什么像什么,刚翻到绯山准将回忆录,
军队和医疗这些很专业的写的都很像真正从事过
人设什么的真是太合口味了!
最后的考医学院完美戳红白医生的点
在9012还能看到这么高质量的红白文 感恩感恩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