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何时重擦肩

作者:e犬
更新时间:2020-05-07 10:07
点击:3115
章节字数:238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二十六章 何时重擦肩



“这次是真的不做啦——诶——不是奶奶的原因,她不知道。”小个子女孩独身一人,举着她的猫耳套壳手机,在宇治公园十三重塔边绕着圈踱步。桃色浴衣被夜蓝笼暗,变成略显肮脏的深紫,衣料随步伐摇晃出波纹。


她毫不在意通话礼节,合着川水哗哗声,将苹果糖嚼出咔哧咔哧的响动,混着轻快话语一并送到对方耳朵里:“大叔你知道的,在你那里一做就是两小时嘛,我是应考生,没那么多时间。”


花火大会已收场,沿路返回的几个行人路过她身边,听了这些怪异危险的话不禁多看她几眼。


对方开口。

女孩将手机拎着再远离耳畔一些,她似乎被话音吵到,听毕露出嫌恶的神色。


她随即带着这般表情笑语。

“嘿嘿,你怎么知道我被推荐了艺大不用考试?探听隐私好恶心啊,变态——”

她左右小幅度摇摆身体,用女高中生特有的娇嗲顽劣语调来嘲弄对方,可眼色游离飘忽,显出与年龄不符的沧桑,似乎其实对此并无所谓。末了她停下脚步,伫立着轻声说:“不做了,说真的。上大学的钱已经足够了。”


“桃沢,你还真是绝情,”对方不依不饶,“和大叔之间难道只剩下钱吗?还有那些……”


横山桃沢瞳孔猛然散大,咬紧嘴唇捂住了口,似乎被填了一嘴巴的干砂石,在舌根滚动扎刺般不适。片刻后,她终于从嗓子缝挤了一点点认真的声音出来:“你知道什么都没有。”


“放心,大叔不会打搅你和那小姑娘扮夫妻的家家酒。话说回来,人家似乎不怎么中意你……”


她打断他:“别再编排我了!”


“我和她没有关系,和你也没有关系,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她胸前因激动气喘不断起伏,像只被恶意挑拨惹怒的猫,炸着一身毛虚张声势也只是徒劳。


男人谈论的“小姑娘”是桃沢的同班同学佐佐木枫,冬天时他曾在车站旁的补习班附近撞见桃沢与她表白。


“呵,我开个玩笑嘛。到底是小孩子,太认真啦——小桃,改天再来我这里,请你吃明太子烤土豆,浇好多蛋黄酱的,要答应喔。”对方的声音似乎是从腹中发出叹息那样沉闷,中年男人特有的喟叹声并不悦耳。


“不必。”桃沢咬紧着一口牙,结束通话。


她放下手机,觉察到脚趾疼痛湿黏,低头才发现自己不觉间走了太多路,脚趾间被木屐带磨破了皮,在流血。也许是感官被通话和苹果糖占据,难以清晰体验痛觉,破出小块血肉来也不知情。



她深呼吸。


没事的。

她努力想,没事了。


从边缘线将自己拉回的从今以后,是新生活的开始。




“早知道就穿足袋出来……早知道不走这么多路。”她笑着这样懊恼,“讨厌受伤啊……”


被磨伤,被喜欢的人拒绝,被雇主骚扰,还有她生来受到的所有几乎私人订制般的伤害,都让她觉得讨厌。


觉得讨厌,却没有办法。


【想变得普通啊。】


让叹息飘入夏风里,将苹果糖的最后一块蜜饯连着木头签子塞进口中,又因甜蜜滋味感到全身轻飘入云般的愉悦。

她哼起曲子,从手提袋里摸出创口胶布,蹲下去麻利地为自己包扎脚趾,身体因此更缩成小小一团。夜色浸染,流水响动卷着附近养殖中心里鹈鹕的夜鸣,发饰上桃色小球相互磕碰,悦耳声响也被自然容纳。



【好想变得普通。】


她蜷缩身体,蹲着不曾动,用大腿面感受前胸的温热,伸手再摸了摸了脚趾间胶布覆盖的地方,而后捏着光秃秃的竹签持续出神:


钱已经足够——不论是艺大、国音、东京音大、大阪音大,还是桐朋的作曲系,那些高额学费,都有账户上丰满肥美的长串数字做支撑。



钱啊……


作曲竞赛、在音像店打工,以上工作所得并不足够。以至于当她偶然接触到美术模特这一差事后,很快就屈服于丰厚的时薪——只要在男人工作室脱干净衣服,不换几个姿势,发呆两小时就好。当男人画得高兴,还会请她吃附近餐厅的明太子烤土豆,浇上三倍蛋黄酱。


除去可能存在的危险,这是很好的差事,不是吗。


桃沢记得第一次尝试。那是去年十月的倒数第三天,周六,足够晴朗的午后三时,她走去车站附近男人居住的公寓楼。当全然赤裸按他的指示在窗边蜷身而坐,她感到后背黏上了窗帘缝隙间漏下的一道光,温热感竖在脊骨正中。


“小桃,你后背那道光的形状像把匕首,你知道自己有多美吗——像被刀子慢慢剖开的婴儿尸体!”男人坐在画架后边朗声大笑,指间旋转炭笔,“简直是我灵感的缪斯!”


桃沢望向窗帘脚,身体微微发抖,她戴着耳机,假装没有听见他胡言乱语。


在余热未尽的十月,她就像是真的被剥了皮,将血管神经直接暴露在污浊的空气里。在灼焰贯天、烙铁做地的空间中受火雹酷刑,烧烹着阵阵刺疼。


因焦灼的疼痛,她甚至还清楚记得那时耳机里单首循环的曲子:那年北宇治吹奏部在关西大赛拿了金奖、进入全国大赛的自选曲目,上低音号协奏曲《思慕不及的秋月》。

四个乐章在两小时间循环过三遍。身在八热地狱,却聆听着仿佛神明咏唱的协奏曲。游走人生边界线的少女,得以从地底接收到来自天国的些许慰藉。


编织这慰藉的,是她最仰慕的新锐作曲家,毕业于北宇治的校友前辈,田中明日香。


田中创作力旺盛,尤其偏爱较冷门的乐器上低音号,相关的独奏曲及协奏曲受到业内好评,屡屡获奖。那些曲子技巧性并不高,但显露真诚、动人心弦,可听性很强。有趣的地方是,田中的作品风格偏于低沉忧郁,而内含的过剩温暖其实少人了解。


桃沢听得懂。


好像田中成了编写密码的人,自身则是为数不多的解码者。就像一颗巨大、宝贵的心脏,伸出了宠爱的脉管,让自己贫瘠的身体、精神和理想得以连通、寄生,被她血液的温度滋养成活。


故而万分喜欢。



蹲在此处,心间涌起要再将它听一遍的欲望时,桃沢眼前落了片黑云,是只未成年的小乌鸦。它也不鸣声,只在不远处的方形桥砖上蹦跳,歪头用喙整理片片黑羽。

一群人自橘桥上向这边走来,脚步声惊起了乌鸦,它扑扇着翅膀跳上红色桥栏,而后倏然飞进夜色里,只留下轻柔振羽声。


桃沢看向那几人,瞬间被他们的对话内容激起了兴趣。



“希美,回去以后,一定要做那个。”传来了女人轻柔的声音。


“嗯。”黑发髻的女人被称作希美,她背上负了个熟睡的孩子,欣然点头。


“那个?!”亚麻色马尾的女人红着脸叫出声。


“不是啦!是刚刚说的那个乐器修缮师的事情,霙听说我也会拆装长笛和双簧管,就想要看看,优子,你想到哪里去啦?”希美笑。


众人笑声指向了被叫做优子的女人。


“真是的……话说回来,婚礼确定在暑假?”优子问。


“嗯,暑假。”被称作霙的女人简短地说。


“今年暑假?这么快?怎么啦,希美是怕霙悔婚跑了吗?”黑发未束的高挑女人笑道,她语声沉稳、洋洋盈耳,吸引了桃沢的全部注意力,女人侧颜妩媚,简直是绝美异常,让她转不开眼睛。素色浴衣点缀豆红,过于内敛,和她不太搭调,却也显出亮丽。


夜色里的轮廓虽然模糊,但桃沢很快认出了那人是谁。


是她!


自己方才想到的人,竟被哪股魔力带到自己面前。


田中明日香……只在网络视频上看过,没想到真人这么美……


“哈哈哈!是怕霙跑了来着。” 希美轻声笑,此时她摆动了一边鹅黄衣袖,燕子纹样活泼飞舞,脸上洋溢过分明显的幸福,叫人看了羡慕。


“不会跑的。”霙保证说。这话引起笑声,桃沢猜想她可能不是在讲冷笑话,大概只是在用语言表达想法这件事上不太灵光。


等下,霙?铠冢霙?桃沢又是暗自心惊,手轻轻扶地,这才认出刚宣布隐退的音美双簧管首席。桃沢很挑嘴,却喜欢她演奏的双簧管:尝之如静水流深,清冽甘甜。

话说回来,小枫喜欢的演奏家铠冢霙,原来是要结婚了,和那个女性……那是两个人的孩子吗……骗人的吧!


“前辈,听友幸说他在学双簧管?未来有进入大阪桐荫*的打算吗?”黑发亮瞳的女人看看那孩子,眼色透彻,满目期待。虽说着有些奇怪的话,但周围人似乎早已习惯她这样,故而没什么惊诧反应。


“丽奈,那实在还有点太早……”倒是身边的棕发女人在拽她袖子。


“对这孩子来说太早了,”希美说,“他学得开心就好。”


“桐荫吹奏部,友幸的话没有关系。”霙突然轻飘飘地说。


“呃,没关系吗?”希美眼神中投射惊讶。


“嗯,”霙点点头,脑中似乎在进行精密计算,末了她说,“从明天开始练习。”


“可怕……”棕发女人小声道。


“那友幸可要学会吃苦了,”希美对未婚妻展开笑意,“铠冢老师,友幸这孩子就拜托你了喔。”


之前成竹在胸、颇有底气的铠冢听了这话却显出羞涩,低头不语。


“对了,霙的入职在六月,明日香呢?大阪音大官网上没有公布作曲系教员情报来着,”希美对田中说,“霙很期待你去呢。”


“还没确定呢,估计大概要在暑假之后了,正巧有时间去不动产公司,看看房子。”

桃沢听田中说着极其日常的话,感到奇妙,头脑发晕。


“咦?要换地方住吗?”


“是呀,换个通勤方便点的地方吧。”


“明日香。”


“怎么?”


“没事吗,那个,香……”


“瞧你说的,能有什么事。”田中明日香笑着打断希美。



田中老师会去大阪音大任教……桃沢只抓住这一条信息,她心拍狂响,额前突突地跳,不觉间伸长了脖子,将所有激动心情用嘴巴轻呵气吹出去。



大阪音大是吗。



“前辈,如果婚礼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事情,表演也好,尽管告诉我。”挽着妻子的丈夫说。


“亲爱的,你的视觉系不适合这样的婚礼啦!”与桃沢身高相似的可爱女人用铃般脆声咯咯笑。


“伞木同学……祝贺你们……利兹和青鸟,终于结局圆满。”


“谢谢!新山老师。”希美用真诚语调说出些客套的意味,桃沢闻言才发现几人间那位新山老师。她是佐佐木枫的亲戚,现任北宇治吹奏部副指导,桃沢不是吹奏部成员,只因小枫与她有过数面之缘。


这么些人,大概是北宇治的同学会吧——她猜想。


此时,拄着拐、棕发马尾的女人向她这边看过来,眼尖地发现了她:“那里有个女孩子诶,你没事吗?需要帮忙吗?”


桃沢对于自身暴露并不慌张,她站起身用手梳理宽大的衣袖,乖巧地摆摆手。

不想被新山老师认出,所以她一声不吭地迈起步子向反方向走,虽被浴衣下摆拘束了走步幅度,她还是尽可能快地匆匆离开。


也许是错觉,她走进月光明亮处时,田中明日香轻轻啊了一声,语气中带有惊讶成分。桃沢不知她在惊讶什么,更不会去想她的惊讶是否与自己有关,她不可能止步,只好紧绷后背硬着头皮继续向前。


“明日香?”是希美在问。


桃沢放慢一些脚步凝神去听。


“不……没什么,刚刚我们说到哪儿了?喔,婚礼是吗?说好了婚礼之后的婚宴上让我做策划和司仪哦。”明日香语声悠扬,主动请缨,“二次会*的安排已经交给优子了,这个不妨交给我?”


“当然了!求之不得。”希美笑应着,“霙也觉得很好吧。”


“嗯,明日香,谢谢。”霙附和。


“那么首先……就要从挖掘两位新人的童年素材开始,尽管交出小时候的照片和录像来!”


伴着不情愿的抱怨声和笑声,炒热氛围的明日香本人却分神望向别处——看着女孩矮小身影隐匿于夜色,其后只闻波荡的木屐踏地声,她不禁双眉深皱。


是她。


再次相遇已经是天大的巧合和幸运,为什么关于那段旋律,刚刚一句话也没能问出口呢。



虽未再听到任何与自身有关联的内容,桃沢离行的脚步却并不流连。她手搭上胸前,捏起自己的茶发几缕,唇边漾起的单纯弧度渐渐变为了恣意的坏笑。




————————————————

*大阪桐荫高等学校:大阪府大东市私立高校,关西吹奏豪强之一,原作中“东照”的原型,本文采用原名。

*二次会:在婚礼、婚宴之后转移地方进行的二次酒会,气氛比之婚宴较为随意自由,其间会举行一些歌舞类的娱乐活动。


已重修20.5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HANA coldcold 赞赏了 1000 点“太太我喜欢你啊!”
无的书架
无的书架 在 2020/04/23 02:37 发表

普通而又温馨的,平淡的幸福

ffghfhg
ffghfhg 在 2020/03/29 17:21 发表

不做点什么消耗漫漫长夜吗?

羽殇折翼
羽殇折翼 在 2019/03/25 00:28 发表

啊啊啊疯狂给太太打call!太太我超爱你的文笔的

女神的尤汪汪
女神的尤汪汪 在 2019/03/05 22:12 发表

啊!真好啊

qiushan
qiushan 在 2019/03/04 00:10 发表

啊,突然想问太太怎么站攻受了w

邊邊不講話
邊邊不講話 在 2019/03/03 19:33 发表

我其实没有看过利兹与青鸟
因为实在是太忙了←_← 万恶的考试啊
不过我十分喜欢大大的文笔(・ω・)√
这篇的作者留言超级超级喜欢!!!!一个神点题!!!!!

显示第1-6篇,共6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