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花火大会(下)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20-02-26 19:37
点击:2686
章节字数:353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夏天了呢。


女人多少年都不变齐耳根的黑色短发,烟火的序幕下,夜风裹挟河水的湿气卷入她耳后发尾,嘈杂欢笑的人群虚幻般晃过去,只隔十几米刚好掩藏住她身影的距离,她却不敢走过去。在旁人看来,这是一位恬静秀致的年轻女人,可她却知,自己只是个胆小鬼罢了。



熟悉的温和声音自右耳后移到左耳后,然后向着左边继续去了,明明不可能认出只留了个背影的、相别十几年的自己,她还是双肩颤抖一下,怕得很。


新山老师。

她结束了与谁的通话放下手机,中世古看着她依然窈窕的身段,即使已然人到中年,那也一定是个美人吧。她犹豫了好几下,在那背影更远一些时,她还是急走几步追上去,木屐的绳带在她脚趾间勒得疼痛,她短发飞乱地与新山问好,新山还记得她,和蔼地回应。


和新山老师一道去,这样就不会尴尬了,这样就好。


明日香,果然还是想要见到你。





泷稍微有些失策,没想到今年夏天在五月底就来势汹汹,一贯保暖的针织背心此刻成了累赘,他稍微扯扯后腰黏湿的一块,手机投射的光屏从他鬓角滑下去,他说:“新山老师到了。”


“啊那太好了!”田中两手的指尖合在一起,“这样就齐了呢!”


优子想对明日香说不对,但被夏纪按了手压下去,塚本大条一些,拍拍相机的肩带,说:“大家一起拍照吧,放烟花的时候。一定特别有纪念意义。”


“反正看着照片我只会难受地鸡皮疙瘩。”久美子在一片答好的赞成中极小声地拆台,这里的大家情谊深厚是没错,但在她看来某些关系还是脱离不了尴尬。真是的,秀一出什么头。


丽奈再次被久美子恶劣的大实话逗乐,她想问她是放不下塚本还是嫉妒泷老师?但玩笑没出口,只是调皮地在黑暗中以指尖划过她的掌心。


“各位,对不起,我们来迟了,”新山虽是道歉,却还那么施施然的优雅样子,叫人看了根本责怪不起来,“烟花马上就要开始了吧。”


优子看见来人,面颊一热鼻子就酸了,她踯躅一瞬还是冲到中世古面前,与新山快速问好后,面对着香织,挡住某人低沉深邃的视线。优子声音很轻,和夏纪说话从来不是这样的温柔:“香织前辈,你来了,好久不见……”


她敬爱的前辈,温柔的、耐心的,一直照顾她的前辈。面容身形未变,连发型都还是老样子,恬淡安静,一颗泪痣恰到好处点缀在左边眼角。


“优子……好久不见。”她开口,吉川优子如沐春风。


新山与大家寒暄,目光则一直有意无意看着伞木的方向,昨天的演奏会上她没能碰面的那孩子,比电视里看来还要卓越潇洒,不知为何改变进路的伞木,现已绽放成高岭之花,即使是阅遍岁月的新山也觉得耀眼。


她看见年轻女人的侧面晃出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儿,黑发衬托花瓣一样的脸颊,小浴衣穿得有模有样,鲜亮可爱,手中捧着盒化了一半的刨冰,川岛绿辉的惊叹传进新山耳朵里。


“诶!也就是说,铠冢前辈和伞木前辈已经……”


“嗯!”男孩子重重点头,“以后我就有两个妈妈了!”


不仅新山,在场的人大都是只有预感而无法证实心中猜测,有人惊异,有人了然,丽奈早想到这一层,与久美子相视点头,自心底为她们高兴。


伊藤智为男孩的无忌言语而为伞木前辈感到担忧,不过他看当事人都是不打算多隐瞒的样子,就放心微笑了:“恭喜你们,伞木前辈,铠冢前辈……如果婚礼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事情……表演也好,尽管告诉我。”


“伊藤君你的视觉系适合这么唯美的婚礼吗?”小绿戳丈夫的胳膊,咯咯地笑话他。


“也是也是……”伊藤总被小绿噎住,他揽过妻子的纤柔的腰,“那做苦力我也可以。”


“一定邀请你们。”伞木也悄悄圈了霙的后腰,对方因无可避免的羞涩低了头。


婚礼……她都不敢想,希美一定会,特别特别美吧。光是想象,她的心脏都要破膛而出了,洁白婚纱的希美……她好开心。

世界上怎么会有如自己一样幸运的人,得以与希美相遇,得以与希美相爱,得以与希美在一起。



新山脚步微晃,站立虚浮不稳,刚与她打了招呼的夏纪担忧地问:“新山老师?”新山勉强回看夏纪道:“没事,好久不穿木屐所以……”再无心应付旁人,她一心只回忆起自己对无法把握《利兹与青鸟》中利兹心情的铠冢教导的话。


“如果铠冢同学才是那只青鸟呢?”

青鸟无法拒绝利兹放飞她的愿望,因为青鸟,实在是太喜欢利兹了。


“……我年轻的时候,也和一位女性朋友……”

新山没有抑制住与铠冢谈自己的青春。因为她清楚听见铠冢同学,将希美比做自己的利兹。


可是彼时的新山一门心思只是喜爱这位优秀的双簧管手,她想让她去到音大,拥有更广阔的人生。


她忽略了一点,便是利兹,为何为利兹。为何,利兹非放青鸟自由不可。


是因为利兹,无法飞翔。


当时的希美,无法飞翔。


是她在走廊与伞木同学的对话,将自己对她的忽略暴露无遗,诚然,伞木同学的长笛没有双簧管那样令她心动的才华和潜力,可她对这毕竟十分出众的长笛手,忽略得太过彻底。

她听闻伞木的志愿是音大,首先问了——是吗?她是不认可的,打心底里不相信这位伞木同学可以在职业演奏家的路上走得天高海阔,可现在回忆起来,当时依然微笑的伞木希美,她多像被自己告知了——你没有翅膀的啊,你怎么飞翔呢。她的话,给伞木希美判了死刑。


她利兹身份的塑造者中,自己竟是重要的一份子。


多残忍啊,新山心中闷痛。一直不曾明了的原由,一直猜测的元凶,原来是自己。


如果自己给予她哪怕一点点鼓励,伞木希美真的可以走上长笛手的职业,哪怕不是那么顶尖,哪怕一直卡在瓶颈……当时的伞木同学,是不是就不会这么悲伤绝望了呢。


这份罪恶感,一辈子都消失不了了,新山只是难过自责,虽然她知道对于眼前的利兹和青鸟,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




她慢慢走上前去,以这样的速度才能稳住步子,铠冢对她点头致意,而她害怕看到的那份无忧无虑的笑容,以伞木希美快乐的问候伴随。


“新山老师!”这招牌笑容,是经过多少次会议、演讲、采访和商谈,才能练就的熟练自如呢?她作为社长为何拼命到令人觉得恐怖呢?她身边的孩子,又是怎么被她辛劳抚养长大的呢?


新山提前为铠冢准备的赞美肯定和对伞木关于往事的询问都再也没有意义,她只是说:“利兹和青鸟……还是相见了。”那声音没有了中气,像夏日残存的春枝柳絮孤独漂浮,多少欣慰和感怀,被伞木希美精准抓住,反复品味。


“谢谢你,新山老师。”希美思考了一下回答,她的语调这样真诚。


新山老师,你可以宽心。这样的我、霙、友幸,真的很好,真的过得很好。

所以,谢谢你让我知道长笛无法成为我的翅膀。


她是明白的,新山想。她从苦涩心境里扯出勉强的微笑。眼前的一对,才真正使她自恨自悔——她们站在一起,好像在对她说,你看,就算分别十数年,只要为对方而活,利兹和青鸟,也是可以重逢的,新山老师,您呢?


除了钦羡,再无其他。


周边人声突而嘈杂,细远的升空亮线在新山脑后发出尖利的声响,她茫然回头,太远太远的一声脆响啪地仿佛炸在她耳旁,烟火,以一颗翠蓝的团形花朵绽放在黑沉沉夜空拉开了序幕。


花火,红色、白色、橙色,在广大天幕上自如挥洒,此起彼伏声声不止的盛放炸裂声,所有人都知道,仿佛萤光坠落残留的星子间又会绽开新的花朵,强烈却温和的光芒映上爱人的侧脸,写进恋人的眼眸,此时的对方多么可爱。

此时的气氛,多么温存。


花火,就是为了让人紧紧相拥而存在的。


这片繁花盛开的暗色夜空,这份柔情满溢的心意,将会与和某人相关的记忆永远存留在一起。

多少双手,此刻紧扣相连。如果可以,他们愿意永远不要分开。




素色浴衣的女人身边,靠上没有什么存在感的、无比柔和的女人的肩,她比明日香矮了不少,小声说:“明日香穿,真的很好看。”


明日香的眼色里揉进无可奈何的忧伤,她不再与香织如同与他人对话般不正经地调笑,胳膊自然垂着,她说:“香织,总是强加给我这种温柔……真是……”


“对不起,明日香。”女人温抚的语调却如刀锋声声见血。


够了,不要再说对不起了。


“什么时候?”


“明日香会来吗?”


“应该不会。”


烟花绽放不止,明日香的脸颊忽明忽暗,让人看了害怕,可是香织却笑起来,释放一直以来压抑感情般的笑声。她要结婚了,对方是父母安排相亲认识的。她承认自己软弱,但,这也算是她自己的意志。

给过明日香所有的温柔,她却只能承认,这样的温柔,大多是多余的东西。该放手了,她这样告诉明日香的时候,对方却问她,自己花火大会穿哪件浴衣比较好看。


香织从手袋里拿出方正的一盒什么东西,递进明日香的手里,她没有碰到对方的指尖,但她知道,那上面是沐浴也洗不去的烟草味道。


“这个是酸奶味的烟,叫什么……我也不懂,但很香,我试过了。”香织低着头,高过她的明日香怔了一下低头也看不见她的脸庞,捏着纸盒的手在抖,香织,从不抽烟。


“这总该是需要的了,”香织轻柔笑开,“啊,但是,烟要少抽,对身体也不好,对吹奏也不好……你看,我又说多余的话了。”她抬头,明日香的脸庞沉着阴郁,于是香织不再说话。


她的温柔,就要离去了。


在这片烟火结束之前,塚本终于想起吆喝大家拍照,最后一次闪光灯和着最后一声烟火响起,世界将再次恢复为寂静与黑暗,香织仿佛听见谁轻轻说,别走。


对不起啊,把她们拆了我很难过,没有恶意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LZ不影响取名字
LZ不影响取名字 在 2020/03/13 14:48 发表

太太你骗人,明日香太可怜了!

女神的尤汪汪
女神的尤汪汪 在 2019/03/01 07:09 发表

啊啊香织啊

qiushan
qiushan 在 2019/03/01 00:59 发表

太太你打的标签是he!

兜兜儿
兜兜儿 在 2019/03/01 00:57 发表

香织女神!555555

显示第1-4篇,共4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