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蔚蓝之深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19-02-21 23:01
点击:2583
章节字数:283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五月底的宇治,空气中已经可以闻见夏日的萌动。无论草叶花瓣还是少男少女被愈强的太阳光照亮的面容,仿佛都提高了饱和度,从朦胧微凉的春季中剥开来,是夏季鲜艳甘甜的内在,表皮光洁的瓜果、弹珠汽水、露出胳膊和小腿的夏日校服,许多微热的思念和愿望也蓬勃生长,与夏风一道,被送入遥远的地方。


伞木女士的衣裙并不繁复,应着薄薄暑气裁得轻柔,微灰的白茶色打底、苔色与曙色小花点缀得悠然自在。绀青丝带系在腰间显出她优美的曲线,一双黑色泛蓝的高跟与腰带遥相呼应,顺畅而下的颈肩上一丝闪光,是银制的链子,锁骨下方坠着一只展翅的小鸟。


束起的黑色马尾随着她的步调左右晃动,腕子上扣着透粉的手表——是她常戴着的。儿子的小手牵在她掌心里,眉目秀致的男孩子与她步调一致,他扯扯自己群青色的领结,黑发梳理成三七分,侧分线露出未见过天日的头皮,显得比平时庄重过不少,像个小大人。


“老妈,”他问,“今天可以见到吗,夏纪阿姨?”


“当然,还有许多之前老妈的同学,不过要到下午,我们比夏纪和优子阿姨早一些。”伞木女士应答着友幸,抬手看了时间,中午十二点整,“你妈妈要准备一上午,下午还有演奏,她会饿。”


“哦!我们给妈妈送便当!”友幸跳跃几步到会场大门前,露出透风的牙齿笑道。


“嗯。”还有一些事,伞木女士想着,将手表取下来挂在儿子的手腕,将卡扣收到最紧,“一会儿老妈去找人谈点事,你去候场区找一找,应该可以见到妈妈,问她……”


“饿不饿!”友幸抢答。


伞木女士笑开:“嗯,把便当给她,如果我赶不上过去,你看手表,入场时间到了就去座位找老妈,好吗?”


“嗯!”友幸提着便当包信心满满道,“交给友幸!”


目送了儿子的背影,伞木女士习惯性抬手看表,又在心里笑话自己——这就忘了,摇摇头步入了会场另一侧。







临时被当做会客室的准备室内有些堆杂拥挤,但伞木社长周身的气氛却是跳脱这之外的清朗大方,她向着一位发丝银白的女人微微颔首,对方上了年纪,却并不显得老迈,举手投足之间还是优雅,阅历写在削瘦脸庞上的皱纹中,她的目光自伞木社长进门就落在那银色挂坠上。


她认得,那是她的乐团首席铠冢之前一直戴着的东西。


“您好,初次见面。”


“初次见面,是青见会社的社长伞木女士吗?”


“是的。”伞木社长点点头,“您好,坂本女士。”


坂本女士是乐团所属机构的总负责人,自五月中,她收到来自新兴乐器公司青见的函。据她所知,这个公司还在起步中,以受青年人喜爱的电子乐器起家,几个型号的低音电吉他在行业内打出了招牌,销量十分喜人。但社长伞木却是要与她的古典吹奏乐团合作,她一开始还觉得小公司不知深浅:作为试水试验品的管乐器也能登上音美的舞台?


哪知,对方寄来的长笛竟然是走高端市场的产品,甚至是可做收藏的奢侈品乐器,极尽精致。按照预算,坂本女士是不会考虑购入的。


未曾谋面的伞木社长给出了90%的协议合作价格,坂本微微心动之际,对方又将提出寄过来的两支长笛全部作为捐赠,若成功合作,还望此次可以成为之后深入合作的契机。她答应下来,到巡演后半段,音美的六把长笛全部替换成了青见的品牌。


坂本女士想起,伞木社长好像提过一句首席双簧管铠冢续约的事,说铠冢首席是自己多年相知,此次去意已决,她代替铠冢略略道歉,希望坂本负责人和顾问不要太失望,之后还会有合作的机会。


坂本女士大概了解自己的首席,不善言辞的她仿佛把毕生的感情全部倾诉在乐器的音声里,在音美历史上也是一位特别优秀的双簧管,本来是舍不得的,一再挽留她续约。这档口伞木社长发话,稍稍碍于她几乎赔本的慷慨真诚和之后的深度合作,再鉴于乐团已有能够担纲大任的双簧管,她思虑再三,还是点了头。



“下一批新的乐器,”坂本女士前倾着身体,珍珠耳坠前后轻轻摇晃,她的语调兴味很浓,“伞木社长之前给我卖了个关子。”


“嗯,”伞木社长手安放在自己之前一直戴着手表的手腕处,遮掩一些紧张,她大方微笑,“是双簧管。”


坂本又一次被眼前的年轻女人惊到,只隔半月,就要涉足音美的主角?

不,这样的自信,绝不是以半月的准备为底气的,她的思维并未因年老而钝塞——怕是在这个年轻公司的起步期、还在专做电子乐器的时候,面前这位伞木社长就默默筹划着古典乐器的生产,且一出手就以高端市场为目标,从一开始,她就想好了要做古典,并且连先长笛再双簧管后其他的步调都早已经设计好了。


稳扎稳打又不失大胆的经营策略;交往和商谈中不仅有商人的灵活,更显出她特有的、貌似天真的闯劲。坂本女士重新将这个光彩照人的年轻女人打量一遍,眼神里添了许多欣赏。


“我很期待,之后更多的合作。”她伸出风骨优美的手,伞木与其相握,点头道:“一定不负所望。”






“友幸。”霙在化妆镜里看见背后打扮得体,却藏不住童稚的男孩,她下意识转头,被化妆师挪了回来:“不要动哦。”


“妈妈!”男孩一嗓子将满室人吓得纷纷看他,再看他们的首席,再看他。


化妆师手中的腮红刷晃了一晃。霙也一呆,随后竟在一片寂静里,对着镜子里妆面灿若樱花的女人笑出了声。啊,自己也跟着希美一起变坏了。背后的友幸,则是在一群大人的注视之中开始怀疑自己做错了什么,抿起嘴巴。


“过来。”她淡淡地微笑,看他走过来,然后温和地将他歪斜在一边的小领结系好。她注意到他手腕上希美的手表,“母亲呢?”


哦……是认错人吗?大家松口气。


“稍微耽误两分钟,抱歉。”霙对化妆师点点头。


友幸递上风吕敷包得整齐方正的便当盒,霙接过,手心感受到布料传导来的,暖暖的温度,友幸小手摸上自己的黑头发,想起老妈说弄好了不能碰,又放下,睫毛忽闪忽闪地,压抑了兴奋感小声说:“老妈有点事情……妈妈,你饿不饿?这是我和老妈一起做的。”


屋内的气氛又紧张起来了。老妈?妈妈?什么?


“友幸……”霙在心里念着希美,揽过他的小身体,搂着他的后背,“谢谢友幸,和希美……我很开心。”


“妈妈,”友幸抬起小拳头,腕子上手表的边缘闪亮,他思考一下,却也说不出什么更激昂的话语,只是说,“加油!”


霙好像看到前排刚练完一章长笛的希美转过头来,举起戴着粉色手表的上臂,捏了拳头,对她说:“加油。”她看见希美那时时可见又让自己时时思念的容颜,受了鼓舞,怀着无与伦比的喜悦微微点头,将双簧管吹下去,一遍又一遍,吹得更好。

友幸和她长得,多么像啊。


‘嗯。”








“霙前辈的……孩子?”洋太郎快步走向离候场区不远的化妆间,手指猛地撞上身边孝太的长笛,他也顾不得痛,隐隐预感自己会见到那个孩子,那个大眼睛的、机灵矫健的小男孩。


“哦,刚刚来问的,要找妈妈,怎么,”孝太避开他,拿着长笛的手背过去,“你走慢一点,撞坏了。”


“叫什么名字?”


“伞木……友幸?”孝太仔细检查笛身有无损坏,并不关心他的焦急。


“伞木?”洋太郎在化妆间门外堪堪停住,他举起手中紧握的、银光璀璨的乐器,笛身不起眼处刻着“AOMI”的优美字样,青见(青みaomi),最近业界蓬勃发展的乐器制造会社,社长是个年轻女人,叫……


“伞木希美。”他眼前闪过一个活力四射的身影,穿着小衬衫的男孩向观众区跑去了。


“哦,青见的社长,”孝太也看看手中长笛,语调依然平静得像个机器人,“一样的姓,巧了。”


你问蓝色有多深?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Pluvia
Pluvia 在 2019/02/21 21:47 发表

太秀了吧…

居酒屋的嘤嘤怪
居酒屋的嘤嘤怪 在 2019/02/21 11:55 发表

好吃好吃好吃!!!
谢谢太太的新粮!!!

e狗
e狗 在 2019/02/20 23:56 发表

标题:蓝色的深度是爱你的程度

青见,蓝色的程度。希美的心路历程始终是看着那片青空铺就的,不管失去还是得到,霙都在那片蓝天里,她也始终看着,不管是仰望还是平视。
希美在我心中是个行动力很强的角色,一旦抓起就不会放开,但同时她也是一个心灵纤细脆弱的女孩。学生时代是霙让她坚强,后来她愿意为了霙去坚强。我想对于这样的希美,写一篇为你铺开天地的轰轰烈烈倒不至于。
事事为她着想的温柔,就是希美力所能及的爱情。

Tardis
Tardis 在 2019/02/20 23:02 发表

咦到夏纪优子怎么就成阿姨了(。

显示第1-4篇,共4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