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老婆丟下我去員工旅遊好傷心(尤彌爾生日賀文) --上

作者:realsoul
更新时间:2019-02-18 19:52
点击:357
章节字数:691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請原諒我用這種輕浮到爆的標題把大家騙進來(掩面)

*這是尤彌爾的生日賀文 (遲到一天,請尤彌爾大人原諒我吧!),是獨立的,與二創的《尤希的馬萊日記》設定完全不同,也沒有關係。

*現代架空;基本設定是『進擊的巨人』是一齣日劇,而眾人則出演與自己同名的角色。

*時間點設定在進擊的巨人第三季前半殺青之後。

*CP:尤彌爾X希斯特利亞

*和平的生活最高!

*尤彌爾生日快樂!


※※※※※※※※※※※※※※※※※※※※※※※※※※※


番外:老婆丟下我去員工旅遊好傷心(尤彌爾生日賀文)


牽著希斯特利亞的手走進月台,尤彌爾遠遠便看到了那一群熟悉又陌生的傢伙。


假日清晨的地鐵站人不怎麼多,三三兩兩大多都是旅行的人們,通勤的學生與上班族則不見了蹤影。正車站的人如此稀少,圍在一起嬉鬧的巨人劇組便因而顯得格外顯眼。讓與艾倫又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吵起架來,混亂中尤彌爾聽到了『帶了媽媽的愛心便當』、『讓boy』這些字眼,然後兩人便扭打了起來。


「又是他們。」希斯特利亞笑著說,「他們倆感情真好,不是嗎?」


尤彌爾同意。只要讓與艾倫湊在一起,無論何時都是這副場景。然而,這場景似乎又離尤彌爾相當遙遠。


尤彌爾試著回憶上一次看見他們吵架是什麼時候,然後她想起那是『進擊的巨人』第二季殺青之後的慶功宴。那一場慶功宴上他們倆都喝了酒,扭打的過程幾乎把整間店給掀了,直到利威爾出腳把兩人的肚中物給踢了出來,這場混亂才告一段落。


那場混亂令尤彌爾印象相當深刻,因為希斯特利亞當時也醉了。說起來這是尤彌爾的錯,她一時興起給希斯特利亞灌了酒。酒醉的希斯特利亞簡直變了個人;那天晚上她就像一隻無尾熊一樣緊緊抓著尤彌爾不放,就算慶功宴結束、回到兩人住處之後也是,害尤彌爾沒有辦法盥洗。到了最後兩人帶著一身酒氣入眠,隔天醒來則不約而同地嘔吐了一整天。


「尤彌爾?」希斯特利亞輕喚,令尤彌爾回過神。


「我就送妳到這裡了,」尤彌爾抓著希斯特利亞的肩膀說,「記住,絕對不要喝酒。妳那爛到爆的酒量,喝了酒絕對出事。」


「要不是妳灌我酒我才不會喝呢。」


「衣服給我多穿兩件了,」尤彌爾說,審視著她今早強迫希斯特利亞加上的棉襖外套。真好看啊,希斯特利亞穿什麼都好看,「慶功旅遊辦在冬天的北海道,艾爾文那傢伙瘋了嗎?還說什麼最佳導演兼最佳製作人,根本是笨蛋吧?這麼冷的天,想把人凍死不成?」


「北海道就是要冬天去才能看雪啊。」希斯特利亞露出一個苦笑,「我會注意的。」


「還有晚上不要去夜店或酒吧,」尤彌爾語重心長地道,「我知道劇組的人都是笨蛋,可是讓八成會起鬨要去那種地方。妳可別母性大發要去當保母看照他們。如果非要去的話……」


尤彌爾掃視那群笨蛋。艾倫是笨蛋,讓是笨蛋,柯尼是笨蛋,莎夏是笨蛋,貝爾托特沒用,萊納噁心,漢吉太詭異、利威爾太矮、艾爾文與阿爾敏的思想有時候會莫名恐怖。更別說新演員凱尼、雷斯家族、還有希斯特利亞那個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同父異母的姊姊芙利妲;這些傢伙尤彌爾完全不熟,根本不敢把希斯特利亞托給它們。


「如果妳非要去的話,跟緊米卡莎,」尤彌爾下了結論,選了一個看起來相對可靠的傢伙,「不要離開她超過五十公分。」


「不如讓我跟緊妳好了?」


希斯特利亞忽然說。


尤彌爾瞪大了眼。


「蛤?」


「尤彌爾也有被邀請吧?我們一起去參加慶功旅遊不就好了嗎?」


「我?我才不要呢!整個第三季我才登場一個鏡頭,只有一句台詞,還是妳的回憶。白白拿通告費就算了,還要去參加慶功旅遊,我還不尷尬死?」尤彌爾說道。她的戲分在第二季便已經完全結束,第三季只剩下回憶鏡頭。


「萊納與貝爾托特也沒幾個鏡頭,但人家還是參加了。」希斯特利亞說。


「他們好歹有被野獸巨人打敗、還有坐在城牆上喝茶。」尤彌爾說,「總之我不會跟妳去的,妳給我注意好妳自己就是了。」


「還是我別去了?」希斯特利亞說。


「說什麼呢妳?」尤彌爾壞笑,「妳可是第三季主角──」


「尤彌爾,妳希望我留下來嗎?」希斯特利亞睜大眼睛看著尤彌爾。


「妳───」尤彌爾一時說不出話來,她沒料到希斯特利亞會這樣反問她,因而語塞。


兩人便這樣對視而無語。


地鐵駛入的同時,警告月台旅客退到黃線之後的廣播聲響徹地鐵站。之後人潮開始流動,稀稀疏疏的人們一個一個上了這列通往機場的地鐵。


「──妳留下來?別開玩笑了,我好不容易可以放個三天兩夜的假,饒了我好嗎?」尤彌爾嘗試做出一個難看的鬼臉,逗得希斯特利亞笑出聲來。


「希斯特利亞,上車了!」車廂內一頭黑髮探了出來,呼喚希斯特利亞。那是芙莉妲。


「我馬上來!」希斯特利亞回應,然後望向尤彌爾,「要好好把妳的想法說出來啊,尤彌爾。一害羞就把話往肚子裡吞,我又怎麼猜得到妳在想什麼呢?」


希斯特利亞隨即拖著行李箱走上了地鐵。尤彌爾呆在原地,不知該作何反應。當她回過神來,希斯特利亞與地鐵都已經消失了,只剩下空蕩蕩的月台。


※※※※※※※※※※※※※※※※※※※※※※※※※※※※※


當尤彌爾回到居所,已經接近中午。


她開了門,卻只站在門口。或許是她的潛意識不想走進這一個屬於自己與希斯特利亞的小公寓?尤彌爾不清楚,但是她只覺得自己幼稚到了極點。


凌晨兩個人一起出門,中午只剩一個人回來──我居然還會芥蒂這種東西?簡直奇了。


尤彌爾甩開紊亂的思緒,隨意脫下的鞋子亂扔在玄關。這樣做會被希斯特利亞碎碎念的,但是沒關係,她不在,這三天兩夜,這個家的一切尤彌爾說了算。


午餐還是得處理,但尤彌爾對於餐點並不拿手。之前某個平安夜尤彌爾心血來潮想做義大利麵,弄來上好的酒與肉卻為了煮麵差點炸了廚房,手還留下了一度燒燙傷,幸虧希斯特利亞學過護理學懂得包紮才沒事收場。在那之後,被希斯特利亞又笑話又責罵了整整一個禮拜。


無論如何,短時間內尤彌爾事不敢下廚了。她走到冰箱,裡面有希斯特利亞昨晚煮的晚餐,一些家常小菜,還有鯡魚生菜脆餅。尤彌爾是非常討厭鯡魚罐頭的,臭死人的味道令尤彌爾聞了就想吐,但是經過希斯特利亞料理後的鯡魚料理,卻是尤彌爾最愛的食物。金髮小矮子總有辦法把鯡魚那嚇死人的腐臭味給處理掉,只留下魚肉的鮮甜。


但是昨天的尤彌爾食慾極差,因而剩下許多。還記得昨晚的希斯特利亞一臉擔心的樣子,尤彌爾現在想起依然想發笑。


無論如何這些料理成了尤彌爾今天的午餐。她把鯡魚脆餅從冰箱取出放入微波爐,之後便在屋內亂晃等加熱完成。


只有一人的空屋內沒必要開燈浪費電,因此儘管日近中午,整個屋子還是只有窗外少許的自然光灑入以作為昏暗的光源。希斯特利亞總說裝了燈就是要開,不然尤彌爾這粗神經肯定三不五時絆倒受傷。


我說女王大人,妳也太誇張了?不過就是暗了一點,能出什麼事?──然而尤彌爾才剛這樣想,右腳便狠狠地踢到了衣櫃的櫃腳。


吃痛的尤彌爾倒在地上,抱足咬牙不讓自己叫出聲。她撞到的是小指,痛得要死,幾乎要讓人暈過去。不久之後麻木感襲來,而尤彌爾往自己的右足看去,只見右腳小趾趾甲被掀起一半,少量的鮮血慎了出來,滴到地板上。


真她媽該死。


一瞬之間尤彌爾還真希望能像自己飾演的『尤彌爾』一樣擁有巨人之力,可以自動修復傷口。可惜天下沒這麼好的事。


沒有巨人之力的尤彌爾只好到希斯特利亞的小櫃子裡翻出了護理用具:紗布、酒精、碘酒、棉棒、膏藥、透氣膠帶、乾紗、彈繃、空針、生理食鹽水、低張食鹽水、蒸餾水、縫線、鋪單、密封的無菌縫合包……莫非希斯特利亞打算辭掉演員改當護理師?這聽起來還真她媽的有可能發生。


處理好傷口,尤彌爾小心翼翼地走回廚房,拿出加熱完畢的鯡魚脆餅,一口咬下。


很熟悉的味道,但是又很不熟悉。


尤彌爾想起第一次吃到鯡魚脆餅的場景。那是她與希斯特利亞剛開始同居不久的某頓晚餐,希斯特利亞呼嚨尤彌爾說她做了豬肉脆餅,但尤彌爾早就瞥見了被丟在垃圾桶裡的鯡魚罐頭殘骸。尤彌爾百般抗拒,希斯特利亞則兩眼水汪汪地看著尤彌爾,最後尤彌爾屈服了,卻發現意外的好吃。


那天晚上的希斯特利亞高興得一整晚都哼著小調。在那之後,餐桌上就不時會出現鯡魚脆餅的蹤影。一貫地美味。


今天的鯡魚脆餅也是一樣的味道,可是餐桌的對面卻沒有任何人。


一陣噁心湧上尤彌爾的心頭,「難吃死了。」尤彌爾大罵,把鯡魚脆餅丟向廚餘桶。結果還沒有丟進去,脆餅撞在桶壁上,餡料散開來,撒得地板到處都是。


尤彌爾完全沒有收拾的意思。反正這三天兩夜,沒有人會來唸我。


她快步穿起外衣,想要離開這個失色的空屋。她告訴自己,自己之所以離開是為了上館子找吃的填飽肚子,而非受不了僅有一人的居所。


然而她卻在門上看到一張留言便利貼。


『妳不要自己煮飯,廚房會炸掉!吃飯的話去阿妮開的酒吧咖啡廳吃,順便幫忙她顧店;萊納跟貝爾托特不在,只剩下她一人她會忙不過來。


希斯特利亞 筆』


「……什麼鬼啊?」尤彌爾好氣又好笑,一瞬之間她湧起想要把便利貼扯下丟到垃圾桶的衝動,但是便利貼上的字跡實在太過可愛,於是尤彌爾便放棄、默默地出門了。


※※※※※※※※※※※※※※※※※※※※※※※※※※※※※


亞妮˙雷恩哈特今天難得清閒。


她早早就去酒吧外面把「營業中」的牌子與立地看板給收了起來。如果沒有這些標示,任誰也找不到這間隱藏在暗巷中的『戰士酒吧-帕拉迪分店』。


本來,既然萊納與貝爾托特請了公假,亞妮原本以為自己也可以放個假好好休息,可是馬加特這個慣老闆居然駁回了亞妮的要求。那傢伙滿腦子軍人思維,好像工作是一種榮譽似地,跟亞妮完全不對盤。可是亞妮知道馬加特今天駐守在雷貝里歐總店,不可能有機會巡查分店,所幸便藏起招牌,把酒吧給藏了起來,偷得浮生半日閒。


可是亞妮的計畫也就這樣只成功了半日。


中午的時候,熟悉的人影推開了酒吧的門。


「亞妮!我又來啦!」米娜露出她一貫的笑容。


「……」亞妮看著寧靜被有著一對長髮辮的女孩打破。


「欸嘿嘿!聽說萊納跟貝爾托特去巨人第三季的慶功旅遊了,我想說妳會寂寞,所以就來陪妳囉。」


亞妮嘆了口氣,「妳也只有參與第一季的拍攝而已,為什麼會對整個劇組的動向這麼了解啊?」


「怎麼這樣說呀───關心朋友也是應該的吧!」米娜笑著說,逕自坐到亞妮的對面,拿出平板電腦。亞妮伺機瞥見了米娜交換訊息的對象。原來是希斯特利亞。


「妳不問我要喝什麼嗎?」


「小姐要喝點什麼呢?」亞妮說,卻已經開始調酒。


「『亞妮特調!』」米娜說。


「了解。」亞妮說。『亞妮特調』的意思就是『什麼都好,只要是亞妮調的就可以』,是米娜獨創,也只有米娜知道的祕密酒品。米娜唯有在只有兩人獨處的時候才會點這個『亞尼特調』,似乎是怕這個名稱外流,成為泛濫品。


雖然難得的假日泡湯了……但是像現在這樣度過下午似乎也不差。亞妮暗忖。


亞妮調的柯夢波丹(Cosmopolitan)很快被一飲而盡。在那之後米娜拿平板開始撥放第三季的『進擊的巨人』,邊看邊尖叫,吵得亞妮實在受不了,只好跟米娜一起看。


「利威爾兵長好帥啊!肯尼大叔也好帥啊!怎麼辦亞妮妳覺得我要選誰><」


「希斯特利亞太棒了!壞壞的壞孩子好惹人喜歡喔!」


「那個巨人好噁心喔!天啊!特效師可以不要把才能浪費在這種地方嗎?啊啊啊啊啊啊他的腸子掉下來了啊!艾倫快炸死他啊!」


「咦咦咦?艾倫跟希斯特利亞的互動好像有點萌?」米娜眼睛不知道地幾次發亮了,「亞妮妳怎麼看?」


「……妳明明知道這些都是演戲,還是很喜歡八卦呢。」亞妮說。


「女生的腦有三成管戀愛,七成管八卦,這是理所當然的吧!」米娜得意地說,接著又把話題拉了回來。「所以妳怎麼看?艾倫跟希斯特利亞?」


亞妮看著影劇裡的兩人。那是兩人在孤兒院裡互動的場景,「我是覺得還好而已,」亞妮結論。她平常是不會去關心這些事的,但米娜就是有某種魔力讓所有人腦袋都八卦化,「但是我覺得這種話還是少說微妙。很危險的。」


「危險?妳該不會是在指米卡莎吧?那確實是滿危險的!」米娜呵呵地笑了出來,「不過米卡莎正遠在北海道參加慶功旅遊呢。」


「……也對,」亞妮同意米娜的見解,「可是不只是米卡莎,妳還要注意────」




說人人到。




尤彌爾突兀地推開酒吧陰暗的門走了進來,瞥了亞妮與米娜一眼,接著便拉開米娜旁邊的位置坐下。


「……妳來做什麼?」亞妮開口。


「不就是吃午餐?」尤彌爾趴在桌上,雙眼緊閉,「隨便弄點什麼。來碗麵好了。」



「這裡是酒吧,不是麵攤。」


「那就隨便來點酒。」


「……」

亞妮一陣無言,索性轉過身去開始調酒。百分之一的龍舌蘭加上百分之九十九的白開水,想起來是個不錯的主意。不然百分之百的白開水應該也行。


「尤彌爾?希斯特利亞沒有跟妳一起嗎?」米娜問。


「小傢伙去慶功旅行了。」尤彌爾說,「人家是當紅炸子雞呢,哪像我,第三季完全沒有戲份。」


在場的人第三季都沒有戲份吧───亞妮暗忖。


沒有戲份也好,省得天天往片場跑,還要被關在水晶模具裡,悶死人。


「欸欸?可是根據我得到的情報,尤彌爾應該也有被邀請去慶功旅遊啊。好像有幾幕新畫面是重拍的。」米娜說道。


亞妮訝異地望向米娜。


為什麼這傢伙已經退場了兩季,卻可以掌握這麼多的資訊啊……


「……我才不要去。不過就一兩個鏡頭而已,參加什麼慶功旅行?」尤彌爾嚷著。這一點亞妮倒是同意。亞妮在第二季裡也有幾個鏡頭,但是她也沒有出席當時的慶功宴。


從某個角度來說,亞妮發現或許尤彌爾跟自己有點像。


「喂,調酒師,我的午餐好了沒有?慢吞吞的,妳難道是貝爾托特的雙胞胎妹妹嗎?」麻子臉喊著。


……前言撤回。「妳的龍舌蘭。」亞妮把酒杯遞給尤彌爾。


尤彌爾小酌一口,「白開水?」


「龍舌蘭佐白開水。」


「什麼鬼東西啊!詐欺吧妳!」


「儘管客訴。」亞妮拿出馬加特的名片,遞給尤彌爾。


「少來!誰想跟這個死軍官通電話。」尤彌爾喊道。尤彌爾曾經在「戰士酒吧」工作一段很短的時間,當時是因為酒吧的一名員工馬賽˙賈利亞德被調往總公司,酒吧出現人力空缺才招募到臨時工尤彌爾。說老實話,尤彌爾的調酒技術挺不錯的,與戰士酒吧內最會調酒的亞妮差不多是同個水準。可是尤彌爾的個性比亞妮更加惡劣,好幾次都惹得馬加特大發雷霆,之後馬賽的弟弟波爾可錄取了正職,尤彌爾隨即離職。


至於之後戰士酒吧開了帕拉迪分店,萊納、貝爾托特、亞妮被派駐到分店,吉克、皮克、波爾可留在總店,又是後話了。


「妳還沒吃午餐嗎,尤彌爾?」米娜問道,「亞妮這邊最近有推出新的提拉米蘇蛋糕……」


亞妮不敢置信地看向米娜。『米娜妳竟然出賣我?』亞妮暗忖。


尤彌爾擺擺手,「算了算了,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會來妳們這裡。我找其它吃的去。」


啊,太好了。亞妮高興自己省去了不必要的麻煩。


「欸?欸?等等別啊……」米娜一臉緊張兮兮,忽然她靈光一閃,「啊!我最近發明了一種新蛋糕,不如我做給妳們吃,妳們幫我嚐嚐味道好嗎?」


『米娜妳到底在做什麼?』亞妮在心中吶喊。


尤彌爾站了起來,「算了吧。錢我放桌上。」


「嗚啊──不要──等等──」米娜哀號。





「有吃的!」「有喝的!」「有吃的!」「吃飯了!」「可以吃飯了!」「吃泛泛~」「喝水水~」「吃午餐囉~~~~~」「吃飯吃飯吃飯吃飯!」「打完球果然就是要吃飯啊!」


酒吧的門口忽然湧進來大量的客人。尤彌爾與米娜嚇了一跳,而亞妮更是目瞪口呆,下巴都快要掉了下來。來的人三五成群,有學生、有上班族、有老先生老太太、還有一個看起來是老師的女子帶著五六個小小孩進了酒吧,簡直像是覓食的巨人群。客人們騷動著,各自找到位置,然後開始吵著要點單。


這是什麼情況?亞妮完全不明白。這小巷內的小分店根本沒有知名度可言,自亞妮有記憶以來不曾有過這樣「高朋滿座」的情形。然而命運開了她一個大玩笑,偏偏選在同事請假的時候發生這樣的事情。


瘟神。


米娜跟尤彌爾……這兩個傢伙絕對是瘟神。我要把她們列為禁止往來戶──亞妮下定決心。


然而該做的還是得做。亞妮快步走出吧檯接單,咖啡、酒、蛋糕、輕食;甜度、熱飲或冰飲、冰塊量、混搭比例、醬料使用與否、出餐順序要求,還要插上特定數字的蠟燭。


如果要討論工作效率,亞妮絕對領先萊納與貝爾托特不只一倍,可是這麼大量的客人亞妮也是第一次遇到,更慘的是現在接單、準備單點、上菜全部都要她一個人來。


「亞……亞妮,我來幫妳接單吧!妳快去做蛋糕。」米娜說,隨即開始接單。


一瞬間米娜從瘟神變成了亞妮心目中的天使。


然而災難並非到此為止。亞妮痛苦地發現提拉米蘇解凍的數量該死的不夠,情急之下只能從零開始作業。其餘的蛋糕點單如起司蛋糕、舒芙雷、黑爵士……雖然數量足夠但是後製處理也相當麻煩,耗費亞妮不少時間。


等到亞妮終於初步處理好了蛋糕,已經過了將近半個鐘頭,然而直到此時她才忽然想起自己完全忘記了調酒的菜單。


該死該死該死!


這可不是被唸兩句就可以了事的失誤。要是有人投訴,依照馬加特那個爛個性,亞妮絕對扣薪水,甚至是扣假日──


亞妮趕緊衝回吧檯,卻看到不敢置信的畫面。


酒吧內依然吵雜,卻沒有什麼不滿的聲音。


外場,米娜依然在接著單,並向客人解釋延遲出餐的原因。她真不愧是在場的店員中最擅長與人溝通的,面對她的道歉似乎沒有一個客人能夠發脾氣。


許多客人面前都擺著或咖啡或調酒等飲品。而吧檯裡面,尤彌爾正在調著酒。「你的血腥瑪麗。」她將酒遞給一個就坐在吧檯前的年輕上班族。


「……」亞妮不知該作何反應。


「怎麼,調酒師不爽工作被搶了?」尤彌爾注意到亞妮,冷笑一聲,同時繼續調起下一杯酒,「要跟你換也行──如果你不怕蛋糕的烤箱被我炸掉的話。」


「……算了。」亞妮說,心裡對眼前的麻子臉有點改觀,「謝了。」


新的一批點單到來。亞妮重回烘焙室,繼續與蛋糕奮戰。


--to be continued


因為字數關係所以切上下章節喔
請直接接續下一章~~~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