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CH11 尾聲、一定要幸福(下)--新稿

作者:realsoul
更新时间:2019-02-10 11:10
点击:539
章节字数:974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新稿說明:

本新稿是「CH11 尾聲、一定要幸福(下)」的另一個版本(以釋出的是舊稿)

原本是要貼新稿但是不小心貼到舊稿,想刪文卻又覺得舊稿也還不錯,所以便保留舊稿,並將新稿加以潤飾、貼出。

情節發展方面與舊稿有所不同,設定也稍微改了不少。不如說這篇新稿加入了更多我的私心吧XD

大家可以先複習「CH11 尾聲、一定要幸福(上)」~


是說114話揭露了重要情報:始祖巨人可以任意改造艾爾迪亞人的體質啊......

那希斯特利亞會不會在尤彌爾身上變出(─────)(消音)

似乎覺醒了不得了的腦洞XD不過這個設定不會出現在此二創就是了


本回安心無玻璃,請放心閱讀。

希望能收到大家的回應


※※※※※※※※※※※※


樹木的影子不斷從希斯特利亞的兩側向後席捲而去。


平安夜的寒風相當刺骨,叫人直打哆嗦,又因為高速移動的關係,使冷風直直灌入希斯特利亞的雙眼,讓希斯特利亞雙眼吃痛,好幾次都差點要閉上眼。然而,希斯特利亞並不覺得太冷;這完全不是因為她身上穿著聖誕老人的紅色大衣,而是因為希斯特利亞現在正伏在巨人的頭上。


「孤兒院就快要到了。」希斯特利亞對尤彌爾說。她們現在正在村外的樹林中穿梭,繞著村子外側走,從村外接近孤兒院的所在地。儘管此時此刻街上應該早已空無一人,以巨人的型態穿過村子中央仍然相當危險,因此想要抵達位於村子另一頭的孤兒院,只能從外側的樹林繞路。


「這,很,冒,險。」尤彌爾說。


「我們不會被發現。」希斯特利亞說道,抓緊手中跟自己一樣高的麻布袋。「我們不會有事。」


「……有,事,也,沒,關,係。」尤彌爾說,「我,陪,著,妳。」


聽到尤彌爾的話,希斯特利亞心頭一暖,甜到化不開的喜悅從胸口湧出。「我知道,尤彌爾,」她聽見自己說,「我知道妳陪著我。」


猛然,希斯特利亞感覺到尤彌爾腳步一變,隨即兩人騰空而起,僅僅一躍便躍過了村外的柵欄與圍起孤兒院的圍牆。尤彌爾落在孤兒院的中庭,引起的震動險些震倒了立在中庭的基督像,但最後終究是沒事收場。


「去,吧。」


「嗯!」


希斯特利亞翻下了尤彌爾的身子,抓著麻布袋,三步併作兩步跑進孤兒院的主臥室。


果然孩子們都已熟睡,而床頭則掛著無數空空如也、嗷嗷待哺的襪子。


希斯特利亞見了,露出心安的一笑。沒有人醒過來真是太好了。


於是希斯特利亞開始分送禮物。她躡手躡腳,像個小偷般在不吵醒孩子的狀況下,把禮物一個個塞進襪子裡。如果太大的塞不進去的,就放在床頭。


「娜娜,希望妳喜歡我挑的紗線與縫針,這樣妳終於可以幫那些一天到晚玩破衣服的男孩們補衣服了。」


「凱吉,你總是跟著我去賣蔬菜,還特別喜歡計算帳單,幫我找錢,所以我給你一個算盤,這樣以後賣菜算帳的重責大任就交給你了,以後你可要好好幫院長的忙呢。」


「彼得,你一天到晚喊著想要一把劍,就可以跟欺負孤兒院的人打架,可是拿武器去打人是不對的;我給你一本書,希望你可以從裡面學到不但和平、還可以保護大家的方法。你可要當個稱職的大哥哥喔!」


希斯特利亞依序在孩子們的額頭上輕輕一吻,代表告別,而孩子們只是舒服地翻了個身,並無人醒來,想必是因為今天白天已經徹底玩累了。


這一瞬間,希斯特利亞發現自己扮成聖誕老人還真是一點意義也沒有;本來就沒打算要吵醒孩子了不是嗎?這樣扮成聖誕老婆婆要做什麼呢?不只如此,剛剛那一折騰,尤彌爾也沒打算再穿麋鹿裝,這樣一來一往,自己簡直就是虧大了。


『不行,等安定下來,一定要讓尤彌爾穿一次麋鹿裝。』希斯特利亞在心中下定決心。


於是她繼續發送禮物,為孩子們獻上晚安與離別的吻。麻布袋裡很快地只剩下最後一個禮物,而最角落的床上,小麗沉沉地睡著。


希斯特利亞上前,躡手躡腳地拿出禮物,準備放進小麗床頭的襪子。


小麗的雙眼仍然閉著,黑暗中希斯特利亞看得並不是很清楚,但是這沒有差別。希斯特利亞來到孤兒院的契機,便是在寒冷的凌晨遇見了迷路而受凍的小麗。小麗是一個不善言辭、倔將又沒有自信的孩子,這點像極了小時候的希斯特利亞,但是她黏希斯特利亞的程度,卻又跟尤彌爾相似。


想到這裡,希斯特利亞不禁莞爾一笑,可是一想到自己即將離去,小麗會怎麼樣呢?她是否會因為自己的不告而別而重新築起心防,就相當初自己失去尤彌爾那樣?這個念頭一閃過,希斯特利亞便感覺到一陣心痛。可是眼下並沒有什麼她能做的;時間緊迫,她必須在天亮前趕快離開。


於是,她只能輕輕一吻小麗的額頭。「小麗,妳的禮物是一個我縫的娃娃,希望妳會喜歡。」她輕拂小麗軟嫩的臉蛋,「妳是好孩子,我很高興妳喜歡我,但是妳必須更勇敢的去跟別人說話,不要劃地自限,不要認為自己一無是處。」


小麗臉上的表情似乎有些變化。是光影的關係嗎?希斯特利亞不太清楚,但是小女孩的雙眼仍然閉著。


「小麗,我沒有辦法一直陪在妳的身邊,我……我對不起院長,對不起大家,也對不起妳。如果妳願意原諒我,願意記得我的話,就把這個娃娃當成是我吧。」希斯特利亞無奈地說道,然後,希斯特利亞再次親吻小麗的額頭,「珍重再見,小麗。」


小麗的眼睛忽然張開。


希斯特利亞嚇了一跳,差一點就要跳起來,然而眼前,小麗的眼睛睜得老大,彷彿是聽到了晴天霹靂一般。


「希斯特利亞姐姐,妳說……妳要離開了?」


小麗喊道。


「欸?」


「欸?」「什麼?」「為什麼?」


「怎麼回事?」「妳說什麼?」「咦咦?」「啥?」「什麼鬼?」「蛤?」「咦?」「希斯特利亞姊姊要離開了?」「為什麼?」「不會吧?」「怎麼可能?」「妳聽錯了吧?」「蛤蛤蛤蛤蛤蛤發生了什麼事?」「我有聽錯嗎?」


整間主臥室騷動了起來,疑惑的聲音在午夜的石磚房內迴響。希斯特利亞大吃一驚,回頭一看,全部的孩子都從床上爬了起來,無一例外,用訝異的眼神看著希斯特利亞。


希斯特利亞的訝異自然也不亞於孩子們。


我把他們吵醒了?不,我根本沒有出那麼大的聲音,這種情況,看起來簡直就像是他們剛剛在裝睡一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姊姊,為什麼呢?為什麼妳要離開?是不是因為小麗是壞孩子?」小麗抓著希斯特利亞發問,而其他孩子們眼神中也有相同的疑惑。


希斯特利亞在小麗與大家的眼中,看見當初的克莉絲塔──那一個被尤彌爾用手掌環住、以一句『對不起』作為道別語、然後只能眼睜睜看著『顎』撲向無垢巨人群以拯救萊納與貝爾托特、自己卻什麼也做不了的克莉絲塔。


是啊,不告而別是最不負責任的行為呢。


「不是喔,小麗。」希斯特利亞再一次抱住小女孩,「我要離開的原因很複雜,沒辦法說清楚。但是小麗絕對不是壞孩子。小麗很善良、很溫柔、雖然不太會說話,但是小麗總是替他人著想,也會勇敢站出來保護其他人,就好像小麗在市場保護我一樣。所以妳只要對自己有自信就可以了」


希斯特利亞抬起頭,望向其他盯著自己的孩子們,「大家也一樣,都是好孩子,也要對自己有自信。我……我今晚就會離開,從明天開始,大家要跟院長互相幫忙,彼此照顧。一起抬頭挺胸地活下去喔!」


孩子們聽得一愣一愣的,而希斯特利亞也只能無奈一笑。她拿當初尤彌爾贈與自己的願望來勉勵孩子們,雖然不知道能起到多少作用,但這也就是她能做的全部了。


「姊姊是要跟那個眼神兇惡的姊姊一起走嗎?」小麗忽然開口,「妳們要一起離開?就妳們兩個?」


希斯特利亞一愣,這才發現其他孩子們似乎也都有相同的疑問。片刻之後,希斯特利亞才給予回應,「妳說得對,我要跟尤彌爾一起走。我們已經約定好了,要永遠陪在對方的身邊。」


「太狡猾了。」小麗說,抓緊希斯特利亞的袖子不放,「她太狡猾了。我不喜歡她。」


希斯特利亞伸手摸摸小麗的頭,「尤彌爾確實很狡猾,小麗不喜歡她也沒有辦法。」她說溫柔地移開小麗的手,站了起來,轉向眾人,「大家快睡吧,明天可能會有警察叔叔來,到時候大家不要說話,所有事情都交給院長──」


「她太狡猾了。連院長都在幫她!」小麗忽然督囊道。


欸?


希斯特利亞愣住。


「什麼意思?院長幫尤彌爾?小麗,妳是指──」


「大家,快點開始吧!把『那個』拿除來送給希斯特利亞姊姊!」


希斯特利亞愣住。她還沒意識過來,就已經有好幾個女孩子從各個床鋪衝過來,把希斯特利亞的手腳牢牢抓住。然後,她們開始扒掉希斯特利亞身上的聖誕老婆婆裝扮。


「咦咦咦咦咦?」希斯特利亞大吃一驚,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等她反應過來,紅通通的聖誕老人服已經被褪去,而臉上的白色假鬍子也被取下,只剩下貼身的內襯而已。


「等等,妳們在做什麼?」希斯特利亞搞不清楚孩子們為何要扒掉自己的衣物,但是她的雙手雙腳都被抓住。人雖然保持站著,卻動彈不得,「這到底是──」


「快點!把聖誕禮物拿過來!」某個孩子──應該是娜娜──高聲喊道。忽然希斯特利亞瞥見幾個孩子合力拿著一件比他們都還要更高的白色衣物,從衣櫃的方向跑了過來。或許是因為午夜的關係,希斯特利亞一時看不清楚。忽然她感覺到自己的頭被轉正。


「看前面!」小麗站在床上,用雙手托住希斯特利亞的臉頰,讓她只能看向前方的小麗,沒能看清楚那個白色衣物到底是什麼東西。「頭不要歪!否則會穿不上去的!」


「欸?」希斯特利亞完全搞不懂,只能受限於小麗。


希斯特利亞感覺到無數個孩子們的手在自己的身上遊走。後來,那件『衣物』似乎被套到了自己的身上。那似乎不是一般的衣物,儘管材質感覺得出來是民眾捐給孤兒院的粗布,但是重量、鬆緊全部都與希斯特利亞穿過的衣物不同。後來,就連頭上也戴上了某個布織物。寢室內過於漆黑,希斯特利亞看不到,但是她明顯感覺到那布織物從頭頂一路延伸到她的肩膀。


「這難道是妳們送給我的聖誕禮物嗎?」希斯特利亞驚呼。這時她感覺到胸口被衣物束緊,「一件你們自己縫的衣服?你們什麼時候做的?我完全沒有察覺到!」


小麗看了希斯特利亞一眼。「希斯特利亞姊姊沒察覺到的東西可多了呢。」


「欸欸?」


「好了,換裝完成!出發!」


小麗高喊,跳下床,拉著希斯特利亞的手開始前行。希斯特利亞踉蹌跟上,這才發現這件衣服的裙子長得誇張,好幾次都差點要絆倒希斯特利亞,幸好後方有幾個孩子幫忙拉高裙擺,才不至於真的跌倒。希斯特利亞一手被小麗抓著前行,而孩子們則尾隨跟上。


小麗帶著希斯特利亞出了寢室,橫越中庭,往禮拜堂的方向走去。希斯特利亞這時發現原本該待在中庭的尤彌爾已經不見。『她躲起來了?』希斯特利亞暗忖,『或許她害怕孩子們看到顎之巨人會有心理陰影,所以先躲了起來。真是貼心。』


終於,小麗停在了禮拜堂前。禮拜堂是供俸這一代所信仰的神明的地方,修女院長規定這裡不得嬉鬧,因此孩子們普遍不喜歡這個地方。然而,小麗與孩子們卻主動把希斯特利亞帶來了這裡。


希斯特利亞越想越不對勁。


「小麗,妳們到底打算做什麼──」


「大家,一、二、三!」


「新娘子入場────!!!」


孩子們齊聲大喊,幾個男生上前推開禮拜堂的大門,而希斯特利亞只得傻住。


明明是午夜,禮拜堂內卻點起了大燈,一片明亮。孩子們蜂擁而入,除了小麗與幾個在希斯特利亞後面幫忙拉住裙子的小女孩外,其他的孩子全都默契十足地在兩側的座椅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而禮拜堂的中央,破舊的紅地毯連接站在門口的希斯特利亞與位於禮拜堂盡頭的小小高台。高台上,剛剛還在小屋的修女院長已經換上了黑色的修女服,拿著小冊子笑容可掬地站著。


而高台的下方,一個穿黑西裝、打領帶的高挑人兒正直直站著,全身抖動不安,一臉緊張萬分的神情。


希斯特利亞瞪大雙眼。


那是尤彌爾。


黑色西裝的尤彌爾。


端莊典雅的禮拜堂。


滿臉笑容的修女院長。


被孩子們塞滿的座位。


自己身上白色並帶有飄逸長裙的禮服。


希斯特利亞終於明白了。


「尤彌爾,」希斯特利亞大聲疾呼,「妳居然聯合大家算計我──」


「新娘子進場!」小麗用力大喊,蓋過了希斯特利亞的聲音,然後她拉著希斯特利亞的手走向院長與尤彌爾。


希斯特利亞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她感覺到自己遭到深深的背叛,尤彌爾、院長、孩子們、就連小麗也都把自己蒙在鼓裡。這一瞬間,她彷彿又變成了無力的克莉絲塔˙連茲,沒有能力做出任何掙扎,只能被動地接受接受著命運的安排。


只不過,這一次的命運,如此甜美。


希斯特利亞握著小麗的手,走到了高台前,與尤彌爾並肩。兩人對望,希斯特利亞立刻看到尤彌爾的臉紅成蘋果,但她猜想自己也不惶多讓。


過了片刻,尤彌爾終於伸出手,想要握住希斯特利亞。然而她遭到了阻撓。小麗緊抓著希斯特利亞的手,瞪著尤彌爾,吐出舌頭。


高台上的院長笑出了聲。「放棄吧,小麗,妳輸了。」院長笑著說,隨即正色,「請監護人將新娘交給新郎。」


「希斯特利亞姊姊就交給妳了!」小麗忿忿不平地對尤彌爾說道,「如果妳讓她哭,我一定第一個打妳!」然後,小麗把希斯特利亞的手遞給了尤彌爾,卻自己先哭了出來。於是她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跑進座位,埋首悶哭。一旁的娜娜則把小麗摟入懷中,露出無奈的笑容。


『還真是對不起這孩子了。』希斯特利亞暗忖。


「希斯特利亞。」尤彌爾的聲音傳來。


「尤彌爾,妳計畫了多久?」希斯特利亞小聲問道。


「……兩、兩三個月吧。」尤彌爾小聲地說,她的聲音顫抖,顯然緊張到忘了如何好好說話。「上一次求婚實在是太……我想要好好補償妳,可是一直沒有機會,好不容易這裡有個有修女的孤兒院,所以我才請她們幫忙。原本我沒打算要讓小鬼們來的,可是我來找院長的時候不小心被聽到,她們全部都吵著要參加,說也說不聽,還說要做妳的禮服當成聖誕禮物,搞什麼鬼啊?我還是覺得只要有一個證婚人就好了,而且小鬼們做的婚紗根本就────」尤彌爾忽然卡住。


「尤彌爾?」


「……很美。」尤彌爾一臉腦內詞彙窮盡、思緒徹底打結的樣子,「妳很美。她們的婚紗讓妳更美了。」


「看吧!」某個聲音從左邊的座位傳出來,那是善於裁縫的娜娜,「就跟妳說交給我們肯定比去商會訂製更好!」


「就是說啊!」「對嘛!」「我們厲害多了!」「不要小看我們!」「要不是有我們,說不定妳早就被甩了呢!」「希斯特利亞姊姊看得上妳,妳可要感謝我們!」


鼓譟聲從台下傳出,不斷攻擊著尤彌爾。按尤彌爾的個性,雖然不至於發火,但是此時此刻肯定是要回嘴的。然而希斯特利亞只看到尤彌爾羞紅了臉,沒能說出一句話。


想必自己現在也是一樣的吧──希斯特利亞暗忖。


「婚禮之上保持肅靜。」院長終於出聲主持公道。孩子們的聲音靜了下來,而院長則輕咳兩聲,「那讓我們開始吧。」她翻開小冊子。


「尤彌爾小姐,」院長朗誦道,「妳願意向天父承諾希斯特利亞小姐將是妳一生唯一的伴侶、今世唯一的真愛,無論是順境或逆境、疾病或健康,妳都會愛著她、珍惜她、對她忠誠。妳會與她共享所有喜悅與痛苦,而非獨自默默承受嗎?」


「我願意。」尤彌爾說道,看著希斯特利亞。


「……向天父許諾的時候應該是要看著神職人員的。」修女院長低聲說道,隨即繼續,「希斯特利亞小姐,妳願意向聖母承諾尤彌爾小姐將是妳一生唯一的愛侶、今世唯一的歸宿,無論是貧窮或富有、快樂或憂愁,妳都會愛著她,包容她、倚賴她。妳會與她分擔所有的幸福與責任,直到永遠嗎?」


「我願意。」希斯特利亞笑著說,看著臉紅的尤彌爾。


「向聖母許諾的時候應該────算了,反正妳們眼裡也只容得下彼此。」院長無奈笑著說。


「在天父與聖母的見證下,妳們可以交換婚戒了。」


下一個瞬間,尤彌爾跪了下來,從懷中掏出了一個典雅的木製小盒,接著一手拖著盒子,將小盒擺到希斯特利亞的身前,另一隻手則打開蓋子。那是一枚三個互相交織的圓環所構成、閃閃發亮的鑽戒,閃著白淨的光芒,潔白而無暇。希斯特利亞呆著,看著尤彌爾用顫抖的手把婚戒戴入自己的左手。


一瞬之間,希斯特利亞感覺到眼前一陣模糊,一股說不出的感覺衝上心頭。


她猛然摀口,雙腿頓時一軟,人不由自主向前一攤,隨即被尤彌爾接住。


孩子們似乎鼓譟了起來,扶助自己的尤彌爾說著什麼,她的臉在希斯特利亞眼中卻因淚水而成了模糊的一團影子。倏忽希斯特利亞腦中又閃過了無限的回憶,那是與尤彌爾一起經歷過的種種,還有兩人分離時的椎心刺骨,以及那彷彿無所不在、想將兩人分開的整個世界。


儘管與尤彌爾長相廝守是希斯特利亞不曾改變過的願望,但是她從來沒想到自己真的能夠逃過來自全世界的惡意。這簡直就像是一場癡人說夢,一個可笑女子的可笑幻想,根本不可能實現。


可是,此時此刻,希斯特利亞正接受著院長與孩子們的祝福、手上戴著滿溢尤彌爾愛意的鑽戒、倒在尤彌爾熟悉而溫暖的懷中。


「希斯特利亞?」尤彌爾的聲音傳來。


太好了。


「謝謝院長,謝謝大家,謝謝大家願意祝福我們。」希斯特利亞聽見自己說,眼淚同時落下,那是快樂的淚水,「謝謝妳,尤彌爾……謝謝妳找到了我。」


真的,太好了。


「……說什麼呢。」尤彌爾也露出微笑,以額頭輕碰希斯特利亞,「無論妳消失多少次,我都會找到妳的。」


「年輕真好啊。」院長的聲音傳入兩人耳中,「那麼,請締結誓約之吻吧。」


希斯特利亞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回過神才發現自己已經被尤彌爾公主抱抱了起來。


尤彌爾熾熱的吻,佔據了希斯特利亞的唇。


孩子們在拍手、鼓譟、被規定不得喧譁的禮拜堂第一次被吵鬧聲充斥。院長並沒有出聲阻止;不如說就連院長似乎也都加入了歡呼與拍手的行列。


不知道過了多久,兩人的唇才分開,但是唾液仍然藕斷絲連,而她們的眼神也是。此時此刻,兩人的眼中除了彼此,再無他物。


「讓我們恭喜新人。」院長說,「你們一定要幸福啊。祝妳們的遠行一路順風。」


「再見!」「珍重再見!」「希斯特利亞姊姊再見!」「要回來找我們玩喔!」「妳一定要回來!」「等妳們有小孩了一定要回來找我們!」「笨蛋,兩個女生不會有小孩啦!」「欸欸欸欸欸欸欸?不會有嗎?」「尤彌爾大姊姊再見!」「掰掰!」「要想我們喔!」


希斯特利亞笑著向大家揮手,並輕輕轉頭不讓孩子們看到自己的眼淚。於是尤彌爾便抱著希斯特利亞,緩步走出禮拜堂打開的大門。


大門關上,而尤彌爾抱著希斯特利亞,一路穿過中庭,走到了孤兒院的邊界。天已微亮,算一算時間,被打昏的警官差不多也該醒了。必須現在離開,否則會給孤兒院天上更多的麻煩。


可是,這一刻是如此的美好,尤彌爾的懷抱是如此的溫暖。不想打破這美好的時光啊……想必尤彌爾也一樣吧。


不過,坦若再拖下去,讓孩子們從禮拜堂裡跑出來,撞見巨人化的尤彌爾就不好了。


尤彌爾似乎也猜到了希斯特利亞的想法,「女神大人想往哪裡呢?」尤彌爾開口詢問。


「……都可以,」希斯特利亞滿足地說,環住尤彌爾的頸,輕靠在尤彌爾的肩頭,「只要跟妳在一起,去哪裡都可以。」


然後希斯特利亞便看見尤彌爾脹紅了臉。這傢伙也真是可愛,都已經策畫了整個結婚典禮,卻還會為了這種話而脹紅了臉嗎?於是希斯特利亞笑了。


或許是察覺自己被希斯特利亞戲弄,尤彌爾隨即放下希斯特利亞,咬破手指,雷光劈下之後顎之巨人便在雪地之中現身。


「走,吧。」尤彌爾說,隨即伸出手,把希斯特利亞放到自己的頭上。然後顎轉身,卻意外看到一個嬌小的人影站在兩人面前。


是小麗。


她什麼時候從禮拜堂裡跑出來的?


希斯特利亞瞪大雙眼。她看見小麗抱著自己送她的娃娃,一臉吃驚,渾身發抖,還尿了褲子。想必第一次親眼目睹巨人,肯定會有這樣的反應吧?


「小麗──」


「立,刻,走,」尤彌爾的聲音傳來,「她,只,會,以,為,她,在,做,夢。」


希斯特利亞一愣,這才發現尤彌爾說的是對的。要解釋艾爾迪亞人與巨人的關係太過於困難,不如讓小麗把一切當成是一場夢還比較有可行性。


『希望不要給她留下心理陰影。』希斯特利亞暗忖。「妳說得對,」她說,「走吧,尤──」


「尤彌爾大姊姊?」


希斯特利亞感受到身下的『顎』猛然一頓,顯示尤彌爾大大吃了一驚,而希斯特利亞也不遑多讓。她回過頭,看著站在雪地上,抱著手工金髮娃娃的小麗。然而後者儘管是第一次看到巨人,眼神中充斥恐懼,卻仍站穩了腳,沒有後退。


「是尤彌爾大姊姊,對吧?」


小麗大聲喊道,「就妳們兩個,果然還是太狡猾了!妳是個色鬼!變態!眼神兇惡的大色狼!我討厭妳!我最討厭妳了!妳──妳──」


小麗站在原地大聲地喊,希斯特利亞則伏在尤彌爾頭上,不知道該說什麼。片刻的沉默之後,希斯特利亞終於開口,「小麗,我───」


「──妳要讓希斯特利亞姊姊幸福!妳們兩個一定要幸福!一定要……一定要……一定要幸福地不能再幸福!」


小麗大喊,希斯特利亞看到她的鼻孔冒出鼻涕、眼角流下眼淚,「如果妳敢讓希斯特利亞姊姊不幸福,如果妳敢讓希斯特利亞姊姊哭,我一定會,我一定會──」


忽然,希斯特利亞看到尤彌爾伸出巨人的右手,握住了小麗。小麗似乎在第一時間愣住,而這時尤彌爾已經用食指拂去小麗兩側臉頰的淚水,然後用大大的指甲輕輕勾起了小麗小小的手掌。


「我,答,應,妳,」長滿尖牙的嘴吐出片段的話語,「騙,人,的,是,小,狗。」


「嗯!」小麗忍住淚水,用雙手抓住尤彌爾的指甲,用力上下甩,「騙人的是小狗!」


尤彌爾一笑,隨即收回手,然後用力一躍,載著希斯特利亞跳出了圍牆與柵欄,進入了村外的雪地。小麗的『妳們要幸福』的呼喊聲很快地消失在後方;轉瞬之間,整個世界又只剩下希斯特利亞與尤彌爾兩人。


※※※※※※※※※※※※※※※※※※※※※※※※※※※※※※※※


「又只剩下我們了呢。」無人的雪地裡,身穿婚紗的希斯特利亞伏在尤彌爾的頭上,緩緩地說。


「嗯。」尤彌爾簡短地回應。


希斯特利亞露出笑容。她繼續伏在尤彌爾的頭上。顎的熱氣蒸騰,令雪夜中的寒氣全失,不知怎麼的,希斯特利亞的心也暖了起來。


「吶,我說,尤彌爾,我其實還有一個聖誕禮物沒有送出去。」


「蛤?」就算變成巨人,尤彌爾的這聲「蛤」還是一樣令希斯特利亞噗哧一笑,「哪,個,小,鬼,的?」


「給妳的。」希斯特利亞說道,輕撫著尤彌爾的額,「停下來吧。」


顎之巨人在雪地中緩緩地停了下來,伸手把希斯特利亞溫柔地放到了雪地上,下一個瞬間,熱氣蒸騰,尤彌爾從『顎』的後頸爬了出來。


「給我的……?」尤彌爾露出困惑的神情,滿臉通紅,「該不會是麋鹿裝吧?」


「不是的,」希斯特利亞笑了,到底是有多害怕麋鹿裝呀?「閉上眼。」


「蛤?妳別搞怪──」


「閉上眼就對了啦!不然我要哭了,這樣妳就會變成小狗喔。」


「……我閉就是了。」


看著尤彌爾閉上了眼,希斯特利亞露出滿意的笑容,隨即她拿出她這一個禮拜趁著尤彌爾早上還在睡的時候努力織出來的成果,將它圍到尤彌爾頸子上。


尤彌爾微微張開了眼,「……圍巾?」


「很暖和吧?」希斯特利亞笑著說,「雖然有點土,但是應該是很保暖的。最近天冷,不時又會飄雪,著涼了就不好了。」


「挺暖和倒是真的,但是圍巾……這下我不是成了米卡莎了嗎?」


「妳如果是米卡莎,那我就是艾倫囉。」


「蛤?那個笨蛋哪能跟妳比?妳比她可愛多了。」尤彌爾按著頸上的圍巾,臉微微紅了起來。希斯特利亞不太確定這是否是熱氣的緣故,但無論如何,尤彌爾喜歡真是太好了。「妳喜歡就好,」希斯特利亞說,隨即轉頭,「那我們繼續趕路吧──」


忽然希斯特利亞從後方被抱住。


尤彌爾的雙手穿過她的身體兩側環住白紗,而她的頭則靠在希斯特利亞的肩上。她一語不發,就只是靜靜地靠著。


「……尤彌爾?」


「一下就好,希斯特利亞。」尤彌爾的聲音說道,她的聲音聽起來無限疲憊,「一下就好。」


一股心疼感湧上希斯特利亞的心頭。


希斯特利亞是知道的,尤彌爾所承受的壓力遠比自己更多,也比自己更加無力。無論是離開收容區後的半年,還是初到馬萊的那一段曲折離起的歲月,甚至是在牆內的時光,尤彌爾都承受著千斤重擔,可是她那便扭的個性卻又讓她不肯輕易示弱,只會默默承受。


說起來,尤彌爾上一次的在希斯特利亞面前展現自己的脆弱,大概是她以巨人的手抓著自己,對自己說謊,喊著「請救救我這個爛人」那時候吧。


然而,希斯特利亞同時也感受到一股暖意。


「……別害怕。」希斯特利亞說道,「我就在這裡。」


──因為她知道,無論發生什麼事,自己都會站在尤彌爾這邊。


兩人沒有再多說什麼,她們就只是肩併著肩一同坐在雪地裡。顎巨人的身體冒著煙,而煙霧繚繞之中希斯特利亞似乎又看見了那些許久未見的歷代先祖們的身影。然而這一次最明顯的不是卡爾˙弗利茲,而是芙利妲。


芙利妲對希斯特利亞問了些什麼。


然後希斯特利亞便輕輕笑了出來。


「幸福喔,姊姊,」希斯特利亞小聲地說,「我很幸福。我……或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吧。」


芙利妲的幻影聽了,也露出了一個希斯特利亞未曾見過的和藹笑容。芙利妲的背後,眾多祖先的身影似乎咆哮著,但是隨著初升的朝陽灑落晨光,幻影們全都化成一縷輕煙,消散在空中。


冬天也還很長,未知的未來也還很長,而天上開始飄下飛雪,零零落落地落在兩人身上,但是兩人卻感受不到絲毫地寒冷,因為她們的身邊,有彼此存在;因為兩個動靜如一的心,此時此刻是如此地接近、相互依偎著。


希斯特利亞滿足地笑著,望向前方未知的世界,再望向摟著自己的尤彌爾。後者將剛剛拿到的圍巾卸下並重新圍起,這一次兩人都被裹進了圍巾之中。


───只要能跟妳在一起,無論面對什麼樣的世界,我都不會再害怕了。


於是,希斯特利亞靜靜地閉上了眼。隨之而來地,她感受到了尤彌爾熾熱的吻。


───End


作者murmur:

如果要說「新稿」相比「舊稿」多了什麼,那就是『祝福』的元素了。
原作中的尤希是沒有受到任何祝福的。(雖然說創哥筆下的任何CP能不拆就是萬幸了……)
在這篇二創中,讓兩人確認心意,得以長相廝守,已經達成我個人最大的願望。
但是,出於我的私心,我還是希望她們的愛情能受到祝福。就好像我衷心祝福他們一樣。

孩子們的祝福,是純潔而真摯的。
院長的祝福,代表著儘管成為了大人,仍然可以為了一段單純的愛情獻上祝福。
小麗的祝福代表想要祝福的心情壓過了對巨人的恐懼。
出現在最後的,來自姊姊芙利妲的祝福,則是我的另一個私心。芙利妲曾經承接過始祖、承受過整個世界的罪惡,而與希斯特利亞相伴的時光興許是她生命中少數的慰藉。儘管成為了卡爾弗利茲的奴隸,但我想在芙利妲的內心深處看到希斯特利亞獲得了幸福,肯定也是會高興的吧。

老話一句,還是希望可以得到大家的流言與回饋XD哪怕只是一小句話也好,希望大家可以一起祝福這對佳偶。

那麼,祝大家新春愉悅。

謝謝大家的支持。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Acoustic
Acoustic 在 2019/02/12 21:08 发表

到现在才发现大大更了,先为评论晚了道个歉。
这个结局比起上一个结局显得温馨而梦幻,特别是受到祝福的婚礼部分,怎么说呢,总觉得不是很适合尤希。
不过以怨念深度来讲的话就大好评
不过作者最后还是让两人的旅途暂时完结在逃亡里,改变也不是很大吧。
日出的景象若是能多延伸一下的话或者希望感会更浓吧,不过文中这样简单一提的确也比较附和强调而出的未来的不确定,森林边缘,雪地和日出,老家北方所以画面感超强的。
个人的拙见。
最后还是——作者加油啊,不要停!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