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兄弟会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9-02-12 22:41
点击:872
章节字数:362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一一一、兄弟会

晚上八点钟的商店街正是最热闹的时候,因为今天白天发生的事,心满意足的人流涌向各家餐馆和居酒屋,当然,还包括不少从一家酒吧喝完再去另一家尽兴的人。整条街上和大家逆向而行的,怕是只有鸟居江利子一个人。

也许是觉得自己过于冷淡的神情和大家欢欢喜喜的气氛不太搭调,她束紧了腰带,拉上连帽风衣的兜帽,将自己的脸藏在了阴影中。

耕耘于黑暗,藏身于阴影,她是一个熟知黑夜的人。





因为搭乘的主要是学生,这里的末班公交车在八点前就已经结束了, 一到夜晚,没有人再出现,这里苍翠葱茏的山丘和古典雅致的校园也变得阴森可怖起来。若是一个外人,断然不会在这里行走,即使走在其中,也会在迷宫一样的校园里迷失方向。

可是她不会,她从四岁就在这里出入生活,在这里,她度过了十二年。人生最美好的十二年。

她熟悉这里的每一条小径,每一个转弯,每一道门,就像熟悉自己的掌纹。所有的地方都有她的回忆,愉快的、甜美的、骄傲的、欢乐的,当然,还有属于少女时代的忧愁和成长的烦恼。

当然,还有在她再也回不去的时候,一想起这里,还有曾经在这里相爱的人,就会锥心刺骨地疼。

就像她此时站在校园一隅的一座外表古旧的两层木制建筑前,推开大门,内心还会一阵刺痛。可是她命令自己,不要有这样只会扰乱判断的情绪。长期以来的险恶生活,锤炼得她自律极严。现在的她,外表有多散漫,内在就有多严密;曾经有多浪漫,现在就有多理性。

因为她必须隐藏在人群中,隐藏在黑暗中,就像此刻她的脚步踏上年代久远的楼梯,也会像猫儿一样轻盈,不会发出“吱呀”的声音。她的脚步毫不停留,似乎早已经不再怀念,她曾经和她所爱的人在楼梯拐角长久地对视,交换着彼此的理解和深情。

她不能再挂念过去的一切,因为她早已经不是山百合会的黄蔷薇,现在的她是……

她步入二楼的走廊,轻轻推开那饼干似的木门,站在门口微微躬身:“各位……”

里面的人同时起身,语气尊敬:“大师。”

是的,她不再是山百合会的黄蔷薇,她是刺客大师鸟居江利子。

鸟居江利子却没有露出丝毫倨傲的神情,她向里面的每一个人躬身行礼:“贵安,夕丛雾香大师。贵安,Mireille Bouquet女士。贵安,Samantha Groves女士。”

那深色长发的漂亮女人挑挑眉头:“亲爱的,叫我Root。”

江利子笑了笑,转向站在长桌正中那身材高大的长发男子:“贵安,大神翼大师。”

大神翼仰头一笑:“以我们的关系,为什么要这么正式地互相称呼呢?”

江利子也笑道:“今天是特殊场合嘛,要举行仪式,就应该有点儿仪式感。”同僚们的视线随着她都看向房间的尽头,长桌的另一端,那里是一个身材瘦削,双目细长的少女,“四位见证的刺客已经聚齐,可以举行仪式。但在在这之前我还想再问一次,你做好准备了么,克洛维?”

克洛维向令人闻风丧胆的少女刺客夕丛雾香和她的搭档美丽的金发刺客Mireille Bouquet看了一眼,尽管目光还有点恨恨,但还是对江利子恭敬地说:“虽然今天有我最讨厌的两个人,可是鸟居大师,我对你的崇敬可以让我不在乎这一切。”她执起江利子的手,正欲送到唇边,“大师,为了你,我愿意加入刺客兄弟会。”

“为了我?”江利子停住了她的动作,“我的什么能让你甘愿服从刺客的信条?”

“因为你出神入化的杀人手段。”说到这里,克洛维的眼睛都在发光,“今天在法院门口的刺杀,没有一个环节是不完美的。经此一役,你就是刺客世界的最强者,我愿意臣服在最强者的面前。”

克洛维周围这些看上去并不特别的人们,都是各个刺客之城的大师,是强者中的强者。可是对她所说的那句 “刺客世界的最强者。”他们却都默认。他们每一个人都亲眼目睹了那场事先张扬的刺杀,可就在重重戒备之下,这场刺杀不但如期而至,而且地点、方式、效果都是惊世骇俗又大快人心,更不可思议的是,刺客在却在遥不可及之地,安排好了发生的一切。

他们每个人都是那样自负桀骜,可此时心甘情愿地在她面前低头。鸟居江利子一战成功,征服了整个刺客世界。

可是江利子却从克洛维的掌中抽出了手:“我想我和各位大师已经做好准备,接纳你进入兄弟会,可是如果你仅仅因为这个原因才愿意加入,我却不能为你举行仪式。”

“为什么?”克洛维的那一头被勉强绑起来的乱发,此刻配着她的表情,活像一头迷惑又随时要炸毛的小狮子。

雾香和Mireille讨人厌地相视会心一笑,大神翼点起了一支烟,只有那个看上去优雅又知性的美国丽人Root好心地替她解释:“你加入刺客兄弟会,不是因为某一个人,不是源于对力量的崇拜,更不是来自杀人的兴趣,而是对信条的理解和服从。我本来和你一样,因为那三个原因改变了自己人生,可是直到在我死去之前,终于明白理想、献身的价值和意义,我才找到了真正的人生方向。”

“你?死去?”克洛维看着眼前的漂亮女人,虽然在黑夜,可是她看上去一点儿也不像鬼。不过想想自己也曾经被雾香“杀死”,也许死亡并不是一种终结。

看到眼前的年轻杀手被自己弄得迷惑不解,Root美丽优雅的脸色终于露出了又邪气又得意的笑容:“因为兄弟会认识最好的医生,也认识最好的法医。医生让我起死回生,法医写了一份完美无缺的验尸报告。Samantha Groves死在了纽约,Root继续行走在黑暗的世界。”她的眼睛瞅了瞅一旁的大神翼,“我还得谢谢大神大师的帮忙。”

江利子也点头笑道:“翼兄天生和法医结缘,不但和迈阿密、里士满、纽约的首席法医是莫逆之交,还救过东京的首席法医的一条命。”

大神翼小心地将烟头掐进便携的烟灰缸,推开半扇窗户让烟气散去。明天这个会室还要被山百合会的女学生们使用,作为一名刺客,不能留下痕迹。完成这一系列动作,他方才说:“不过我也曾经和克洛维一样,差点要了首席法医的一条命。但是当年的大师教会我何为信仰、善良和真理,所以为恶者也可以为善,杀人者也可以成为救人者。我同意鸟居大师的看法,克洛维,你需要时间,需要领悟。”

“需要时间?我在兄弟会待得够久了,我的能力也是有目共睹的。”克洛维气恼地说。她从小在阿尔蒂娜的庄园受到最严格的训练,拥有最顶级的杀人本领,凭借一身本领纵横四海,在见到鸟居大师以前,只膺服过如师如母的阿尔蒂娜和自幼爱慕崇拜的雾香。而她在刺杀首席法医未遂后被雾香和Mireille抓回兄弟会,被禁锢的情况下天天接受教诲和特训,自以为已经脱胎换骨了,可是在这里却连连被人否定,她自然会不服气。

“你的能力不一定比我强,你待的时间肯定不如我长,我都等了五年,你还急什么呢?”

出现在门口的是一个身材窈窕却满脸疤痕的黑衣女子,正是只出现在黑夜中的谏山黄泉。她没有理睬看着她的克洛维,径直走向江利子:“大师。”递上了一封信函。

江利子看完之后,递给了大神翼,随后又传给了每一个刺客。这是用刺客的密语写成的信,每个人看完之后都沉默不语,目光却都投向了江利子。今天她一战征服了所有人,每个人对她已经是马首是瞻。

江利子微微一笑:“今天刺客掀起了滔天巨浪,也很快会感受到巨浪对我们的冲击。圣殿骑士的反扑素来是迅速而有序的,这也是我们期待的。姬宫千歌音主要调动警视厅和超灾对策室,大神相马可以调动自卫队。姬宫不会那么块行动,而自卫队的调动需要时间,所以今天我们面对的,是来栖川姬子直属的阴阳师组织。我们就要抢在他们前面下手,先摧毁他们几个据点和头面人物,逼他们来找我。”

Mireille站起身来:“我和雾香一起。”NOIR一向两人搭档,上次为了阻止克洛维杀死藤乃法医,Mireille特地从巴黎赶过来。也因为只有NOIR两人合体,才有对克洛维必胜的把握。

克洛维不屑地看了Mireille一眼,冷冷地说:“我一个人,告诉我地址就行了。”

黄泉也紧跟着道:“也告诉我一个地址。”

“不,黄泉。”想不到江利子拦住了她,“你不要去,你的任务从来不是杀人,而是保护别人。”

“保护谁?”

江利子的眼睛转了转,看向了一直坐着没动的人:“Root女士,你哪里都不要去,你这次打赌输了一百万美元,今天之内是要交账的。为了让你交账,我让黄泉守着你。”

Root嘟起嘴来:“我会交账,我也会保护自己。你别忘了,我的战斗力是超强的。”

“可如果有人要借走你的双枪呢?”

“谁?”

“我。”

山百合会的会室又重归宁静,当门轻轻合上,明天的莉莉安学生会的少女们一定不会发现,昨夜这里曾经聚集过一群多么不寻常的人。

作为其中唯一的男性,大神翼是最后一个离开的,和Root一样,他和江利子打赌今天的法院刺杀能否成功。当然,他也和Root一样,输了一百万美元。

所以他也有一个任务,零点之前,他必须筹得一百万,不然就是输上加输。

他走在黑暗中,步履矫健,却又有些心事重重。不过他的心事不是害怕会输,而是另有其事。

“翼兄。”他被叫住了,转过头,看到江利子站在街心,“我和你一起去吧。”

翼眯起眼睛,赤红的眼瞳有种说不出的妖异:“你怕我完成不了任务?”

江利子只是伸出纤长的手指,像在弹钢琴一样拨弄着空气,淡淡地说:“好久没杀人了,练练手。”

翼笑了:“夜深路黑,不太好走。”

江利子也回之一笑:“所以不用一个人走。”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