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禁忌的愛

作者:鱷魚呱呱叫
更新时间:2019-02-05 14:01
点击:1533
章节字数:586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虐文慎入#

以下正文

_________

「好想得到她。」


混沌的雙眼望著眼前專注拉琴的小提琴家,「她」不禁這麼想。


小提琴家的右手輕輕扶著琴柄,弓與弦摩擦而譜出的和諧音調便在這小小的空間驟然響起,窗外的風拂過身旁,淡綠色的長裙便隨之晃動,清一色的場景猶如一幅畫,令她深深著迷。


「這首歌是《海的搖籃曲》喔。」演奏結束,小提琴家放下琴,將方才被風吹至側臉的髮絲撥到耳後,朝著在場唯一的聽眾露出微笑。

「我以前有拉過,遙還記得嗎?」


怎麼可能忘記?遙不禁嘴角上揚,身為這名海洋女神多年以來的聆聽者,她至今從未漏掉任何音符,這可是只屬於她的專利,小提琴家的練習室平常絕不讓她以外的人進入呢。


「當然,」遙的語氣顯得輕鬆,「我搞不好比滿還要更專注在小提琴上呢~」隨口開了個玩笑後,她抬頭看向滿,只見對方笑而不答,從容的將琴收起來,蓋上琴盒後,也往自己的方向望過來,視線對上那深邃的綠瞳,遙下意識的別過頭,耳邊則傳來了對方的輕快的笑聲。


「喔,是嗎?」滿朝著遙的方向走過去,臉輕輕的靠近她,「那,我可得好好感謝你呢,一直以來那麼用心地聽著我的琴聲。」看到遙的臉頰兩側開始泛紅,滿的笑顏變得更為燦爛。


「你在說什麼啊真是…」遙的身子往後頃,左手撐住後方的木質地版,「靠這麼近,我會很困擾的。」乾笑了幾聲後,她趕緊站起身,「回家吧。」


口不對心…遙有股想揍自己的衝動,明明希望對方能靠的更近,不,乾脆直接貼上自己,讓自己能夠更清楚的感受到她的體溫,能夠從她的身上得到更多。看著滿不發一語的笑著緩緩起身走到門口,遙更後悔為什麼沒在方才那令人害臊的一瞬間緊緊摟住她了。


「遙?不是要走了嗎?」滿回頭,不解的看著她的背影。

「喔喔喔…抱歉,走吧…!」回過神來,聽到心上人那帶有擔憂的語氣,遙匆忙的提起書包跟上前。


真的…好想得到她。

___________

「送我到這裡就行了。」滿從書包拿出鑰匙,指著前方的十字路口,「我家轉個彎就到了。」她擺擺手,「明天見囉。」轉過身,藍綠色的長髮隨著擺動撫過她的肩,已經到了得分離的時間。

「我…」遙低下頭,杵在原地。

這是滿每天的臺詞,她從來不讓自己送她到家門口,每次都是這樣,一整天下來好不容易串起的連結,總得在這該死的十字路口被無情地切開,難道自己沒有看到滿的住所的資格嗎?難道自己和滿之間還有什麼需要隱瞞嗎?拜託!都相處那麼多年了!

「可不可以…等等…!」遙慢慢抬頭,期待再次與滿四目交接,然而看到的卻是那準備離去的背影,她趕緊上前一步抓住滿的手腕。

「怎麼了?」感受到強而有力的力道,滿回頭,看到對方好似害怕而不安的眼神,她停下腳步,就這樣靜靜的凝視著遙。

「就是那個…」一對上那美麗的藍眸,遙又退縮了,發現對方微微蹙起眉頭,她才驚覺自己用力過猛,趕緊鬆開手,搖頭笑道,「抱歉,沒事…明天見…!」笑聲在兩人的寂靜中顯得更是尷尬,她往後跑,心裡不斷鄙視著自己的懦弱。

「嗯?嗯…」滿抬起手,看著手腕留下的痕跡,眼神閃過一絲悲傷,頭也不回的往家的方向走去。

不知道跑了多久,遙才慢慢停下來,身體微蹲,扶著膝蓋大口喘著氣,其實這段路並沒有很遠,根本不及她平常田徑賽所跑的距離,然而羞愧而懊悔不已的情緒讓她難以呼吸,才會如此的累。

回過頭來,長而筆直的道路上已經沒有藍綠色的身影,她長嘆一口氣,自己的行為一定讓對方覺得很莫名其妙吧?她將兩手抬起,放在自己眼前,靜靜的盯著自己的手掌,迷惘的眼神將心中的不知所措表露出來,一覽無遺。


究竟是從何時開始萌生這不被世人接受的愛呢?


突然感到一陣頭痛,她靠上牆,扶著前額,耳邊傳來了熟悉的,那甜美到令人陶醉的嗓音。


「你也很喜歡,小提琴的聲音嗎?」


猛然抬頭,自己的海洋女神正穿著國中時的校服,站在自己的面前,頭微微往右傾,笑著問道。

「咦…?」遙眨了眨眼,四周不知何時已經換了場景,這裡是…以前學校的音樂教室?滿怎麼…想到這裡,她忍不住揉揉眼睛,眼前的女神並沒有消失,反而露出了擔憂的神情。

「你沒事吧?需要送你去保健室嗎?」滿的語氣充滿關心,她往前一步,兩人的距離拉近了幾公分。

「不…我很好,謝謝你。」遙勉強的笑著搖了搖頭,「你剛才說的是…小提琴的聲音嗎?」雖然心知肚明眼前的景象是幻覺,但滿的嗓音卻還是讓她不自主的開始與她談起天來。

「是啊,」得知對方沒甚麼大礙,滿鬆了一口氣,微笑又掛上臉龐,「你剛才不是一直,站在這裡聽我拉琴嗎?」她的雙眸凝視著遙,閃爍的眼神好似期待著遇到知音。

「…我嗎?」一開口遙就後悔了,因為她看到滿微微蹙起眉,眼神透露出失落,彷彿是個沒有得到想要的玩具的小孩,「你可以…再為我拉一曲嗎?」她改口,希望能夠挽回滿方才的熱情。

「好。」滿不假思索的回答,只要是跟手上的小提琴有關的事情,她都不會有一絲猶豫。

「那麼,欣賞這令人陶醉的旋律吧。」

語畢,垂眸一笑,左手的弓稍稍舉起,她開始了連自己都著迷不已的演奏,身體隨著拉琴的動作微微擺動著,她的舉手投足,好像傳遞著什麼一般,周圍的一切隨之律動著,令遙看的十分入迷。

「你有聽到嗎?海浪的聲音。」演奏沒有停下,滿張開雙眸,身子輕巧的轉了半圈,背對著遙, 整個人彷彿和琴融為一體般,動作一點也不失優雅,她的嘴角上揚至一個完美的弧度。

「這…」看著滿的背影,遙想起來了,這景象是,自己與滿的初遇,幾乎一致的對話,讓她的內心平靜下來,如果這一切,都如同那天一樣,沒有任何改變…那麼下一刻,她的海洋女神應該會轉過身…

「這首歌的名字是…」

「海的搖籃曲,對吧?」遙俐落的接下滿的話,時間在瞬間像是靜止了一般,演奏恰好結束。

「…沒錯。」凝視著遙,滿的心中浮上一股暖意,這是能夠成為自己知音的人嗎?

「我有個朋友,很喜歡這首曲子,」看到滿的表情有著微妙的變化,遙便繼續說下去,「她的琴聲能打動我的心,」遙往她的身邊走去,「跟你一樣。」坐在長凳上,語氣升起連她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寵溺。

「嗯…」滿的眼神變得有點黯淡,她低頭,再次與遙的眼神交會,「你很寂寞,跟我一樣。」對“第一次”見面的人說這樣的話好像有點不太妥當,她不安的看向遙。

「我看起來很寂寞嗎?」遙無奈的笑著,自己的心上人總是說著意味不明的話呢。

「那位朋友,你很喜歡她嗎?」滿沒有回答,她恢復笑容,反問遙。

「…嗯。」很喜歡她嗎?是啊,這還需要問嗎?遙的笑容仍然無奈,眼前的這個滿並不知曉自己的愛意…如同現實中的滿一樣。

「很愛她嗎?」語氣轉為試探,滿接著問道。

「我…」遙抬起頭望向天空,眼神有種說不盡的苦痛,已經愛到快要瘋掉了,難道這份愛真的沒辦法被察覺嗎?對眼前的滿,比起說是責怪,更適合的說法應當是難過,難過為什麼,她也無法理解自己的心意。

「如果是的話,請盡情去追求她吧。」滿輕輕撫上遙的手,「如果這樣能讓你的心靈感到一絲安慰的話…一定可以吧?」眼神透露出無限的溫柔,見到對方吃驚的看向自己,她也沒有停止這甜美過頭的嗓音,「海的搖籃曲是有歌詞的喔,你知道嗎?」微微停頓,她接著說,「划動愛情的小船吧,如果在大海的中央感到疲累了,請在我的懷裡歇息。」偏頭看向遙,滿的身子更加貼近,「我很喜歡這句歌詞。」

「滿…」遙的身子一抽,鼻子開始感到酸楚,對方的語氣在她聽來像是明白了自己一直以來的所有情緒,她頓時感到想哭,眼淚在眼眶中打轉。

「雖然不知道你是誰,但是,你讓我感到溫暖。」有點疑惑對方知道自己名字的原因,但滿仍伸手抱住了遙,「我很喜歡你。」

「!!」眼淚奪眶而出,遙緊緊的抱住滿,確切的感受到了她的體溫,這句話不知道等了多久,如今就算是由幻覺說出口,她也感到十分欣慰。

「盡情的去追求吧,無論如何,我都會站在你這邊的。」撫著遙的金髮,她的眼底淨是對遙的愛憐,靜靜聽著對方的哭聲。

「謝謝…謝謝你…」這是何等的救贖?現實的那名,自己身邊的海洋女神,是否也能這樣對自己說?遙崩潰的跪在滿面前,臉緊緊的貼在她的胸口。

對方的溫度逐漸消失,哭累了,遙抬起頭,她已經回到那令自己感到絕望的世界,方才愛人說的話還在耳邊環繞,她站起身,拖著疲累的身體,慢慢往回家的方向,腦中還隱隱約約在分析對方的話語。


盡情的去追求…嗎?

______________

放學的鐘聲響起,遙站起身,走到滿的位置旁。

「今天要不要來我家拉琴?」笑著提出邀約。

「嗯?怎麼這麼突然?」滿抬起頭,收拾書包的兩手沒有停下。

「我有話想跟你說。」遙的語氣堅定,但卻使滿感到不安。

「…好。」滿提起書包,「走吧。」有點奇怪,今天的遙比平常還要更不安,滿偷偷瞥了一眼遙,後者只是自顧自的往前走。


去遙家的一路上,兩人並沒有什麼對話,滿雖然曾試圖開些話題,但幾乎都被遙用簡單的字句帶過了,她略顯失望。


「進來吧。」一到家,遙便直接將滿帶到自己的房間,後背靠上房門,右手小心翼翼的伸到背後將門反鎖,視線轉向滿,看著她打開琴盒,拿出那把自己已經不知道看了幾萬次的小提琴時,她下意識握緊拳頭。


「遙今天,想聽什麼呢?」將小提琴夾至下顎,拿弓的手抬起,滿旋過身,臉上的表情仍是海洋女神獨有的笑顏。

「滿,跟我在一起,你開心嗎?」遙無視掉她的問題,直接將話題切入今天的重點,「認真的回答我。」半是懇求,半是恐懼,深怕對方的答案會給自己不小的打擊。

「嗯?」聽到遙那不太對勁的語氣,滿只得先將小提琴放下,「你怎麼了?」望著坐在床邊的遙,她微微蹙眉。

「你喜歡我嗎?」第二次無視。遙已經管不了那麼多,這一刻,她急切的想知道滿對她的心意。

「很喜歡。」沒有猶豫的回答。

「我說的不是朋友的那種。」

「……」一句話讓空氣瞬間凝結,滿愣了下,但很快就給予了回覆,「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垂下頭,滿選擇了逃避。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話語一出,同時,伸手抓住滿的手,將她往身邊用力一扯。

「唔……」因為重心不穩而直接往床上摔,她的喉嚨發出了簡短的一個音節,聽起來多半是不愉悅,正想撐起身子,對方居然直接欺上自己的身。


「你該不會早就知道了吧?我對你的心意。」抓著滿的雙肩,遙的雙手顫抖著,「為什麼要讓我自己承受這種痛苦?」她用力晃著滿的身體,質問的口氣讓滿感到害怕,但她選擇無視,凝視著滿,就像是隨時要吃掉對方似的。

「……我們兩個,是不可能的,你也知道吧?」滿別過頭,逃避遙的眼神,她不想看到遙的悲傷,「請不要再無理取鬧了。」

「…因為我是女人嗎?」其實不用問,她也知道原因,是的,就是這先天而無法改變的事實,將她對滿的情感狠狠切斷,不留一絲希望,「是男是女,根本就不重要…」礙於自己的束手無策,遙只能任性的給對方這樣的答案,然後,任由身體往前,臉靠上滿的脖子,輕輕的吐出氣息。

「讓我得到你吧,滿。」感受到對方的身體因那輕柔的氣息而抖的厲害,她便直接側過身,吻上那已誘惑她許久的唇瓣。

「唔…嗯…」下顎被遙緊緊的扣住,滿無法反抗,只能任由她將舌深入自己的口中,與自己交纏,喉嚨發出舒服的悶哼聲,雙手緊緊抓著胸前的衣料,腦袋一片空白。

「哈……」離開滿的櫻唇,牽出的銀絲在灑進來的月光下顯得特別美麗,然而還未獲得滿足,遙又再度吻上,銀絲回到口中,這次,她的手將滿的雙手狠狠往上抬,禁錮在頭頂,另一手很乾脆的開始解開滿制服上的扣子,白皙的肌膚映入遙的眼簾,幾乎沒有任何停頓,她直接伸入那有如薄紗般脆弱的遮蔽物中,挑弄起對方那早因誘惑而站起的粉嫩,時而搓揉中心,時而愛撫周圍的渾圓。

「唔…嗯…不要…這樣…」別過頭,破碎的音節從喉嚨發出,滿的腰肢扭動著試圖反抗,不料這反而成為另一種誘惑,聽到對方沙啞地問著「是在邀請我嗎?」,滿簡直無奈到了極點,看著遙沉醉於其中,她實在無法輕易拒絕,拒絕那連自己都有著的愛意。

見到身下人不知所措,雙頰因自己的襲擊而泛起紅潤,眼中覆著一層水氣,遙不禁感到驕傲,已經快得到滿了嗎?就好似是在宣示主權般,掀起滿的內衣,她俯身嗅著她胸前的迷人香氣,啃咬、撫弄、輕吐氣息,雙手從胸開始,慢慢的往下探索,勾勒著她傲人的女性線條,能夠感受到她的體溫,甚至是她的一切,感情都寄託在肌膚之間的接觸。

「滿…很溼了…」愛液在滿的下體氾濫,濕透的內褲顯得毫無意義,遙輕輕的在那兒畫著圓,惹得滿又發出破碎的呻吟。

「想要嗎?」聲音迴盪在兩人的喘息之間。

「嗯啊…嗯…」最終,滿沒有拒絕遙的邀約,身子往下挪,迎向遙的手指,「你…愛我…嗎…」喘息的間隔,滿輕聲問道。

「我愛你。」簡短的回覆含有對她的愛戀,沒有保留,全部傾注,遙笑著。

「我也是…」吐露出隱藏已久的表白,滿的眼淚款款流下,「真的好愛你…」一直重覆這句話,直到遙又吻上她的唇,兩人陷入深情的纏綿。

「可以嗎?」遙的聲音沙啞,「讓我愛你。」

「如果是…你的話,我願意……」聲音間斷但是帶著肯定,滿伸起手,撫著遙的臉。

「那我,就不客氣了喔。」手指伸進,遙試探性的問。

「任憑你處置....」

_________________

抬頭看著牆上的時鐘,早上九點四十五分,今天睡了那麼久嗎?遙扶著額頭,看著一旁的空床位,眼中閃過哀淒的寂寞,那個位置,只被她心愛的海洋女神躺過,就一次。摸索著那個位置,溫習著十幾年前的那個夜晚,那個彼此相互索求的曖昧交纏,十指交扣,傾吐心聲……遙抓著被褥,緊閉雙眼。

「請拯救我們之間的連結,」那晚的最後,滿是這樣說的,即使她已經快要睡著,卻仍緊緊握著自己的手,「划動愛情的小船吧,如果在大海的中央感到疲累了,請在我的懷裡歇息。」開口又是那無限溫柔的嗓音,令她眼淚潰提的歌詞,滿從來沒有改變過。

想到這裡,遙的表情顯得更淒涼,她的海洋女神,在那晚以後,就沒有在與她聯絡,完全被切斷的連結,僅殘留些許的溫度,在這個空間。

是因為感到罪惡嗎?為這不該存在的愛戀。

兩人都是這麼想的,嚐了禁果後,她們都選擇逃的遠遠的。

若生來不是女人,也許我們就不會分離…

若生來能是男人,也許我們早已經結合…

腦子這麼想,遙冷笑一聲,這樣的想法和那晚任性的話語形成一種諷刺。

「你很寂寞,和我一樣。」傳來清甜的嗓音。

「嗯?」遙望向聲音的來源,那時的幻覺,那時讓她毫無防備的那個滿,正坐在書桌上,手裡抱著心愛的琴。

「你放棄那位朋友了嗎?」滿淺淺笑著,「不繼續在海中航行了嗎?」躍下書桌,她坐到遙旁邊。

「我不知道,」遙聳肩,眼神空洞,「我有點累了。」

「那麼,請在我的懷裡歇息吧。」伸出雙手,她將遙輕輕拉入懷中,「我會永遠陪著你的。」

「那,我的那位愛人呢,她會怎麼想?」遙的身體軟了下來,就這樣靠著滿,熟悉的體溫溫暖到讓她的眼皮開始沉重。

「我愛你。」輕吐出幾個音節,滿安撫著遙,纖細的手指在她的臉上摸索,想讓她能感受到更多。

「嗯……」遙總算露出微笑,雙手抱緊滿,沉沉的睡去。


划動愛情的小船吧,如果在大海的中央感到疲累了,請在我的懷裡歇息…


聽到《禁忌的兩人》這首歌時心中掀起一股悸動,也許作者本身也嚮往禁忌的愛(?
感謝你的閱讀,轉載請事先說w
歌詞就是用這首歌寫出owo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