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直到书信燃烧殆尽(上)

作者:好好龍
更新时间:2019-01-30 12:19
点击:494
章节字数:407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蕾米莉亚·斯卡雷特×帕秋莉·诺蕾姬


*私设的产物


*个人理解偏差有


*看起来就是瞎编的细节设定确实就是瞎编的


*要是能用钢之炼金术师的设定理解“贤者之石”就再好不过了,没看过也不要紧,不是重点


*别扭


“有力者以力为生,有能者以能为生。有权势者依附权势,有财富者吮食财富。怯弱者出卖怯弱,无辜者贩售无辜。一无所有者死去。那你说,咲夜,我们又是凭借什么在时光和命运中占有一席之地的呢?


(1)


恶魔从不追问意义。




蕾米莉亚斯卡雷特适时地想起了家乡这句古老的训诫。彼时她正面对着面前铺陈开来的羊皮纸,踌躇着应该怎么在上面落下第一笔。

她从血战的趣闻想到咲夜的红茶,从窗外清朗的月色看到手上乌鸦羽羽毛笔的纹理,她近乎严苛地遵守着写信要在进入正题前兜兜转转的坏毛病,这是所有贵族引以为豪的劣根性。




况且不论是如何经久不衰,让人津津乐道的正题,经过百年,千次万次的重申,深情款款也会变得稀疏平常,言语的精妙锐利更会沦为面目可憎。于是她选择绕远而行,而绕远路,恰恰是恶魔最擅长的东西。




她最终决定从新入手的好茶叶开始写起——字面意义上灌注了茶人灵魂的极品茶叶,是适合闲适的恶魔和魔女讨论的好话题。她在落笔过程中刻意地写得流畅,字迹在羊皮纸上卷成漂亮的花体。

她不能容忍一处因为停顿导致的墨迹的氤氲,那会让这封信的唯一的读者感受到她的用心,她的考虑,她的踌躇。




对于信奉“从不追问意义”的恶魔来说,在某件事上花费必要以外的时间和心力,本身就是一种怯弱。保有余裕,漫不经心,把引人堕落当成游戏,把啜饮灵魂当成下午茶,恶魔就是如此,恶魔必须如此。




在她刻意地漫不经心地戳上火漆印之后,她的从者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她的身边,适时地奉上温热的红茶。完美的时机,适宜的温度,绝妙的口感。

咲夜优秀得几乎完美无缺。蕾米莉亚斯卡雷特的生活中很少有比这件事更耗费心力的事情,然而在完成感与红茶的安抚下她仍旧心情大好。

她把信封递交给咲夜的时候心情轻快地小幅度拍打着翅膀,“交给我们的家养学者”,她如此指示,一如过去几十,几百次一样。




咲夜却没有一如既往地立刻悄无声息地离去。

她将主人贵重的信件放到衣服中的暗袋时动作干净利落,潇洒得甚至迷人,然而她没有丝毫离开的迹象。蕾米莉亚心生好奇,然而她只是不动声色,端起了红茶。




完美的从者开口前带着少见的犹疑,蕾米莉亚仿佛观赏着一出精彩戏剧的看客,即使心中的亢奋与好奇无可抑制,好看客依旧要作出置身事外,高高在上的观赏状。她仅仅只是啜饮着红茶。




“大小姐,关于那个问题……”她在听到自己从者不似以往干练爽利的发言的第一时间在心里起立鼓掌。对咲夜提出难题是她万千趣味中相当热衷的一项。从不追问意义的恶魔对把人类困在意义的漩涡里几乎是有偏执的热爱。

他们在人类的耳后低语,然后欣赏人类在意义的蛛网的缠绕吞噬下逐渐万劫不复的模样。人类是多么愚昧无知的种族啊!他们竟然在这个毫无意义的宇宙追寻意义。

恶魔们无论多少次都能对这个过程陷入热切的恋爱。




蕾米莉亚将咲夜视为自己宝贵的收藏品,她用恶魔的耳语的擦拭她,是为了让她的完美更光彩夺目——她承认,也有一部分是出于自己的趣味。




“我是凭借您。”咲夜语气平静地说出二人都心知肚明的话。蕾米莉亚对她轻轻颔首。她怎么会不是凭借她呢?她期待的是接下来的回答。




“身为从者,我不能对主人妄下论断。但是,我似乎知道我们的学者大人是凭借什么了。”




蕾米莉亚简直被自己的从者的狡猾折服了。狡猾的人类!十六夜咲夜如今已经熟悉了她主人的每个癖性。恶魔让她思考意义只是想为难她,如果用所谓不能评价主人的忠诚心遮掩着逃避开她绝不会满意。

但十六夜咲夜并不是愚直的人——她轻巧地跳开,然后对恶魔抛出诱饵,漂亮的紫色的毛球,没有哪个猫儿不会上钩。




洞悉人性的恶魔深知自己的从者心中那点小算盘,大胆妄为的,反过来诓骗恶魔的人类,指使主人的从者!所以咲夜才是世界上最棒的从者。再三确认了这个事实的夜之王快乐得险些端不住茶杯。

她决定吞下诱饵,毕竟被骗也是贵族的义务。于是她搁下茶杯,对咲夜比划出一个让她继续的优雅手势。




她在轻轻地清完嗓子之后朗声说到:“我觉得是那块石头。帕秋莉大人贴身携带的石头。”



起初她没有理解咲夜在说什么。帕琪的石头?什么石头?哪儿来的石头?她眼眸中的困惑似乎也传染到了咲夜,对方灰钢色的双眸也变得动摇起来。

于是她在咲夜的双眼中窥见了一抹鲜红,比灵魂更艳丽,比生命更深沉。她逐渐醒悟过来——




是那抹禁锢了万千灵魂的鲜红,那块让人怀念的石头啊。










(2)


图书馆里进了老鼠。




咲夜把红茶轻轻地搁到自家学者的书桌上时,学者大人除了谢谢以外还追加上了这句话。于是她微微鞠躬以示歉意,同时按下了口袋中的时计。




当她提着被绑得很漂亮却仍旧在疯狂挣扎的小小的黑白老鼠回到学者书桌前时,没有花费哪怕一个普朗克时间。




被捆了手脚使不出魔法的魔法使剩下的唯一武器就是那张能说会道的嘴。在几声中气十足的“紫豆芽”之后帕秋莉终于迤迤然地从书中抬起了头。

被那冰冷淡漠的双眸注视到的瞬间纵使胆大妄为如魔理沙也噤了声。魔女大人微微地偏着头,柔顺的紫色长发在她白得几乎有些病态的肌肤上滑落下来。

原本就鲜少有感情波动的紫罗兰色双眸带着凛冽寒风般的温度在小贼身上细致停留,后者终于忍受不了这种视线的处刑开始梗着脖子,作出一副即将壮烈成仁的样子。




终于学者撤回了视线。像只玩腻了老鼠的猫,咲夜暗自想到。

猫的玩弄告一段落之后就是猎杀了吧,果不其然,重新埋首于书籍中的学者并没有放过老鼠的意思,“想治疗偷窃的癖好求诸于书是没有用的,我建议你去找下医生。”

她开口的同时对咲夜微微点头示意,咲夜立刻把一直提着的老鼠放到了地板上。




咲夜对魔理沙执着于偷而不是借的理由有点兴趣,毕竟帕秋莉大人虽然总是眨动着冷淡的眼眸吐出辛辣的言辞,但她从未拒绝过堂堂正正上门的借书请求。

但想想也知道魔理沙无非就会提出不想让同行知道自己的研究方向等等说辞。她已经准备按下口袋中的时计悄然离去,却被魔理沙的一句话生生拽住了脚步。




被放置在地板上的魔理沙毫无为自己的盗窃癖辩解的意思,她挣扎着支起上半身,用特有的大大咧咧的厚脸皮腔调生硬地扯开话题:“倒是帕秋莉你才应该治治你的大话癖。火水木金土符「贤者之石」那是什么啊?

那些五颜六色的假冒伪劣产品?你真有那块石头吗?所谓魔女就是用符卡规则来说大话吗?”




咲夜几乎是瞬间想起了自己今天逮到老鼠的地方,炼金术区,看来魔理沙最近的研究课题正是贤者之石。这个女孩就是这样,咲夜想。

看起来大大咧咧却比谁都要精明,在你觉得她满肚子都是算计的时候又会发现她比谁都要率直。看似只是唇枪舌剑过程里的自由反击却心怀目的,不出意料的话也只会是“让帕秋莉告诉她制作方法”这样单纯至极的目的。

当然,像这样低级的激将法,帕秋莉大人只会——




“不会给你偷的。”帕秋莉头也不抬地回应——这样仿佛呼吸一样自然地拂开去。




起初学者面对开始胡搅蛮缠的魔理沙摆出了十足的不为所动,咲夜已经开始思考学者大人指示之后她该把老鼠弃置到哪里。

在魔理沙的喋喋不休中帕秋莉倦怠地抬起头来,她几乎已经准备开口指示了,但在和咲夜四目相接的一瞬间露出了复杂得难以解读的迟疑。咲夜觉得那一瞬间的帕秋莉大人像极了大小姐。

她没有看着我,咲夜默默思忖,她透过我看到了别的什么东西。是命运?是未来?像是棋手注视着自己手中的棋子,他们看着的不是棋子本身,而是落子之后整个棋盘的局势。




帕秋莉在那情绪无法解明的一瞬间之后回归冷淡,仿佛之前的倾泻而下的万千思绪不过是一场错觉。

她不易察觉地叹了口气,然后开始小声咏唱着复杂的咒文。漫长的咏唱接近尾声的时候她轻触胸口,随着魔法阵破碎的清脆声音,一块用细银锁链挂在学者脖子上的奇异红石仿佛从虚空中被传召而来,出现在她胸前。




隐形术?咲夜对魔法说不上精通,她看着这一连串的精彩魔法秀只能得出这个结论。就像是被读心了一般,从脚边传来一声闷闷的否定:“不,是高阶的现实扭曲魔法。”

咲夜向地上的魔理沙望去,人类魔法使眼中激荡着掩饰不住的崇敬和震惊。




学者处置现形的传说中的石头的态度却远远不如藏匿它的态度郑重。她随意地托起那块分辨不出是固体还是液体的石头,仿佛捏着一只小虫子,同样的漫不经心和同样的厌恶。

魔理沙拼尽全力撑起的上半身微微颤抖着,咲夜也分辨不出来她是用力过度还是兴奋得不能自持。

十六夜咲夜不是魔法使也不是学者,她对这块石头的意义也只是从故事里有所耳闻。那块让无数学者穷极一生,让王国倾覆,让文明毁于一旦,让人能够一窥真理的石头被自家的家养学者捏臭虫一样捏在指尖,她没法做出太像样的反应。




魔理沙才是这场魔法秀的合格观众。

咲夜早已不是第一次体会到这些魔女的求知若渴,却在魔理沙被自己精湛的捆绑技术绑得结结实实还能向前挪动的意志力之前再次深感折服。黑白的魔法使几乎是在用视线解析它。

似乎是觉得魔理沙的灼热视线有点烫手,帕秋莉放下了那块鲜红的石头,任它滑进了宽松睡衣的深处。




十六夜咲夜疑虑丛生。魔女对这块石头的态度远不如人类魔法使来得狂热和珍视,但她始终把它贴身携带。

在今天她主动破解藏匿的魔法之前,咲夜很难想象帕秋莉会携带除了书籍以外的饰品。

而且那个现实扭曲魔法也大有问题,她对藏匿石头倾注心力,却对石头本身兴致缺缺,甚至有种难以遮掩的厌烦。这不符合学者们引以为豪的理性。




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魔理沙已经开始不断追问,刚刚短暂的观赏过程似乎用尽了她所用的力气,她像一块破布一样陈铺在地板上,但是提问的速度依旧像她飞翔的速度一般迅捷。

制作方法?使用的术式?帕秋莉是哪里获得的?原材料是?她像是玩弹幕游戏一样把问题掷向帕秋莉,用将魔女活埋的气势。




面对问题的密集弹幕帕秋莉不躲也不挡,她只是在缓缓翻过手边大部头著作的一页书页以后,用再寻常不过的兴致缺缺的语气说到:“人命。”




咲夜和魔理沙几乎是同时“诶”了一声。像是面对着愚钝的学生们,帕秋莉诺蕾姬从书海中再次抬起头来。她声线依旧安稳,却清晰得有点异乎寻常。她几乎是一字一顿的:“我说,原材料是人命。”她耐心地解答到。




地板上的魔法使堕入沉默,而十六夜咲夜则在端坐着的魔法使依旧淡漠的紫色双瞳中,看到未曾见过的火光在燃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