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Resuscitated Hope(二)

作者:Acoustic
更新时间:2019-01-26 23:39
点击:1024
章节字数:516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Darling。」

——不要。

「Darling……」

——停下。

「那,零二?」

——不……

「太阳,不肯出来呢。要乘上我的翅膀,去看看云朵之上的永远的晴天吗?」

「到那时候,我会……把最好的声音……」

「一定要,一定要……」



「零二!」

樱发少女垂下头,看向不断摇晃着自己双肩的黑发少年,少年和她都站在青葙的肩膀上,而这粉色的机甲正拖行着瘫痪了的吊兰,高速向都市移动而去。

少年见零二回过神来,便指向不远处的火海,那是已经沦陷了的13都市『樱』,由内部喷吐而出的火龙不断攀高,似是已彻底成了死亡之地。尽管路径上有不少掉队的小型叫龙,但二人身下的机甲却毫无斩杀的欲望。青葙急速前行造成的狂风席卷着二人的身躯,连保持平衡也不容易做到。

「叫龙已经冲破到都市里了!我们得想办法保护都市才行!」

零二缓缓地擦拭着一片模糊的双眼,终于察觉到自己的脸颊有着湿漉漉的水痕,一贯的傲气在一片恍惚之中就已被她彻彻底底地抛弃了。

「——真是糟糕透顶了!」,未来恨恨地抱怨。

「金雀已经先一步到了都市内部,太和心撑不了多久——」

「——不行……」,零二的眼瞳泛起微微的红光,「必须要找到莓才行……必须要……」

「……」

「——我明白了。」,黑发少年毫不犹豫地应下,脸上露出坚定的神情,「零二想要这么做的话……」

「……但是都市——」,未来听起来怪怪的。

「——广,你能行吗?」,郁乃的声音打断了未来的犹豫,「以你的能力,只靠吊兰把零二送到那怪物上面应该没问题吧……我会尽力配合的。」

但青葙却毫无减速的意思。广察觉到了异常,他一边保持着平衡,一边弯下身子面向青葙驾驶舱的位置,按住耳边为紧急通讯配备的便携式通讯器,对粉色机甲内部的二人询问道:「纯位数,未来,把我们和吊兰放下。五郎现在还在昏迷,如果时间实在不够的话,他也可以由吊兰……纯位数?未来?」

「不行!」,未来的态度猛然翻转,坚决地否定了广的提案,「先是满,又是莓和五郎——13部队不能再有人出事了,你们就好好地待着,我和这家伙会好好地解决掉所有敌人的。」

「谁是这家伙啊……」,纯位数在最压抑的氛围里吐槽道。

「不过……未来说的对,」,他接着以稍显别扭的语气道,「况且也不能让金雀一机独自战斗。」

黑发少年着急起来:「所以说我们的方法——」

「才不是那样!才不是……」,未来的声音带上了哭腔,「那样的爆炸,莓怎么可能活得下来!她早在花园的时候就受了那么重的伤……我们只是自欺欺人而已,莓她,莓早就死了——不然,不然也不会替翠雀——替叫龙说那么奇怪的话!」

「未来……」,广一时语塞,他看向零二,后者却只是呆滞地望着远方。他知道她在听,但他同时也知道,她也只是在听着而已。

这樱发少女在此刻有着罕见的凄美,在夕阳下闪出橙黄颜色的泪水一滴接一滴蔓延至她的下颚,最后却被袭来的狂风吹散消逝。凌乱飘飞的脏兮兮的樱色长发拍打着她原本装满了高傲与神秘的,此刻却只有触目惊心的满身伤痕的躯体,她整个人脆弱得好似无论何时从发梢开始破裂成闪光的碎片消散在风中都不奇怪。

零二的视线因为泪水而模糊不清,可她终究还是能看见那于战场中央不时爆发出火光的超Rehmann级。由于一条履带断裂陷入了半瘫痪状态,其在叫龙涌动的黑潮中好似一座高耸的巨型海岛。9’s部队的九式正对这怪物进行着疯狂地扑击,进展并不是十分顺利。而这超Rehmann级所面朝13种植园的,类似船头部位上,翠雀其中一只断掉了的翅膀就耷拉在那里,随着承载它的怪物的震动而左右摆动着,偶尔落下一片蓝白相间的机械羽毛,消失在地面不断蔓延开的裂缝里。

——若是有能够徒身前往那一位身边的方法,她才不会在这里听着这些无聊的对话。

——真是……麻烦死了……

——可到底该怎么办……

「别乱说!」,打破了短暂的诡异寂静的是郁乃,「莓的事情还没有定数,死了什么的——不找到尸体又怎么知道!况且……就现在的情况来看,翠雀本身是不是被动了手脚也犹未可知,说不定这一切早就有人……」

「……这种事……」,这次换到未来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她似乎有些动摇,或者是郁乃这不明不白的解释反而让她又愿意相信起莓还活着。

但郁乃的话带有的针对性太过明显,一向维护大人们的纯位数预料之中地开了口。

「——那,你是在……怀疑大人们吗?」,他的语气虽称不上冷漠,却确确实实属于被触碰到底线时的戒备。

零二知道为什么,那是因为莓不久前的所谓『宣告』。就算再是心思单纯忠心耿耿的孩子,面对着满目疮痍的『绞肉机』,对那种话也绝不可能没有一点动摇。当然,在对此心知肚明的情况下还会抱持着殉道者一般信念的家伙也并非不存在,可纯位数不是,或者至少在那之前,他还是这边几人从小到大的伙伴。

也正因此,他的动摇比任何人都大,实际上,他现在居然还保持一定程度的冷静这一点反倒令零二有些惊讶。

「——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广咬紧了牙关,一边瞥着身边始终不发一语的零二,一边继续试图说服操作青葙的二人,「26部队暂且不提,37都市自毁的时候大家都在看着不是吗!」

「——战争不论什么时候都是有牺牲的!」,纯位数的声音忽大忽小,似乎是其主人在不断地摇头以驱散开脑子里还不曾具备雏形的『忤逆』,「……那是,不得不……」

——或者这就是满是怀疑下的振振有词吧。

「那,未来死了你也无所谓吗!」,广陡然增大了音量。

青葙猛地一个打滑,广和零二险些就被甩下机甲的肩膀。这数十米的高度在惯性和重力加速下,即便是零二也会粉身碎骨。

「诶?为什么是我——」

「——你愿意和未来一起,和我们大家一起,像26部队那样,手牵着手各自抱着几十吨当量的烈性炸药——」,广的愤怒似乎并不只是对纯位数,或者说这并非愤怒,而是他迄今为止不吐不快的对无数困扰他的无解之问,提出的最为契合,却又稍稍显得无力而渺远的,其之上的诘问。

「不是……他们,他们是为了——」,纯位数已经明显再次犹疑起来。

「——那好啊,你能成为大人!到那时候就能有一整个都市的人能和你一起陪葬了!说不定里面还有不少运气差到没死在这里的家伙们呢——」,广撕破了喉咙喊道,「这算什么牺牲啊!」

青葙再一次重心失衡,急刹又是加速,摇晃的机体险些栽在地上。通讯器中纯位数和未来似是发生了些许争执,未来的动摇极其明显,可纯位数在不断增加的心理压力下甚至愈发有些类似于油盐不进的扞格不通。

也是呢,一直都嚷嚷着想要成为大人的他见识到了这战场,又是孩子们的惨死又是载满大人们的都市湮灭。若是放在自己身上,除了将这些视若无睹,零二想不到还有什么能逼着自己在生死的夹缝间保持清醒的。

一如自己刚刚恢复记忆那时一般,对自尊与习惯的固执。等到反应过来,与莓之间的距离已经远得要让她望而却步了。

——所以,不能再等下去了。

零二的双眼被风吹得极为干涩,她轻轻眯眼,将在眼角打转的最后的泪水挤下,再度睁开时正好对上广询问一般的视线。她自然知道对方在询问着什么,破釜沉舟也是她此刻唯一能做的事情。

「那好!」,黑发少年按着通讯器大声说道,「我和零二数到三就会从青葙上跳到吊兰上,这种高度毫无疑问会死,变成四肢断掉,面目全非的尸体吧——」

「广……」,被困在吊兰内部的郁乃轻轻叹息。

「不可能,你不会拉着零二那样做的!」,纯位数反驳道,同时甚至开始试图操纵粉色机甲的一只机械爪去抓肩膀上的二人。

「试试看啊!」,广露出了某种几乎可以称之为惧极反笑的怪异表情,俯身躲开横抓而来的『Night Claw』,在零二紧接着微不可察地点点头后,瞬间就与这樱发的少女一同纵身跃下,「三——」

几十米的高度,劲风鼓吹着零二的身体,将至未至的失重让她有些莫名的既视感。

——那时候,怀里可是抱着相当柔软温暖的躯体呢。


「真是够啦!」,未来尖声大叫。

「喂喂!要是真出事了怎么办啊!」,纯位数也尖声大叫。

抓狂的青葙胡乱挥着爪子,在离13都市的火海还有不到半公里的地方停住脚,将慌慌张张接在手里的二人粗鲁地扔到了同样被甩在了一边的吊兰身上,一边警戒着周围的叫龙一边以未来和纯位数的声音轮番对几人发着牢骚。

「够了!不管你们的死活了!」,但终究还是嘴下留了情。机甲拟人化面部的双眼对零二和广怒目而视,盯着二人一前一后地打开了吊兰的紧急通道钻入内部。在确认吊兰正常启动后,这粉色的机甲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

「——好好地回来啊,叛徒!」,这是纯位数。

「白痴!这是我的台词!」,这是未来。

「有什么不好啊!还有,你才是白痴!」

远去的青葙似是又一个趔趄。

「——把莓也带回来啊!」

「你这不是挺会说话的嘛……」

「……滚啊!还有别学我嘟嘴啊——你是男生吧!真是的!!」

远去的青葙猛地摔在地上,然后又猛地跳起来。若非吊兰驾驶舱内的郁乃及时开启了通讯过滤,这番毫无营养的争论谁也不知道会持续到什么时候。

零二闪开身子让广上到雄式所属的位置,狭小的驾驶舱装上四个人果然还是有些拥挤。昏迷在驾驶舱一角的五郎看上去并没有大碍,据郁乃所说,这金发少年是在吊兰掉线的瞬间磕到了头才昏过去的,但实际情况如何或者此刻也只有郁乃能说清。但她并没有开口的意思,广自然也不会追问,零二还有更操心的事情。

这樱发少女以较容易保持平衡的站姿立在广的一边,在吊兰系统调试时晃荡不安的驾驶舱内倒是略显不动如山。她看上去虽显得平静,但透过极其紧身的防护服就能看出她全身的肌肉都处于高度紧绷的状态。

宛若时刻准备着伺机发动迅猛进攻的野兽一般,她盯着显示图像的双眼泛出危险的红光。

「没什么好消息。」,郁乃趴坐在驾驶舱前部的驾驶位上,透过神经交互系统以吊兰的姿态对广和零二说道,「之前对翠雀的武器齐射消耗了太多能源,备用能源也差不多见底了,如果要用『Wing Span』推进的话,就算途中一切顺利也不一定能到超Rehmann级那边。」

「那从地面呢?」,广很快就进入了状态,双瞳在不断浮现的各项机体运行程式上不断扫过,「必要的时候使用喷射背包——」

「没可能。」,前置摄像头拍摄到的战场影像送到黑发少年的面前,「叫龙的数量太多,种类也太杂,就算有好的应对方式也撑不了多久,吊兰不是为了近战设计的。」

正如郁乃所说,现在的大裂缝战场几乎就是叫龙的大杂烩,13部队之前对应过的类型几乎都在这里出现了。虽然大型的数量较少,其内部也极为散乱,但就是这股小型叫龙组成的黑压压的乱潮,让几乎所有的FRANXX都无法组织起之前战斗的高效策略。人类的机甲只是一味地尽力斩杀最近的怪物,与对方一进一退互不相让。

「拉锯战……这下麻烦了。」,广咬紧牙关抱怨了一句。

就算都是些算不得可怕的Conrad级,但在如此多的数量面前,FRANXX的阵线就如同一张破网。说到底,13都市也是被这些漏网之鱼抽了空档发动的袭击才损毁成现在的这幅样子。即便各个都市配备的自卫武器一刻也未停地向着叫龙潮洒下火力网,也不过是石沉大海。再加上夜幕降临对视野造成的障碍,这场战斗不知道会持续到什么时候。

「——我有个办法,可行性尚不清楚。」,郁乃见广陷入了苦思,开口道。

「说。」,零二嘴唇微张。

「用逃生舱。」,吊兰的逃生通道结构图浮现在显示器上,「推进逃生舱使用的燃料罐是单独隔离开的,理论上,其薄轻坚实的高密度材质加上周围充满气的气囊,如果乘风的话,水平移动距离相当可观,但是……」

「我做。」,零二简短地回答道。

「等下,零二你还不清楚——」

「我清楚。」,她强硬地回答。尽管现在算是被别人惯着自己的任性的状态,但零二实在没有办法考虑这些问题。她的双瞳与犄角都散发出猩红的光,若是一直这么耗下去,于胸口盛开的剧毒之花定会将她好不容易维持至此的理智彻底化为乌有,到那时候——

「等下,雄式和雌式的逃生舱推进剂是共用的吗?」

「……算是吧,运行一定的程序就可以——广,难道——」


「零二『ゼロツー』,我们赌一把吗?」,广的神情一如零二头一次见到他时那般的坚定。


那是在仿若一个世纪之前,13都市被叫龙撞毁的一侧外层廊道上,带伤的黑发少年紧握着满身是血的她伸出的那一只手,大声说着『请让我和你一同驾驶』的时候。尽管现在的零二再也不觉得他那时因为无法顺利驾驶FRANXX所流下的不甘和懊悔的泪水触动到了她的心跳,甚至——回想起来,她那时似乎还对为什么与阔别如此之久的『Darling』再次见面,内心却是古井无波的一片死寂而迷惑了一小会儿。

之后也是,无数遍地,无数遍地一边叫着『Darling』,『Darling』,一边希冀他能回忆起来那时的哪怕一丝记忆。结果却直让人发笑,笑得眼泪和鼻涕流下来混在一起,笑声变成了哭声,胃部抽搐个不停。

现在也是,那明明应该属于人类的酸楚和痛苦,却困扰着她一个半吊子的,玩着扮人类游戏的异类,好似在费劲气力寻找某一颗纠结在稀薄云雾中的星辰一般。

——没事,云雾总有消散的时候。

可等到云雾都消散的时候,她那急于分辨清晰的眼瞳却又因盯着夜空的时间太长而酸涩朦胧起来,于是她又没看清。

——眨眨眼就好了呢。

可惜……再睁开眼时,已经不记得那星辰原先所在的位置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