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半梦之间

作者:MinamiSky
更新时间:2019-01-26 13:09
点击:368
章节字数:330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这次的作品是个短篇,写的时候一直想到茶花女,大概背景也和茶花女差不了多少。背景是在19世纪的巴黎,18xx年的样子,小鸟和海未之间是有相当等级差的。







从午夜的梦中惊起,在半梦半醒间,梦中残留的模糊身影还未完全消去前,南小鸟又紧闭起了双眼。


不愿睁开双眼,并不是因为睡意未消,只是害怕在逐渐清晰的视野里,那残留的的身影如雾气般消去,不留痕迹。






遥远的教堂钟声在风中微弱的飘来,夹杂着晚风拍打窗户发出的清脆声响,在心中默数着钟鸣,一下,两下...对于宣告时间流逝到达一个新阶段的钟鸣声,自己总是十分敏感,既庆幸自己能够与她共渡过去,却又担忧看不到彼此希望的未来。


极度安静的躺着,哪怕最轻微的动作也会令自己脱离这半梦半醒的奇妙状态。枕边空无一人——无需刻意确认,自己脑海中便确立了这样的一个事实。


怎么会无法确定呢?那是自己最亲近也是最亲近自己的人啊!从相互认识的那一天起,那海蓝色的身影便在自己脑海里挥之不去。


是她在暴雨倾盆的巴黎街头给自己披上了外套,是她在孤独单调的病房中陪伴着传染病发的自己,是她在昏暗不堪的偏僻街角里救了自己。黑色的西装勾勒出凛然的身影,紧握手杖身体紧绷,却又不忘回头安慰自己,与展现出来的凛然状态不同,语气十分坚定,却又极尽温柔。


「不要怕,我在这里。」


紧闭的眼角突然流出两行温暖。


曾经她说出「我就在这里」时的神情是那么坚定,如铁如山。可是今夜空荡的枕边只剩幽蓝的月光,看上去虚幻飘渺,一触即碎。


丝毫不怪她,与家庭,与伦理,与社会,与阶级为敌——她已经做了很多了,对于她对自己的爱,自己丝毫不怀疑。






白色盛放在寒冷的夜空之下,覆满皑皑白雪的屋顶,冰封的街道那长长远景,到处都是耀眼的白色。就连空中的群星也惨白了脸,似乎在诉说一出恋人间的悲伤离别。


缩进了并不怎么温暖的被窝,蒙住了头,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着。来自内心深处的寒冷远超所有,黑暗突然变的可怖了起来,潮水般的恶意铺天盖地,就要将自己吞没。那些刻在黑暗中的凶狠面庞,那因轻蔑而扭歪的唇,那只活动的眼中流露出的嘲弄,往日的痛苦记忆,借着黑暗将自己吞噬。


回想过去,也曾不甘命运的折磨,可是自己无论如何反抗,到头来也只是在身上留下更深更痛的伤痕,后来也终究明白了,像自己这样软弱的人——无论是身体还是内心,是无法反抗这残酷命运的。


可就在自己快要习惯了,麻木了,就要像待宰的绵羊一样对命运逆来顺受时,她却出现了。


就像无数女孩都会在梦中期待王子降临一样,南小鸟也曾寄望有那么一位闪耀的王子骑着白马来拯救自己。可她的愿望却没能好好实现。


因为园田海未的初次出场,岂止像是黑夜中闪耀的王子,简直像是点燃了自己整片天空的太阳!





教堂阴暗潮湿的大门轰然洞开,黑色风衣随风摆动,如同水面的波纹,手杖重重的在地面敲响。借着微弱的烛光,有如名雕般的精美五官得以展现,内衬领口上的烫金家徽闪闪发光。


「贩卖这样美丽的少女,可是犯罪啊,先生们。」


分明是阴暗潮湿的雨夜,可南小鸟却觉得自己看见了阳光,分外清晰。像鼹鼠一样始终生活在黑暗里的自己,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了光明,从此自己的生命就熊熊燃烧了起来。






可就在今夜,身旁的人却不知所踪。


自己只能牢牢盯紧黑暗视野里的身影,在梦与醒的边界,思维以走马灯似的图画形式出现在脑中,但无论是怎样的画面,都无一例外的存在她的身影。


伫立在乡间老树下隐约闪现的斑驳树影里,她挥舞着手臂远远叮嘱在小路上与蝴蝶嬉戏的自己。


漫步在夏季的太阳雨里,她抬起头望着那道灿烂明亮的彩虹,琥珀色的眼瞳里满载欣喜。


迷失在灯火斑斓的剧院中,是她踏着欢快的舞曲牵住了自己...


眼前的灯火突然间模糊了起来,滚烫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顺着眼角溢出。一个人的时候,并不是没有想过这一天的到来,只是不曾想这一天来的这样突然,不留一句话,没有丝毫征兆。


自己终究无法与她并肩而立,父母对她的指责,社会对她的谴责,自己都是知道的。


「如果你真的是发自内心的为她着想,不要犹豫,马上离开她。」在同样印着烫金徽记的信纸上,读到了来自她家中的警告。


偷偷将信纸烧掉,望着尚未燃成灰烬的字迹,心中有个声音在反复的提醒自己:两人始终无法在一起。


其实自己又何尝不知道放她回去才是最好的选择?如果真的为她着想,就不该将她锁在自己身边,与自己不同,她有更辉煌灿烂的人生。


可是那样的话自己始终无法对她说出口,自己是不爱她吗?不是的,世界上没有人会比南小鸟更加爱着园田海未了,从第一面起,自己此生就已经是园田海未的所有品了。


可是就是因为太过喜欢了,才说不出口,这样的自己很自私吧?躺在她的怀中,当自己问起这个问题时,园田海未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刮了刮自己的鼻子。


「不会的哦,因为最喜欢小鸟了,所以才会想着陪伴在小鸟的身边,小鸟也最喜欢我吧?所以不可以赶我走哦!」


「如果哪一天小鸟要是赶走我的话,我会很伤心的」


「有这样想法什么的,很正常嘛!我也想让小鸟不要离开我,只属于我一个人呢」


「如果哪一天小鸟真的自己偷偷离开,无论是出于什么理由离开,我绝对会把小鸟找回我身边来的」


「所以现在不需要想这些问题哦,我会一直陪着小鸟的,我就在这里呢!」




......




「骗子...骗子...大骗子...」回想起曾经她的话语,声音也哽咽了起来,再也抑制不住悲伤。


「说什么会一直陪着小鸟的骗子,为什么要一声不吭的就这样跑掉啊?」情绪面临崩溃的边缘,再也无法维持半梦半醒的状态。


「我不会赶你走的...你也不要离开小鸟啊...小鸟现在真的很想你,你究竟在哪里啊?!!」








室内的门突然被推开,灯也随之点亮。


脸上的汗水都结成了冰凌,手扶着门,大口的喘着粗气,看上去似乎刚刚经历了一场狂奔。


园田海未呆在了门口,推开门就看见被窝里颤抖哭泣的小鸟。


「小鸟,你...怎么了?!」惊异之余甚至忘记了喘气。


突然点亮的电灯一时间令小鸟视野发白,虽然看不清,但那声音确是真切的回响在耳边。


「海未?!你怎么...怎么会在这里?你去哪里了啊!?」一时间有些意外又惊喜,但声音依旧哽咽。


「我...今天工厂里是要上晚班的,我走到一半才想起来忘记和小鸟你说了,怕你晚上找不到我在家里一个人会害怕,于是就逃班回来了。你怎么了?!为什么哭了?是做了什么噩梦吗?」


面对极尽温柔,向自己解释的海未,不知道为什么,南小鸟突然更想哭了。




......






躺在海未怀中,手掌朝上遮住了红肿的眼睛。能够再次感受到恋人的温度,那份叫人安心的温暖,毫无疑问是自己最幸福的事情。


「我不会这样一声不响的离开啦,也根本不会离开小鸟你哦!」在知道了自家恋人哭泣的原因之后,海未缓缓说到。


用手轻抚着小鸟柔顺的长发,回想起开门时的那一幕场景,海未的心不由得被揪紧:都怪自己的疏忽,让小鸟变成了这样。


透过指尖的缝隙看见海未那自责的脸庞,回想起开门时海未焦急的样子,手指和耳朵冻的通红,脸上的汗水都凝结成冰。叫人心疼,那薄薄的衣衫根本不足以应付冬夜的寒冷,却还要在工厂里劳作——只是为了维持两人正常的生活。


是自己拖累了海未——小鸟也不由得自责了起来。


看出了小鸟的想法似的,海未低头吻上了小鸟的额头


「不是单单是因为小鸟哦,也是因为我呢」无声的笑了笑「会选择去上班也是因为我自己哦!因为我想和小鸟一直在一起呢,所以才断绝了和家里的来往,就算是打工也是为了使我能和小鸟在一起哦!这样什么的很自私吧?」


「才...才没...」


「过一段时间我们就去国外吧,去莫斯科,朋友已经帮我安排好新的工作了哦!没有那么辛苦,也没有晚班,我也会有很多时间陪小鸟呢!就是钱可能不会有太多,小鸟会介意吗?」


「不,才不介意...都听海未的,只要能和海未在一起。」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小鸟说到「话说刚刚海未不再的时候,被窝很冷呢,小鸟我一个人的体温没有办法让被窝暖起来哦」


听了小鸟的话,内心突然绞痛起来。「对不起呢...是我不好。」


「才没有!!」遮挡眼睛的双手突然拿开,小鸟气呼呼的用眼睛瞪着海未。


「那我们现在一起睡吧,这次不会那么冷了」








关上了灯,紧紧拥住恋人的身影,生怕醒来时恋人再次不见踪影。得到的却是恋人更加温暖更加有力的回拥,心在瞬间平静了下来,这次绝对会做好梦吧!


果不其然,在半梦半醒间,感觉额头突然被人亲吻,令人安心的话语也再一次传入耳中。


「我就在这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