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云端之上/大裂缝

作者:Acoustic
更新时间:2019-01-20 22:28
点击:1295
章节字数:831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自己……为什么会想要成为人类呢?

半梦半醒间,零二混沌的脑海里浮现出这样的声音,而后便发觉自己似乎有一段时间没被这好似某种执念的愿望困扰了。她有过许多的搭档,而几乎所有人都因承受不住鹤望兰和零二对生命力的疯狂攫取而死亡,或是彻底消失。她一开始会好好地数着,在心里将他们按先后排列,一个一个地盖上遮住尸体全貌的白布,只有挂在脚趾上的铭牌写着无关紧要的序号。除此之外,他们就像没存在过一样。

零二本能地不喜欢看着死亡降临,但她也清醒地知道自己不适合也不擅长多愁善感,于是不知从何时开始,那些序号也几乎都快被她忘记了。

——那么又为什么想要成为那自己视之如鸿毛的生命呢?

大概……是因为害怕吧。自己并非正常的人类,因而从小就是可以被肆意破坏的实验对象,恐惧,疼痛,孤独和绝望轮番袭来,而这又常常只要一顿简陋的饭食就能够平息,直到那些几乎不曾离开的『熟悉玩伴』再次光临。

在被押解往各式各样的可怕房间时,会偶尔瞥见一些在玻璃落地窗内嬉戏玩耍的孩子们,因为距离太远而好似哑剧。并非所有的孩子都如此,可至少其中的一部分确确实实曾在她的记忆里十分和谐地相处着,那是连一个非人的异类都能理解的温馨氛围,美好到……只要看一眼就在心间留下了硌人的异物。

——只要成为人类,是不是就可以和他们一样呢?

——只要成为人类,是不是就用不着受伤呢?

似是为了让这遥想不断膨胀,那个时候自己才巧合地短暂拥有了这一切。于是那个时候自己终于了解了何为渴望——若是成为了人类,一定每天都可以这样;永远也不会结束的逃亡——不,是永远也不会结束的,通向未知却必然绮丽温柔的旅行。

可踩着搭档们的尸体一步步向上,面貌越来越像人类后反而越来越被隔离疏远。

回过神来,已经成了吃人的怪兽了。

——真是讽刺。

好不容易记在心间的『DARLING』,支撑着自己从不回头去看,本以为找到了那特别的唯一,却又是虚假的幻影。是不是,一切都不曾发生的话,才是最好的路径呢?

——那自己又究竟是为什么想要成为人类的呢?DARLING……又是真是假?

不,自己其实一清二楚。


「醒醒,醒醒……code:002,到地方了。」

随着这一声冷漠的呼唤,运输机垂直降落引起的震动传遍了整个机舱。

帽沿下的双眼缓缓睁开,清冽的荧光在祖母绿的瞳仁上一闪而过。零二掀开白色的硬顶军帽,捂嘴轻轻打了个哈欠,边整理着被自己压皱了的白色军衣,边不着痕迹地环视着机舱内一众样貌各异却不约而同坐姿硬挺的雄式。飞行的时长并不短,但他们每一个都还保持着从13都市『樱』上机时的状态,看上去没有半点疲累和分神。

刚刚出声提醒她的那一位此刻也已经端正地坐好,目视前方。

——是谁来着?

零二并不在乎这些,用不着非得一个一个地搭档上三次,只要她想,这些家伙全加起来也不够撑到大裂口战役真正意义上打响。

运输机在最后一下大幅的震动后稳稳落地,方形机舱的舱门缓缓打开,耀眼的光亮一寸寸泄入。直到这光亮彻底铺满整个机舱,零二才将抚平的军衣披上肩,帽子随意地扣上,走过狭长的舱内走廊。随着她的脚步,与她同乘的雄式心照不宣地由内而外逐一起身附于其后,如上机时一般排成两列,秩序井然地迈入了尘土飞扬的,专为鹤望兰和9’s部队临时准备的露天机坪。

天气晴冷,但已不是能呼出白汽的程度。

樱发少女视线上移,明蓝色的天空之下,运输九式和鹤望兰的运输机正错落着降至划定的区域。拜此所赐,弥漫的尘土或者一时半会都不会降下,震耳欲聋的引擎轰鸣也得好一会才能过去。

视线的尽头,已经结成的FRANXX联合中队正在向着大裂口的方向进发。而那所谓的战略目标,此刻正如一头伏地的黑色猛兽,沉稳地趴在地平线上,似乎不到猎人逼近到跟前便绝不会苏醒。

——莓就在那里。

吊运鹤望兰的运输机解开束缚的绳索,橙白的机甲轰然落地,激起重重尘埃。零二没有多做犹豫,径直向紧挨机坪的用于驾驶员更换防护服的临时建筑走去。具体的作战方案和部署她在来时的路上已经粗略的听过——虽然对于一向战斗粗暴蛮横的鹤望兰来说并没有任何意义就是了。

九式在鹤望兰落地之后也被逐一投下,大地连续发出震颤,尘土飞扬之中,樱发少女瞥见了她此刻并不十分想要见到的家伙们。

「哟,ι,真是好巧——也不算巧吧。」,9’α淡金色的头发钻进零二的视线,他走到她身侧,瞥了一眼其身后的两列雄式大约十人,打趣又好似嘲讽地说,「这还真是好大的阵势,不知道你会让他们活多久……」

零二沉默不语,9’α却毫不在乎,或者说习以为常,他抚着下巴接着道:「虽然都是博士为你准备的……但选择权还是你的,中意哪一个?」

樱发少女的脸色阴沉下来,却依旧保持着沉默。

「呐,知道么,这次的作战贤人们可是打算倾其所有啊。」,淡金发少年耸耸肩,换了话题,「我想,他们说不定也会用上次攻击翠雀的武器……如果里面的你的那一位——」

「抱歉抱歉。」,9’α对着零二冰冷暴戾的视线露出教科书一般的歉意笑容,虽然他根本就没有在怕的样子就是了,因为这少年转而便再次换了个话题,「这次的作战方案是以9’s部队和鹤望兰为中心,但我们9’s则是以你为中心……据我所知,其余的FRANXX应该都有附带的不惜代价的命令才对,包括你的13小队。」

零二垂下视线,脚步一顿,随后瞬间又再次大步迈开:「……区区复制品,管好自己吧。」

「真是恶毒啊,ι」,9’α歪歪头,目光却冰冷起来,「不懂我的意思还是装傻,你的darling被你的血液侵蚀得如此严重,说不定会死啊,不是吗?」

——是在说……广的事情吗?

闻此,零二终于停下脚步,回身望了望始终不发一言的她的『电池』们,又将视线落在淡金发的少年身上,最后却定格于遥远的大裂口和与晴空产生了明显对比的阴沉天际。

——风暴就要来了。

「对不起,我现在没有那个心情。」

听着这奇妙的语气,9’α冷笑起来。


对于自己正在做梦这一件事,莓此刻还是清楚的,可是她就算心知肚明也无能为力,也不愿意再多做一些什么。非要原因的话,那是因为她此刻正浮于云端,身边还有一个红肤绿眸的丑陋而单纯的可爱孩童。

落日的晖光将身下的云层漆成好看的橘色,头顶的颜色则由落日一侧天际的明亮耀眼逐渐深邃,到另一侧的边缘已是属于暗夜的黑。

「好漂亮啊,落日……」,莓抱膝浮于云端,浑身同样是鲜明又晦暗的黄昏色。她盯着那不断下落的耀眼火球,总觉得有种十分怀念的感觉——虽然这还是她第一次如此惬意地欣赏日落。

「『綺麗』!」,女孩指着西沉的太阳,学着莓的声音在云端蹦蹦跳跳,「綺麗,綺麗……」

好似永远也不会厌倦一般,女孩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一直在抱膝而坐的莓的不远处自娱自乐地玩着一些神奇的游戏。她能从云朵里挖出断了头的兔子玩偶,还能顺便揪出老鼠——虽然她很不喜欢就是了——甚至还能在云朵之间的缝隙里捞出活生生的鱼来。

——就好像很久之前的记忆里一般。

莓的背后有着和翠雀一般的蓝白色机械翅膀,但她自己却是绝对也看不见的。可每当她想要离落日近一点,那双翅膀便会掀起狂风,顺带着卷起零二一同飞向离天边更近的地方。

而每当这时候,小小的零二便会兴奋地尖叫,在被风鼓吹喇喇作响的黑色破烂斗篷里挥舞着纤细小巧的手脚。仔细听过去,莓能听得出她在喊一些不成意义的词汇,尽管没人能听懂,但其中表达出的对风与天空和翅膀的欣喜却是十分清晰的。等到她那双缠着粗糙布条的脚稳稳落在柔软的云层之上,她就又会玩不够一般伸开双臂绕着莓跑来跑去,作出飞翔的姿态,时而又高高地跃起。

属于孩子的笑声是怎么也不会变的。

如此的她,最后又总是会在蓝短发少女的面前露出背对夕阳的最美好的笑脸,几乎就能融化掉她一切的忧愁。

——真想多看几遍呢,再仔细看看。

莓也想过和以前那样捉弄捉弄这个女孩,却最后也只是想想,她甚至不敢频繁地挥动翅膀,害怕这女孩下一次是不是就会被吹走,再也找不到了。若是连梦里的她也一并弄丢了,那就真的哪里也找不到了。

时间慢慢地,毫无痕迹地流淌,终于玩累了的零二此刻正枕在莓的大腿上休憩。她在睡着之前一直在揪着莓紧身的防护服玩耍,不然就是用手指玩弄着莓的头发,可她的动作却十分温柔,耳边的发丝就算没有发卡的约束也不会乱掉。

「别闹啊!喂!」,每当零二触碰到莓的耳垂,嘴唇或是其他莫名其妙的地方的时候,莓只会这么不轻不重地训斥一声,嘴角也是一直带笑的。

而那女孩也咧嘴露出锋利的牙齿微笑起来,把这训斥当成游戏的一部分。

「不听话的话,我可要生气了哦——」,莓接着如此威胁。

「把零二给丢下,再也飞不起来了哦。」

「零二!」,而那女孩却只是简单地笑着重复,因为莓叫了她的名字而高兴不已。她伸开娇小的手臂,双脚不老实地蹬来蹬去,说道:「飞——天空——」

「了不起,了不起。」,莓自然也知道女孩是在炫耀。

看着呼吸平缓的零二彻底陷入沉眠,莓撩起耳边的发丝,将手轻轻放在零二的脸庞上,替她轻轻擦拭着脸颊上并不存在的脏污。

「Darling……」,莓轻声呼唤着,「Darling……」

不知道喊多少遍才能让当初的那个荒谬错误变成理所当然。


「睡着了么。」,一道清脆而细腻的陌生女声突然响起。莓警惕地抬起头,仅仅一瞬,犄角和双瞳便同时发出满含威胁意味的冰蓝寒光,手则紧紧护于零二的身侧,全身的肌肉绷紧如一触即发的弹簧。

「嗯……不错的反应。」,莓的视线里是一位此前绝不存在的娇小『女性』。

『女性』似乎是赤裸的,银灰色长发垂至脚踝。裸露在外的『皮肤』——包括面容在内都被黑色与墨蓝分割占据,那是叫龙惯有的颜色。她或者还不比莓高,头顶戴着某种好似彰示身份的『冠』,唯一的犄角与身材不成比例,同样骇人的还有于身后垂下的巨大的『尾』,或者有些像是蛇的后半段身躯。

莓与她对视了一眼,但仅此一眼便彻底失去了任何的警惕情绪,只有护住沉睡的零二的手暂时还保持着。

她,是绝对的存在,身体内几乎停滞流动的血液如此告诉莓,除了屈服于她别无选择。警惕,抗拒,怀疑,任何的不尊重即便是只藏在心底也决不允许。

「——你,原本是人类吧。」

『女性』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声音却传进了莓的大脑。

「……无所谓了,反正叫龙以外的部分已经破烂得不成样子了。」

『女性』的『尾』分裂出数条,环绕于她与莓身周,其中的一条缓缓伸过来,霸道却也算轻柔地抬起莓『服从』垂下的头,细细端详着。蓝短发少女看着居高临下的那张实在算不得成熟却散发着无比威慑力的姣好面孔,眼神微微飘忽,心跳和呼吸则因为发自血液深处的敬畏而凌乱。

「汝的身上沾染着同胞的血。」,『女性』轻轻嗅着莓身上的气味,以绝对的意志强迫后者直视着她。

但莓依旧有那么一丝独属于自己的意志,她以余光观察着似乎睡得不太安稳的零二,几乎就想要将她紧紧抱在怀中。她不在乎什么同胞的血,她和膝上的女孩才是彼此唯一的同伴。

——走开。莓在自己心房的一角如此想着。

『女性』与抱持着敌意的蓝短发少女对视了一会儿,接着嘴角上扬成嘲笑一般的微妙弧度,收束起所有的『尾』并为一条,向后几步跳跃远离了莓的身边。

莓松了一口气,她轻轻将沉睡的零二搂到肩侧,于其后背相交的手臂紧紧锁着,像是生怕被抢走一样。而在她这样的动作下,零二似乎也安心下来,平稳地呼吸着。

「你想让我怎么做?」,莓轻声问,她不想扰了零二的睡眠。

但『女性』没有急着回答,她环视四周,打量着这一片凭借FRANXX外部摄像设备虚构而出的梦幻境,在莓的脑海中说道:「真是愚蠢至极。」

莓咬紧下唇,因为不安而更加收紧了拥着零二的双手。但她同时也清楚,这『女性』无论做什么,哪怕要驱散自己怀中的虚像,被叫龙血占据的这具身体都只能选择束手就擒,绝没有反抗的余地。从与那『女性』对视的瞬间,莓就清晰的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与绘本不同的,真正的『公主』

——叫龙的公主。

叫龙公主轻轻闭眼,莓也不得不阖上双眼。再次睁开时,日落与云端,还有那红肤绿眸的女孩都已不见了,她看见的只有自己垂下的发丝,突出胸口的刺,墨蓝的血液,还有已然焕然一新的驾驶舱地面。胸口的剧痛如潮水一般不断冲洗着她的神经,血液好似流不干一样不断从穿透防护服的尖刺凹槽大颗大颗冒出,而后滴下地,发出莹蓝的奇异光芒的同时消失不见。

「好疼……」,她忍不住发出呻吟,身体除了疼痛什么也感觉不到,甚至无法控制自己的手指。

「唔——」

「妾身说过,汝的身上并不只有汝一人的血腥味。」,叫龙公主再一次以尾尖挑起莓沾满血迹的苍白面庞,「汝和这丑陋的复制品都是,此罪孽并非以死可抵。」

「但汝的身体里同样有着同胞的血液,」,公主的声音依旧只在莓的脑部神经处激起波纹,「也是借此,妾身将汝召唤至此。」

「——在此,妾身命令汝身体内的血液——」,她突然凑近莓的身边,独一的灰白色犄角与莓的相抵,「——舍弃人类的身份,挥动汝的翅膀,在即将到来的地狱里,代替妾身做出宣告。」

触电一般的刺痛麻木感从犄角流遍全身,莓再次回到了云端的日落,女孩正趴在地上沉眠。那是威胁,也是甜美的诱惑。

——这是汝必尽的责任。

「是。」,莓轻轻闭上失去了所有神采的双眼,冷漠地应下。


外壁探照灯全开的13都市『樱』正以最快的速度行驶着,雷暴席卷的荒凉大地在此刻好似狰狞的厄运巨兽,尽管沙土与惊雷无法伤害到这圆形的堡垒,但它即将前去的是生死之地却绝非如此『温柔』。

作战会议室内,彼此隔开距离的13部队成员面对着面色肃穆的负责人,同样没有一个看起来轻松。倒不是因为目前能够战斗的FRANXX只剩下了三机,而是他们原本十人的小队如今只有七个,并且每一个人都清晰地知道彼此各有着不同的想法,且极有可能互相冲突。

郁乃对此大约是几人之中最为敏感的一人,但也正因如此,她绝不会从自己开始逐一挑明。

「本次的作战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控制名为大裂缝的地区。」,八的身旁,巨大的投影标示着正在开展的战斗的实况简图,「现在正由第四次联合中队进行进攻,但受到了叫龙的殊死抵抗而战况胶着。13部队与其他四个移动都市的FRANXX汇合后,将组成第六次联合中队参加战斗。」

「请问,那个大裂缝里到底有什么?」,举手发问的是心。

七和八互相看了一眼,各自点点头达成共识后,由前者开口道:「……这对于你们而言,说不定刺激性太强了。」

说话间,战场简图被实时的战场记录仪拍摄下的影像挤到一角。

「黑色的……墙壁?」,未来的身边,纯位数看着叠加的两重黑色的厚重障碍皱眉。

「诶?这是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影像跳转到不断涌出叫龙的墙壁缝隙,接着是不断出现炸药引爆的火光与黑灰色硝烟的俯瞰图,目睹着这一切的未来忍不住发出惊呼。

在这橘发的双马尾少女之后,太和郁乃也接连表示了惊愕。

已然被攻陷了的移动都市的残骸,火海之上滚滚升腾的黑色的烟雾;如潮水一般涌动于整个战场的叫龙群,从Gutenberg级到Conrad级,千奇百怪却一个比一个凶暴恐怖;不亚于之的已然全身沾染墨蓝液体的同样嗜血如命的FRANXX。

双方混战在一起,已然没有了任何战术和组织可言,只是单纯地比着谁能活得更长一些。

而与死斗并行的,便是13部队还未曾明确接触过的,正在这数百公顷的以大裂口——凸出地表的顶部成深邃的十字裂口的圆形堡垒——为中心在战场上遍布、扩散蔓延的,名为死亡的阴影。杀戮与死亡轮番上演:高高喷溅出墨蓝液体的叫龙,被肢解撕碎的FRANXX,在爆炸与拼死对抗中面目全非的都市与包围大裂口的黑色墙壁。

「这和迄今为止的战斗相比,规模明显不是一个等级的啊。」,五郎的额头冒出冷汗。

郁乃在心里忍不住赞同,虽然从影像上还没看到13部队之前曾遇到的真正『另类』的叫龙,贤人们也似乎暂时没有动用轨道武器的打算,但这般的战况已经是难以想象的规模了。于13部队,绝非是去过之后还能全身而退的。

——说点什么啊,五郎,你不是队长吗?

可郁乃紧紧盯着的金发少年的后背却只是微微地有些颤抖,仅此而已。

「对大裂缝的控制是长久以来贤人们的夙愿,」,七直视着并未明显动摇的五郎,「对于我们人类而言,可以称之为最重要的战斗。」

「人类……」,从一开始就兴致缺缺,或者说心不在焉的广突然开了口,「……意思是我们这些孩子们,不,拼死战斗的驾驶员们也算在其中吗?」

自从离开花园之后,准确的说是与零二在最后一次共乘时昏迷之后,这黑发的少年就总是一副内心相当纠结的郁郁模样。对此,没有准确信息的郁乃很难构建出有说服力的猜测,但她是目睹着广和被当众押解离开的零二彼此视若无睹的,因而她知道,曾经的孩子领袖一定遭受了相当程度的心理冲击。

也是在此之后,郁乃察觉到广对大人们产生了胜于之前百倍的不信任和猜忌,她还不曾过问过——应该说还没有人过问过。不过就现在的情况来看,他有些憋不住了。

「说,说什么呢,广,」,没等七有所反应,纯位数就站起来抢白道,「那是肯定的啊——况且这次战斗也是我们成为大人的挑战——不,是试炼!」,他便说着便四下寻求着附和,可哪怕是赞同的眼神也没有一个,未来也只是摇摇头示意他坐下。

略有些吃瘪的纯位数最后只得拉出队长来:「……呐,五郎?」

「是啊,别被奇怪的记忆搞混了头脑,广。」,五郎拍了拍广垂下的肩膀,对于纯位数的疑问却只是蒙混过去,将话题转移回广身上,「况且……总之,别伤脑筋了。」

广抬眼看向七和八,再次发出疑问:「莓,满……零二,也算在这里面吗?」

——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提到他们?

郁乃看着明显不对劲的广,对不久之后的战斗充满了不安。

「别说了,广。」,五郎晃了晃广的肩膀,迫使他看向自己,「现在最重要的是要获得这场战役的胜利……至少,相信我这个队长——」

「……已经无所谓了。」,没有得到明确答复的广轻轻摆头,表示这个话题到此为止了。

郁乃皱起眉头,为什么这个从来都喜欢刨根问底,不得答案不罢休的家伙这次这么简单就放弃了?

见广已经放弃,八环视着13部队各怀心思的一众人,不知是无视还是并未察觉,再次以命令的口吻道:「关于战斗的部署,code:056,你这次搭乘吊兰出击,没问题吧。」

郁乃注意到了停留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对此她早就有预见,并不吃惊。比起这些,她更担心的是自己是否真的能和五郎配合好。

——如果两个雌式能共同驱动FRANXX就好了,郁乃习惯性地如此作想,她并不喜欢和男生共同驾驶FRANXX的感觉。之前最后一次和满搭档的时候也是这样,不知为何就排斥起来,她长时间积压的压力所导致的连接负担实际算得上压垮那少年的最后一根稻草。

讽刺的是,她竟没什么自责感,反倒是更加清楚了自己不适合与男生搭档的事情。

——若是有机会,要不要和女生搭档试试……说笑的。

——明明想要一起驾驶的家伙连现在是不是成为了敌人也不清楚。

「作为队长,绝对不要忘记自己的职责——你明白吗?」,七不知为何,看上去对五郎有些不太放心,但她的叮嘱虽然听起来有些深意,却还是过分隐晦了。

五郎眉头蹙起点头,似是背负着某种坚定的信念:「是。」

他放于膝上的双手紧紧攥起,自言自语一般道:「我本来就是这样的打算……莓她……一直都想要成为的,合格的队长……我一定,一定……」

——这样的……才不是莓想要的样子啊。

「嘁。」,未来冷笑一声,不知在嘲讽着什么,但她的注意力立刻就又被影像上出现的四足机械『猛兽』吸引而走。

「喂,那是——」

那双眼放出渴血光芒的『猛兽』于纷飞砂石的昏黄的烟幕中逐渐清晰,橙白色的外表却更似崭新,沾染不上一丝异色。每行走一步,这『猛兽』都传递着独属于杀戮者的威压,其身后是同样威严肃穆,浑身煞气如女武神的持巨型枪型兵器的九式,而再之后便是即将一同并入战场的大群FRANXX机甲。

若说叫龙是来自地狱的巨人族恶魔,那么以惊狂化鹤望兰为首的FRANXX们便是和在战场上不断递减的牺牲品完全不同的,残暴十倍于其上的——

——不,她们是来掠夺灵魂的。

「零二……」

广话音未落,定时传输的画面又一次变换。而好似冥冥之中的宿命作祟,这一次是蓝白色的拥有着巨大翅膀的『猛禽』占据了大半个画面。穿透云层突降下的翠雀盘旋于大裂缝的正上方,却是与鹤望兰正相反的满身伤痕。从翅膀扇动的频率来看,这啃食着莓生命的『猛禽』似乎十分疲惫,好似才经历过一场大战。

也正因此,这『猛禽』愈发地像是异类之上的异类,几乎就让郁乃回忆起之前看到的轨道卫星被摧毁时最后传回来的图像。

「莓……」,她出声时,发觉自己已不知何时站了起来。

与翠雀降下的同一时间,鹤望兰嘶啸一声,猛然间已只身钻入了涌向FRANXX的叫龙潮,以利爪挥舞,以利齿撕咬,矫健地飞越,转瞬便沾染着一身的墨蓝色汁液在黑压压的一片中消失不见了。

以此为节点,九式和其余FRANXX都投入了战场,原本以FRANXX大量损毁而暂时成一边倒的战势再一次陷入了胶着的白热化状态。

「作战总部传来命令,第六次联合中队,准备出击,重复……」,冰冷的女声由终端传来,影像瞬间消失,跟着整个指挥室周围可用作显示的墙壁都被作战部署与各式用于即时检测战场动态的简图所铺满,明亮而压抑。

「各位,出击。」,七在同一时间下达了作战命令。

——终于还是开始了。


第一次用了郁乃的视角,大裂缝章节估计会很长。
那么,darling是谁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realsoul
realsoul 在 2019/01/21 20:08 发表

标题:恭喜諸神黃昏大裂縫篇正式開幕!

02你終於開始懷疑你的Darling是誰了啊~~~
結果把整件事看得最清楚的反而是9α,對這個金毛小夥子的好感度直線上升啊啊啊~~

很喜歡莓與叫龍公主初見面的場景刻劃。
明明知道懷中所擁抱的只是幻象,在面對叫龍公主時,莓卻仍執意保護懷中的02(雖然莓也知道這只是幻象)。雖然叫龍公主強大地令人心寒,但是這一個小小的動作已經足以令人暖心。
值得注意的是,原本給博士的台詞在這裡給了莓(死亡不足以償還罪過),雖然這句話也可以解釋成是叫龍公主對於Franxx的製作者(博士)說的,但是出現在這樣相遇的場景,實在是......心中莫名悸動啊!

後半段居然出現郁乃的POV,該說是驚喜嗎?原本看到02放下廣,回去使用拋棄型的駕駛員,我還以為13小隊線就到此為止,要專注發展莓、02、叫龍公主、VIRM、博士、9S的劇情了呢。果然作者的安排絕對沒有那麼簡單。
作者果然保留了郁乃對於莓的情感,不過這終究不是本章的重點呢。比較令我在意的是廣直接拋出了對於大人的懷疑,最後雖以一句「無所謂」作結,或許是因為被02丟下而消沉,但是實際上誰知道他心中是否在盤算著什麼呢?(當然也可能完全沒有就是了QAQ我已對腦洞失去信心)

最後還是讓鶴蘭望與翠雀同時出現在戰場上了。
怎麼說呢?雖然兩者還沒有正面對上,但是我腦中卻浮出了千歌音與姬子相愛相殺的畫面。

願兩人都能平安。

恭喜諸神黃昏大裂縫篇正式開幕!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