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Fifteen Years Later

作者:finalarrow
更新时间:2019-01-18 12:56
点击:8951
章节字数:429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

HP x YagaKimi

獾与蛇

======


------

Chapter 10·15年后

------



## Fifteen Years Later


亲爱的巴特勒教授:


感谢您来信问候。我一切都好,已在霍格沃茨安顿。诚如您所言,这座城堡有着无穷的魅力,尤其适合对英国魔法史有浓厚兴趣的我;可惜入住不过一个月的我,对它的发掘大概还不满百分之三。


作为一名来自魔法所的五年级交换生,我被安排在利伯塔斯学院就读。相较起其他四所学院,这所建立在七年前的学院宛如襁褓中的婴孩,甚至于在霍格沃茨学生中有“第五学院”的绰号,足见其历史之短。


历史虽短,却是霍格沃茨摆脱“固步自封”这一陈年印象的见证者。国际魔法学校联合会于第二次英国巫师大战后成立,在魔法所、瓦度加、伊法魔尼等名校纷纷派遣学生相互交流之际,只有霍格沃茨借着“战后休养生息”的理由关上了世界上最古老的魔法学校之一的大门。这一举动的弊端定然不必我多叙:英国魔法史、巫师文学及神奇生物相关研究领域的逐渐闭塞,能在国际赛场上崭露头角的魁地奇俱乐部越来越少……霍格沃茨陶醉在它悠久的历史中,直到2023年才伴着“第五学院”利伯塔斯的创立迎来了第一批来自世界各地的留学生,揭下自己神秘的面纱。


与其它学院一样,利伯塔斯学院拥有自己的动物象征:鸽子。我认为这非常适合象征交流、自由与相互尊重的利伯塔斯学院。利伯塔斯的宿舍建在黑湖中央的水面上,与湖底的斯莱特林学院形成对比。这里的学生不多,所以宿舍环境相当好;除了留学生以外,就是不满意原本分院结果的霍格沃茨学生——我十分讶异霍格沃茨仍然在使用一种叫做“分院帽”的魔法道具进行筛选制分院,而且直到七年之前(利伯塔斯建立之前)都不给予学生任何自行选择学院的机会。我观看了今年的分院典礼:校长一个个叫学生的名字,让他们走上去戴上帽子,然后就让帽子做出选择。如果对帽子所作的决定不满,学生可以转而宣布自己进入利伯塔斯学院;假如他们在进入被分到的学院后感到无法适应,也可以申请由原本所在的学院转入利伯塔斯学院,只不过这种转院的机会只有一次。


这种作风在某种程度上也反应了英国人顽固的特质。说这话倒不是因为我对英国人抱有什么偏见,而是因为我见识到了英国人对自己同胞的偏见。对于第二次巫师大战,您所知的必然比我详细,自然也知道伏地魔来自于斯莱特林学院,于是时至今日,还有许多针对斯莱特林学院的偏见——我曾亲眼见到一名斯莱特林的低年级学生当众遭受格兰芬多高年级生的欺凌,他被变成一只鼹鼠当球踢,在我通知院长赶来后才得以制止。


我们的院长年纪轻轻,不过三十来岁;我却在她制止那场欺凌后看到难以掩饰的皱纹和疲倦。身为利伯塔斯院长,她平日告诫我们最多的就是尊重与友爱,可自己任教的学校里却发生着这样的事情——我能够想象、也能够理解她那种刻骨的无力感。


这件事也是我对霍格沃茨校史燃起兴趣的原因。我访问了宾斯教授(你无法想象霍格沃茨居然任用幽灵授课!),他在详尽地回答我的提问后告诉我,如今的霍格沃茨已是比往日好了太多——变化大都体现在不明显却潜移默化的地方:学院杯制度改革为模范生表彰制度,削弱不同学院之间的竞争心;魁地奇院赛彻底被俱乐部赛制代替,同样是削弱竞争因素;选课方式向伊法魔尼看齐,不再是学院与学院间拼课,而是改为个人即选即走的制度;最细微的是,礼堂里的餐桌原本是四条学院长桌,却在利伯塔斯学院建立之后改为了无数的圆形餐桌……


即便如此做了,学院之间的偏见也依旧存在,可想而知曾经的歧视该是何等严重。也因为这个原因,来自斯莱特林的利伯塔斯学生格外地多。


宾斯教授在最后结束我与他的谈话之时表示,我若是有兴趣,这会是一个很好的期末论文议题。我告诉他我已打算着手准备,而宾斯教授随后便推荐了另一个访问对象给我:利伯塔斯学院院长,时任一年级飞行课教授的小糸侑。


小糸教授是一位日裔英国人,在随信附上的合照里,她站在第一排中央(那名有着及肩橘色长发的女巫)。她待人十分温和可亲,但我仍对此次采访感到紧张,只因我听说小糸教授便是霍格沃茨近年一系列改革的背后推手之一。


当我结束采访后,将会整理另一份手稿给您,万望您能过目。



您真诚的,

矢野 森






※ ※ ※





随着一声轻轻的“砰”响,新一期魁地奇俱乐部赛的名单出现在了小糸侑的桌上。她停下饱蘸蓝黑色墨水的羽毛笔,转而伸手去拿那卷羊皮纸,打开扫了一眼,然后在下方盖上了自己的印章。


羊皮纸被放进一旁的盒子里,再度消失了。小糸侑扶着额头,以指节轻敲着桌面,细细思索起手上文书的遣词造句来;那扰人的“砰”声却又一次响起了。


她缓缓地将笔放下,抬起头,诧异地看见一捧盛放的红玫瑰正端放在用以传送的方盒里。


侑还没有所动作,敲门声就紧跟其后地响起了。反应过来后,她无奈地一笑,将那捧花拿起,亲自走到门口开了门。不出她所料,一名黑发女巫正端端正正地站在眼前,黑袍上象征魔法部的银色徽章闪闪发亮。


“敢问在下所犯何罪,竟然让法律执行司副司长大驾光临?”橘发女人调侃地向后退了两步,好让对方能够进门;后者则顺手非常地带上门,柔媚地开口道:“偷心,你说重不重,嗯?”


“我可是什么也没做,”侑故作无辜,“这束花自己冒出来的。”


“哎呀,”副司长极亲近地揽住女人的腰,“那你是说我自己投怀送抱啰?”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侑笑着推开她,将玫瑰花塞回她手里,“说了很多次不要送花了,都不知道怎么处理。”


七海灯子状似可怜地攥着花,跟在她后头:“这不是想给你办公室添点颜色吗?你不喜欢,我丢了就是。”


“哎,别——”侑顿时转身,见黑发女人笑得狡黠,便知道自己中计了,不禁摇了摇头:“好了,说正事吧,你怎么突然过来了?”


“没什么事,”七海抽出柳木魔杖,将那束花送回了两人的家里,“就是开了校董会,顺道过来看看你。”


“你们今天开校董会了?”侑有些意外,“说的什么?”


“老样子,”七海耸了耸肩,“顽固派又在找利伯塔斯的茬,指摘你们上次不该鼓励学生参加同性婚姻法案公投的游行。”


“那都多久的事了,他们怎么还惦记着,”侑有些哭笑不得,“那可是纯粹的学生运动,我什么都没做。”


“你说利伯塔斯全员参与游行的时候,我是非常惊讶的,”七海在侑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据我所知,也有不少纯血家族的学生在利伯塔斯。该说是环境改变人呢,还是别的什么呢……”


说到一半,她话锋一转,笑眯眯地问道:“明晚有空么,小糸教授?”


“怎么了?”侑抬眼看她。


“当然是去约会了,”七海不满地跺了跺脚,“你不会忘了吧,明天可是情人节——”


“——兼我们结婚十三周年的纪念日,”侑笑着卷起羊皮纸,在女人额上落下一吻,“我不会忘记的。连你这个大忙人都能请出假来,我自然要奉陪。”


七海受用地眯起眼,扯着女人的袍领将她拉下来:“不够……”


“您饶了我吧,这里可是办公——”


话到一半就被封了嘴。小糸侑起先还挣扎了几下,然后便也随她去了;这女人有多难缠,她可是最有发言权。


唇舌交战至酣处,七海情不自禁地去解侑的袍领。侑吓了一跳,当即弹跳起来,狼狈地喘道:“等、等一下——”


敲门声恰到好处地响起,让七海的动作一滞:“谁?”


“大概是矢野君来了,”侑抹了把嘴,整了整领子,面上潮红褪去不少,“他有一个采访的作业要做,我跟他约了五点——刚刚想跟你说的来着,结果你就接二连三地……”


她凝视着那双略带水汽的海蓝色眸子,话音不禁渐渐弱了下去。七海可怜巴巴地圈着她的腰:“我们都三天没见了……”


“……不是现在,”侑狠下心,从她身上起来,“你也整理一下,我去开门。”


矢野森丝毫不知他打扰了怎样的一场缠绵。得到自家院长的许可后,他兴致勃勃地迈进门,然后视线就被翘着腿坐在沙发上的黑发女巫吸引:“教授?我不知道您有访客……”


“没关系,这是我的妻子,”侑扬起嘴角,“她刚开完校董会,顺道过来看看我。”


“哦、哦……”男孩瞪直了眼,“您、您好……”


“你好,”七海与他握了握手,“我是魔法法律执行司副司长,七海灯子。”


矢野森的眼睛瞪得更大了:“非、非常荣幸!”


注意到他的手开始微微颤抖,七海笑了一笑,回身道:“侑,我先走了,不打扰你们说话。”


谁料小糸侑却给出了一个意料之外的回答:“没关系,矢野君要采访的东西,兴许你也会有兴趣呢。”





※ ※ ※





亲爱的巴特勒教授:


……我对小糸教授的采访十分顺利地结束了。令我又惊又喜的是,我不仅采访到了小糸教授,还见到了她的妻子,时任英国魔法部法律执行司副司长的七海灯子女士。


据我所知,七海女士同时也是霍格沃茨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校董之一。从她们的言谈中不难发现,霍格沃茨这十数年的巨变中潜藏着一个浪漫的爱情故事。我无缘得见这场爱情故事的始末,却有幸窥见了她们回忆的冰山一角——那场举行在冰岛密林深处的小型婚礼……





※ ※ ※





2018年2月14日,冰岛。


一辆装潢精美的马车从天而降,在斯库拉松公馆的门口停稳。年迈的管家毕恭毕敬地拉开车门,扶着希斯汀·卢瑟福德下了车。


“那女人在哪里?”还没站好,金发女巫就咄咄逼人地问道。


“两位新娘正在梳妆打扮,”老管家鞠了一躬,“客人想在馆内稍事歇息,还是直接前往婚礼会场?”


“直接去会场吧,麻烦您领路了。”希斯汀从鼻子里喷了口气,心头有一种说不上失望还是恼怒的感觉——分明是这女人给她递的请柬,却不亲自来迎接——七海灯子哪里将她这个主家的继承人放在眼里?


想到继承人之位,几年前与七海的那场闹剧又浮现在脑海。希斯汀·卢瑟福德不禁更加用力地踩着地毯,仿佛恨不得让每个人都知道她来得有多不情不愿一样。


——这种不情愿却莫名地在七海将捧花扔向她的时候融化了。


她望着那对笑靥如花的新人,身体情不自禁地动了起来;拿着捧花的手变得好似不是自己的了,而那花团也散发着沁人心脾的清香——在她反应过来之前,她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个笑容。


笑容一出,再想收回就难了。她不得不硬着头皮与七海灯子握手言和,然后打消了自己原本“大闹婚礼”的想法。


“我还是不喜欢你,”希斯汀被花香迷得眯起眼,“但是祝你们百年好合。”


“谢谢。”七海灯子笑得欢畅,另一只手揽着妻子的腰。


谢绝马人司仪弗罗泽的占卜邀请,希斯汀·卢瑟福德带着捧花踏上了归途。七海灯子和小糸侑送了她一程,她望着两人由始至终相握的手,心里有一处忽然也热了起来。


——真好啊。


她想。


大概每一个看到她们的人都会这么想吧。


——这两个人在一起,一定怎样的困难都能跨越。


倚靠在车窗旁,希斯汀·卢瑟福德闭上了眼。





——全文完——




## 后记·情书


亲爱的侑,


我用二十六万字,写了一封情书。


送不出去也送不到,因为你不存在于这个世上。


尽管如此,我还是不后悔我花费的时间和精力,因为这是我唯一可以与你相处的时光,也是我可以到达的离你最近的地方。


愿她和我一样爱你。

愿她伴你幸福安康。


雾山

2019年1月18日


历时22个月,《獾与蛇》终于落下了帷幕。
衷心感谢每一位陪伴过它的朋友,没有您就不会有今天的《獾蛇》!
说两个大家接下来可能会关心的问题:
1. 《獾与蛇》会出实体书,这一点是肯定的。我会在适当的时候于个人新浪微博(@finalarrow)上发布相关消息。
2. 《獾与蛇》不会再有续作,但是我会继续写不一样的灯侑。新文已经在准备当中,我会在写作进行到一定程度后再连载,推荐有兴趣的朋友关注个人lofter(@雾山)或者新浪微博(@finalarrow)。
再次感谢您的阅读和陪伴!(鞠躬)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Gullover
Gullover 在 2021/10/24 14:38 发表

感谢大大,有幸能看到这么优秀的文章

远行客
远行客 在 2021/09/12 23:05 发表

感谢太太!

恦梦啊
恦梦啊 在 2021/08/13 23:43 发表

写的很棒,雾山大大,按照时间来算,今年才是她们结婚的第三年啊,祝雾山大大接下来的作品更加精彩,再会

我不要是
我不要是 在 2021/08/05 14:08 发表

呜呜呜呜,作者写的太好了,灯侑这一对,我磕的死死的,求婚那一章激动的流泪,呜呜呜

ManTaikoo
ManTaikoo 在 2021/08/02 08:58 发表

好耶,写的好棒

Lag01
Lag01 在 2021/05/04 13:03 发表

作者寫的好棒啊,尤其是後記

啃西瓜的幽灵
啃西瓜的幽灵 在 2021/05/03 12:10 发表

完结撒花!
呜呜呜来晚了!感谢老师给我们带来如此精彩的作品

一只小泽泽啊
一只小泽泽啊 在 2020/08/15 19:10 发表

完结撒花⊙ω⊙,加油作者大大●━●

言念君子温其如玉
言念君子温其如玉 在 2020/08/08 13:02 发表

二十六万字情书,我以为看完大大各种骚操作之后,一篇后记没有能够震撼我的地方了。
可是
可是
啊啊啊啊啊啊啊太太是天,是圆环之理,是焰魔!

满足小区27
满足小区27 在 2020/08/06 16:43 发表

啊啊啊来得太晚了!写得太好了啊!感谢大大写出了这么浪漫美好的情书!灯侑一定会幸福的!

阿木阿木怪
阿木阿木怪 在 2020/05/12 15:09 发表

呜呜呜呜~来得太晚了啊!

苏浅语
苏浅语 在 2019/11/10 20:12 发表

呜呜,写得太好了!!!剧情通顺流畅,逻辑严密合理,情感水到渠成。现在才看到这篇文真是相见恨晚的感觉。期待大大更多好文!

望月竹合
望月竹合 在 2019/09/02 12:07 发表

标题:灯侑赛高

又一次看到最后一段,二十六万字的情书,看得让我想哭。一定会一直一直好下去的。

大熊貓
大熊貓 在 2019/05/10 16:13 发表

這是一封包涵真摯情感的美麗情書 也是我看過最長的情書(笑),喜歡。

LoyaZero
LoyaZero 在 2019/02/27 18:00 发表

谢谢雾山大大写出这么美好的情书!辛苦了!大大之后的作品我会一直关注的!

长风离万里
长风离万里 在 2019/02/16 00:08 发表

灯侑一定会幸福安康的!!!!!

居酒屋的嘤嘤怪
居酒屋的嘤嘤怪 在 2019/02/15 16:29 发表

好看!!!
支持!!!
下一篇加油!!!

|・ω・`)
|・ω・`) 在 2019/02/08 09:12 发表

哇 真的发现了宝藏! 一口气看下来心里面暖暖的 感谢作者写出来这么精彩的文

不知更鸟
不知更鸟 在 2019/01/22 22:12 发表

标题:感谢大大

大大完美的运用了HP的世界观,并在此基础上做了浑然天成的私设,仿佛拓宽了HP世界观本身一样。体会到了作者对于这两部作品深切的爱与尊重。至于情书,看到第二段真的有种泪目的感觉。对于混久二次的我来说这应该是我一直明白但从愿不明说真实。
最后感谢大大带来的文字享受。期待新作。
我永远都爱终将!!!

伊森S
伊森S 在 2019/01/21 18:11 发表

标题:完结撒花

九燕同学完全说到我心里去了!!现在能让人安安静静好好读完一本的书不多了,而本书正是如此难得的一部佳作。多余的话也不说了,总之,能看到这样的“情书”不胜感激与欣喜。
ps:期待雾山大大的新作(星星眼)

显示第1-20篇,共22篇
  • 1
  • 2
  • 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