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1

作者:吃沙拉
更新时间:2019-01-17 23:08
点击:156
章节字数:460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早上10点,凛依旧睡在床上,这并不多见,屋内没有人在走动,房间的空调虽然关了但窗户还是紧闭不透风的,只有门稍微开着缝,楼下的花店也没有开门营业,家里人去外地取花去了,整栋房子非常安静,凛换了个姿势,卧在床上,抓着枕头,看着窗外,虽然是早上,但天色却渐渐变暗起来,乌云密布,犹如她现在的心情一样,好像被什么笼罩着似的。一道闪电掠过天空,眼看快要下雨了,凛想起了阳台上还没来收回来的衣服,缓缓地起了身,走出房间。


阳台上,风渐渐大了起来,眼看着已经是暴风雨来临之前,晾衣绳上挂着的衣服已经被吹得靠在了一起,凛还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慢慢一件一件地将衣服收到房间里。


卯月的那句话,应该如何去理解呢?是自己多虑了?其实卯月只是站在朋友的立场上,安慰着自己,还是说,自己真的有希望可以跟卯月在一起吗?不只是朋友关系,而是更一步的关系,自己心中最最奢望的那种关系,不过,这多半也只是自己的幻想罢了。


凛走下了一楼花店,拉起卷闸门,推开了花店前门,她并没有开店意思,只是顺着自己的意识,做了这个动作罢了。大门打开不久,大雨便滂沱直下,雨点打在马路上,雨棚上,石墩上,发出各种响声,伴随着这些响声,很快,道路便被雨水充满,成了湍急的溪流,凛站到了门外,听着大雨落在头顶雨棚上哒哒的声响,任由风吹洒进的雨滴挥落在自己脸上,风斜吹着,凛一侧的头发湿了许多,粘在脸上,水在慢慢往下滴着,浸湿着短袖,濡润着肌肤,冷到了心里。


“凛。”


自己到底有多想着卯月,就连这种大雨的时候,她的声音也会传到自己身边。


“凛,你在外面干嘛?”


这应该又是另外一个梦吧,不过这雨水倒是挺真实的,真可谓冷彻心头了。


“凛,我可以进去避下雨吗?”


凛感觉有人扯着自己的衣角,于是看了过去,身上湿透了的栗色头发的女生,头发,衣服,鞋子,全是湿的,这是真的,梦里没有过的,自己没见过的。


“啊,真的太好了,幸好凛的家里离得近,不然我都不知道这些东西会被淋成什么样子。”


卯月手里提着一袋食材,应该是买回家中午要料理的。


“我去把浴室热水开起来先,你先把湿衣服换下来吧,别感冒了。”


“嗯,谢谢。”


过廊跟楼梯都被弄湿了,可现在完全没时间理这些,凛跑进了二楼的淋浴室,开启了热水,卯月脱去了身上的湿衣服,走了进去。


“我们家的浴缸水温加热可能有些慢,你先淋一下吧,我去给你拿衣服。”


“谢谢你,凛。”


这是从广岛回来后的第三天,大雨让两人不期而遇,卯月本来是想出门买中午做菜的食材的,但是没有想到会突然天降大雨,没有备伞的她奔跑过人行道,一路上商店的房檐都不足以躲避这夹着大风的雨水,还好去的超市离凛的家里并不是很远,便跑了过来。


“真是不好意思,连衣服都要借你的。”


“没事的。”凛将自己的衣服递进去后,背对着浴室推拉门说道。


“衣服还合适吗?”


“嗯,还可以。”


卯月穿着凛平时在家里穿的一套蓝色T恤走出了浴室,凛将吹风机递给了她。


“那些食材我先放到我家冰箱里了,等下我再找个袋子帮你装好吧。”


雨越下越大,丝毫没有停歇,卯月往家里打了电话,告诉妈妈自己已经在凛家里避雨了。


“凛,你家里人今天都不在家吗?”


“他们去外地取新到的花去了。”


“难怪家里这么静悄悄的。”


卯月放下手机,坐到了沙发上。凛从厨房里端来了热茶。


“来,喝点暖暖身子先吧。”


“谢谢啦。”


客厅里,灯没有亮着,电视机也没开,窗外还在下着雨,依旧阴沉沉的,房子里显得非常得昏暗,卯月端起马克杯,小口小口地喝着,杯中腾起的热气在她的额前慢慢地打着转,随后消失不见,刚刚泡好的红茶的清香,也随着薄唇与杯口的接触被顺入了喉中,一阵暖流温暖过全身,卯月的脸上又恢复了平日的红润。凛坐在卯月身旁,安静地看着,直到卯月将杯子放回了桌上。


“啊,忘了开灯了都,我去开一下。”


“不用,这样就好。”卯月平静地说道“像现在这样,总觉得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我们以前在社内的时候,下雨时也是这样坐着,这种感觉挺好的。”


“恩。”

卯月再次拿起杯子,喝了几口。


“凛,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会不会有些寂寞呀。”


“还好,有时候会,不过其实我觉得偶尔像这样有完全属于自己的时间也是好事吧。”


“自己一个人的时候,都喜欢做些什么呀?”


“恩,读书,或者看看电影什么的。”


“恩?感觉还挺好。”


“卯月呢?”


“我吗?我的话,其实我不是很喜欢一个人吧,身边有个人会感觉好点,如果变成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应该会觉得有点无聊吧,爸爸妈妈就我一个女儿,虽然爸爸平时上班很忙,但妈妈的工作离家里很近,平时回到家里妈妈基本都会比我早回到,就剩我一个人在家的情况还是很少的。”


“噢,原来这样。”


话音落下,两人没有更多的话语,静静地坐着。墙上的挂钟,指针走动着,咔嚓咔嚓,窗外的房檐,雨滴打在上面,滴滴哒哒,昏暗的房间里,电视机屏幕映出两人的身影,卯月好像在抬头打量着头顶上的吊灯,凛侧着脸看着卯月,卯月的视线回到了前方,凛的视线又躲向了窗外。


不知不觉,墙上挂钟的时间已经是11点20分了。


“啊,都这个时间了,真是不好意思打扰你这么久。”


“啊,没事,这雨不是也还没停嘛。”


“这可怎么办,这么大雨就算撑伞也是难免会弄湿呀。”


“没事,继续在这里等等就好。”


“不过已经差不多是要准备做饭的时间了吧现在。”


“没事,反正我自己一个人,随便做点吃,很快就好的。”


“这可不行。”卯月站了起来。“吃饭怎么可以随便呢?”


“可也只有我一个人吃呀,做太复杂的话反而不太合适吧。”


“那你吃什么平时一个人在家。”


“家里还有点面,随便煮个面?或者叫个外卖就好,便利店也不远,撑伞也最多就是湿鞋子的距离。”


“不行,这怎么行,这样吃很没营养的。”


“不过,也就我一个人,太麻烦的……。”


“不行,要不这样,今天我就在你家做饭好了。”


“诶?”


卯月走进了厨房,拿出了自己刚才买的食材。


“借用你们家厨房一下咯。”


“可是这些都是你刚才买的吧,吃了这些,你家里怎么办?”


“没事的,我们家里冰箱还有很多,我等下再打电话跟妈妈说就好。”


卯月的爸爸最近出差海外,所以卯月买的菜也刚好是两个人的量,土豆,红萝卜,洋葱,茄子,超市的生鸡腿,小袋的蘑菇,摊开看上去比巴掌要大一些的牛肉块,还有西兰花,按照材料来看,应该是要煮咖喱和奶油炖菜,茄子的话可能也是炖茄块之类的,哪样都是非常常见的家常菜。


“凛,冰箱里的鸡蛋也拿几个来做菜喔,可以吗?”


“恩,没事。”


“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吗?”


“恩……,要不你帮我把蔬菜这些都洗了吧,其它的我来就好。”


卯月系上围裙,将发带取下,再将马尾扎正,洗过手,把鸡腿取出,非常熟练地将肉的部分剔离,在上面扎了些许的小洞,撒上胡椒粉,放到了碟子里腌制,然后转到了另一边,把土豆去皮,切好西兰花跟蘑菇,一起放到锅里翻炒了一阵子,最后搁在一边稍微放凉一会。


“还有其他什么要帮忙的吗?”


“没事了,凛你在外面等着就好。”


“可是……。”


卯月推着凛走出了厨房,又继续回到了厨台前忙碌起来。


时间慢慢接近正午,屋外的雨还在下着,凛去打开了客厅和餐厅的灯,准备好餐具,坐在饭桌前,看着卯月做饭的样子。刚才准备好的食材已经被放到了小汤煲里,中火炖着,卯月现在正在准备煮咖喱的用料,鸡蛋依旧在旁边放着,暂时还不知道是要拿来做什么菜的,电饭煲的指示灯转向了保温一侧,从顶端排气孔窜出的蒸汽好像把厨房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白雾一样,卯月用小碟子称了一点锅里的汤汁,试了试,好像很满意地笑了笑,随后,将咖喱的用料放到锅里开始翻炒,胡萝卜,土豆,洋葱和牛肉翻炒在一起的香味不住地往外飘了出来。


“搞定啦。”


饭菜被陆续端了出来。


“快快尝尝,看看我做的味道如何。”


凛将筷子伸向了奶油炖菜,浓稠的汤汁,煮透的食材漂浮在上面,刚才只是洗净切碎,看起来生冷青翠的蔬菜,现在已经看起来非常柔软可口了,她夹起一块蘑菇,放入了嘴里。


“好吃。”


凛由衷地赞美到。


“那就好,那就好,我怕不合适你口味呢。”


凛又尝了一口煎蛋卷,咸度适中,一样是那么的美味,自己对面前的咖喱饭更是欲罢不能,卯月在家应该是时常帮妈妈做菜的,虽然只是简简单单几样家常,但经过她的精心烹饪,就是一道难忘的美味。吃过一些之后,凛往碗里添了一点饭,再舀过来半汤羹的咖喱汁浇在上面,端起碗来,一边用筷子往嘴里送着,一边看着坐在对面的卯月,她夹了一块胡萝卜,放在饭面上蘸了蘸,然后将它们一起搬进了口中,细细咀嚼时的样子,让凛想起了前几天卯月那件浴衣上的图案,真的可爱得就像只小动物一样。


厨房里的抽风机慢慢转着,窗外的雨声掩过了它微弱的响声,饭桌上偶尔的三言两语,两人的筷子在各式菜品间来回作动着,时而落在餐具上方,犹豫着下一口的选择,时而相中同一样食物,互相客气推让后再次朝它一同下筷,平静,温馨,简单的一切,无不让餐桌前的两人悠然享受着,只是黑色长发的她,不禁内心感叹着这只是暂时,如果这能一直下去会多好,只有两个人,每一天都这样过着,这不是出于孤独而生出的奢求,而是对于美好的憧憬,因为这幅画面,在她的心里每一处都闪耀着与以往不同的光芒,好似只要窗外大雨不停,这一切就已经成为了永远一样。


只是,雨终究还是会停的。


“走啦,凛,今天真的谢谢你了,你要是不在家我今天可就惨了。”


“恩,谢谢你的料理才对。”


“这没什么的,有时间随时都可以过来做给你吃,或者你过来也行噢,那样会更加热闹的。”


“恩。”


“那先这样了,我的衣服我明天再过来拿就好。”


“恩,拜拜。”


“明天见。”


卯月走了,凛驻足店前,看着她的身影慢慢消失在缓慢行驶过的车流之中。


那时就那样放弃真的好吗?没有开始便放弃真的好吗?说实在,自己心里没有答案。


翌日,与昨天刚好相反,是个大好的晴天,太阳火辣得刺眼,早上晒了没多长时间,晾衣架上的衣服就都干了,凛将卯月的衣服收起捧在手中,素色的衬衫没有一丝的污渍,漂亮的百褶裙上还残留着太阳晒过后的香味,她将衣服折好装进了纸袋里,出了门。去卯月家里还是第一次,之前两人都是在以外的场合见面居多,事务所也好,一同回家的路上也好,净是那些熟悉的地方。路过两个十字路口,穿过一座人行天桥,慢慢从繁华街走到了一片宁静的街区,这里的房子基本都是独栋建筑,没有高耸的公寓,也没有凛自家附近那些楼下商店楼上住人的风格,所到之处,家家户户都配有一个房前庭院,种满花花草草,街道虽然不宽,但两辆汽车并排通过的空间还是有的,对着手机上卯月发过来的路线指示,凛在一幢门牌上刻着岛村字样的房子前停了下来,房子的砖墙一层是棕色,二层以上则被刷成了米白色,二楼靠近角落那个开了两边窗户的房间便是卯月的,窗帘没有帘上,窗台上放满了各种玩偶,很容易辨认。


凛按下了门铃。


其实还是有些后悔了,应该买点点心之类的来拜访,那样跟卯月在一起的时间又可以多一些了,又可以多看一会她吃东西时的样子,看一会她可爱的笑脸,居家时的样子,应该很不一样吧,不过提前知道有客人要过来的话,应该也是平时的打扮吧,不过回头再想想,话题什么的,充其量也只能多留一会而已,又不能一直都在身边,哎。


卯月走出来开了门。


“啊,不好意思久等了,刚在换衣服。”


“没事。”凛将装着卯月衣服的袋子递给了她。“这是你昨天换洗的衣服,我晾干了才拿过来的。”


“谢谢。”


“那我先走了。”


“不进来坐坐吗?”


“不了,我还有事。”


有事自然是个借口,自己只是不想经历那种短暂相聚又要分开的感受罢了。


“凛,你等等,一会就好。”


卯月跑回了家里,再次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本旅游杂志,她打开了被她卷起的那一页,放到了凛的面前。


“要不要一起去这里啊。”


“诶?”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