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修訂版

作者:海馬
更新时间:2019-01-17 13:22
点击:249
章节字数:577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移開最後一根堵在小木屋門前的樹幹,Yang吁一口氣,彎腰拿起放在一旁的背包,走上前掌心施力推開老舊的木門。


生銹的鉸鏈發出尖銳刺耳的聲響,木屋唯一一扇窗戶的玻璃經已破掉,但小小的破窗似乎不足以好好發揮透氣的功用,屋內湧出一股久無人煙的地方獨有的霉味。


"嗚哇……"蹙眉擺了擺手,Yang以毫無意義的動作作勢驅散撲面而來的霉味,發出一聲怪叫抱怨道︰"真噁心。"


默默跟在Yang身後走進小木屋裡,Blake順手帶上木門,把呼嘯不斷的風雪阻隔在外。


關上的門扉讓在朦朧天色中的小木屋顯得格外昏暗,人類的雙眼不如Faunus般具有夜視能力,尚未適應昏暗環境的眼睛無法看清Blake臉上的表情,但Yang猜想這股氣味大概會讓她不太好受。


Faunus的嗅覺不知比人類靈敏多少倍,這股連身為人類的自己也覺得噁心的霉味,對Blake來說大概只能以「難以忍受」來形容。


這麼想著,Yang朝繞過自己走到木屋裡側的Blake問道︰"我們該先暫時把門開著嗎?這氣味讓你不太好受吧?"


"沒事,我曾經待在比這更惡劣的環境。"脫下背包,把它靠著牆放好,Blake接著說︰”而且與打開門讓外面的暴風雪闖進來相比?這點氣味好多了。”


知道她說的「曾經待在更惡劣的環境」是指在White Fang裡經歷過的事,也知道她不喜歡說起那些事,Yang噤聲不語,跟著Blake往木屋深處走。


把附在身上的積雪拍落到地上,Yang以逐漸適應的雙眼環視四周,最終指向角落的餐桌轉移話題:"Hey、你想這裡的主人會介意我們用他的飯桌當燃料嗎?"


"我想他比較介意你把整間木屋當作燃料。你有打算先在地板上墊些什麼再生火嗎?"


"Riiiiight─來看看他有什麼能用的好了。"把提在手上的背包隨手一丟,Yang快步走到餐桌不遠處的矮櫃前,沉重的背包落地時發出一聲悶響。


"提醒我以後出任務時別把會碎的東西交給你保管。"


"Oops,my bad"Blake挑著眉看向嘴上在道歉,但說話的語氣卻讓人感覺不到半分歉意的Yang,後者在矮櫃前蹲下身子,拉開櫃門後把上半身探進櫃裡,說話的聲音在半封閉的空間裡產生了不甚明顯的回音。"但我以為出任務的時候本來就不該帶會碎的東西?"


"那也許你該提醒我回宿舍後把所有會碎的東西都移離你。"勾起嘴角,Blake搖搖頭,走上前撿起Yang的背包,把它與自己的背包並排放好,接著走到Yang身後。”有找到甚麼嗎?”


"Aha!找到了!”發出一聲歡呼,Yang隨手把幾隻在翻找期間掉到外面的的木碗塞回櫃裡,然後拿著一個鐵鍋站了起來,把鐵鍋遞給Blake說︰"你先把這個拿過去那邊放著,我來準備我們需要的燃料。"


"Okay”接過鐵鍋,Blake提醒正在甩動雙手作熱身準備的Yang道︰"記得別用Ember Celica,除非你希望我們回到暴風雪中。"


愣了一下,Yang看著Blake笑說:"C’mon Blakey,你該不會以為我真的那麼笨吧?”


沒有回話,Blake只是回以一抹淺笑,然後轉身拿著鐵鍋走到木屋中央。


"Hey!你該不會真的那麼認為吧!”


"你再不動手就換我來囉。"把鐵鍋放到地上,Blake從背後拔出Gambol Shroud,右手輕輕一甩,把折疊的刀身展開。


"Fine,但你欠我一個解釋喔。"聳聳肩,Yang站到餐桌前,左腳踏前,壓低身子把重心往下移,擺出攻擊的架勢,瞄準餐桌的中心點用力揮出右拳。


黑色的加厚皮手套與木製桌面相觸,發出沉重的撞擊聲。一道蛛網狀裂紋自桌子中央往外延伸,桌子隨即倒塌,伴隨著一聲巨響碎裂成大小不一的木塊。


滿意地看著自己的傑作,Yang彎腰撿起幾片較小的木塊,雙手握住木塊兩端、用力一掰,把木塊掰成更幼細的木條。把木條拋向已做好準備、拿著切換至火槍模式並已裝上火屬性Dust彈匣的Gambol Shroud站在鐵鍋旁的Blake,Yang牽起嘴角勾出一抹自信的微笑。


接住散落的木條的動作顯然比平日遲緩,幾根沒被接住的木條掉落到地上。眼角捕捉到Yang狐疑的視線,Blake裝作沒注意到,若無其事地別過臉把木條放進鐵鍋裡,壘放成易於點燃的狀態,接著把Gambol Shroud伸進鍋裡,槍口貼在木條交會的位置上、拉下扳機。


槍聲響起,火花四濺,火苗自木條的交會點蔓延,火舌朝四方八面伸展。轉眼之間鐵鍋裡的木條已被全數點燃。把Gambol Shroud收回背上,Blake往後退開一步,看著已來到自己身邊的Yang把幾塊大木塊丟進鐵鍋裡,讓火堆保持燃燒的狀態。


拍掉黏附在掌心的木屑,Yang盤腿坐在正燒得旺盛的火堆旁,從衣袋裡摸出scroll,看了一眼後誇張地往後倒下躺到地上。"Nope,還是沒信號。"


"你想她們會發現我們被困在這裡嗎?"跟著Yang在火堆旁坐下,Blake搓著冷得發僵的雙手問道。


兩天前,Atlas和Vacuo的外郊地區同時接獲由路過的商用運輸機提供的出現新型Grimm的情報。由於發現的地點正好與Vale相連,以便於整合情報為由,經過三國獵人訓練學校校長的商量後,最終決定由Beacon派出學生前往發現地點進行偵察,其餘兩國則在偵察部隊需要時提供協助。


被交派了這個任務的Team RWBY按Goodwitch的指示分為兩小隊,分頭前往接獲Grimm情報的兩個地點進行為期兩天的偵察任務。


按理來說,本該由來自Atlas並熟悉該區的Weiss負責前往Atlas外郊,但在商討任務安排時看出仍在與父親冷戰中的Weiss顯然並不願被他知道自己無法靠一己之力解決問題,偏偏這次的任務或許需要向Atlas方面尋求幫助,Blake於是提出由她和Yang的小隊前往Atlas外郊。


沒想到體貼隊友的舉動換來的卻是被困在暴風雪中孤立無援。


來到情報中新型Grimm出沒的地點,卻只看到一片荒蕪、了無生氣的雪地,不見半絲Grimm曾在此處出現的痕跡。話雖如此,但總不能就此斷言這裡沒有新型Grimm,二人於是決定在附近展開搜索。


不巧的是,在搜索期間卻遇上突如其來的暴風雪。scroll的信號失靈,讓她們無法與身在Vacuo的隊友取得聯絡,亦無法向Atlas尋求支援。


在舉步維艱的雪地上走了數小時後,二人終於在只剩殘枝的樹林深處找到這間看似已被荒廢多年的小木屋。


不知是由於偶爾出現在這個地區的暴風雪的吹襲或是曾經遭受Grimm的襲擊,木屋門前堆放著倒塌的大樹的殘枝。


不希望好不容易才找到的避難所被擊毀塌樹的攻擊波及,Yang脫下背包、捲起衣袖,展開推移樹木殘枝的工作。


透過破窗看著這場沒有絲毫停止跡象的暴風雪,Blake環抱住撐起的雙腳,試圖藉此為凍僵的身體提供一絲溫暖,腦海裡不禁閃過當初是否不該提出與Weiss交換任務地點的想法。


"難說喔。也許Goodwitch一直在監視我們的scroll?那她大概已經發現我們失去了信號,並且正在附近搜索我們了。"


聽著Yang隨口亂說的可能性,Blake發出一聲輕笑。"你真的認為Goodwitch有在監視我們的scroll嗎?"


"Nope"翻身轉向Blake,手托著頭,Yang咧嘴一笑說:"但即使她沒有在監視我們,而且雪一直沒停,要是明天沒有接到我們的定期聯絡,甚至兩天後也沒有看到本該已結束任務的我們出現在Beacon,Ruby應該會知道我們遇到了麻煩。而即使她不知道,Weiss也會知道的。"


"說的也是。"


"對吧?所以說、最壞的情況也不過是接下來的兩天我們都被困在這裡而已。"像是在思忖自己剛才說的話,Yang頓了一下後笑著說:”而這聽起來其實不太壞。"


沒有回話,Blake只是回了Yang一抹疲憊的淺笑。


"Hey Blake?沒事吧?你看起來不太好。"


"我沒事。"搖了搖頭,Blake伸手拉緊了身上的外套。”剛才一直在清理外面的塌樹,你也累了。你先休息吧,我來值第一班。”


盯著Blake的臉看了半晌,Yang收起輕浮的笑容,站了起來。"You know what,讓我來值第一班好了。"


"但─"


"討論結束。"打斷Blake的話,Yang轉向她露出柔和的神情說︰"我知道你沒事,但讓我來值第一班,好嗎?兩小時後我會叫醒你的。"


聽出了Yang透露在字裡行間的強硬態度,Blake嘆了一口氣,作出讓步說︰"好吧,但兩小時後換你休息。說好了?"


"說好了。"




醒來時,身體明顯比睡前暖和多了。


想著這場暴風雪也許來得快也去得快,Blake從內側拉開睡袋的拉鍊,伸出雙手後用雙手撐起上半身,打算轉向破窗的方向看看窗外的情況。


駝色的長袖大衣和一個不屬於她的睡袋順著她的動作自她身上滑落,掉到了她身旁。


"醒了?"


撿起滑落到身側的駝色大衣,Blake眨了眨因剛睡醒而乾澀的雙眼,順著Yang的聲音看過去。


身上穿著那件有點穿舊了的駝色短袖外套,Yang坐在正燃燒得旺盛的火堆旁,看到Blake醒來後便伸手取下用樹枝懸掛在火堆上方的水壺。


"你不介意我翻你的背包吧?因為你不怎麼喜歡喝熱可可,所以我在你包裡拿了你帶來的茶葉。"把壺裡的熱水倒進放了茶葉的杯裡,Yang站起來,拿著杯子走到Blake身旁,然後蹲下去把杯子遞給她。"感覺好點了嗎?”


"謝謝。"單手接過杯子,另一手把大衣交給Yang後說︰"你不冷嗎?"


"Oh我很好,別擔心。"接過大衣、穿上,Yang一臉滿不在乎地答道。


"Ahem”應了一聲,朝Yang投以懷疑的目光,在對方不自在地別過臉後低下頭抿了一口杯裡的熱茶。


過濃的苦澀味在舌尖上擴散,在升上二年級時決定展露於人前的黑貓耳朵在髮頂顫動了一下,偷偷瞄了顯然不熟悉泡茶方法的搭檔一眼,Blake把杯子放到一旁,暗想待會要趁著她沒注意到的時候重新泡一杯茶。


從衣袋裡取出自己的scroll,Blake看了一眼scroll顯示的時間,隨即難以置信地瞪大了雙眼。


她記得自己睡前曾經看過scroll,那時候上面顯示的時間是下午三點,而此刻scroll顯示的時間卻是下午一點半。


難道說、自己就這樣睡了一整天嗎?


但比起對從未發生過的長時間睡眠感到震驚,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處理。收起訝異的情緒,Blake蹙起了眉,臉色不悅地看向拿著一杯熱可可坐到自己身旁的Yang問道︰"我以為你說兩小時後會叫醒我?"


"Well…"輕輕聳了聳肩,Yang喝了一口熱可可後答道︰"你也說你沒事。"


"我的確沒事。"


"Yay?"怒意掠過心頭,丁香色的眼眸化為紅色,Yang側過身看著她的搭檔,過大的動作讓杯裡的熱可可灑出了一些,但此刻的她無暇顧及長褲上的那點污跡。"要是你認為睡覺時臉色蒼白,而且一直在發抖也算是沒事的話!"


一臉倔強地抿著唇,Blake不發一語,直直迎上Yang的雙眼。


她自知自己剛才的情況不太好,作為貓的Faunus,她向來不擅長應付寒冬,低溫總會讓她的身體格外疲累、反應遲緩,這種下起了暴風雪的天氣更像是在挑戰她的極限一樣。


但她們的處境已經夠糟了。她也許幫不上忙,可是她至少能夠做到不為Yang多添麻煩、讓她不用多費心神為自己擔心。


眼瞳回復至原來的顏色,Yang懊惱地嘆了口氣。"我知道你在想什麼。"無力地垂下雙肩,Yang擔憂地說︰"但要不是我在看到你發抖後想起Zwei不擅長應付寒冷的天氣,再想到也許貓的Faunus也一樣,誰知道你會發生甚麼事?"


"……抱歉。"


"Hey,我不是要你道歉。只是…我是你的搭檔,你應該告訴我的。"


"我知道。我很抱歉,Yang。"髮頂的雙耳垂下,Blake輕聲答道。"但你也一樣不應該一個人硬撐。"


"我沒…好吧。"本想裝傻否認Blake的指責,視線對上後又放棄掙扎般深深嘆了口氣。"這樣好了,要是你答應以後有甚麼狀況都會跟我說,那我也答應你不會硬撐,而且馬上去休息。怎樣?"


"只要你不會像剛才一樣違反承諾。"勾起嘴角,Blake以把睡袋塞到Yang腿上的動作代替回答。


咧嘴一笑,Yang把已變溫的可可一飲而盡,然後把空杯子放到一旁。


挪動身體縮短與Blake之間的距離,Yang的上臂隔著外套的衣袖貼上Blake的肩膀,然後將睡袋的拉鍊徹底拉開,用攤開的睡袋充當被子蓋到二人身上。


"你要這樣睡嗎?"頭輕輕靠上比自己略矮的那人的腦袋,Yang闔上雙眼,耳邊響起那人帶著笑意的說話聲。


靠在她身上,累積下來的疲倦與睏意如洪水般突然湧至,Yang打了個呵欠,以帶有濃濃睡意的聲音說︰"這樣你比較暖吧?You know I’m hot"


聽著對方說出老掉牙的雙關語,Blake笑著敷衍般應了一聲。


"會重嗎?"


"你說呢?"


"Well…"


微弱的聲音很快便消散於風中,小木屋裡只剩下柴火燃燒的聲響。


感受著身側的那份重量,雙眼盯著搖曳的火焰,Blake用另一隻手拿起那杯已冷掉的濃茶。




敏銳的聽覺隱約捕捉到夾雜在呼嘯風聲中的叫喊聲,讓幾乎因身側那份令人安心的溫暖而睡著的Blake霍然清醒過來。


Blake集中精神,雙耳高高聳立在頭上,企圖把那人類絕對沒法聽到的聲音聽得更清楚。


熟悉的叫喊聲很快如願地再度傳來。


聲音聽起來比剛才更接近,Blake推算著對方與自己的距離,手心不在焉地拍了拍那顆不知何時倒在自己肩上的腦袋。


"Yang,Ruby她們來了。"


彷彿沒聽到Blake的話,Yang發出了幾聲毫無意義的低哼,臉頰在搭檔的肩上蹭了蹭。


說起來、Yang的確不是一喊便會醒來的類型。


"Yang、醒醒。Ruby她們來了。"


稍稍低下頭,從這個角度卻只看得到她那頭總是被悉心照料的金色長髮,腦裡閃過「要是現在碰她的頭髮,她會不會馬上生氣地跳起來?」的想法。


想到那副模樣的Yang,Blake不禁輕笑。


"Hey Blakey,你在笑甚麼?"


迎上罕有地自下方看向自己的紫色眼瞳,Blake搖搖頭後問道︰"你不打算起來嗎?"Faunus的雙耳動了動,Blake看著再度闔上了眼的Yang說︰"她們馬上就要到了。"


"她們花的時間比我想像中少。"


"這不是好事嗎?還是說、你想留在這裡?"


"Well…"


"Yang- Blake-"叫喊聲已十分接近,連只擁有普通人類聽覺的Yang也能清楚聽到妹妹在喊二人的名字。


身側的溫暖驟然消失,Blake抬頭看著站了起來的Yang伸了個大懶腰。挪開蓋在身上的睡袋,準備站起來時聽到Yang帶著笑意的聲音說︰"就像我之前說的,和你一起被困在這裡兩天聽起來不太壞。"


嘴角浮現笑容,Blake以不確定Yang是否能聽到的聲線說︰"Yay,也許的確不太壞。"




--完?--


這裡是履行承諾寫了修訂版的穆。

Yang的雙關語不難理解,所以這次就不解釋了。
寫這篇修訂版最主要是因為有一個部分雖然想在原版裡寫可是沒寫到,所以只好在修訂版裡寫。
要說的在原版已經說了,所以就先這樣吧。

啊對了,中長篇的《You’re hard to pin down》這周或下周開始恢復周更(看我這幾天的進度再決定),可以的話希望也看看那篇。

那麼,下次再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