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第二十七章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19-02-25 14:12
点击:328
章节字数:340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凌晨时分。

白石和赶来帮忙的蓝泽医生一起走出手术室,就看见一身浅蓝军服,可爱帅气得要发光的恋人独自坐在走廊的椅子上,不由得揉了揉眼睛。

“美帆子…?”

女自卫官仰起头看她,娇小秀气的脸颊上缀着那双圆滚滚的眼眸里,摇荡着令人心痛的忧郁碎光。

白石小步快跑过去将娇小的恋人拥进怀里。

“发生什么事了?”

闻着恋人身上浓郁的消毒水下清冷的兰花香味,绯山愣了一会才蹭了蹭那修长的脖颈,疲惫的嘟囔起来。

“嗯…没事,想待在你身边,就来了。”

虽然对恋人的话感到甜蜜,白石还是担忧的看了看四周。

“谁送你来的?不会是自己开车来的吧。”

怀中的恋人却只是懒洋洋又蹭了几下。

抿了抿嘴唇,左右看了一圈,蓝泽医生早已不见踪影,白石一把将恋人捧抱了起来,小跑步着把人抱进休息室。

小心将恋人安放到临时休息的小床上,半跪在地上仰视着恋人低垂的面容,联想起分别时绯山暴怒的样子,小心翼翼地探问着。

“美帆子…受了上面的欺负吗?”

绯山耷拉着脑袋,眼神却不由自主的凝视着恋人漂亮地过分的面容。抬起冰凉的手指,从恋人的眉心,一路滑过秀挺的鼻梁,停在那唇形优美的柔软嘴唇上。

“我有没有夸过你很漂亮?”

白石捧住那只病弱冰凉的手,轻啄了一下,羞涩的微笑起来。

“嗯,夸过很多次呢。害我还以为美帆子只是喜欢我的脸…”

绯山咧嘴笑了一下。

“是喔,我超喜欢这张脸的。”

白石不高兴地鼓起脸颊,轻咬了一下恋人的手指后,嘟起嘴唇。

“只是喜欢脸吗?”

绯山闭上眼睛,嘴角却自然的上扬起来,梦呓似的轻语。

“喜欢你这张过分漂亮的脸,喜欢你柔软修长的身体,喜欢你奔向弱者固执的背影,还有这颗热爱生命胜过一切的傲慢的心。”

白石抬起脸,凑近了温柔地啄了一下恋人的嘴唇。

“我也爱着美帆子哦。”

绯山睁开眼睛,细细端详着恋人的脸庞,一贯明媚的棕色眼眸,此刻却如同粘稠的焦糖,怎么也抹不开沉溺在眼底的忧郁,看得白石心头一阵苦涩。

“美帆子,我是你的女朋友,你不是说会多依赖我一些吗?碰到麻烦的话,我也想替你分担。”

绯山抿起嘴角,摇了摇头。

“倒不如说是好事,我要升职了。”

白石瞪大眼睛,无法相信恋人此刻揪起眉头,沙哑的嗓音满含苦涩的“好事”是出自真心。

“究竟…怎么了?”

绯山拉起跪在地上的恋人,一并坐到小床上,脸颊贴上女医生单薄的肩膀,疲惫的闭上眼睛。

“千头万绪,环环相扣,一时理不清楚。”

展臂将恋人圈进怀里,抵着恋人毛茸茸的发顶,白石压低了声音轻轻哄着。

“一件一件说出来,我也听听,好不好。”

绯山乖乖地点点头,像小朋友一样掰起手指头。

“被福岛的事主投诉,被风纪弹劾有同性亲密关系,空自病院流出了一份报告,证明我身体素质不过关,柏濑司令连同风纪威胁我明天大晨会自请调岗。飞行医申请也被打回来,同时统合幕僚监部抛出了橄榄枝,想要我充当日本自卫队的门面,以填补缺失的女性高官形象。”

“风纪弹劾,空自病院报告,飞行医申请驳回。如果想留下来,就要接受调岗,想要推行飞行医,就要往上爬。想要往上爬,就必须身家干净,洁身自好。想要洁身自好,就要杜绝绯闻弹劾,就要和杜绝同性亲密关系。”

听到这里,白石才反应过来,恋人这苦恼纠结原来都在自己身上。

小心翼翼低头看着似乎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恋人。

“美帆子打算怎么办?”

绯山转头将脸埋进恋人怀中,急救制服的低V领设计裸露出的大片肌肤,正好满足了女自卫官此刻的依赖,满足又困惑的叹了口气。

“这不是正在头疼嘛…至少要把大晨会忽悠过去,风纪就没话说了。可有什么办法能跳过柏濑司令,直接把飞行医申请递交上去呢…”

女自卫官粘糊糊的依赖,就像最后的晚餐,让白石甫落下的心又悬了起来。

“如果接受他们的条件,会怎样….”

全然没有发觉女医生纤细的心思,绯山喃喃自语着。

“会调岗到东京,推动飞行医制度,步步高升,说不定还会升到将军…”

白石默默垂下手。

“当将军的美帆子吗…”

绯山嘿嘿笑了起来,淘气地眨了眨眼睛。

“是不是很帅?”

白石点点头,低声应了一下。

“嗯…”

女自卫官好笑的看着拼命抿着嘴唇泪珠都要滚出眼眶的恋人。

“惠不是说,就算我不帅气也想和我在一起吗?”

“可是大家都想要帅气的美帆子…大家都需要英雄…”

“大家都喜欢帅气的我,唯独惠还喜欢着不帅气的我。”

女医生扁着嘴埋进恋人颈间。

“我宁愿美帆子不帅气,大家都不指望你拯救世界。”

对女医生赌气的话感到好笑,颈间却敏感地感觉到一阵湿润,不明白自己触动了恋人哪根脆弱的神经,绯山心疼地来回抚摸起恋人比自己稍宽的单薄背部。

“在灾难面前,我们都是输家,不会有人指望我拯救世界的,我只想在离开前,能够帮帮我的战友,我的部下。”

女医生闷在那毛茸茸的颈间,咬了咬嘴唇,模模糊糊地问着。

“美帆子…是要和我分手吗?”

绯山握住白石的肩膀,微微隔开一点距离,忧郁的眼眸轻卷着些许疲倦瞅着女医生俊秀的脸上布满了湿润的悲伤痕迹。

怅然的叹了口气。

“想过呢…”

女医生撇了撇嘴,不敢去抱刺得人心痛的恋人,垂下的手指悄悄捏住那淡蓝军衬的一角,眼泪又要扑簌簌往下掉。

“但是…”

话锋一转,绯山轻声说着。

“想到那么多人觊觎你,我就此放手,这个天下无双的美人立刻就会被追走吧。一秒钟就把这个念头踢出脑袋了。”

“我才不会立刻被追走。我会等…”

绯山轻轻点住女医生急于告白的嘴唇。

“惠值得被珍爱,任何时候都会是第一选项,如果我拿惠去换事业军衔成就,那就说明我不配当你的恋人,不值得你被你青睐,果断踢开就好了。”

心痛与泪意奇迹般倏地收了回去,女医生抬头看着眼神依旧忧郁,嘴角却挂着温柔笑意的恋人。

“那将军呢…”

“啊…那个啊…”

绯山困扰地揉了揉自然卷的长发,权衡着词句。

“以前,不知道有没有和惠说过。我在自卫队的意义,只有在救援队前线而已。这不只是为了要强….以前我曾经奉命带队参加印尼海啸救援,明明现场那么严峻,但我得到的命令却不是第一时间加入救援,而是其他的任务…”

女自卫官歪着脑袋笑了下。

“尽管痛恨着自己,我们还是…眼睁睁看着几百人,几千人在眼前死去。救援队是高度实战部队,仍然躲不开各种肮脏的政治任务。统合幕僚监部是三自的权力中枢,真要爬到将军,不知道要做多少身不由己的阴暗事,变成自己最憎恨的样子。况且这一切要用惠去换,我无论如何也无法做到如此卑鄙….”

“那…弹劾和飞行医…”

冰凉疼痛的指尖揉了揉疲惫的眉心。

“又回到原点啦。不如我直接带人去闯幕僚长的病房?可能会被就地罢职哈哈哈…”

看着恋人为难的模样,白石抿了抿嘴唇,小声嗫嚅着。

“是我斩断了美帆子的梦想…这种时候,应该负起责任…可以分手的。”

绯山用脑袋顶了顶白石的下巴,抬起脸看着恋人俊秀的脸,忧郁的棕眸又带上了几分埋怨。

“为什么你可以这么轻易说出这两个字啊。”

白石揪起眉头,认真地竖起三根手指。

“三个月。够不够美帆子实现你的理想?”

随后垂下脑袋,慢慢摊开剩下的手指,小声嘟囔着。

“不够的话…五个月也…”

绯山看着可怜兮兮,活像受了欺负耷拉着耳朵的大型犬,却依旧是好看到过分的品种呢…

尚自疼痛的手臂,擅自捧起恋人的脸颊。

“赫尔墨斯问樵夫,你掉的是金斧子,还是银斧子,还是惠斧子?”

白石抬起头撞进小鹿般圆润的棕眸里,沉在眼底的忧郁被流淌的真情斟满,漾动着柔软的碎光,尽数倾泻进女医生明澈湿润的黑眸中。

“一天也不会放手的,我只要惠斧子。”

丰润的微凉嘴唇吻上那唇形优美的柔软嘴唇,女自卫官娇小的身体欺上女医生柔软的身躯,缓缓将她压到窄小的床铺上,唇舌霸道地汲取着恋人的温暖气息,抵死缠绵,直到女医生喘不过气,涨红着脸胡乱扯着身上人的领带,方才罢休。

一吻终了,抵着那小狗般冰凉的鼻尖,女自卫官恶声恶气却性感地哼着鼻音威胁起恋人。

“再说出那两个字,就这么罚你。”

却被女医生揽住脖子,气喘吁吁地又吻了回去。

等两人乱七八糟的折腾半晌。东方也开始现出了灰白的颜色。

绯山心头也有了决定。轻松的坐起身来,整理着衣服和领带。

“我手没有力气,惠代笔替我写份报告好吗?”

女医生气息还未平复从口袋里掏出小本子摊在膝头。

“好,写…什么…?”

对着恋人咧开嘴露出久违的笑容,一如初见般明媚灿烂。

“退职报告。”

白石手里的笔才动了一下,便从膝间滚落下去。

“美…美帆子…要退职?!”

“我的心要我诚实地选择你。”

忍住心动的澎湃,白石抿了抿嘴唇。

“那飞行医怎么办?”

“只好选择相信白井三尉了。”

绯山无奈叹了口气,转而又轻声逗着心上人。

“今天起我就一无所有了哦。惠不能玩弄完了就跑哦。”

白石捡起地上的圆珠笔,也下定决心般抿了抿嘴唇,轻声说着。

“不会一无所有的。”

女自卫官眨了眨眼睛,笑了笑。

“小时候….”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sherry233
sherry233 在 2019/01/17 13:46 发表

一打开就发现更新了,虽然没有看过这两部日剧,可是作者写得好棒!开心!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