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人在家中坐,规则天上来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19-01-16 19:02
点击:146
章节字数:341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EP27 人在家中坐,规则天上来

空气安静得令人窒息,所有人的目光都紧张地汇集在那个秀丽的金色身影上。

他们手里拿着枪,却不敢抬起来对着她,她金色的长发垂到胸前,却丝毫没有盖住前襟熠熠生辉的金红色徽章。

那是伏见会首领的信物。代表着对方才是伏见会真正的主人。

传闻中杀人不眨眼的妖怪少主,真的就在他们面前眼也不眨地杀了一名兄弟,但谁也不敢动弹,好似恐惧的气氛冻住了他们的关节,他们也无法器械投降,长久的继承人斗争,早已将伏见会分裂成两半,他们只能选择跟随一个,只能效忠一个,即使将他们从阴暗的泥沼中一手提拔出来的人不是正统的那个。

极道自有极道的规则。

他们只能屏住呼吸站在原地,等候着命令。

楠田没有开口,血脉相连的两人隔着三米的距离对峙着,他甚少有机会这样直接注视着她。自从那个鲜血淋漓的夜晚起,她凭着血脉里的罪恶,轻易夺走他的一切,妻子,继承权,还有女儿。

数不尽的仇恨和因缘将他们越扯越远,但真正面对面和纤细的女儿对视,他竟然不觉得憎恨。

楠田静静地打量着她。

长大了。

彼时她还没有手中的武士刀来得高,五官稚嫩,但温婉秀丽,眉眼间像极了她的母亲,头发和瞳色是深棕色的,这是遗传自他,还有骨子里残暴冷酷的血性,都是遗传自他。

她是天生的杀人狂,也是他的骨血。

如今这个从发色到瞳色都变得金灿灿的绮丽女性,让他感到陌生之余,突然想起了秘密流传在楠田家的传说。

四百年前,一只金毛白面的九尾妖狐入侵了浅间神社,妖狐来自极北之地,它口吐风暴,四爪围绕着寒霜,它飞到哪里,哪里便被冰雪席卷,它将无尽的寒冬带进神社,那年第一朵樱花直到六月才开始盛放。

浅间神社的供奉巫女穷尽法力将九尾妖狐的魂魄分别封印在御神刀和自己体里,巫女也因此失去性命,只留下了一个遗腹子。

这个遗腹子是他们的祖先,他们是巫女的后裔,也是妖狐的后裔,他们身体内同时流着神道的神血和妖狐的妖血,男子身上流着妖狐的妖血,他们更擅长侵略与破坏,攻城略地,成就一番天地,而女儿身上流着神血,她们禁锢着妖狐的力量,将救赎整个家族。

楠田家已经连续四代诞出男子,父亲最终决定让他迎娶浅间大社的供奉巫女好延续神血。

他们生下了三个女儿,三姐妹曾经是家族的希望,他此生都不会忘记抱着初生的惠海时的激动,就像捧着一束光。

而眼前这个金发金眸的残暴女子,比他更不像个人。

犹如传说中的金毛白面的妖狐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提醒着他,这一切都是刻在骨子里的罪孽,无可救赎。

神血早已断绝。

若神无法救赎...

“你们先走,从这边出去,下面有人接应。”

彩淡淡地扫了一眼护在三森面前的园田,认出她的身份,冲窗口撇了撇嘴角。

园田看着传说中的“未婚妻”破窗而入瞬间杀死一个人,本能想要冲上去阻止她,但现在实在不是计较的时候。

如果楠田老大反应够快,他应该立刻能识破她故作的幌子,SAT绝不会允许有人在眼皮底下当众杀人。这里是他的地盘,每个人都荷枪实弹,她唯一能做的只有拖着恋恋不舍的三森飞快冲向窗口。

“谁都不许走!”

所有护卫接到命令立刻朝园田和三森涌去,园田下意识将三森往窗外一推,挡在了众人面前。

彩却在瞬间动了起来,她逆着人流冲向楠田优,波光粼粼的刀锋漾动着水色的寒光,轻松划开阻挡她的肉体,刀尖毫不犹豫地逼近楠田抵住他的胸口,原本砂糖般清甜的嗓音冷如刀锋。

“都住手!”

她没有刻意高呼,但众人如人偶一般听话停下动作,怔怔地看着她。

园田也踹开一个人,手腕一扭便夺下了对方的手枪,双腿横跨挡在窗口,双臂横举稳稳握枪指着众人,拇指拨开保险。

空气重新归于寂静,恐惧好似凝结,金发的女性像是享受这份寂静般勾起唇角,金色的眼眸凝视着比她高出一个头的男子,他很高,很高但不够敏捷,她近身时有十几种方法轻易取他性命,但她没有,她只是笑了笑,低语如笑容一般慵懒而清甜。

“真的猛将当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祖父没有教过您吗?”

楠田低头看着抵着心脏的刀尖,刀锋微微泛蓝,从胸口传来的寒意让他对妖狐的传说更添了一份实感。

他歪头看了一眼园田海未,这才注意到她也有一双金眸,像是感到有趣地轻声笑了笑,胸腔带起的微小震动,竟然让刀尖的肌肤沁出了一丝鲜血。但他并不感到疼痛,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在流血。

“怎么,SAT只负责保护园田警官想保护的人吗?”

园田抿了抿唇,放下手枪,尽量平缓地劝说道。

“让我们离开,楠田老大,这是唯一我们都不受伤害的方法。”

楠田沉声打断她。

“够了,这种装腔作势的拙劣把戏还要继续演下去?这不关你的事,现在给我装作识相点滚开。”

园田看了一眼金发的女性,发现那双冰冷的金眸也正在看向自己,嘴角似笑非笑地勾了勾。

“请离开吧。”

园田抿了抿唇,迅速判断出现状,再次出示了警官证。

“我是警察,你们必须停止械斗。”

楠田不耐烦地朝护卫动了动手指,那些护卫真的丢下被挟持的主人冲向园田,园田朝天空鸣枪示警,却没能镇住这群亡命之徒,园田无奈地朝第一个冲上来的人右肩开了一枪,但冲上来的人太多,园田咬了咬牙,对准了来人的眉心。

金发少主倒转刀尖,用刀鞘的部分狠狠撞了一下楠田,借力轻盈地冲向前,扫开冲向园田的人群,护住了园田的背后。

“这是我们之间的事,快走。”

“你得和我一起走。”

“走!”

她声音压得极低,如兽类示威的低吼。那不是劝说,而是警告。

极道自有极道的规则。

园田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转身钻出破碎的窗户。

“みもりん在等你。”

彩没有回头,放松地舒展手臂,泛蓝的刀尖挽了个漂亮的刀花,纤细的身姿微微前倾摆出迎战的姿态。

“多事的人走了,现在轮到我们了。”

楠田优看着她,拿过护卫的手枪,褪下弹夹检查了一下确认满弹后,弹夹弹回枪身发出了清脆的“咔哒”声,他拉动滑套,弹簧推动着子弹利落上膛。

“多年以来,父亲一直纵容你,他亲手扶你上高位,给你继承权,视你为家族的救赎。但你很清楚,楠田家落到如此境地都是你造成的。是你掏空了楠田家,是你让所有人失去了方向,不得不投靠我,是你分裂了楠田家。”

“那又如何?”

对对方无谓的态度感到困惑,楠田优下意识伸直手臂,视线离开女性,穿过照门与准星重合,低头凝视着焦点处的地板。

“你不在乎...为什么还要和我斗...”

“因为你不配。”

那迷离的金眸猛地闪过一阵精光,身体也猛然爆起纵身冲向楠田。

楠田下意识举枪抠动扳机,但那金色的身影如一道闪电瞬息而至,他还没反应过来,视线里只剩下洁白的天花板。

枪声都被蓝光切断,迟来地接受到自己被攻击倒地的信息,但随后便因为剧痛忘了思考,她的膝盖死死地抵着他的胸膛,缺氧的痛楚令他脑袋炸开一般嗡嗡作响,他喘息着,呼吸在耳旁呼啸,好似狂风卷起的浪潮。

那金色的长发零星地落到他的脸上如清晨一缕阳光,那同色的瞳孔边缘却如幻觉般泛起一丝冰蓝,那是如极地的寒冰一般的冰蓝。那清甜的嗓音也如极冰般寒冷。

“你不配拥有楠田家。”

“你不配有妻子,孩子,父亲...”

“你不配拥有家庭,家族的一切,”

“哪怕是我丢掉的,你都不配有。”

楠田优痛苦地喘息着,濒死的窒息几乎将胸腔的痛苦抽离出来,他无法说话,无法动弹,甚至无法呼吸,但脑袋清醒得不像话。

她恨我。

“你永远不知道我多么多么恨你。恨不得现在杀了你。还有惠海,亚衣奈....”

她用力咬了咬嘴唇,好控制愤怒的嘶吼流过唇齿,化作语言的利刃。

“你把妖狐的血脉传给我,你们把罪孽当做荣耀种在我身上。它就在我身上,是你让我变成了怪物。”

“我多少次想杀掉自己,让这肮脏的血液,这肮脏的宿命在我身上终结,但我不可以。因为你,你生了惠海和亚衣奈,你让我们都变成了妖狐的容器。”

“这是我们永世无法超脱的罪孽。你欠我们的永世也无法偿还,我不会让你如此轻易地死在我手里。你不配。”

抵着他胸口的刀尖顺着第三条肋骨缓缓滑落,无声没入深色的红松地板中。

她撑着长刀缓缓站起身来,微微泛蓝的金眸冰冷地睨视着捂住胸口不停咳嗽的男子。

“我要你失去一切,眼睁睁地看着你们不惜牺牲自己的妻子女儿家人造就的一切都化为乌有,就算如此,你也不曾尝到我们痛苦的万分之一。”

她转身走向被自己破开的窗户,放松似的叹了口气。

“能看到富士山呢,这真是个好地方。浅间大社的那群老骨头一定很高兴你这样拍马屁吧。去向他们摇尾乞怜吧,看看他们还有什么办法能降服妖狐,去吧,试着来杀掉妖狐,杀掉我。”

金色的冷眸扫了一眼现场仿佛冻住的护卫,踢开地上的小玩意,嘴角轻蔑地勾了勾。

“你们也可以试试看,杀掉我。”

半截枪管被柔软的小牛皮鞋尖踢得在地板上骨碌碌转了两圈,像是在嘲笑满场荷枪实弹的护卫的无能。

当她提着长刀钻出窗外,却看见三森蹲在破碎的窗外,泪眼朦胧地抬起头望着她。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