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罗密欧与朱丽叶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19-01-21 10:17
点击:229
章节字数:455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真希波x明日香。青梅竹马+小学男生真希波wwwww发现小学男生这种设定真是完美契合这俩人里的任意一方(要命




真理曾经是一个极其热衷听父母讲童话故事的女孩。




念小学之前的那个夏天,她听到了这样一个故事: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遥远的国度里,有一位既端庄大方又亲切善良的公主,全国上下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非常爱戴她。有一天,公主在探望穷苦百姓的时候被恶龙掳走了。国王向全世界年轻的未婚男子恳求呼吁,谁要是能把公主从恶龙手中救出,谁就可以和公主结婚,继承王位。于是,年轻的男子们前赴后继,马不停蹄地赶往恶龙的城堡,像流星一样陨落在那里。和公主一起长大的骑士做足准备以后,在半路上遇到了邻国的王子,两人决心结伴同行,互相帮助,一起拯救公主。没有想到,恶龙的城堡里设置了残忍的机关,需要两人同时开启,机关开启的瞬间,其中一人会中箭而亡。之前覆灭的勇士们几乎全部葬身于此,死因是自相残杀——谁也不愿意成为其他人成功路上的垫脚石。但骑士和王子不是这样的人,他们勇敢地打开了机关。骑士因此不幸死去,王子将他埋葬后继续前行,最终击败恶龙,救出了公主。公主听说他的事迹以后非常感动,不久就嫁给了他。两人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这个故事在学龄前的小朋友之间风靡一时。和那些憧憬着成为公主嫁给王子的寻常女孩不同,真理撑着下巴发出了连珠炮似的追问:“为什么死掉的人是骑士呢?如果死掉的人是王子,公主会不会嫁给骑士?公主真的喜欢只见过一面的王子吗?她喜欢过和她一起长大的骑士吗?她知道骑士已经死掉了吗?她会想念骑士吗?”真理无视了作为主角的王子,把关注的重点全都放在了配角骑士的身上。当时只有六岁的她还不能理解骑士之所以吸引人的原因,只是模模糊糊地感觉这个故事并不有趣,因为骑士不应该得到这么糟糕的结果。面对她的疑惑,大人们给出的解释显得十分苍白无力——因为公主只可以嫁给一个人,所以就只好牺牲掉骑士啦;公主总是要和王子在一起的,所有的童话故事都得遵循这个规律;至于骑士,他根本就不重要嘛。这些答案不仅没能让真理感到满意,反而令她一直耿耿于怀,甚至丧失对童话故事的兴趣。




紧接着的那年秋天,升上小学的那一日,真理在一片黑压压的人头里瞧见了一颗红色的脑袋。好奇心促使她挣脱父母的双手,无视他们的呼唤,拨开拥挤的人群,钻到了红发女孩跟前。在其他小朋友都是深色头发的情况下,她想看一看这颗红色的脑袋究竟长什么样——女孩有一张外国人的脸,仿佛一只精致的洋娃娃,身穿红色洋装连衣裙,蓬松柔软的长发直直地垂到腰间,一双海蓝色的眸子忽闪忽闪,眼神极为无辜地看着她。就在那个瞬间,真理忽然发现,童话故事里的公主全部有了具体的模样。




“你好像一个小公主耶,我可以和你做朋友吗?”




真理向女孩热情地伸出右手,可女孩只是茫然地望着她。女孩的母亲见到这一幕,弯下腰对着女儿耳语了几句,随后攥住她的小手,把它放在真理的掌心,微笑着说:“我们家明日香还不太会日语呢,刚才她没有听懂你说的话。不过,她很高兴听见你这样说。”真理的双眼牢牢黏在女孩身上,女孩母亲的话一句也没有钻进她的耳朵里。她只知道女孩脸上忽然就绽开了灿烂的笑容,而且还握紧了她的手。




真希波夫妇终于找到女儿的时候,两个语言不通的小女孩正在用手势比划交流。从大人的角度看去,谁也不知道她们两个在说些什么。明日香的母亲走到他们身旁深深地鞠了一躬。大人们简单交谈了几句之后惊喜地发现,原来真希波家和不久前刚搬来的式波家是紧挨着的。于是他们立刻达成共识——两个女孩往后不仅可以结伴上学,互相照应,而且真理还能帮助明日香练习日语。自那以后,真希波家的女儿就成了式波家的常客,式波家的女儿也常常在真希波家留宿。从小学到高中她们一直都是同班同学。




在真理的印象当中,明日香的外表似乎始终停留在她们初见的那个瞬间,只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小公主从精致脆弱的洋娃娃变成了活力十足的美少女,眼珠的颜色越发清澈透亮,红发又渐渐泛出金黄,仅此而已。这是瞎子都看得见的变化,但性格上的转变可就难说了,只有亲近的人才能体味——式波夫妇是感觉不出来的,因为明日香总能在父母面前装出一副乖乖女的模样——真理已经把她看透了。有时真理甚至怀疑,上帝是不是偷偷把明日香的青春期和更年期调换了位置。如果不是,那她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明日香总像吃了火药似的冲她发脾气。




“公主又在生什么气呢?从教室里出来之后就一直没有好脸色。是我又说错什么话了吗?”




放学回家的路上,明日香仿佛头顶生出了台风眼,气压低得可怕。真理拎着两人的书包,晃晃悠悠地和明日香拉开了一臂距离——这是她经过多年实践摸索出来的安全系数最高的距离,适用于各种突发状况,尤其是逃跑。




“都是光的错!”




“班长?她怎么你了?你们的关系不是很好吗?”




“关系好就不会生气了吗?我没少对你生气吧?”




“是是……不过,到底发生了什么?”




“都是那个该死的校园祭!她想排演反转版的《罗密欧与朱丽叶》,说是剧本早就写好了,只是通知我去参演而已。”




“啊咧,那公主应该是朱丽叶吧?女主角呢,会打扮得很好看唷。”




“笨蛋!都说了是反转版了!我是罗密欧!”




“哈?那么朱丽叶是……”




“笨蛋真嗣!”




红发少女脚步沉重地走在下坡路上,仿佛双腿被人灌了铅,只能在地上拖行,脸上写满了“我才不要”四个大字,一向明亮的双眼竟然显得暗淡无光。而和她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栗发少女则笑得前仰后合,差点没把眼镜给甩出去。明日香望着真理的笑脸气急败坏地说:“你明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啊?有吻戏你知不知道!”




“知道知道。”真理勉强平复了心情,站直身体忍住笑意说,“可那有什么关系,反正公主是喜欢小狗君的。”




“谁说的!我怎么可能喜欢他!”




“哎?不是吗?可大家不都说你们是小两口嘛。”真理舔舔嘴唇,轻飘飘地说。升上高中以前,经常被同学称作夫妇的人并不是明日香和真嗣,而是她们两个。原因很简单,她们虽然总是没完没了地吵嘴,却又每天同进同出,形影不离。在发现真理总是向明日香屈服投降以后,有几个好事的男生甚至这样传说——原来女生里也是有妻管严的。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三年之久,真理实在是不堪其扰,每次还不等明日香做出反应,她就已经揪住了男生的衣领,挥着拳头警告他们不许乱开玩笑。如今她终于能够置身事外,却不知不觉变成了自己曾经最讨厌的一类人,对着明日香说出了同样的玩笑话。




“混蛋!为什么连你也跟着他们一起胡说?”




“嘛,不是胡说呢,是有证据的唷。”




“哈?什么证据?哪来的证据!”




“巧克力呀。情人节之前公主不是做了巧克力吗?还被我撞见了呢。一整天都没有看你把它送出去。可是放学的时候,我在小狗君的柜子里瞄到了唷。”




明日香停下脚步,难以置信地看着真理:“那才不是我的巧克力,我根本就没打算把它送出去,它一直都在我的柜子里。你要是不信我现在就带你去看。”




“都快到家啦,明天再说吧。”真理把书包递还给明日香,“话说回来,既然是这样,那为什么小狗君的柜子里有一模一样的巧克力?”




“买到同样的包装纸是很困难的事吗?”明日香抱着书包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是是,不难不难。”真理放弃了坚守一路的安全距离,悄悄凑到明日香的耳边,“那么,既然不想送给小狗君,又是做给谁的呢?”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真理已经做好了挨打的准备——她把眼镜摘下收进了口袋里——明日香绝对会被激怒,她免不了要挨上一拳。她曾经听人说过,女孩在问问题的时候,心里总有预设好的答案,可她的大脑却一片空白。因为她知道,她并不期盼听见某个名字,只是单纯想要挑逗明日香而已。她虽然不喜欢明日香莫名其妙地发脾气,可如果明日香因为她的挑逗才生气——这种不可多得的乐趣必须要另当别论。




出人意料的是,明日香并没有亮出拳头,反而面色泛红,缄默不语。真理愣在原地,忽然感觉胸腔里有一大堆东西在翻滚搅动。公主真是少见的安静呢。也就是说,那个人确实存在啰?难怪她总是对那些玩笑话反应激烈。居然不是小狗君吗?可是小狗君比较让人放心呢,至少他不喜欢女孩……真理撇过脑袋望向远处,从六岁到现在,这是她第一次不愿看见明日香的脸。




“啊,今天的落日还真是光芒万丈,照得公主脸都发红啰。”




“啰嗦!”明日香闭上双眼,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咕噜声。




“稍稍透露一点情报吧,公主?感觉是个很神秘的人呢。是班上的男生吗?哪一个?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完全没有察觉耶。”




“闭嘴!”明日香头也不回地跨进了自家大门,“再问我就杀了你。”




两个人由陌生变亲近或是由亲近变陌生通常只需要一瞬间。一个关键的瞬间就足以决定一切,就像六岁那年,真理主动向明日香伸出手一样;可十六岁这年,真理突然觉得自己根本就不认识明日香。她想不通,为什么明日香能在她的眼皮底下把暗恋的心思掩藏得滴水不漏。她们不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吗?真是太狡猾了。难道公主总是对一起长大的骑士这么无情吗?




吃过饭后,真理像往常一样到式波家和明日香一起做功课,不同的是,她比以往任何时刻都更心不在焉,因为她的脑袋里装了一箩筐的问题:“公主,为什么不把巧克力送出去呢?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小了?他知道你的想法吗?你不想和小狗君演《罗密欧与朱丽叶》就是因为他吗?是担心他会看见吗?”




“啰嗦死了!我不是说过的吗,再问就杀了你!”




话音还没落明日香就气势汹汹地扑向了真理,活脱脱一只野性十足的雄狮。经过多年的相处,真理对明日香几乎可以说是了如指掌,不仅从容淡定地避开了她的攻击,而且还在她乘着惯性将要跌倒之际及时拦住了她的腰。可惜,因为四只脚全都不听使唤,她们最后还是倒在了地板上。金红色和深棕色的长发在米白色的地毯上交叠纠缠,仿佛某个笨拙的画家失手把颜料泼在了画布上。真理忍不住低声偷笑。这样的情形已经发生过无数次了,可每次她们都不知道吸取之前的教训。




“你还敢笑!全都怪你!”明日香双手支起身体,望着身下的真理,没好气地说。




“是是,都是我的错。公主就满足一下我可怜的好奇心吧。”真理平躺在地上,双手捧住明日香的脸颊,语气既无奈又无赖。




“喂,我说——”明日香忽然别过头,收敛了浑身的暴躁,犹犹豫豫地说,“我去和光商量一下,让你来演朱丽叶怎么样?”




“公主,你见过比罗密欧还高的朱丽叶吗?”




“我现在就杀了你,你信不信?”明日香猛地俯下身,一手箍住真理的脖子,一手捂住她的嘴巴,长发像瀑布一样垂落在她的脸上,“现在就杀了你。”




嘴边的笑意从眼角眉梢悄悄溢出。真理勾住明日香的脖子,含糊不清地笑说:“不要啦,我要是死掉了,谁还——”




“还什么?”




“没什么。”




就算骑士死掉了,也还有王子在呢,不是吗?那个神神秘秘的家伙就是半路杀出来的王子。该死。她连对手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都还不知道,就要从故事里谢幕了。这也太不公平了。老天,她不会真的像那个倒霉骑士一样,要用生命来替公主和王子铺路吧?




“公主,真的一点也不能说吗?我们可是最好的朋友耶?”




“不能,但你可以帮我出出主意。”




果然。真理在心中默默叹了一口气。幸好只是铺路而已,没有要她的命。真想不到,童话居然比现实更加残酷。




“那我现在就有一个好主意。”




“说来听听。”




“你可以叫班长安排那家伙去演朱丽叶嘛。”




“我刚才不就是这样想的吗!”




“哈?”




“让你演你又不演,你到底想怎么样?”




“是我?那个人是我?”




“不然还能有谁!”




“所以巧克力也是——”




“都被你看光了我要怎么送给你啊?”




“那——趁着这个姿势,我们提前排练一下吻戏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