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还不是分别的时候

作者:乙羽
更新时间:2019-01-28 14:32
点击:204
章节字数:309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有机会一定要来玩哦!」

千矢流畅翻译,把大家告别的千言万语,浓缩成好懂的一句话。然后大家就登船出发了。

岸上泪眼婆娑的小公主拼命挥着手,喊着话,船舷上曜也是,忘不了这短暂的时光,忘不了小公主、队长和大家,甚至还有只一暼过,有梨子一样发色,身体不好不能出去的可爱又可怜的小小公主……

梨子等冷眼旁观着牛郎织女似的的两个人,船渐行渐远。


曜从副族长那边回来后,「痛改前非」,立即帮忙训练歌舞。梨子虽然优异的音乐天赋在身,绝对大局观一流的大导演,但落实到细节却不容易,毕竟是初次合作,一些小改进也不好说明,要想一鼓作气优化整台歌舞可不易,连大家一起都弄得手忙脚乱。曜来的正是时候,动作教得细,对梨子的意图理解得也特别好,常常梨子自己都没构思具体到位,曜就给出了可行方案。

悟性最佳的千矢和小公主,掌握后又成了她们的助教,这样进度就快了,短短时间让歌舞焕然一新,虽然还有不少不完美处,但瑕不掩瑜,大进步让人特别有成就感,特别有自信。


「好,大致这样就可以了!真想看看观众的反应,特别是唱反调的那些家伙!」

连严格的梨子都很满意,不止她,大家当然也都这样想,如果真能下雪学,真扬眉吐气……那是个人的小事,千歌岛的命运被扭转,才是关系到人们福祉的大事。

不过晚上的出演,曜她们就赶不上了,去其它大岛的商船,早几个小时就要出发。总结会都没来得及,就有人催她们做准备,连俄罗斯老爷爷都以难得的半醒状态跟来了。

「羽管键琴?」他盯着角落里一台落满灰的古董一样破旧的小琴说,大家印象中,老爷爷真是少见得对酒以外的东西感兴趣。这个岛上的东西,或者这台琴就是个货真价实的珍贵文物呢。

「很久以前就摆在这了,我记事起就没人动过呢。早就没人懂弹,大概早就坏了吧。」小公主解释说。

作为钢琴大家的梨子当然早就注意到了,也是想大概不能用了,也没时间摆弄它。

「老头,你还会弹琴?」梨子问。

有千矢做得体的翻译,谈起话就倍感亲切。或者直翻老爷爷也高兴,具体怎样就没人知道了。

「会一点,二战前还干过几年调音师呢。」

「哈哈,完全看不出呢。」

「哼,太久以前的事了。」

……


被小公主和大家,捧月一样送到码头——正是她们飞机着陆地方的另一半。

「再不走我们就把你丢下了哦。」

被梨子催促着,曜只好加快脚部走上船。刚站稳,梯子就撤走,汽笛声像牛哞一下,船就开动了。回想这一天,短暂但奇妙的经历,一定会珍藏在自己记忆的宝库。

但为什么这么不情愿,为什么不能微笑着告别,曜真觉得自己太不可理喻。但胸口那一点,却难抑,甚至终于喷发出来。

「呵呵,说了漂亮话想帮助她们,这样拔脚就走了果然还是不甘心,那个……我想好了……不是开玩笑,代我向大家道个歉,一到前面大岛我就想法子回去……」


「你在说什么,是认真的吗?」

「认真的。」没被梨子咄咄逼人的气势压倒,曜一步也没退缩。


「喂,千矢酱,过来帮一把手。」

「好————!」千矢听到召唤就蹦蹦跳跳凑了上来。梨子抬肩,千矢就搬腿,两人一下子就把曜搬了起来。

「你们——」

「一二——!」不等曜发问,梨子指挥者,荡了几下,竟然把她丟下船。

曜感觉自己腾云驾雾一样,嗖得一下就飞进了海里!


幸好这里里千歌岛不远,海水像岛上气候一样温暖,说起来登船时还看到那边小湾有孩子洗澡。

水花一翻,她转身钻出水,就听到梨子「狞笑」着喊:

「那么想回去就游回吧。」

「一路顺风!」

帮凶千矢也笑魇如花。

然后她们就转身离开船舷下去了,走时还拉走了醉汹汹,只会一旁傻笑的俄罗斯老爷爷。


「你们——」一瞬间曜有点伤心,但又想,终归是自己太任性,责任什么就全由自己承担好了。

抱歉,梨子,晚点再和你们汇合吧。她心一横,舒展胳膊,奋力划向千歌岛……


大约游了一刻钟,千歌岛已经遥遥在望,身后则突突突响起了马达声,声响越来越近,很快就开到了身边。

「这位小姐,要搭个便车吗?」

是梨子,她和千矢还有老爷爷,竟然也搭着小艇回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似乎只有她一人蒙在鼓里似的。

湿淋淋的被拽上小艇,更是晕头转向搞不懂情况。


「活该,刚刚只是略加薄惩,」曜问起为什么要把她丢下海时,梨子笑着说:「谁让你自己想当英雄,把我们设定成坏人、反叛,好事做到底,我们才不要当逃兵呢。」

曜无语,明明就是存心整人,但这趟同生共死的奇妙旅程,一起经历着风风浪浪,突然就决定单独行动,确实是自己不好。

「怎么生气了?冷吗,来——抱抱。」看曜沉默不语,梨子大方的敞开胸怀。

热乎乎香喷喷软绵绵堵住嘴,就算有气也发不出了,虽然知道被耍了,但曜也毫无办法,乖乖投降。

「有什么事好好商量再做决定,不可以再擅自行动哦。」

「嗯……」


「就是啊,骑士拍拍脑袋就说离开公主去找另一位公主身边算什么事。」

千矢在一边补刀,弄得梨子都有点难为情,反而不再穷究此事。


「这条小艇怎么会在这儿。」

「问他吧。」

曜有点好奇,不是纯找话讲。

梨子指了指操纵小艇的俄罗斯老爷爷。

了解后老爷爷拍了拍身后的几个大块头的白色容器,然后用手比划出了飞机起飞的样子。


「是油料?那我们能起飞了,也就是想什么时候出发都可以?」

「你傻啊。这几桶够做什么,还想再掉一次?这里面都是麦粉酒。」

梨子不客气的刺破了曜兴奋的幻想。

大家都拿她开玩笑,曜一赌气真想再跳回海里。


不过小艇速度很快,瞬间就到了小码头。

小公主没回去,一直站在水里等待,刚才曜被丢下船,她远远的模模糊糊也看到了,真是焦急万分。

曜她们做船回来,小公主马上迎了过去。


「多危险啊,怎么把人随便就丢进水里!」

还是小公主的拥抱加抱怨暖心。


「那是增进感情的游戏吧,反正勇者大人在,不会有问题的。」

「原谅如此。」

旁边队长笑着替她们打圆场,小公主才破涕为笑。

「但你们为什么回来了,不是有很重要的朋友,」小公主指了指美国方向,「在那边等你们回合吗?」


「恨不得一眨眼就到那边,但不行,这边也有更在意的事。」

「只好对不住那边大家了,也许这边才更需要我们。」

「那部羽管键琴,虽然看起来破破烂烂的,但说不定很有意思呢。不好好玩一下太可惜了。」

「喂,梨子……」

「我要再住几天,多和祭祀婆婆切磋一下。」

「Я хочу больше хорошего вина……」

「爷爷说他不是几斤陈酒就能打法,他要更多,好好品尝此地酒文化。」


越说越来劲,曜也不想管他们了,一个个好像都没要走的打算,只有自己急。要是这样,怎么不先和自己通通气?

「是啊,我们现在根本不想走,就是要让你暴露一下,看看你有多冷血。」梨子对她说。


「好了好了,大家洗澡去!」曜还湿着身,梨子被蹭的半湿,虽然岛上不同外界温暖宜人,也是有感冒风险的。小公主欢快着推着她们,去了岛上的温泉。

……


太棒了,真是奢华的享受,天然少污染的矿物温泉,把疲劳洗去,皮肤闪着光彩,身心都焕然一新……

不爱这个的话,还算什么日本人,一切过往烦事姑且放一边。

就是回忆刚才洗澡时,真是vip待遇,公主卫队的队长带着几个年轻队员殷勤陪着她不必说。但梨子在隔壁,和小公主两人世界,实在有让人说不出的微妙感。不是说因为那边总传过来奇怪的嬉笑声,那是梨子故意弄出来气自己?她的用心究竟是……


啪啪啪,观众的掌声打破了曜的思绪,那部羽管键琴,被俄罗斯老爷爷调试一番,居然可以正常演奏。虽然表现力无法和现代钢琴比,但在梨子指下,同样具有异乎寻常的魔力,让人完全注意不到键琴的弱点局限。梨子砸石头都比一般人美妙动听,无人不心服。

舞蹈队队员更是欢呼雀跃,如果有梨子相助,她们的歌舞表演一定是脱胎换骨。

说是从民间高手级别跃进到可商业表演也不为过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