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CH11 尾聲、一定要幸福(上)

作者:realsoul
更新时间:2019-01-14 07:40
点击:144
章节字数:647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新的一天到來。今天是聖誕節的前夕。


這一天,希斯特利亞完全沒能閒著,她首先起床弄好早點,然後把還在宿醉的尤彌爾扶到了椅子上,整個過程對於體型嬌小的希斯特利亞來說相當困難,若非在樂園曾經做過三年兵,她可能無法扶起一個六十三公斤的宿醉人兒。然而她終究是搞定了尤彌爾,將麵包塞入還在喊著頭痛的尤彌爾嘴裡後便匆匆出了門,前往孤兒院幫忙。


在孤兒院裡也一樣忙碌。從早上開始希斯特利亞便和院長輪流帶著孩子們進行遊戲、讀繪本、唱聖歌,讓聖誕節的氣息充斥了整個孤兒院。到了下午,希斯特利亞帶著孩子們前往市集,這一來是為了給院長爭取時間準備聖誕晚宴,二來也是讓幾乎不可能來到市場逛街的孩子來看看這熱鬧的地方。


畢竟,孩子們對於琳瑯滿目的商品總有莫名的期待。


聖誕節前夕的市場格外熱鬧,許多商品就連希斯特利亞也未曾見過,更遑論是孩子們了。一路上,孩子們對著不同的商品發出驚嘆,也不管那到底是不是吃的東西,他們總是會流下口水。希斯特利亞只得無奈地笑;他們並沒有錢可以買東西,這次出來只不過是開開眼界。『如果能讓孩子買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就好了,』希斯特利亞暗忖,『明年的話,或許……』


「嘖!什麼叫做沒有要買?臭小鬼!」


咒罵聲忽然傳來。希斯特利亞立刻回頭,只見某個雜貨攤位前,一個孤兒院的小男孩被推倒在地,淚眼汪汪,而年紀莫約四十歲的攤商男子上前一步,揪住他的領子,將他高高舉起。


「沒有要買還敢碰我的壺?啊?」


「……是你說……你說歡迎我摸摸看的……」


「但是摸了就要付錢,這不是廢話嗎?混帳東西,誰不好釣,偏偏釣到孤兒院的死窮鬼……你不給我付錢,我不會放過你的。」


希斯特利亞見狀,趕緊上前,「快放他下來,不要對小孩子動手。」她伸手奪過被舉起的男孩,把男孩放在身後,接著轉身面對攤商。


那中年攤商先是狐疑,接著恍然大悟,「我想起來了,妳是在孤兒院幫忙的怪女人,」他認出希斯特利亞,接著在地上吐了一口痰,「妳把這群死小孩帶出來做什麼?你們根本沒打算買東西吧?想妨礙我做生意嗎?」


「我們沒這個意思,」希斯特利亞說道,護著身後的孩子,「我代替他向你道歉。我們立刻離開。」


「離開?門都沒有!那個臭小鬼弄髒了我的壺,妳必須把壺買下來。」


無理取鬧!希斯特利亞感覺到怒火中燒,但是她不想在孩子們面前與人爭執,「……那個壺要多少?」


「妳還滿懂做人,」攤商露出賊笑,「算你便宜,兩百金幣就好。」


「兩百金幣?」希斯特利亞驚呼,望向那壺,「那個壺頂多價值三銅錢,怎麼可能那麼貴?」


「妳懂什麼?這壺可是有歷史淵源的,說出來妳可別嚇到,這可是那個一百年前那個弗利茲王家族代代相傳的傳家之寶!在他們戰敗逃走之前,他們都是用這個壺來裝酒的呢!」攤商大笑,而希斯特利亞只是傻眼的看著他。


「怎麼?沒聽過弗利茲王?就是那個巨人之王啊?巨人總該知道了吧?哈,妳們這群沒父母的可憐蟲,就連巨人也不知道嗎?」


攤商還在嚷嚷著什麼,但是希斯特利亞已經知道眼前人只是在胡謅,因為弗利茲家族從來沒有什麼代代相傳的壺。然而,縱然知道事實,希斯特利亞卻無法公布真相。


她有點想轉頭就走,但是孩子怎麼辦?生產能力低落、一味接受援助的孤兒們已經被不少人瞧不起,經過今天這樣一個事件,人們會不會更加歧視這群孩子?孩子們會不會更加畏懼孤兒院圍牆外的世界?


不,希斯特利亞不希望這些發生。


「不講話?沒錢?那就把妳們那塊地的地契交出來,反正妳們也沒在做事。」攤商繼續說道,忽然他眼神一變,令希斯特利亞感到一陣噁心,「或者拿妳自己來抵債如何?我看妳長得挺標緻,陪我幾個晚上,我說不定心情一好就把壺送妳們了。」


聽到這句話的希斯特利亞一時哭笑不得,正要拒絕,一個稚嫩的聲音卻傳來,「走開,色狼!」希斯特利亞大吃一驚,順著聲音向下一看,發現身高只到希斯特利亞腰際的小麗正用力用她的腳踢著攤商的小腿。


「不要煩希斯特利亞大姊姊!噁心!變態!」


攤商臉色一青,希斯特利亞立刻察覺不妙,「臭小鬼──」攤商高高舉起拳頭揮下,希斯特利亞連忙抱住小麗,以免小麗被攻擊。然而,一隻手忽然出現在攤商的肩膀上,從後方抓住了攤商的拳頭,令攤商嚇了一跳。


「喂。」


「誰啊?」攤商怒吼,轉過身,「混帳東──咦?尤彌爾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攤商話還沒能說完,尤彌爾已經抓著他的手臂將他整個人過肩摔向後摔了出去。攤商肥胖的軀體重重地摔在地上,揚起了一大片塵埃。


希斯特利亞看得目瞪口呆,而尤彌爾卻只是衝到希斯特利亞的眼前,「沒事吧?他有沒有碰到妳?」


「沒,沒有,」希斯特利亞說道,「我沒事。」


「沒有就好。如果有,我絕對要切掉他的鹹豬手。」


「尤彌爾,妳別──」


「尤彌爾大姊!」趴在地上的攤商忽然哀號,「妳為什麼要摔我啊?」


希斯特利亞一愣,轉向尤彌爾,「尤彌爾大姊?為什麼他要這樣叫妳?」


「啊,這說來話長,總之這傢伙是想要擺攤的商人。要在聖誕市集擺攤需要商會老闆同意,而臭老頭把行駛同意權的任務丟給了我,所以這些傢伙一天到晚都在我身邊像蒼蠅一樣轉來轉去,叫我『大姊』呢。」尤彌爾解釋,用看畜生的眼神望向在地上打滾的攤商,「雖然我完全不想聽他辯解……發生了什麼事?」


「他們弄髒了壺!」攤商大喊。


「我只是摸了一下而已!」一開始被推倒的小男孩也大喊。


「然後他要我們用兩百金幣跟他買那個壺。他說那是貴族的傳家之寶,價值不斐。」希斯特利亞補充。


「蛤?這壺?」希斯特利亞看見尤彌爾上前,拎起那個引發事端的「壺」,仔細端詳了一番,「大叔,這壺是我們批給你讓你在這裡賣的吧?你倉庫裡應該還有很多個同樣的壺不是嗎?瞧,壺內面還有刻製造日期呢?」


希斯特利亞不帶意外地看向攤商,只見攤商臉上一陣青,一陣紅。然後希斯特利亞看到尤彌爾嘆了一口氣。


「滾吧。」尤彌爾說道,把壺丟給攤商,攤商一個手抖,沒能接好,於是壺在地上摔得粉碎。


「妳──妳──臭女人,妳別得意!」攤商咆哮,「我老哥可是警官!妳要是敢得罪我──」


「叫他儘管來,我隨時奉陪,倒是你,你還不走嗎?」尤彌爾說,「快點趁你還沒有被各地商會列管之前,找個地方把你的壺脫手了吧?否則這批貨的成本你就要自己吞下去了喔?」


攤商跪坐在地上,不知所措,一旁圍觀的人潮也帶著嘻笑逐漸散去。而後尤彌爾再次回到希斯特利亞身邊,「這傢伙跟我哀求時看上去還滿老實的,沒想到是這種人。」


「嘿嘿,尤彌爾,妳變成這個商會的大姊了呢。」希斯特利亞笑著說,「真是厲害。」


「蛤?妳說什麼呢?」尤彌爾似乎沒想到會被這麼稱讚,竟然臉紅了,這令希斯特利亞噗哧一笑,「我才沒有──」


「尤彌爾大姊姊是希斯特利亞姊姊的朋友嗎?好厲害!」一個孤兒院的小女孩忽然說道。


「蛤?啥?我──」


「大姊姊好厲害!」「大姊姊好帥啊!」「尤彌爾大姊姊好帥!」「我也想要當尤彌爾大姐姐的朋友!」「大姊姊好有男子氣概喔!」「白馬王子!」「我想要跟尤彌爾大姊姊一起玩!」「大姊姊也來孤兒院玩好不好?」「大姊姊抱我───」


孩子們開始起鬨,往尤彌爾圍了過去。比起對付巨人,尤彌爾顯然更不善於應付小孩,於是希斯特利亞接受到尤彌爾投來的求救目光,但是她只是笑著,靜靜地看著尤彌爾被孩子們淹沒。


「等一下!是我先保護希斯特利亞姊姊的!」


小麗忽然高聲開口,對著尤彌爾大喊,「妳也是色狼,不要靠過來!哼!」


希斯特利亞嚇了一跳,接著她發現自己已經被小麗拉往另外一個方向開始行走。她回頭望向尤彌爾,後者仍然被孩子們包圍,希斯特利亞只得無奈一笑,接著她把目光轉回眼前的小女孩。


「小麗,你生氣了?」希斯特利亞說。


小麗沒有回話,她只是嘟著小小的嘴,小小的身軀用小小的手拉著希斯特利亞,不斷邁開小小的步伐前行。


簡直就像是賭氣的尤彌爾一樣。


這麼想的一瞬間,希斯特利亞輕笑出聲。這讓小麗停了下來,「妳笑什麼?」她說。


「笑小麗很可愛呀。」希斯特利亞說。


「什麼?妳說什麼呀?」小麗驚呼,而希斯特利亞順勢將她抱起,「別怕,小麗。我最喜歡小麗了,所以不要生氣了,好嗎?」


希斯特利亞看見小麗一愣,然後怯怯地說:「希斯特利亞姊姊真的最喜歡小麗了嗎?」


「恩恩。最喜歡小麗了。因為小麗很可愛啊。」


「……我也是。」小麗說道,將頭埋進了希斯特利亞的胸口。


「真的嗎?我好高興。」希斯特利亞笑著說,轉頭,發現孩子們正從後面跟上。「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回去吃晚餐吧。」


「……嗯。」


※※※※※※※※※※※※※※※※※



平安夜降臨。


希斯特利亞與尤彌爾結束了一天的工作,回到小屋內換裝。希斯特利亞換上了一身紅通通的聖誕老人服,還掛上了白白的假鬍子,儼然就是一個聖誕老婆婆。然而當她將從孤兒院拿來的麋鹿裝遞給尤彌爾時,她遭遇了阻礙。


「我沒說我要穿。」尤彌爾說。


「……真的不行嗎?」希斯特利亞不願意放棄希望。


「扮成麋鹿實在是太丟臉了,我做不到,」尤彌爾說道,「為什麼妳可以扮成聖誕老人,我卻要扮成麋鹿啊?如果交換角色,我還可以考慮考慮。」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


「看吧?果然妳也不想扮成麋鹿──」


「不是這樣!是因為我想要看尤彌爾扮成麋鹿,」希斯特利亞說,「那一定很可愛。如果我扮成麋鹿,我就看不到了看成麋鹿的妳了。」


於是希斯特利亞注意到尤彌爾臉上一陣青一陣白,最後滿臉通紅,「妳變了,希斯特利亞,」她開口,「妳變太多了。克莉絲塔決不會這樣欺負人。」


「嘿嘿,」希斯特利亞露出笑容,「是妳要我用我真正的名字活下去的。」


尤彌爾先是瞪大雙眼,隨即無奈苦笑,「投降,投降,」她說,「把麋鹿裝給我吧。」


「快點!快點!我要第一個看──」




敲門聲響起。




大半夜的會有誰敲門?希斯特利亞有點意外。她望向尤彌爾,但後者顯然也沒有頭緒。敲門聲再次傳來,考量到有可能是雪夜中求助的旅人,希斯特利亞只好前往開門。


「希斯特利亞小姐,這麼晚前來打擾真是抱歉。」孤兒院的修女院長披著風衣,站在門外。


「院長?」希斯特利亞驚呼,「妳怎麼會來?我們正要帶聖誕禮物過去。」


「啊,那不急,因為有人想要見妳們。」院長說道,隨即側身,讓身後的一個陌生中年男子上前。「初次見面,我是鎮上的警官,我的弟弟受妳們兩位照顧了,所以現在才來這裡回禮。」


「你弟弟?」


「就是那一個被尤彌爾小姐親切指導一番的攤商啊。他非常感謝妳們兩位呢……能讓我先進去嗎?」


是來找碴的。


希斯特利亞有點想要直接關上門,但是院長在旁邊一臉抱歉的神情,顯然這警官先找了院長的麻煩。如果硬碰硬,不知道會給孤兒院帶來多少問題。因此,現在只能忍氣吞聲。


「……當然。」希斯特利亞說道,隨即將兩人請入屋內,於是四人就坐,而警官簡單自我介紹之後,立刻切入了正題。


「雖然我老弟很感謝妳們,卻不知道妳們的來歷,一查才發現妳們是幾個月前忽然冒出來的。這可不行啊,戶口調查必須完備才行,所以今天來是要好好聊聊妳們的身家背景的。不會太久,大概就聊到天亮吧?」


「我們還要給孩子們送聖誕禮物。」尤彌爾忽然開口,「明天再陪你聊如何?」


「當然不行呀!」


警官一臉賊笑,而院長的臉色非常難看。希斯特利亞意識到警官顯然知道他們今晚要發禮物,才特意在這時來搞破壞。


「戶口調查是很重要的。我們有很多項目要確認,包含父母、職業、成長經歷、學習環境、過往戶籍、現在戶籍、現有資產、犯罪紀錄、藥品紀錄、活動紀錄……我們有那麼多事情要做,當然是片刻都緩不得呀。」


尤彌爾拍桌站起,「你這分明是來找碴的,別太過分了──」。


「這樣好嗎?如果妳們不配合我,就會變成來路不明的異常份子喔?如此一來,接受村民募款幫助的孤兒院,不就成為異常分子盤據的場所了嗎?這不大好看吧?」


「……你!」


「別再搗亂了,妳們愈配合,我們就愈早完事。」警官一臉得意地說,隨即他從懷中掏出了幾支細針與幾條長條狀的試紙,「那就從第一項目開始吧:確認妳們不是艾爾迪亞人。」


「……確認我們不是艾爾迪亞人?」尤彌爾問道。


「怎麼?兩位沒見過新的驗血試紙嗎?只要滴一滴血液在上面就可以檢測囉。如果出現一條橫線,就表示沒有艾爾迪亞人的血統;如果出現兩條橫線,就表示那個人是艾爾迪亞人,是會變成巨人的怪物喔?」警官說道,隨即在自己的指尖扎了一下,讓血液滴在試紙上。


片刻之後,一條橫線出現。「瞧,就是這樣,很輕鬆的。」


希斯特利亞雙眼瞪得老大。


她冷汗直流,心臟跳得飛快。『又要被發現了。』她暗忖,又再一次,她與尤彌爾的身分會再一次曝光──


「開什麼玩笑?」尤彌爾憤怒地說道,「先是身家調查,把我們綁在這裡,用孤兒院威脅我們,現在居然還要驗我們的血?別得寸進尺了,混帳!」


「哈哈,妳在說什麼呢?我只是想要保護大家不被巨人危害呀──雖然我也沒見過巨人就是了。」警官輕蔑地大笑,忽然他伸手抓住了希斯特利亞的手,「既然尤彌爾小姐那麼激動,那就從希斯特利亞小姐開始吧!小心不要抵抗,否則我可不敢保證不會傷到妳的臉。妳的臉那麼可愛,傷到就可惜了呢。」


語畢,警官便拿針刺向希斯特利亞的手指。希斯特利亞想要縮回手,但那警官的右手卻異常的孔武有力。同一個瞬間,尤彌爾的嘶吼聲傳來:「放開她,混帳東西!」


下一個瞬間,只聽見一聲咆哮,尤彌爾奪過了刺針,手腕上卻也被劃出傷口。鮮血從手腕處甩出,剛好淋到了放在桌上的試紙。


「尤彌爾?」希斯特利亞驚呼,連忙抓住尤彌爾的手觀察傷口。


深色的血,是靜脈血,而且傷口很淺。不是動脈受傷,所以這只是無關緊要的小傷。


希斯特利亞鬆了口氣,放下心中大石,然後她才想來尤彌爾體內有巨人之力,斷手斷腳都可以復原,遑論這種小小傷口。自己可以說是白白擔心了呢。


「尤彌爾小姐,妳真是太不小心了!」警官大笑,「我早說過不要那麼激動,就不會受傷──」


兩條橫線浮現在試紙濺血之處。


警官與院長的臉色同時刷白。


「……艾爾迪亞人!???」


警官飛速地從腰際掏出短槍,對準著尤彌爾的頭。


「妳不要動!妳敢動我就開槍!妳,妳,妳,我,我,我───院長,請快去找打電話,找支援來!」同一時間,警官一手顫抖地持槍,一手從口袋中掏出了形式老舊的無線電,「喂,喂,喂,是我,是我,這裡有艾艾艾艾艾艾艾艾艾爾迪亞人,在孤兒院幫忙的小矮子,還有商會的新會計──」


希斯特利亞慌了,「等一下,別這樣,我們只是──」



「碰!」



希斯特利亞看見警官放下了槍與無線電,用手摸了摸自己受到重擊的後腦勺,也舔了舔嘴角的紅酒殘渣,忽然那警官打了一個嗝。下一個瞬間,也不知道是昏倒還是醉倒,那警官倒了下去,伏在地上,失去意識。


希斯特利亞與尤彌爾不敢置信地看著拿紅酒瓶敲暈警官的院長。


「……院長?」


「呼,呼,好久沒有這樣運動了。」院長氣喘吁吁地道,碎掉的紅酒瓶掉在地上,隨即院長一屁股坐回椅子上,望向希斯特利亞,「沒想到妳們居然是艾爾迪亞人。」


希斯特利亞沉默。她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對,我們是艾爾迪亞人,我們兩個都是。」尤彌爾忽然開口,「妳怕我們嗎,院長?」


「怕……嗎?怎麼說呢?我從小在村子長大,從沒見過巨人,也從沒見過艾爾迪亞人,我甚至以為那只是傳說,只是編出來的故事,沒想到今天一口氣看到兩個。說怕,好像也怪怪的……應該說是不切實際才對吧?」


院長喘著大地說著,放下碎掉的酒瓶,「啊,算了,這又關我什麼事呢?我只是覺得,如果兩個好人的人生就因為一次驗血而毀於一旦,這也太不公平。」


「我們不見得是好人,」希斯特利亞聽見自己開口,「我們可能辜負過很多人,可能殺過人,甚至是背棄自己的責任。院長,我們……並不像妳所想像的那麼好。」


「或許是這樣……但每個人總會有一兩個小缺點吧?無論如何,在我看來妳們是好人,我想幫妳們,這樣就夠了。」


院長笑著說道,站了起來,把昏倒的警官搬到床上放著,確認他不會因為嗆到而停止呼吸,「但是妳們大概也不能繼續待在這裡了呢。」


「妳說的對。」尤彌爾說,隨即她轉向希斯特利亞,「我們必須現在離開。」


「……嗯。」希斯特利亞同意。


「快走吧。妳們可以向南走。而我會跟警官說妳們往北去了。」院長說道。


「謝謝妳的幫忙。」尤彌爾說道,提起立體機動裝置的提袋與必要的行裝,而希斯特利亞也立刻開始收拾。不過短短五分鐘,她們便收拾好了所有必需帶走的東西。


然而,在離開小屋前的最後一刻,希斯特利亞瞥見了角落的麻布袋。她停下腳步。


「希斯特利亞?」尤彌爾的聲音傳來。


「我有個想法,尤彌爾,」希斯特利亞說,「我們不能讓平安夜就這麼結束。」


──to be continued


在最後這個篇章,除了尤希之外已經不會再出現任何跟原劇相關的人物了
本章的目的除了收尾,更重要的是祝福
世界上當然有相對保守的人,就好像發現尤希兩人的警官嚇得半死,直把兩人當成怪物
這不能怪警官(雖然他本來的性格確實很惡劣),畢竟某種意義上來說,能變成巨人的艾爾迪亞人確實是可怕的怪物
然而世界上當然也有願意勇敢獻上祝福的人,比如像是院長

當兩個人全心全力想與彼此共同走向未來,我相信全世界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他們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