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How I met your mother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19-01-13 13:13
点击:282
章节字数:877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真希波x明日香(。上次在ao3看到那篇WILLE全员向的文之后,觉得她俩如果养个娃应该会很好玩(x在有两个mother的情况下,关于how I met your mother的故事可能会有两种说法吧wwww




清晨七点整,急促的闹铃声唤醒了沉睡中的人。




真理利落地掀开被子一角,起身在抽屉里挑拣衣物。床上的人毫无反应,仿佛闹铃和枕边人的动作对她全无影响。真理系上衬衫的衣扣,暗暗估量着时间,忍不住轻声呼唤:“公主?”




“……唔?”明日香勉强把被子往下拉了几寸,露出一头蓬乱的红发和四五处隐约可见的暗红斑点,双眼依旧紧闭。




“该起床啦,不然就要迟到啰。”真理屈腿坐回床边,拨弄了一会儿妻子的长发,俯身轻吻她的下颌线。




“不要闹……不是还有半个小时吗?”明日香撑开真理的肩膀,口齿不清地说。她们向来习惯把闹钟往前拨半个钟头,以便从容不迫地赖床。




“今天不一样,我改过时间,因为要赶飞机。你果然忘记了。”真理哭笑不得地说。昨天她就预料到了这一幕。她虽然耐着性子抵抗了一阵明日香的引诱,可一想到接下来整整半个月都要独自入眠,最终仍是没骨气地屈从了诱惑。她们两个都消耗了不少精力,明日香总是更容易感觉到疲倦的那一个,于是,她此时此刻的赖床显得尤为理直气壮。




“再给我五分钟……”




“已经七点零五啦。我不管你啰。如果樱因为迟到被请家长,你要负全部的责任。”




明日香立刻坐直了身体,险些撞上真理的下巴。可惜她的肉体没能和意志同步,短暂的清醒之后,又萎靡不振地用额头抵住真理的肩膀:“我真的好困。”




“我知道,不过没有办法嘛,赶快起来啦。我先去洗漱啰。”真理四指拂过明日香裸露的肩头,手掌停在她的腰间,悄悄捻着一绺红发。




“嗯。”明日香虽然嘴上答应着,但手却依旧挽着真理的胳膊。她仰起脸,沿着真理的脖子一直吻到耳根:“记得给我带纪念品。”




真理笑着推开她的脑袋:“那还用说。好啦,我真的要去洗漱了。”




明日香这才松开双手。因为突然失去倚靠,她垂着脑袋在床上呆坐了半天,直到七点二十的闹钟响起,才重又振作精神,手忙脚乱地挪到床边,从抽屉里翻出一件高领毛衣套上。她边刷牙边留意厨房里的动静,洗漱完毕后,和真理一起端出三份早餐。烤吐司、煎培根、荷包蛋和番茄味的炖豆子,两盏红茶加一杯牛奶。标准的英式早餐。




明日香推开二楼卧室的房门,眼看小朋友睡得既香甜又安稳,实在是不忍心这么早就把她叫醒。以往真理只参加东京地区的研讨会,根本不必离家,但在调任新职以后,却不得不开始往国外跑。第一次去就是半个月,真是从来也没有过的漫长。相比明日香,樱总是更喜欢赖着真理,既然如此,有必要让她们两个好好道别。




“樱,该起床了。”明日香说着从柜子里拿出制服,在床沿上坐下,把衣物摊在膝头,双手来回抚摩布料上的褶皱。




小女孩一骨碌缩进被子,又从侧面钻出,揉着眼睛扎进母亲怀里。明日香脸上一热,突然不知应该把手放在哪里。她至今也没能完全适应这种状况,不像真理。打从把还是婴儿的樱接回家那天起,真理就自觉成为了一个母亲,但明日香却认为自己没有这样的觉悟,因而总是感到非常为难。




小朋友枕在她的腿上,奶声奶气地问:“Mutti[1],mummy已经走了吗?”




“还没有。”明日香低头看了一眼腕表,“现在起床还来得及。”




小女孩又一骨碌从床上弹起,急急忙忙套上制服,连系错了扣子也没有发觉。洗漱更是匆忙敷衍,要不是有明日香在边上盯着,她恐怕不会老实刷牙。下楼梯时,最后一级台阶她是蹦下去的。明日香跟在她身后,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很想笑。




“Mummy,你要走了喔。”樱站在餐桌旁,小手拽着真理的衣角,恋恋不舍地说。




“对啊,半个月呢,要想我知不知道。”真理边说边替她把错位的衣扣重新扣上。




“嗯!”樱用力地点了点头,爬上自己的座位。




趁她们说话的工夫,明日香把牛奶端回了厨房。樱在椅子上兴奋地扭来扭去。她对牛奶既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讨厌,只是最近半杯升级成了整杯,她觉得自己应付不来。不过可惜,她的高兴劲只维持了一分钟。一分钟后,牛奶冒着热腾腾的蒸汽回到了她面前。




看到女儿皱皱巴巴的小脸,真理差点没笑出声。看到母亲幸灾乐祸的表情,樱感觉牛奶好像更加难以下咽了。明日香只当什么也没有看见,不一会儿就吃完了早餐。至于红茶,她只呷了一口就放下了。这种习惯不是和英国人交往几年就可以养成的,对于顽固的德国人来说尤其如此。




真理轻咳一声,右手从明日香的膝头一直探到大腿根,惊得明日香险些把已经咽下去的红茶给吐出来。樱对于母亲们在桌下的小动作浑然不觉,只是捧着喝不掉的半杯牛奶发愁。明日香钳住真理的手腕,用口型无声地质问:“你想干什么?”




真理嬉皮笑脸地说:“没有啦,就是突然想起好像少拿了一条裤子,你可不可以帮我取一下,就是那条灰色的。”




“你真的好麻烦!”




“我知道错了啦。”




“你才不知道!”




明日香早就习惯了真理的大大咧咧和丢三落四。她翻了个白眼,甩开真理的手,走进了卧室里。趁着这个机会,真理夺过樱手中的牛奶,一口气喝得精光,而且还不忘消灭证据,把上嘴唇舔得干干净净。




“接下来这半个月可就要靠你自己啦。”




“哗!谢谢mummy!”




看到小家伙终于舒展的笑脸,真理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明日香恰好拿了裤子从卧室里走出,真理偷笑着走到她跟前,按下她的手说:“我突然又不想要这条裤子了。”




“混蛋,你耍我!”明日香压低了声音,咬牙切齿地说。




真理总是知道应该怎样阻止明日香的坏脾气发作——只要堵上她的嘴就好。她把明日香推回卧室,避开小家伙的视线,两只手前所未有的收敛,满心专注于有限的亲吻和拥抱。




“牛奶……”




“Oops——”




临上车前,真理吻了一下樱的头顶,屈起手指替她梳理额前的碎发:“要听话喔,不要惹Mutti生气。你知道她最容易生气啦。”




明日香一声不吭地攥紧了真理的手。真理只当自己没有痛觉神经,仍旧面带微笑:“万一真的惹了她生气,就打视频电话给我,我帮你转移火力。”




“嗯!知道!”樱边点头边咯咯地笑,“我一定会乖的!”




真理驱车赶往机场。明日香从玄关取出书包和帽子递给小家伙,蹲下身替她整理衣襟:“是时候去上学了。”




“嗯!”




“路上注意安全。在学校里好好表现。跟同学要和睦相处。还有,遇到不会处理的事情就打电话给我。”真理向来喜欢把这些叮嘱拆成单独的句子,仿佛小朋友的每句回答都能让她感到身心愉悦。但明日香和她不同,没有消耗不尽的耐心,喜欢一口气把话说完。




“知道啦!”




樱走出几步以后忽然折返回来,朝着明日香招了招手。明日香疑惑不解地弯下腰。樱踮起脚尖,在她的脸颊上印下一个带着奶味的吻:“Mummy要我转交给你的。”说完就一路小跑着上学去了。




明日香和真理同在一家研究所工作,只是分属不同的下设机构。这天明日香一跨进研究所的大门就遇上了正在打卡的同事。美里顺手替她打好卡,瞥见时间戳后,忍不住调侃了一句:“比平时晚了三分钟呢。三分钟的临别热吻,律子,在正常范围之内吗?”




身穿白大褂的赤木博士微微一笑:“恐怕还说少了。今天穿着高领毛衣呢,昨天晚上一定很辛苦吧。”




“真是难舍难分啊。都已经是老夫老妻了,居然还这么亲热?”美里捂着嘴偷笑说。




“等等等等!”面红耳赤的明日香终于找到了反驳的时机,“什么叫老夫老妻?我今年才二十八岁!”




“不都说养育下一代会让人心态变老嘛。”




“才没有这回事!”




“那是因为一切都让真理包办了吧?”




明日香忽然感到一阵心虚。律子的话总是这样一针见血。她从来都没有和樱独处过,具体来说,是没有在真理缺席的情况下和樱相处过。真理和樱之间的互动总是比她和樱之间的要多上几倍。虽然她们名义上都是樱的母亲,但如果真正计较起来,说她是一位缺乏责任感的父亲或许更贴切一些。她一直都不擅长和小朋友打交道,不论是其他人家的,还是自己家的。看来,接下来的这半个月里,她在家中要面临的挑战可一点都不亚于工作上的压力呢。




傍晚明日香回到家时,樱正伏在桌上涂涂画画。她的年纪还很小,没有需要家长辅助的作业,只是在自娱自乐。吃过晚饭洗好碗筷以后,明日香坐在沙发上,不知所措地望着自家小朋友。以往这个时候她总是在书房里窝着,不是看文件就是写报告。她只知道真理会不时跑来捣乱,笑她是个工作狂,却不知道她们母女在书房外都会做些什么。




“樱,现在想要做什么?看动画吗?”明日香打开电视,把遥控器递给樱。说实话,她并不清楚动画都在哪些频道。




小家伙表情失落地摇了摇头,丢开遥控器,钻进母亲的怀里,闷闷不乐地说:“半个月就是十五天,十五天就是好多小时和好多好多分钟。”




明日香对着正在放送新闻的电视眨了眨眼,难以抑制地大笑起来:“在想mummy吗?”她第一次意识到,原来表达思念的方式竟然可以这么含蓄。她和真理都是在国外长大的,比起容易被人淡忘的词句,她们更擅长用坦白的肢体语言传递心意。




“嗯!本来每天都可以见到mummy的嘛。”小家伙在她怀里抬起头,双手不客气地揪住了她垂在肩上的两缕红发。




“痛痛痛!这不是她的辫子啊!不许这样抓!”明日香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疼得龇牙咧嘴,倒吸凉气,不自觉地提高了音量,也加重了语气。




在真理面前,樱从来都没有被大声训斥过。她松开十指,垂下脑袋,坐在明日香的腿上一言不发。明日香又一次不知所措地看着她,一大一小,两人一起陷入了沉默。这种沉默对于明日香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因为在此之前,她真的想过要努力改善母女关系。幸好,樱的脾气秉性更像真理而不是她。尴尬的沉默实际只持续了十几秒钟。樱扬起笑脸,满怀期待地看向她:“我是不是把Mutti惹生气了?这样就可以见到mummy了耶!”




如果这样的话是从真理口中说出的,那么明日香绝对会回赠一个大大的白眼,但现在她却只想笑,并且感觉说话的人非常可爱。她把一直无处安放的双手搭在樱的肩头,换上柔和的语气:“我没有生气。Mummy现在还在飞机上,等她有时间通视频了,我第一个告诉你。”




“拉钩。”樱伸出小指,表情格外认真。




“拉钩。”明日香勾住她的小指,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




这天晚上明日香一反常态,没有在书房埋头工作,而是窝在沙发里,抱着女儿一起看动画片。可惜那些动画片非但没有引起她的兴趣,反而还看得她哈欠连天。就在她快要睡着的时候,樱扯着她的衣领说:“Mutti,我要洗澡。”




明日香扫了一眼腕表,正好八点整——她们和小朋友约定好的洗澡时间。她收拾出干净的浴巾和睡衣,把樱送进浴室里,又把她抱到床上,擦干头发,掖好被角。做完这一切之后,她又扫了一眼腕表,才八点三十五。这些事情做起来既不费力也不耗时,恐怕只是难在坚持。明日香自觉没有这样的耐性,幸好,真理是一个特别懂得坚持的人,尤其是在面对家人的时候。




“Mutti可以给我讲个故事吗?Mummy总是会给我讲故事。”后半句话对于明日香尤其管用。她的好胜心立刻被激发了出来。




“嗯,没问题。故事书呢?放到哪里去了?”床头柜的抽屉里只有毛绒玩具和小件的衣物,并没有故事书的踪迹。




明日香原本打算在小书桌上寻觅一番,但樱的话及时打消了她的念头:“都丢掉了。”




“丢掉了!”




“因为mummy说,那些故事还没有她瞎编的好。”




明日香微笑着坐回床边,双手撑在床沿上,无可奈何地说:“我觉得mummy不应该叫真理,她明明是歪理。”




小家伙被她逗得咯咯直笑:“Mummy说,她不喜欢自己的名字,她只喜欢Mutti的名字。”




“是吗?她还跟你说过什么?”明日香随口追问了一句。




“没有了啦……”樱说着把被子拉过鼻尖,只露了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在外头。明日香虽然不常和小朋友相处,却也立刻就能明白这个动作的含义。看来,真理似乎经常在樱的面前说起她,在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




明日香重新掖好被子,点着樱的鼻尖一本正经地说:“匹诺曹的故事听过没有,撒谎的小朋友鼻子是要变长的。”




“Mummy说那是骗小孩子的。Mummy还说,我已经六岁了,不是小孩子了。”




明日香曾经听过一句古语,叫做“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换句话说,不知己知彼就只能屡战屡败了——这就是她现在的处境。她实在料想不到小家伙还会再用什么样的童言妙语来衬托她的“天真无知”,而这种天真无知其实完全源于她只了解作为女友和妻子的真理,却不认识作为母亲的真理。




“那……”稍作反省之后,明日香故意装出一副为难的模样,“既然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那我就不讲童话故事了。”




明日香的原意是指,樱已经没有听着故事入睡的必要了,但小家伙却另有一番理解:“嗯!所以mummy给我讲了爱情故事!Mutti也会讲爱情故事吗?”




“爱——爱情故事?”明日香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噎住。先不论六岁的小朋友到底能不能理解什么是爱情,她关注的重点在于,真理的素材是从哪里得来的。就她所知,她的妻子从来不看爱情电影和言情小说。




“嗯!”樱脸上的兴奋劲简直溢满了整间屋子。




“什么样的爱情故事,可以告诉我吗?”信口胡诌是真理的特长,却不是明日香的。她极其不擅长凭空捏造事实,不过,仿照真理的故事编造一个类似的,应该不是难事。




“Mutti好无赖喔,我只想听故事,不想讲故事。”




“那……你想听什么样的爱情故事?”




“想听mummy和Mutti的故事!”




“哈?”




“可不可以嘛?”在床头灯的映照下,樱的眼睛黑得发亮,水汪汪地闪着微光,仿佛两颗璀璨的明星。长达半分钟的四目相对之后,蓝眼珠终究不敌黑眼珠。明日香屈服了。毕竟任谁也抵抗不住樱的puppy dog eyes。




“那么,要保密,不可以告诉mummy我和你讲过这些。知道吗?”




“知道!”




明日香低下脑袋,仔细思索了一阵。同她们关系亲近的朋友都知道,她和真理是在大学期间开始交往的,就连她本人也曾经这样认为。可实际上,她们的初遇发生在十四岁。对于明日香来说,那是一段非常糟糕的回忆,以至于根本没能在她的脑海中保留一席之地。不久之前,她忽然记起了这段往事,却并没有告诉真理。真想不到,第一个窥见真相的人竟然会是她们刚满六岁的女儿。




“好吧,我就从头讲起吧。我是在德国出生长大的。我的妈妈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科学家。十四岁那年,我跟着她在英国待过一段时间。我和你mummy就是在那里认识的。她那时候超级顽皮,不仅天天取笑我的英文,而且还很喜欢恶作剧。我真的非常非常非常讨厌她,每次她捉弄我,我都会加倍报复回去,所以我们的关系恶劣得要命。”




“有一天,妈妈从研究所带回一只机器小狗给我,我故意把它拿到学校里给大家看,因为知道你mummy一定会想方设法搞破坏。结果小狗真的坏掉了,不过不是被人弄坏的,它自己本身就有故障。我明明知道你mummy是无辜的,可还是趁着那个机会骂了她一通。当时她一点德文也不懂,所以我特地说回母语,抓住她骂了好久好久,最后还非常大声地对她说“我讨厌你”。她整个人都呆住了,从此再也没有找过我的麻烦。后来我就回到了德国,把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




“没有想到,我们在日本念大学的时候会重逢。我当时对你mummy已经没有印象了,因为Mari这个英文名太普通,而且她又戴上了眼镜。起初我只把她看成是陌生人,没有在意过她,可她却对我特别热心,处处关照我,一抓住机会就要表白。我从来没有遇到过像她这样的人,问她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她居然回答说,或许她就是为了要对我好才会出现在这里。我简直完全没有抵抗力,所以现在才会有你躺在这里。”




“哗,是不是讲完啦?”明日香后知后觉地发现,樱笑起来的时候,脸上有两只浅浅的酒窝。




“讲完了。不许跟mummy说,知道吗?”明日香悄悄把手伸进被窝,捏了捏樱的小手。




“知道。可是……”犹豫的神情取代了樱脸上的笑容。




“可是什么?”明日香好奇地望向她。




“Mutti讲的和mummy讲的那个故事不一样耶。”




“哈?”




“就不一样嘛。”小家伙不安分地在被窝里扭了扭,“Mummy的故事里没有‘讨厌’,只有‘喜欢’。”




明日香当即反应过来,真理所谓的“爱情故事”原来也取材于她们之间的交往。那么,她们讲述的版本肯定是不同的。毕竟真理既不知道自己当年所挨的训斥是借题发挥,也不知道明日香已经想起了这些不堪回首的童年往事。




“嗯,肯定会有一点小小的不同。不要计较了,是时候睡觉了。”




“Mutti。”




“嗯?”




“我以后只喝半杯牛奶可不可以?一杯我真的喝不掉啦。”




“好。”




明日香心满意足地回到楼下。如果人际交往也像科学研究一样可以用数字表示,那么今晚她和樱的亲密度一定显得非常可观。光听最后的对话就知道了,要是换成今早,小家伙绝对不敢这样说,否则真理也不必偷偷替她把牛奶喝光了。




从东京飞往纽约最快只需要十三个小时。日本时间当天半夜,真理一下飞机就打来了电话。幸好明日香还没有睡着,否则真理就只能去酒店倒时差了。无论如何,能早点听见爱人的声音总是好的。




“公主还没有睡嘛。”




“嗯,在床上看书。”




“今天过得怎么样?还顺利吗?”




“顺利得不得了。”




“那小公主呢?没有惹你生气吧?”




“没有,她乖得要命。”




“公主,不用为了面子说大话喔。”




“才没有,我是说真的。”




“那睡前故事你是怎么搞定的?”




“说到这个,你到底在想什么啊?给六岁的小朋友讲爱情故事,早得过分了吧?”




“会吗?我六岁的时候可是听得津津有味耶。”




“所以,原来是家族传统吗?”




“对啊,不光有我爸妈的故事,还有——”




“停停停。我只想知道我们的故事。你是怎么和她讲的?”




“这个嘛,等我回来再告诉你,好不好?”




“你想什么时候说都可以。现在我要睡觉了。”




“好。那么晚安,做个好梦。”




“你也是,赶快调整好作息。”




“知道啦!”




万事开头难,熬过第一天以后,剩下的日子就显得十分轻松。只是每天的早餐从英式变成了德式,晚饭后看动画的习惯改成了去公园散步,令人头痛的睡前故事被和真理视频通话取代,周末大人小孩又一起去了一趟水族馆。两周的时间原来一点也不长。




这个周六的午后,樱被同学邀请到家中玩耍。明日香窝在床上午休,半梦半醒之间,忽然听见了门锁转动的声音。她警惕地披上外套走到玄关,指尖还没碰到棒球棍门就被打开了。真理站在门外,风尘仆仆,一脸倦容。




“咦?不是应该——还有一天吗?”明日香又惊又喜地看着她。




真理放下行李,抱住明日香,把脑袋埋进她的发间:“最后两天的日程安排居然是观光,我才不要把时间浪费在那种事情上。”




“所以你就提前跑回来了?还真是只有你才干得出来。”




“对啊,是不是好惊喜?”




“是是是。”




“樱呢?是不是不在家?”




“嗯。去邻居家玩了,晚饭的时候才会回来。”




“太好了!”




“哈?”




一般而言,像真理这样的家长是不可能不希望看见自家小朋友的,除非她迫不及待地想要和另一半分享无人打扰的亲密时光。可是,在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长途旅行之后,她困倦得连衣服都没脱干净就倒在明日香的怀里睡着了,事实上,她们甚至没能走进卧室,而是半道停在了沙发上。




“真的是,一点自知之明也没有。”




真理醒来时,明日香正坐在她身旁,手里把玩着一只塑料盒子。盒盖上赫然写着Robot Dog两个单词。她扬起嘴角,从沙发上坐起,吻了一下明日香的脸颊:“不打开看看吗?我专程买给你的,跑了好多地方呢。”




“看过了。”




“有什么感想吗?”




“唔……你确定没有送错人?”




“当然没有!你真的忘记以前的事了吗?”




“你指的是?”




“你在英国的那一年啊!”




“那你说说看,我回忆一下。”




“就是——就是你到英国来上学,然后我们做同学的那一年嘛。我弄坏了你的机器狗,记不记得?当时我想要买一只赔给你,结果却找不到一样的。后来才知道,这东西在北美地区的销量太差,根本没有在英国上市,没过多久就停产了。但我还没来得及联系美国的商店,你就回德国去了。”




“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公主明明没有忘记吧?”




“我是上个月才想起这整件事的。大学的时候我完全不记得。”




“那我告诉你喔,我不是在大学里才喜欢上你的,我从十四岁就喜欢你了。”




“开玩笑的吧?你喜欢我的方式就是——”




“可你也报复过我了啊,还把我骂成那个样子。听到喜欢的人对自己说‘超级讨厌你’,我差点都要哭了。”




“等等等等,我哪有说过‘超级’?”




“我问过大人了,ich hasse dich的意思是我恨你,你可别想抵赖。”




“你就记住了这一句是不是?”




“难道你还说了什么好话吗?”




“没有。”




“那不就好啦。反正,因为一直没有机会向你赔礼道歉,所以根本不可能把你从脑海里抹去。”




“其实你不用向我道歉……”




“哎?为什么啊?”




“咳……那个机器狗销量不好是有原因的,设计上有很重大的缺陷,不是被你搞坏的,是它自己坏掉的。”




“哇!那你还逮住我一直说,太恶劣了吧!”




“谁让你先招惹我的!我告诉你,我就是故意要整你的!”




真理猛然按住明日香的后脑勺重重地吻了上去:“老天,我怎么会喜欢上你的,你这个小恶魔。”




“彼此彼此好不好。”




“我一定要报复你一下才行。”




“你想干什么?”




“把之前没做完的事情做掉。”




樱回到家里时,发现客厅的地板上一片狼藉,散落的衣物在沙发附近分成了两条岔路,一条连接玄关,一条通往卧室。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站在原地半天都不敢动弹,以至于完全没有注意过道上的行李箱,更没有认出真理的衣服。过了好一会儿,她忽然想起明日香的叮嘱——“遇到不会处理的事情就打电话给我”——于是用门口的座机拨通了母亲的电话。




“Mutti,家里好乱,我好害怕。”




“别怕,我在这里。”




“Mummy!”




“嘘,Mutti睡着了,我们不要打扰她。”




“嗯嗯!Mummy在哪里呀!”




“在这里。”




真理蹑手蹑脚地从卧室里走出,把小家伙从地上抱起来:“在同学家玩得开心吗?”




“嗯!但是见到mummy更开心!”




“有从Mutti那里听到想听的故事吗?”




“有喔!但是跟mummy讲得好不一样。”




“那你要讲给我听听喔。”




“好!”




“不过,不可以告诉Mutti,要保密喔。”




又是这一句话。为什么大人总是神神秘秘的呢?樱歪着头想。很多年后她才意识到,六岁的时候,关于how I met your mother这个问题,她见证了太多那个年纪本不该接触到的秘密,不过,这其实只是家族传统里很小的一部分而已。




————




[1]Mutti:德语里的mummy,因为是名词所以始终要大写首字母。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