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行还是不行?

作者:乙羽
更新时间:2019-01-11 13:19
点击:153
章节字数:347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我们去帮下她们,好不好嘛?」

「嗯,但是……」

「但是什么,你什么时候学得这么小气?就这样决定了,好不好嘛。」

梨子摇着曜的胳膊撒娇,曜没办法只好同意,梨子认定的事就没人能拦,也知道自己不会无故反对,不知她来这套为哪般。

要说这样大包大揽打赢下来有些托大,毕竟连人家的套路都没见识过,但梨子的音乐造诣非同一般,如果她来做指导可是专业级的,恐怕难找出更合适的人选。


看大家连小公主都眼巴眼望看着自己,弄得自己恶人似的,「好吧,但是你……」

会意后小公主连千矢都故意欢呼起来。


待到下舞场,曜的紧张感就消失了。小公主虽然小,但俨然这群人头领,那个女战士搜索队的队长,就是副手,组员也是那群女战士中条件最好的几个。所以大家都见过,也算患难之交,也就没什么生疏了。


因为日期临近,排练也是按实战要求做最后练习,大家都很放得开,只有小公主有点羞答答。唱歌跳舞的连她自己有八人,还有几个打节奏,吹一些简单乐器。乐曲虽然嫌单调,但搭配得也马马虎虎。

曜惊讶这般歌舞竟是这样现代,简直和她们Aqours风格相似,虽然具体说不清哪里相仿,就是觉得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不是动作上,更多体现在情感中。

刚刚她还担心,这里的歌舞,是接近毛利舞一样的东西……那就尴尬了。曜为自己的设想感觉很害羞。


一曲终了,连几个闲来看戏的居民一齐叫好。

小公主激动的红着脸,拉着千矢翻译,询问曜她们的意见。

「原来是在模仿我们,很有想法,也挺有意思的,但问题也多得很,时间有限只能大方向做些调整,我们先从刚才小公主和队长的位置说……」梨子大喇喇比划起来。

「喂喂,怎么这么随便就说人家在模仿我们呢?」曜扯了扯梨子衣角小声说。

「一看就知道。我们威名早在这个岛上被传颂,没什么好奇怪啦。」

听完千矢翻译,小公主笑嘻嘻拿出一台带屏幕的便携播放器,又找出一张光碟,珍宝一样捧给她们看。

曜一看果然是Aqours的专辑,还是去年限量版。难道真和梨子不停念叨的那样,Aqours在这个千歌岛也很受欢迎吗?但看起来又不全是那么回事。


「因为两年前也就是十二岁生日时,小公主得到了这台播放器后就开始搜集各种光碟,」千矢开始替小公主解释,「这一张是本地商人在日本米商丢弃的杂物堆里捡到的,丢给了他女儿玩,没处放,她朋友又给了朋友的朋友……后来听说小公主有播放器就找到她……」


原来是这么回事,曜又为刚居然要相信梨子自鸣得意感觉脸红。但她也不必妄自菲薄,至少岛上少女们因为那张光碟,都成了Aqours的粉丝。


「就是这样,现在的歌舞虽然不是直接照搬,但也受到了你们很大的启发。」千矢酣畅淋漓地解说完成。

特别说一下,她的翻译风格很有趣,有时小公主或她们说一句,她翻译一大堆,有时解释半天,她只给出一句甚至一个词。不知这些翻译加入了多少原创,反正大家都觉得很好懂,实际交流似乎也没什么问题。


「哼哼,你们还算有眼光,」梨子很得意,「我的艺术能学到一点皮毛,就能把老天感动的稀里哗啦。你们真赚到了。但以前你们的舞蹈是什么样子的呢?」

「是啊,是怎样?」

曜和千矢也非常有兴趣。


「等~」小公主又蹦跳着去取另一张光碟。

「啊哈,这都是什么啊!」

「我不行了。」

大家看得目瞪。梨子捧腹大笑。

「梨子,要尊重人家传统!」

「尊重尊重,耳朵都磨疼了,看你表情也没尊重。」

「只是……初次看的话,和想象……」

虽然这么说,但曜也实在找不到更好说辞来维护原本的部落舞。她也感叹这种部落舞还真是和毛利舞有诸多共同之处。


「没关系,」小公主从千矢那了解两人争论内容后,解释说:「这是上届的实况,小□方晴子教授让人录制的,你们看这些跳舞的人……」

梨子:「都是些欧巴桑?」

小公主:「是我妈妈和阿姨们。这样难为情的动作,我死也不要学。」

这时一直在旁边偷笑,没说过话的队员们也表示赞同,说是看了小公主新编的舞蹈才决定代替妈妈参加表演,纷纷称赞小公主真的很厉害。把小公主弄得脸红红很不好意,直往曜梨身后缩。


梨子也竖起大拇指鼓励说:「有志气,我收下你这个学生了。」

曜:「但是这种很重要传统活动,这样随意改过后也没关系吗?」

小公主:「原来的也一直失败,所以妈妈她们才会隐退,悄悄说,大人们都不报什么希望,索性交给我们了。」

梨子:「就是,传统不也会变,我们继续排演……你们看,画面里那个手舞足蹈的家伙……是晴子教授?」

「真的是!」

曜一看,果然,屏幕中的教授拎着半瓶酒,完全找不到电视中端庄的模样,醉醺醺地一起唱跳,喝彩。但部落人对舞蹈就有点冷淡了,对她奇怪的行径更感兴趣。

「哈哈,改得有理,改得好,别去管教授了,除非她转行干偶像否则才没啥兴趣。」

啪~

梨子阖上播放器,让千矢传令,大家继续。

部落祭奠不比一整晚演唱会,舞蹈只有三段,时长共计半个小时多一点,小公主带领下,队员们又全神贯注演练了后两段,才注意到大厅外围有略见羞涩的鼓劲喝彩声——这个排练大厅是用轻质木料搭建的,没门也没窗户,就是个可避雨的大棚子。因为岛上四季宜人的气候,民众温和又有点怕羞的性格,这样的场所随处可见,非常的和谐。


停下来喘口气擦汗,队员们觉得表现还算成功,也都非常的兴奋。大家围在一起准备听两位超级偶像的指导。

「啊……」梨子清了清嗓子,正要发表高论,大家洗耳恭听之际,突然外面又传来一阵骚动。

「又是他。」梨子看了看外面,皱了皱眉,原来上午时破坏气氛,嚷嚷着什么「梨子能当男人用又怎样,也不能让麦粉树发芽」的那个矮壮男。

这边的群众好像很忌惮或者不想和他扯上关系,看他出现又都默默离开了。


矮壮中年男也不在意其他人,径直走了进来。

「这算什么嘛!我们被针对了?」梨子和千矢抱怨。

有趣的是队员们可不怕他,都气势汹汹瞪着眼,呼一下就都迎了上去,撸胳膊挽袖子对他喊话。

看这光景曜和千矢都暗笑,这些队员其实是小公主的亲卫队吧。早上在山猪面前丢了面子,现在刚好想往回找。

中年人一脸不屑,但也不敢真刺激她们,他也不傻,真吃了亏不但没人撑腰,还会成笑料。他对队长说了几句,队长一摆手,队员们不情愿的让开了路,但仍然警惕盯着他。


「他是来替副族长传话,是来找我们的。」千矢悄悄告诉曜和梨子。听小公主也说过,千歌岛因为地形被分为两部分,大一点这边住着族长,另一边副族长,双方政见颇有不同,有点两方对峙的意思。

「什么事?」梨子对他自然没好感。

「那个俄罗斯人……」

「老爷爷啊,」千矢做了个鬼脸,「哈哈,总觉得忘了点什么,原来是他。」

曜她们也只能默默表示赞同。


「听说你们晚上就要做船走了,还不赶紧把他领回去,别想把他悄悄丟我们这不管,他喝酒的样子吓死人,我们可没那么多给他喝,他吵闹起来别人会说我们虐待他。」

「谁说要丢下他,不要小人之腹。现在没空,多在你们那放一会吧,才多大会功夫。」

梨子吐槽完,又悄悄对曜说,可惜,要能把他丢在那不管,也顺便治治那帮家伙就好了!

曜:「哈哈,不要计较那么多了,我们还是抽个空过去看看,早点做好准备。」


「副族长让我祝你们旅途愉快。还有建议你们少管闲事。」

「他什么意思?」

「哈哈,不不,那是我的意思,只是不想你们白费功夫。」

又转向小公主她们揶揄几句,小公主还没怎么表示,其他人已经怒发冲冠了,队长带头冲上去想揪住他暴揍一顿。

没想他滑溜溜腿也好,扭几下就在被合围跑开了。大家一愣神,他已经远远跑出一段距离,见没人追他才停下。转身又嚷了几句才在众人斥骂中扬长而去。


到底怎么回事?想找千矢打听,千矢听到的不过是她们歌舞白费力气,族长舍不得小公主什么,不着边际的几句。

询问小公主,她说没什么,然后就咬着嘴唇不肯再说,但神情暗淡,忧郁得不像这个年纪年纪的孩子。看队员们也都面有难色,欲言又止。


「好了好了。」见强问也不行,梨子转换了话题,「我们继续练,到时让小神山吐雪,让那帮浅薄家伙无地自容。我看你们的舞蹈就很好,再多个人就更好了。千矢,你先顶上。曜,你……」

「对,一定要努力演好给他们看,但这样完全抛开原来的舞蹈真好吗?」

「怎么不行,刚才起你就不断泼冷水,影响我方士气,好了这里不需要你了,正好你去看看俄国爷爷,打探下消息,快走快走!」

梨子突然生了气,把曜往外赶。


「但我不懂这里的语言,也不认人认路啊。」

「自己想办法。」


「去找祭祀婆婆吧,」千矢一旁建议,「她住在这两块岛的中间,刚好顺路,婆婆也懂一点英语,一定能帮上忙。你只要顺着大路一直向对面走,就能看到婆婆的树屋,很特别呢,你看了就清楚。」


于是曜闷闷不乐独自上了路。

打探消息?她心一动:梨子是想……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