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失恋的葡萄酒是大人的味道(2)

作者:麦麦医生学写文
更新时间:2019-01-13 18:59
点击:269
章节字数:326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傍晚的地铁上爆发出一阵狂笑,惹来车厢内乘客一片好奇的目光。

“你男票都要跟别的女的结婚了,你居然一点都没发现啊!小篮子你也太傻得可爱了啊!”

听闻我被男友无预兆劈腿的悲惨故事,好友李思甜不禁笑得前仰后合。我慌忙捂住她的嘴:

“别、别说这么大声啊!我、我不要脸的嘛!”

“谁叫你这么笨啦,男友搞外遇这么久你都没发现,活该被渣男骗得团团转,”

李思甜一把抱住我,笑嘻嘻地撩拨一下我的下巴:

“我看你呀,干脆嫁到我家去算了,正好我还缺个暖床的人是吧?”

“才不要嘞!你晚上睡觉又磨牙又说梦话,跟你睡觉会折寿的好伐!”

我故作嫌弃一般笑着推开她。

李思甜是我的同事,也是我在单位上少有的好朋友。这家伙目前执教一年级,与二本英专毕业,在学校当代课老师的我不同,李思甜是对外汉语专业研究生,年纪轻轻就当上了班主任。她的家境也颇为优越,父亲在机关部门担任领导职务,母亲则任职于某企业的管理岗位,可以说是妥妥的中产阶级。

(作者注:文中“代课老师”指临时聘用/借调的教师,属临时工性质,而不是指某老师帮另一位老师代课)

“话说啊,你男友还真是有够渣的,”

李思甜一边捏着我的脸,一边若有所思地喃喃道,

“居然抛弃了我们可爱的小篮子,他眼睛可真瞎啊……要我是他的话,准把你好吃好喝的供着,舍不得你受一点委屈。”

“更正一下,他已经是‘前男友’,是过去式了,”

我轻轻靠在思甜的肩头,任她随意捏弄着,

“再说了,他哪有这个条件把我供着?是我供着他才对。我月工资才三千多,还每个月转给他八百供他开销……瞎了眼的人应该是我才对啊。”

“我也觉得你有点瞎。你看看你养的哪里是小白脸,分明就是只白眼狼好吧。”

平心而论,硬是要算条件的话,我在省城上班,有正当职业,不管怎么说也比他一个无业游民要强多了。只怪我当初看走了眼,被他懂音乐的“艺术家”逼格迷了心窍……现在想来,这种男人别说顾家了,就连自食其力都难。

“而且,他这种家伙怎么可能找到老婆嘛!我就不信有人眼睛比我还瞎,愿意把这种人捧在手心里。”

忽然间,我注意到了不对劲的地方:前男友长相普通,收入基本为零,二十四五了还在啃老。按理说,这种废柴就应该打一辈子光棍,能有我这种女朋友都是他前世修来的福气了。

“嘛,也不排除有那种家境殷实,只想找谈恋爱那种感觉的女生啦。”

思甜松开了捏住我脸颊的手,转而朝我的鼻梁进攻:

“不过说句不好听的,这么好的事不一定会落在他头上。我倒是觉得还有另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喂喂别捏住我鼻子啦,你想闷死我啊你!”

“你傻啊,好好动脑筋想想,什么女人不缺钱,又能把男人骗得五迷三道的,还专门爱找老实巴交的那种?”

“嗯?世界上哪有这种女的啊?”

如果一个女人有钱又迷人,那她择偶的选择面自然很广。但偏偏她又找了像我男友这种没啥亮点,小县城里老实巴交的待业青年?我不禁细细思索起来:

既然她放着好男人不找,偏要找条件欠佳的那种,难道说这个女的口味很特殊?唉,哪有这种可能啦。那么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她有着某种缺陷或者说是难言之隐,导致不可能获得优质男人的青睐……

“不对,难道说——”

忽然想到了什么,我不禁一下子坐直身子,冷汗顺着我的额头留下。这个傻子,一准是着了哪个小姐的道了!

下意识地拿出手机,想拨出那个熟悉的号码,但李思甜却不由分说地抽走了我的手机:

“刚被渣男劈腿,现在就开始心软了啊?我估计你前男友现在正和他那个B*tch打得火热,你去劝难道他会听得进吗?”

“可、可是!”

我哭丧着脸想要争辩什么,但思甜一句话便让我断了这个念想:

“再说了,现在跟你前男友打kiss的那张嘴,说不定含过无数的那啥——”

“别、别说了好恶心!”

脑海里浮现出不可描述的画面,我不禁一阵反胃:

“都怪你,我今天晚上要吃不下晚饭了啦!”

“那好办,等会咱俩一起去吃火锅,我请你!这下总该有胃口了吧?”

“呜!看在火锅的面子上我今天就原谅你好了……”

到头来,我最终还是悲惨地接受了被甩的残酷事实。

城西,沿江风光带。

下午五点下班,吃完火锅已是七点半左右。我正坐在江滨公园的长椅上,让渐染寒意的晚风吹走纷乱思绪。

为了“庆祝”重返单身,本来吃完饭我还准备和李思甜一起逛街看电影,可中途思甜接到家里的电话说有急事,便急急忙忙打车赶了回去。

“实在抱歉!我弟弟又不知道跑去哪里玩了现在还没回家,我得回去帮着找一下……作为补偿下个星期我请你去吃米其林吧!”

慌慌张张地双手合十道歉,李思甜又叮嘱了我些诸如“不要再为渣男伤心啦!”、“回家路上注意安全哈!”、“不要一个人喝酒啊!”之类的话,这才坐上的士离去。

嘛,能有这样一个贴心的好朋友,看来我还是满幸运的啦。回想起她对我的关心,我的心中慢慢漾起一阵暖意。

从我上班第一天起,这姑娘就成了我的知心好友。虽然家庭环境优越,但李思甜的身上看不到一点X二代的架势:

她能提着CHANEL的包包陪我一起吃路边摊,明明有辆自己的凯迪拉克,但每天下班依旧陪着我一起挤地铁。不管对谁她都能笑眯眯地大方应对,面对地铁色狼时又能毫不犹豫地冲上去老拳伺候……

一言以蔽之,李思甜她帅爆了。

不过就是这样帅气的女生,二十五岁了却依旧没有男朋友。与软糯的名字不同,李思甜留着一头清爽的及肩短发,眼睛里总闪烁着机灵的神色。高挺的鼻梁下嘴唇饱满而红润,略施脂粉便能在人群中脱颖而出。

出众的外貌加上殷实的家境,着实让大多数的男生望而却步,连追求的勇气都拿不出。但李思甜本人却不以为意:

“干嘛要找男朋友啊?是电视剧不好看还是零食不好吃?反正我觉得单身挺好的,先让我自个儿多逍遥几年呗。”

唉,要是李思甜是男生就好了。我的脑海里浮现出奇怪的念头。

不过就算有像李思甜这样爽朗又帅气的男生,他也完全没可能看上出身农村,土里土气的我吧?

正当我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莫名其妙的事情时——

「ま、待ってリカちゃん!パパの話を聞いて!」(等、等等啊Rika酱!听爸爸把话说完啊!)

冷不丁地,前方拐角处传来男人的声音,还没等我回过神——

「いやいやいや!パパ大嫌い!」(不要不要不要!爸爸最讨厌了!)

一个小女孩忽地从道路一旁冲了出来。看见坐在长椅上的我,她愣了一下便瞬间打定主意,如同猫儿一般钻进了我坐的长椅下。

“啊、啊嘞?”

被这突如其来的遭遇吓到,我惊异地低下头看向位于正下方的女孩,可她却“嘘——”地对我打了个手势,示意我不要声张。

这、这是什么情况啊?家庭纠纷吗?还没容我细想,一个穿着西服的男子便紧跟着跑了过来。从刚刚的对话来看,这个男人大概是躲在椅子下那个女孩的父亲了。

‘Excuse me…but did you saw a little girl running through?’

四处寻不见女孩的身影,男子望见我坐在一旁,便一副焦急的表情用英文向我询问。喂喂喂,你女儿正呆在我屁股下面呢。刚想这么开口的瞬间,我便感觉小腿被人猛掐了一把。

‘Ah…I saw her run that way.’

忍住想叫出声的冲动,我强装出笑颜随便指给了他一个方向。男人没有多想,丢下一句“阿里噶多”便风风火火地跑远了。

啊啊啊,真怀念这种感觉呢。记得小时候我和父母出门时吵架,也这么不管不顾地跑掉过。结果父母甚至连找都没有找,我饿着肚子在街头流浪了一天,最后被民警送回家的时候,母亲正在为弟弟做夜宵,而父亲呢,正在邻村和别人喝酒打牌呢。

想着悲凉的往事,我轻轻敲了敲长椅:

“没事啦,你父亲已经走远了,可以出来咯。”

啊,习惯性用中文说话了。正当我担心小女孩能不能听懂时,女孩无言地从椅子下面钻了出来,连看都不看我一眼便想要走开。

啊嘞,这么没礼貌的么?我好气又好笑地一把拉住她的手:

“喂喂,一点感谢都没有就想走啊?”

听见我的话,她一下子转过身,以警惕的眼神眼神盯着我,然后——

“你很烦诶!我可没拜托你帮我啊?”

女孩以流利的中文开口,声音如银啼鸟般动听。清朗的月色中,她的脸庞精致而清秀,栗子色的齐肩短发在月光下流泄着柔和的光芒。细密的睫毛下,一双琥珀色的眸子闪烁着光彩,透着与年龄不相符的,大人般的神色。

我呆呆地望着她,不知不觉间屏住了呼吸。就在四目相交的那一刻,我仿佛听到了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的声音。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