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上

作者:peZ♬
更新时间:2019-01-07 00:58
点击:44
章节字数:674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1939年的正月里,横滨熙熙攘攘的街头迎来了又一个干燥而晴朗的早晨。

诗织在人群中不断地穿梭着。时髦的烫发在寒风的吹拂中显得有些纷乱,额头上沁出的点点汗珠顺着脖颈慢慢流淌。她在奔跑的途中不时地看向腕部的手表,乌黑透亮的双眼流露出紧张与焦虑的神情。

“诗织,早啊。”一位梳着丸髷的中年女性在看到少女后,忙停下与他人的交谈,向着少女说道。

“早上好,佐佐美阿姨。”诗织没有停下脚步,“不好意思,我还有急事……”

“哦,记得下次来……”佐佐美想抓紧时间向诗织说些什么,可还没等把话说完,少女便消失在了视野中。对此,她带着点不满的情绪小小的抱怨了一声。

那位被撇在一旁的妇人似乎对诗织很感兴趣。

“是哪家的姑娘啊?”

“那可是伊藤大佐家的千金哦。”佐佐美口齿清楚的回复道。

那位妇人像是知道了十分不得了的消息,感叹了一声。而后两人又继续有说有笑的聊了起来。

在告别佐佐美之后没过多久,诗织到达了自己的目的地——蓝珊瑚剧场。那是附近较有人气的一间剧场。因为上演的节目总是很精彩,所以时常可以在观众的人流中捕捉到一些显赫人物的身影。诗织,正是这间剧场的当家花旦之一。

剧场的门口张贴着一张巨大的海报,内容是名为《永别了,吾爱!》的舞台剧宣传画像,标题下方还用鲜艳的红色字体写着“大好评公演中”的字眼。

诗织伫立在海报面前,痴痴地笑着,思绪仿佛陷人了遐想之中……

此时,不远处传来了一声招呼。

“这不是诗织吗?早安。”

“啊,玉姐,早安。”诗织转过身去,发现是同为剧团成员的玉正向自己走过来。

“怎么了?还出了汗呢。”玉有点怜惜的问。

被提醒了之后,诗织急忙拿出口袋里的手帕拭去额头上渗出的汗珠。

“今天也是自己过来的吗?”玉一边这么说着,走到诗织身旁帮她端正了一下仪容。

“嗯,最近都是的。”

“要我说啊,这种天气还是让佣人接送吧。”

“没关系的,基本都是乘坐电车,而且步行还能当作锻炼体能呢。”

“哎哟,年轻就是好啊,有活力。”

“哪里,玉姐也年轻着呢。”

“你就别恭维我了,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玉笑着说。

“没有的事,我可是认真的。”诗织用不苟言笑的神情表白着自己的真心实意。或许是已经习惯了她的性格,玉没有再对此说些什么,而是催促道:“好了好了,先不说这些了,赶紧走吧,不然又得被城崎那家伙唠叨了。”于是结束了寒暄的两人并排着走进了剧场的大门。

夜晚七时许,更为深浓的寒冷拂散了人们的闲情,以至于在街头巷尾都觅不着半点信步的雅致。不过,蓝珊瑚剧场的主舞台大厅内却是座无虚席,甚至还有不少人特地搬来了小板凳在空隙处坐着。

然而到场的观众中,无论男女,此刻的面容都显得忧伤难过,似乎眼前正上演着一出惨绝人寰的悲剧。

“明天我就要出征了。”舞台上,西装革履的男主角面向诗织,俊秀的脸庞显现着凝重的神情,“也许,我们已经无缘再次相见。即便如此,你还愿意在这里等着我吗?”说完,立刻满怀深情地递出了手中的戒指。

一袭深蓝色洋装打扮的诗织毫不犹豫地接过了这枚信物,在脉脉地注视了片刻后,真挚地回复道:“我愿意,无论何时,我都会在这里等待着你的归来。所以,请你一定要回来……”不等她说完,男主角便已将其揽入怀中。这一幕,已让场下的许多观众忍不住小声啜泣。

在过场黑幕之后,灯光再次照射到了两位主角的身上,不过此时的他们已然背身相向。神色凝重的男主角朝向深邃的黑暗处迈着如同灌注进了铅水的双腿。而忧虑的少女,则面向观众,吐露着哀切的心声:“我深爱着他,因此,即便自己的这份执着无法有所回报,我也会选择安静地等待,哪怕未来只是一片孤独的黑暗,我都依然无怨无悔。因为,那是——我活过的证明啊!”

话音方落,象征表演结束的黑幕再度降下。现场的观众们已按耐不住自己的感动,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瞬时间倾泻而出的热情回荡在大厅内经久不衰。片刻之后,演员们手挽着手,映着灯光再度出现在了舞台上,向到场的观众们致谢。

演出结束后,一位剧场的工作人员不停地与走下台的各位演员打着招呼。而在男女主角走过身边的时候,更是提高了嗓门:“真不愧是仁美小姐与诗织小姐啊,俩位的表演真的是一如既往的精彩。”

“哦?谢谢。”听过了这句恭维,饰演男主角的高个演员摘去了头顶的西装帽,露出一头垂至脖颈处的干练黑发。她漠然地扫了一眼那名工作人员,不予过多的理睬,径直走开了。

看到这一幕,跟在她身后的诗织像是自己做错了事一般,有些害羞的向那名工作人员说道:“城崎先生,请您不要在意,仁美她有时候就是这样冷冰冰的。不过今天也是辛苦您了。”说完,朝着城崎鞠了个躬,然后小步跑向了仁美。

虽然自己的热情没得到什么像样的回复,不过城崎这会倒也是顾不得她们,很快便开始张罗下一场演出的准备。

在追上仁美后,诗织开始责备她冷若冰霜的态度。

“你怎么每次都对城崎先生那样冷淡呢?”

“每天的排练以及两场演出就已经够累的了,我实在没有过多的精力再去应付别的事情。”仁美的态度有些淡漠。

“可这种基本的礼节还是应该具备的吧,不然可是会被人说闲话的哦。”

“好的好的,知道了。”仁美显得有些不耐烦了。

“还有啊,在台上向观众致谢的时候,你的表情也很严肃,这样会太没有亲和力的啦。”

“——”

“怎么了吗?”仁美突然间拉长了脸,且沉默不语。这令诗织有些纳闷,可还没等她猜到原因,仁美便转过身来,面带爽朗的笑容问道:“今天不去看看观众们送来的花儿?”

见话题被故意岔开,诗织立刻摆出一副不肯罢休的样子,她紧盯着仁美说:“这是这,那是那,一码归一码!”

然而仁美却没有再理会她,“那我可是先走了哦。”她这么说着,自顾加快了些双脚的频率。

“喂,等等我!”看到仁美有意撇下自己,诗织有些生气的朝她大喊。可仁美听到后非但没有停下脚步反而越走越快,并丢下了一句:“我可不等短腿的女人。”故意拖长的语调像是在嘲笑诗织一般。

“真是的,总这么任性呀!”尽管表面上不太情愿,可诗织还是紧紧地跟了上去。

由于许多观众都买了下一场演出的票,故而此刻的大厅之内颇为清静。

俩人在接近堆放花篮的角落时,从里面突然冒出来一个人影。

“佐佐木先生,晚上好。”诗织向那位身着工服的男人说道。

“喔,是诗织啊。”在同诗织打完招呼后,佐佐木也注意到了在她身后的仁美,“还有仁美呢。”

“今天也辛苦您啦。”

“哪里哪里,辛苦的可是你们。”佐佐木笑着继续说道,“多亏了你们俩在,所以剧场的生意才会这么好。”

“您过奖了……”芳子露出了腼腆的笑容。

“你们俩是来看花儿的?”

“是的。”

“哎哟,今天也是送来了不少呢,我可搬到现在才算好。”

“真是辛苦您啦。”

“应该的应该的,那我就不打扰你们啦。”佐佐木看了一眼仁美之后说道。

送走了佐佐木之后,诗织迫不及待地走进了堆放花篮的角落。

“今天也是送来了好多呢。”

看着眼前塞满了各式花篮的角落,诗织解颜而笑。尽管对于其他人而言,这样的场景早已司空见惯,可诗织却犹如初见似的,兴奋地四下玩赏、比对着各个花篮。

一盆盛满了各色桔梗花的花篮获得了最终的胜利。她在那盆花篮前停了下来,饶有兴趣的观察着,不一会,发出了清脆的笑声。

“嗯?有什么好笑的吗?”

“这盆,今天也送来了呢。”诗织眯起了灿若星辰的双眼,用手指了指面前的花篮。

“喔,是吗?”仁美的语气平淡,她一面说着,走到了诗织的身旁。

“印象中,最近的演出这盆花可一次也没落下,却什么祝语也不写。”诗织看了一眼仁美,接着说:“总感觉有些神秘呢。”

“也许是那个人的偏好吧。”仁美俯下身子打量了一番眼前的那盆花,“不过,只是一味的付出,却也不说明自己的用意,如此含蓄的行为,意外的有些浪漫呢。”说完,便准备转身离开。

“嗯,想必是位相当优秀的绅士吧。”这么说着,诗织的脸上泛起了些许羡慕的神情。

“也许吧,不过……仔细想想也有可能是长得极丑的秃子?还是特别肥胖的那种。”仁美毫无征兆的改变了话题的走向,并回过头来一脸坏笑的看着诗织。

这句玩笑穿过了诗织的意识,使脑海中关于那个男人的形象突然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她不自禁的笑了起来,不过很快便意识到了这很无礼,于是控制住了情绪,打算纠正仁美的言辞。

正在这时,一位高个的男人推开了大厅的门走了进来。看到了正在交谈的两人后,站住脚向她们有礼貌的问了个好,然后急匆匆地走开了。大概是落下了什么东西,正急着去寻找,所以不过十几秒钟的时间,便已看不到了人影。然而他带进门的那股寒意却未能与他一同消散。只见仁美颀长的身体微微打了一个寒颤,然后眨了眨眼睛说:“等会你想吃什么吗?这么冷的天,刚出锅的天妇罗应该不错,要不绕个远路去哲哉老爷子那坐坐呗?”

“好的,我也很久没去他的店里了。”诗织的心绪被那名男子所打断,已经忘记了刚才的事情,平和地做出了回复。

“不过,先去把衣服换了吧。”

“嗯……”

正当俩人打算离去的时候,被身后突然冒出的一句喊声叫住了。

“哎,我一直在找你们俩呢!”

是玉的声音。

“你俩在这瞎晃悠什么呢,害的我一顿好找。”俩人转过身去,只见穿着戏服的玉正向着自己走来,宽大的衣摆在风驰电掣的步伐下张牙舞爪的飘动着。

看到她一副火急火燎的样子,诗织立刻询问道:“玉姐,有什么事吗?”

“哦,美玖的小舅子从满洲捎来了些点心,她带来让我们尝尝,可你俩一直不在,我就出来找你们了。”

“那可真是麻烦你了,不过我们也正好要回休息室呢。”

“赶紧吧,那边的点心手艺纯正,味道可好哩。”

“好的。”

诗织应了一声,拉着仁美跟在玉的身后朝着休息室走去。

温暖的休息室内坐着好几位演员,她们见到诗织等人进来了,便立刻打起招呼。

“啊,两位主角终于来了”。

“哎哟,可算来了。”

“玉,你的那份还留着哦。”一位带着浓郁关西腔的女人对着玉说道。

“好咯,多谢啦,美玖。”

“快快,你俩,快去卸妆吧。”

诗织与仁美在谢过美玖之后,依次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她俩的座位朝北,是紧挨着的。其余环绕着房间的座位则是留给了配角们。每个座位前都有着镜子、胭脂盒、梳子以及储放化妆品与一些个人物件的三层小木柜。东北角存放着一些因某几位演员的个人喜好而拿来的观众所赠送的花篮。屋子的中央则摆放着一张方形茶几。温雅的灯光下,几个女人正围在一起七嘴八舌的聊着天。

“我说啊,刚才又看到那个带着眼镜,穿着很脏的秃子了。”

“啊?又来了?”

“对啊,还看着阿玉笑呢,哎哟,别提有多瘆人了。”

“恐怕是看上我们阿玉了吧?”

“正好,阿玉还没主呢,将就一下呗?”

“说什么呢!我就是不嫁人也不会凑合那样的家伙。”

正打算剥开点心包装的玉,听到众人拿自己做调侃的对象之后,有些不悦,皱起了眉头,不停的眨巴着那双小眼。

“不过,依现在的局势看,以后会有越来越多的男人去到前线吧。那样的话机会不是越来越少了吗?”

“到了那个时候再说吧,现在只要顾着眼前就好了,不然做了寡妇可更难受。”

“哎哟,不愧是美玖,已婚的女人说出来的话就是不一样啊。”

说到这,众人哈哈哈的笑了一阵。不过,很快就停了下来,议论起了别的事情。

“还有个事情啊,你们注意到没,那一盆的桔梗,今天也送来了呢。”

“哪一盆?”

“还能是哪一盆。”

“是什么都没写的那一盆吗?”

“是咯。你们说啊,那到底是送给谁的啊?”

“我猜,是送给诗织的吧?毕竟是大家闺秀,又生的这么水灵漂亮。”

“说不定的哦?”这么说着,大家将目光都移向了还在卸妆的诗织。

诗织察觉到了这一点。如冰似雪的肌肤立刻染上了一片红潮,她停下了手,却不好意思与大家对视,只是十分娇羞地说了句:“根本没有这回事吧……”

“哎哟,还难为情呢。”

“就是嘛,是在笑话我们这些又干又瘪的老太婆咯。”

美玖的这句玩笑,又引得众人哈哈大笑。

“那么,这会不会是送给仁美的?”

“嗳?”

“我觉得有这个可能,虽然为人是冷了点,可毕竟生的那么俊,平日里特地送来花篮和礼物的女观众可不少呢。”

“是啊,那男角的扮相,看了之后真是叫人念念难忘。”

听着他人的赞扬,仁美倒显得十分坦然,一边继续卸着妆,一边淡淡地回复道:“那样的话可是让我很困扰啊。”

“哎哟,真是不害臊,好好学学人家诗织吧。”

随即又是一阵大笑。

“不过啊。”看大家都笑的差不多了,突然有人插了一句,“有诗织在,那些人怕是没法得逞吧。”

“对啊,仁美来了才几个月呢,就已经粘上了。”

“就连那些普通人没法进入的场合都一起带着去呢,不知是找的什么理由。”

听到这,诗织立刻转过身来辩解:“没有的事!那只是……”此刻她的脸颊已羞红如熟透了的苹果,似乎再多说一句便会承受不住,于是又转回身去,故作镇定的继续卸妆。

“只是什么?说嘛。”

“哎哟,反应可真大呢。”

诗织可爱的举动,引得众人又是一阵大笑。不过,大概是觉得已经捉弄够了,在笑声停止后,美玖等人叽叽喳喳的开始说起了别的事情。

“你不吃吗?”仁美藉着那份嘈杂向诗织问道。

“过一会吧,你呢?”

“我不太喜欢甜食,这份你拿去吧。”

“这怎么好意思呢。”

“拿着吧,我知道你喜欢吃这些。”这么说着,仁美将自己的那份点心放到了诗织的面前。诗织知道自己拗不过她,就笑着收下了。

随着夜色见深,表演的节目都已结束,于是各位演员也不等来城崎的号令便决定就此四散。仁美与诗织随大伙一同离开了剧场,朝着哲哉家餐馆的方向走去。

室内外的巨大温差令仁美有些不适,在走了一段后,她抱怨了一句:“外面可真冷啊。”声音仿佛都在颤抖。

“嗯,毕竟是一月份呐。”诗织这么说着,故意哈出了一口白气,然后再用手去将其撩开。

“这不是我送你的手套吗?”

“嗯,戴着很暖和呢。”

“还以为你不会喜欢这种便宜货的。”

“没有的事,只要有人送我东西,我都会很开心的。

“哦?那下次有机会的话,我再送你别的。”

“嗯……”仁美的话语让诗织脸红了,不过她们正好走到了街灯昏暗的地方,故而仁美并未察觉。

“不过你最近怎么不让佣人来接你了?我听玉说你今天早上也是跑来的。”

“之前演出的时候,我觉得有些累。想了想可能是体力跟不上了,所以打算多走动一下,加强体力。”

“这样的天气,出了汗的话很容易感冒的,还是注意一下吧。”

“嗯……”诗织轻声答复着。

“呵呵,我还以为是之前我说你专车接送派头太大的缘故呢。”

“没…… 没有的事啦。”

“那你这样不是每天都要早起晚归了吗?你爸爸不会有意见?”

“父亲并没有多说什么。”诗织停顿了片刻,继续说道,“而且现在的参谋本部也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并顾不得我这边。”

“嗳,大官确实任何时候都很忙呢。”

“是的吧,关于工作方面的事情我没有多问,父亲也不允许我去关心。”

“喔,换做是我的话,也会这样。”

“嗳?果然也是会这样吗?”

“嗯。不过你在别的方面有要求的话,你爸爸应该不会有所阻拦吧?比如有什么想学的东西,将来想做的事情之类的。”

“应该吧,不过目前还没往那方面去想过。”

“这样吗……?”

“你有考虑过了?”

“嗯,将来,我想到中国去学习京剧。”

“中国吗……”

“嗯,小时候父亲带我到新修复的帝国剧场去看过梅兰芳的演出,真是太精彩了。我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喜欢上了戏剧表演的。希望——怎么了吗?”仁美本打算接着说下去,可看到诗织的情绪突然间变得十分低落,便关切地询问她的情况。

“那里的人民现在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吧。”诗织没有回答仁美,而是在陈述着自己的意见。

“嗯,是的。”仁美紧锁着眉头,对话内容的偏向使她心生懊悔。她半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别的事情来终结这个话题。不过,事实却没能如她所愿。

“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呢?去做那么残忍的事情。”在说出这句话的同时,诗织脸上的表情也逐渐变得悲伤。

“这不是我们能决定的事情。所以还是不要……”仁美试图阻止诗织继续进行臆想,可诗织并未接受她的好意,而是继续说着:“不止是那些,就连表演也是。”

听到了这句话后,仁美的眉毛像是连在了一起,她问:“你是不喜欢现在的工作吗?”

“也不是的,和大家在一起,有说有笑的,很开心。美玖姐也好,玉姐也好,平时也都很照顾我。可是……”诗织慢慢减缓了脚步直至停下,“这种表面上看似是为了抚平他人心中忧伤的演出,只是因为抓住了人们内心的情感而与之产生了共鸣,在大获成功的同时却也变相加深了被侵害一方所受到的伤害,这样的行为不就是在助纣为虐吗?”随着话语的增多,她的情绪也愈加的激动,甚至于眼角都浮现了泪花。

看着诗织难过的神情,仁美打算说点什么来安慰她,然而前方不远处突然走出的一小队巡逻兵却打断了她的心绪。两人站在原地,平静的注视着那支整齐划一的队伍从自己的面前走过。直到再也听不见那响亮的脚步声时,仁美才回过神来。她伸出手从后方环抱住诗织,温柔地说道:“不要再去想这些我们无法左右的事情了,把握住眼前就好。”

这句话,为诗织片刻前被刷白了的思绪再次填上了名为现实的音符,她拭去了眼角的泪水,轻轻的应了一声。

“走吧,已经不早了。”看到诗织的神色逐渐恢复了正常,仁美也显得不再是那么担心,她抽回了手,可视线却还停留在诗织的身上。

后知后觉的诗织一边向仁美道着歉,一边说着不用担心自己,然后才再次迈开了停下许久的脚步。仁美则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一直紧紧的跟在诗织身边。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