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墨蓝的血/白色原野

作者:Acoustic
更新时间:2019-01-13 00:22
点击:1495
章节字数:998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传说有一种名为『比翼鸟』的飞鸟。它仅有一只翅膀,若是雌雄鸟不互相依偎,就永远也无法在天际翱翔,或者连最基本的生存也无法保证。这是一种极其不完全的存在,其本身的缺憾使其根本无法作为一种生物而延续下来。

所以这只是传说而已,零二如此作想。

——正如现在的她所拥有的记忆,如果纠结于真假,其存在的意义也会成为笑话。

——要都是假的就好了,那份天真而可笑的,确确实实的喜欢也是;正如这份好似酸苦又甜蜜的,伪造篡改的恋情也是。



「015,你确定要住在这里吗?」,七站在原来是病房之一,现在则成了某人独占的起居室的门口,看着那娇小少女坐在床边百无聊赖似的一下一下踢动着腿。

莓似乎一直在走神,听到这边的声音像是吓到了似地全身颤了一下,而后咬着嘴唇点了点头:「是,这里就好,又宽,离停机库也近,训练啊,任务也能更快地进行准备……」

蓝短发少女的余光里,七叹着气摇摇头,最后却什么也没说,推开门想要离开。

「那个……」,莓突然跳下床,面对着七的侧影道,「满他……怎么样了?」

「这么好奇的话,自己去看看不就好了。」,七和孩子们说话时总是面对面视线相交的,因而此时的莓觉得十分不自在。她甚至觉得自己小孩子惧怕孤独一般的挽留已经被看穿了。

她别扭地瞥着对方的脚尖,双手交握在身后,支吾道:「……我是这幅样子,而且之前还对零二做出那种过分的事情……一定已经……」

七垂下视线,长长的睫毛翕动几下,抱起双臂说:「之前也说过,你的伙伴们一直在询问你的消息。耍性子也该有限度,到了这里,可就不会再有人闲到过来找你了——要不是博士说优先尊重你的意见,我会直接把你扔回槲寄生的。」

「……」,莓的嘴开开合合,最后不知是自暴自弃还是转移话题道,「我的意见吗……以前可不记得我这样的孩子拥有这种特权。」

七犹豫了一下,两步向前拉进了和那娇小少女之间的距离,轻声说:「……满的话,姑且先一步去『花园』接受进一步的治疗……不出意外的话,code:002现在应该在和13部队成员一起接受检查……她像在烦恼的样子——」

因为察觉到七完全摸清了自己真正在意的事情,莓微微觉得脸颊发热,身后交握的手也下意识地攥紧,几次欲言又止后却完全搞不清自己到底想要说些什么了。叫龙化的程度加深到现在,她连面部充血也透出墨蓝的颜色,犄角则随着情绪的某种起伏而隐隐地发出微光。

「——那个,」,垂下的眼睛扑闪扑闪,莓急忙打断七的话,「我呢,我不用去花园吗?」

——这不是在明显地说自己想要跟着去吗!

但和她预想中不一样的是,七的表情很怪。她轻轻眯起双眼,像在忍耐着什么一样。接着,这位温柔大姐般的人物第一次别开对着孩子的视线,如同在平静地宣告什么坏透了的消息一样尽力不透露出任何情感:「……在这期间翠雀需要保证花园和13都市的安全,等13部队其余人员归队以后,你会有特别的检查。」

莓点点头,尽管尝到了坏事的气味,却也并非真的有什么预见,因而她只是将自己喉头的那一点点失落轻轻咽下,以最适合她的笔直身板和坚定神情道:「明白。」

「那我就先告辞了,临时的通知会通过通讯器传达。」,七到最后也没有再看那蓝短发少女一眼,将门轻轻合上便离开了。


「好像在烦恼吗……」,莓自言自语着,转身走到窗边,看着13移动都市的内景出神。

昏黄橙红的灯火和包容万物的寂静的黑,交错的探照光线偶尔掠过不起一丝波澜的湖面。繁华,深重,明亮而模糊,并不是可以让人轻松呼吸的舒心景色。少女虽然并不十分喜欢这样的景色,但毫无疑问,如此调和过的光线总是会让她轻易地感到困倦疲乏,就像带着某种催眠效果一般。

少女的烦恼在莓还明确知道自己对广抱有好感的时候就已经深深体会过——尽管所谓的『少女的烦恼』绝非只是什么『和恋爱有关』就可以简简单单说明白的东西,但说到底单独从孩子的烦恼里抽出『少女的烦恼』来好似就是为了突出『和恋爱有关』这样的判定标准。

「……但是,在烦恼些什么呢,零二……」

莓的手指轻轻抚上玻璃窗,轻轻画出自己面容的轮廓。最初几天还是会在睡醒之后照镜子的一刻产生怀疑乃至反感和惶恐的,但随着时间推移,她也开始习惯这张稍稍有些不同的脸。短而尖的犄角,冷蓝的瞳色,蔓延在脖颈附近的血管,张开泛蓝的嘴唇还有锋利的尖牙。

——知道镜子里不像自己的自己就是自己,但还是不习惯镜子里的自己和自己的区别……什么的,像白痴一样。

——要是和自己烦恼的是同一件事就好了。


那天的事情发展到最后,怎么想也不可能出现什么好的结果。在零二失去意识的前一刻,恢复了记忆的那位樱发少女就大力踢开了娇小许多的莓,捂着脖子坐在树根处喘着粗气。她的嘴唇被咬破了,鲜红的血液夹杂着口水一滴一滴落在地上,像是某种计时一样,在因拉开了距离而保持了短暂和谐的静默的两人之间告知着时间的流逝。

最后是冷静下来了的莓最先打破了沉默,她抱着双腿窝成小小的蓝色的一团,轻声说:「……抱歉。」

「啧。」,换来的却只有樱发少女的一声咂嘴。

「……我一定是哪里不对劲了。」,莓又接着说,她瞥了一眼零二脖颈的红肿痕迹,却知道自己除了道歉和自责之外什么都做不到。

零二因为情绪波动过大而显得有些狂躁,双瞳放出猩红的光芒。她死死地盯着这边的莓,怀疑,不屑和更多无法形容的情绪在她的神情里交错闪现,联动着五官就好似某种奇妙的变脸游戏。但总归是一张好看的脸,除了凭空多了些让人不寒而栗的神色,终究还是张瑰丽而精致的面孔,仿若是将最优秀的基因进行了再一次的编辑所得出的更之上的完美的艺术品。

——连生气也很好看,就是这种意思吧。

没来由地,莓想要靠近那樱发少女一点,如果是仅有几厘米的距离那自然最好,一如她们小时候短暂相遇时的角色对调。可这是一件难事,尽管差点把那边的掐死算是解了因对方不解风情而造成的极端情绪,但距离不是莓一个人能够掌控的。

——况且有时候她甚至觉得连自己的情绪也并非自己能够掌握的。

「不可能。」,莓怎么也没想到零二再次开口竟是自言自语一般的坚定否决。

「……嗯……一般会这样想吧,我一开始也是,完全不敢相信。」,莓咬着嘴唇,装作什么也没听见一样轻声说,「……我其实早就想起来了,就是之前差点死掉的那一次,不可思议,真是——没想到我们那个时候还——」

「骗人。」,零二的眼瞳微微地颤抖起来,猩红的光色显得有些飘忽暗淡。

枯黄的叶片划过蓝短发少女的视线中央,轻轻擦过她的鼻尖。短暂的失焦后,她在那边的眼瞳中看到了一场『战争』。

「别这么说……」,她突然觉得自己不敢再去看那樱发少女,便轻轻拉低声线,自言自语一般道,「那个时候的零二还挺可爱的呢,眼睛也很大,对什么都很好奇,一直都喜欢黏着我——」

「住嘴。」

莓还是没敢看零二,她知道樱发少女此刻是在死盯着自己的,方才还不甚坚定的狠厉只怕现在又该是愈发膨胀起来了吧。因而此刻的蓝短发少女只是更加的把自己的面孔埋在双膝之间,紧紧地忍着充斥眼眶的泪水,让它们只在那一点点的角落打转。她不敢眨眼,正如她此刻甚至不敢再将塞满了整个心脏的话语一并地喊出来。

——这样的自己一定很不好看。

——说到底自己到底是为什么想哭啊,是因为她主动来到了自己身边,还是说自己和她在这么久以后确确实实算是再次相见,还是说……因为她完全不相信这记忆的真实而感到喘不过气来?

「怎么会……是假的呢?」,她努力让自己的声线变得正常些,「每一个细节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呢,零二你牵着我的手,调皮乱跑吃掉我的布偶……还有不听劝去咬广的手……还有、还有那时候我对你许下的承诺——」

「不是叫你闭嘴吗!」,零二低声吼着,吓得莓轻轻哆嗦,「那种记忆……我绝不会承认!什么真正的翅膀啊——那种东西你——我,早就没有了!」

「……为什么……」

莓确定自己的声音没能让那边的听见,因为樱发少女此刻还在继续忿忿地说着:「如果和Da——广的过去是假的,那这个记忆说不定也是那个老家伙动的手脚……」

「……明明不是假的……」

「——我绝对不会承认。」

「你的血,怎么会是假的……」

可零二根本没有听见这最后一句话。她忿忿地来,最后又忿忿地带着浑身的煞气走了,好似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莓静静地听着那凌乱的脚步声在曲折蜿蜒的路上越走越远,或者还希望那脚步声实则是越来越近的。

直到彻底听不见了,莓才慢慢地抬起头,注视着微波粼粼的湖面,眼泪一滴接一滴地从眼角落下。

「笨蛋。」,她最后恨恨地咬着嘴唇说。



那之后,莓就向负责人提出了搬离槲寄生的申请。尽管一开始遭到了否决,但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却得到了FRANXX博士本人的许可,硬是让13种植园腾出了这么一个病房给她当成临时居所。尽管那苍老的机械怪人说是正好便于身体检查和及时出战,但莓总觉得自己的『优待』是因为别的,某些她目前几乎能张口就来的原因。

——她已经不再是13部队所属一员了,而且身体状态和精神状态都算不上稳定。

顺便一提,这病房还是她之前记忆趋于复苏时住过的。

蓝短发少女最后看了一眼窗外的浑浊光色,拉上窗帘,从堆在墙角的布偶箱的箱底抽出两本图鉴。触摸到那本从海边拾回的表面皱褶粗糙的绘本时,她犹豫了几秒,最后还是没拿出来,只抱着一本花草图鉴和一本鸟类图鉴跳到床上,就着明亮冰冷的室内照明随意翻看起来。

翻了几页,她才想起这两本自己似乎早已读完了。

这两本图鉴是她从槲寄生的书库里找出来的,早前——在她还喜欢某个黑发少年的时候,她偶尔会因为某些让她焦躁不安的心情去追寻那家伙的喜好和接触到的知识,这让她有种很了解对方的充实感。虽然只是自欺欺人,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摸着这两本图鉴的时间变得比黑发男孩长多了。

如此论来,说这两本都是她的也没什么不对。

——自己不也把兔子小姐落在槲寄生了?这是等价交换,她如此作想。

鸟类图鉴暂且不提,花草图鉴还是广从花园带过来的『大人们的礼物』之一,以同样从花园带出来的兔子小姐——现在应该说是兔子小姐二号了——作为交换是非常合算的事情,可以的话她谁都不想给。但实际上,她很明确地知道广不可能喜欢她的布偶,说到底他搞不好连图鉴不见了都发现不了。

——回去拿过来,再顺便换两本郁乃的书好了。

这么想着,莓刚跳下床伸了伸懒腰,一直揣在怀里的通讯器突然发出紧急消息的提示音。

——还真是够快的。



穿戴好防护服,莓推开作战指挥室的门,却看到了意料之外的生人面孔。

「哟,初次见面。」,几个身着白色军服的少年少女分散地坐在指挥室里,头一个看见莓的淡金发色的少年伸出手自来熟似的打了打招呼,「这就是code:015吧,ι的那一位来着。」

虽然用了类似疑问的句式,但怎么听都是肯定的语气,单这一句话,莓就觉得这个家伙搞不好非常难办。

他的话音未落,其余人也投来视线。除去淡金发色的那家伙,有几个应该和他同是少年,脸上无一例外地挂着微笑,显得有些轻浮,但都格外清秀,就是坐姿轻佻随便得很,让莓觉得像极了某位樱发的少女。

除了他们,另外还有几位留着相同银色长发的女性,倒是都戴着遮住口鼻的面罩,看不见表情,坐姿也极为端正,对莓的兴趣也很少。

「他们是9’s,APE直属的特殊亲卫队。」,指挥室最前方的八介绍道。

「这么介绍多显生分啊。」,方才开口的少年再次说着,他站起身直视着莓,一手掐腰,以清脆和煦的少年音继续说,「我是9’α,这边的几位分别是……别一脸冷淡啊,9’ω。」

少年的微笑似乎是招牌动作。

「……」,莓眯起眼睛看着几人,「烦请以015称呼就好。」

「姑且大家也算是同类,」,9’α轻轻抚着下巴,「况且ι她之前也受你们照顾了,你们是怎么驯服她的?我还以为她对一般的部队——一般的人来说负担太重了呢。」

——这家伙怎么这么喜欢挑刺?

莓因为有些不爽——十分不爽而微微蹙眉,嘴唇紧紧抿住,而后以更加冷淡的语气说道:「非常抱歉,我既不是13部队的成员,也不知道ι是谁,但所谓的亲卫队的礼数我倒是见识清楚了。」

莓的话音一落,少年之中淡蓝发色的一个就靠到9’α的身边捅了捅对方的手肘,从表情看上去似乎在忍笑。莓的眉头皱得更厉害了。

「那干嘛这么——哎呀哎呀,实际上不久前我们才被ι的搭档说过类似的话。你们还真的和一般的队伍不一样啊,虽然看上去好像各有各的情况就是了。不过我也算是清楚为什么ι会……原来如此。」

9’α轻轻笑了几声,视线瞥了一眼已经渐渐失去耐心的七和八。虽然他说话不甚好听,但举动神情倒是莓见过的一等一的礼貌和蔼,身高也相对比较亲近娇小的莓,更没有对她的外表表示出任何反感,不如说似乎是根本不在意的样子。

于是莓暂时放下了一点戒心,嘴毒却值得信赖的伙伴她以前又不是没有,而且13部队最开始也是对零二抱有厌恶排斥和相当程度的戒备的——包括她在内。

所以等莓以半警戒半走神的状态盯着那张愈发凑近的清秀面孔时,完全没有注意到他越走越近,最后还极其『趁人不备』地,对莓行了一个吻手礼。

——呜哇哇哇哇!

莓一瞬间就涨蓝了脸,急忙抽回手到胸前,支支吾吾地看着那张脸又慢慢飘远到最开始站着的地方。

——无……无礼之徒!!!

莓说不上是怒还是羞,反正是甩手走到了离七和八最近的阶梯下方,怎么看怎么像在无声地表达「再也不理你了,混蛋」这样的感觉。

实际上因为一定程度的气急败坏,她完全没有注意到那淡金发色的少年将自己形容成有所谓『大和抚子』的风范。

「咳,好了,闲谈时间结束。」,七敲了敲记事板,「安静一下,虽然现在还没有确定叫龙的活动范围会不会对花园和13都市造成影响,但实际上这还是花园建成以来头一次发现叫龙的活动。」

说着,她身后的全息投影变换成了由外部检测设备传来的异常活动反应和模糊的动态捕捉摄像图:「从大小和热量辐射上来看是Moholovicic级五头,属于中型小集群,活动范围目前还处于安全范围之外,但有向花园方向袭扰的趋势——」

七看着对此都不甚在意的9’s部队成员,又看了眼一直认真聆听但多少还有点小情绪的莓,按动手中的按钮,投影影像换成了叫龙的移动路径表示,以及初步的作战计划。

「按照目前的行动速度,敌人将会于四十分钟之内移动到警戒范围以内——」

「咦……这还真是有趣啊。」,9’α自言自语道,指着影像对身边的队友悄声说着什么。

莓斜向后瞄了一眼,以她目前的听力,想要听清楚其实不难,但最后她还是将注意力放回略显头痛无奈的七:「七姐,无法准确预判路径是?」

正如她和身后的『讨厌鬼』——莓已经确定如此称呼——共同发现的那样,原本应该准确预判叫龙运动路径的数学模型没有任何计算结果。与其说是路径图,不如说只是在立体地图上标出了时间间隔明显不一的叫龙出现地点而已。

「嗯,没错,从上次13部队在守备『S-planning』,迎击Gutenberg级和Rehmann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类似的状况,」,八和七对了对眼神,接替说,「初步推测是叫龙为应对我们的探测设备进行了某种程度上的进化,这种情况之前也发生过。」

「——可它们并没有完全消失啊?」,莓咬着指甲,决定把不爽发泄到作战上。

「我们初步将其判定为对FRANXX的误导,」,八点点头,「以这种方式不定期现身于完全意外的地点,极容易使习惯于按计划行事的FRANXX驾驶员处于被动状态。」

「也有可能属于吸引注意力,还有别的叫龙在配合等待时机进攻。」,9’s中的一人说,「可这一点必须建立在对方完全把握了花园的重要性和其具体位置才行。」

「这也是为什么会请来9’s的各位协同作战。」,七说道,「在探测设备无法发挥用处的现在,只能通过最原始的方式,也就是肉眼进行判断了。」

「这没有道理啊,」,莓皱起眉头,「毫米波雷达,超声波探测设备,激光雷达,实在不行还有大气成分激光测量设备……总有一个能起作用吧。」

「我说了探测设备没用,就是说没有任何一种可以使用。」,七摇摇头,「早在『S-planning』现场出现的Gutenberg级就已经完全脱离了我们所认知的叫龙范畴。对其形态和攻击方式的分析尽管只有不到三分钟的轨道激光扫描和能量活动的数据,但其能量活动规律极其类似APE曾授权研发的负离子力场发生器。这也是加上从被『销毁』的照明弹,部分钻探设备和金雀专供的高爆弹药进行数次分析后得出的结论……

「通俗来讲,就是磁铁带着锉刀,是密度极高的负离子云将它们彻底磨成了离子态物质。而力场上方的方形叫龙实体恐怕就是依靠某种能源维持的正离子集合体……从现场的能源大量流失的情况来看,应该就是其形成的巨大磁场造成了影响,包括静滞金雀发射出的弹药。从下方看上去的话,就像是倒悬着某种无害的液体表面一样。」

「——015,你亲自接触过那种力场,应该有所记忆吧。」,八瞥了一眼此刻竟有些因恐惧而颤抖的莓。

莓紧紧咬着牙关,她记得再清楚不过了。俯冲穿刺叫龙的核心破开其细薄的躯体,而后一头扎进那片『水面』时——那几乎分离肉体的感觉,好似和翠雀融为一体一般,手指嵌进驾驶座就像按入水中一样,自己的血液飘出眼眶消失不见,骨骼也化成粉末飘飞失重,同样碎得看不见的衣服包裹着自己的内脏……而更为恐怖的,恐怕就是完全没有痛觉吧,神经传递不了任何感觉。幸而那所谓的『电子云』极难维持,能量也在叫龙的核心被完全毁坏之后急速递减。

莓并没有受到致命的伤害,却也在冲出『水面』之后浑身如乱刀割划过一般。她的身体差点就支离破碎了,防护服服的纤维流进血管,骨骼的粉末凝固在肺泡上……

尽管伤处并不多,但之后的手术流失的血也足够没有叫龙血的她死上几回了。

——可以的话她真的再也不想经历一次。

「那还真是有意思了。」,9’α的清亮少年音在指挥室后方响起,「如果说这和博士那家伙的负什么发生器研究很像,那这个——」,他指着此刻还在逐渐逼近花园的Moholovicic级的模糊影像,袭来的叫龙形象略有些类似鹿或羚羊,「不是很像博士『研究失败』了的量子还是什么的迷彩吗?消除热量,吸收声波和毫米波,在不产生流体扰动的前提下。」

七和八闻言面面相觑,最后却保持了沉默,9’α似乎也察觉到了个中蹊跷,随即这个话题便不了了之了。

最后9’s部队先行出击,在花园各个角落进行布防,而莓则是在确认Moholovicic级已经深入警戒区内部而且没有被9’s部队察觉后才出击。



机体上方落满了积雪的翠雀,拍打着翅膀盘旋在被围筑起来的大片区域的上空。花园所占的面积极大,若非以这般的高度俯瞰整个区域,确实无法顺利发现叫龙袭来的方向。

「找到Moholovicic级了吗?快没有时间了。」,七姐的声音通过通讯设备模糊地传进莓的耳朵。几分钟内,天气愈发糟糕,风速和降雪量几有成暴风雪之势,空中的情况则更为棘手,莓光是在保持机体稳定的情况下进行搜寻就已经十分吃力,效率绝不会高。将近八分钟的搜寻,除去几处被破坏了的林木,莓什么也没发现,拍到的图像也只有才拍摄到的模糊的一张。

「我明白。」,莓调转方向,俯冲向花园一角,「设备已经捕捉到类似影像了,需要进行近距离确认。」

「还有两分钟,抓紧时间。」

「是!」

莓的战力就算对上任何一个FRANXX小队也绝不至于下风,这是FRANXX博士的原话。但她所能持续战斗的时间太短,一旦续航超过十分钟,莓的身体就会吃不消,进而失去行动能力,连普通的飞行也无法进行。对此莓自然是心知肚明的,她也很清楚所谓的失去行动能力也并非那么简单,独自出击几次之后,蓝短发少女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已经有了一定的经验。除去叫龙化的程度会不断加深,每次超时作战也会对她的身体造成一定程度的破坏,而上次击溃Gutenberg级之后,这种情况甚至愈发明显了。

——就好像翠雀会主动吸食她的血肉一样。

——不过,应该说是多亏了零二的血液吗,伤疤倒是一个都没留下。

可痛楚是消不去的,她也算是体会了一把零二幼时每天都会经历的痛苦。但即便对自己为之战斗的人类社会产生了相当程度的动摇,莓暂时也想不出除了战斗还能怎么办。

只她一个人的话,还不如就这么下去直到死在这驾驶舱里还好些。

——毕竟这双翅膀也只是被抛弃了的东西,各种意义上都是。

俯冲造成的失重感瞬间消失,翠雀扇动着巨大的翅膀滞留在林木上方几十公分的位置,四下以探测设备进行细致的扫描。

莓一边注意着时间,一边抑制不断加重的呼吸,尽量不让流下的冷汗迷了眼睛。屏幕上的成像除去被白雪包裹的,在狂风中摇曳的稀疏树木和同样积着厚厚雪层的地面,就只有满天飘飞的雪花和阴沉沉的天空。地上留存了些许叫龙的痕迹,但风雪很快就覆在了上面。

「不行,找不到。」,莓咬牙说,「还是让9’α他们继续主动搜索吧……」

「不应该啊,Moholovicic级的体型已经足够庞大了,能源反应也是,从刚才开始就消失了,明明有五头来着……」,七自言自语了两句,随即命令道,「code:015,立即归航,13部队将由此接手。」

「等——」,莓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不是9’α他们吗?」

「13部队的检查在刚才已经完全结束了,如此一来防御网也能够加强——比起这些还是赶紧返航,时间所剩无几了。」

「不可以!」,莓一瞬间没能控制住自己的语气,「这里由我来就行了,多续航几分钟应该不会有事——」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背景音里传出拍桌子的闷响,「你的身体不允许你这样作战!」

「那如果又碰见之前的Gutenberg级那样的怪物呢?!」,莓呲出锋利的牙齿,「13部队就是送死来的不是吗!」

「哦呀哦呀,还说不是13部队的一员。」,9’α清爽的声音毫无预兆地插足进来,带着几分调笑感,「这么说的话也算是根本不在乎我们9’s的死活啊。」

「是啊,像是那种意思。」,作战频道里传来几声附和。

「……抱歉,我不是……」,即便是对于说了零二坏话的,看上去膨胀得不得了的APE亲卫队,莓至少觉得他们也该是值得学习钦佩的战士……虽然这里面淡金发色的某人有点飘得过分就是了。

但莓并没有余裕去好好地道歉还是怎么样,十分钟的时限已经到了头,她除了将精力集中在翠雀身上什么也不敢做。蓝色的血液因为高压而溢出她的眼眶,混杂着泪水,汗液和从鼻孔冒出来的血流下,滴在青筋鼓胀的手背上。

莓的呼吸凌乱起来,见四周没有叫龙的迹象,便驱动翠雀大力扇动翅膀打算再次拔高。而这时候,机体搭载的探测设备突然尽数发出尖利的警报声,强烈的电磁干扰瞬间摧毁了莓和翠雀的链接。电流击打在蓝短发少女的全身,好似被重锤击打在了脑干部分,剧痛加痉挛之后,她察觉到自己似乎被踢出了翠雀的系统。

驾驶舱顿时就陷入了一片昏暗。

与此同时,翠雀张开的翅膀呈现出诡异的角度,和Moholovicic级差不多大小的身躯无力地翻滚着飘零落下,深深砸进了足以困住其身躯的厚重积雪中。

由于花园成巨大的圆形,单靠几架FRANXX守护如此大的空间并不容易,加之肆虐的风雪就更是力不从心。翠雀就是因为这才上的战场,也因此,在她这双『眼睛』『失明』的情况下,指挥室也不能及时察觉。

「什么……?」,莓在翠雀落地的瞬间磕到了胸口,骨裂的酸痛感由肋骨扩散开,差点让她哭出来。忍住泪水和咳嗽,她擦掉脸上的血迹,刚要重启翠雀的系统,保护她的金属机体就突然受到了猛力的撞击,或尖锐或沉闷的金属变形声响彻在狭小昏暗的驾驶舱内。

——有什么在攻击翠雀。

——这是陷阱。

莓察觉此的后一秒,另一个方向上,堪称上次几倍的撞击力道就迫使她狠狠甩下了驾驶座。猛烈的攻击接踵而至,莓费劲力气爬回驾驶位,重启系统的瞬间,机体严重损坏的报警就几乎将她的耳膜轰成血水。

紧急逃生装置的故障警告闪烁在大屏幕最中间,恐惧紧紧攫住了她的心脏。

线路损毁引起了大范围的电路过载,火花激射开,熔点低的元件甚至已经有了熔化的趋势。莓查看着唯一还能使用的摄像器,屏幕上立时显现出三头Moholovicic级不断以尖利的犄角和四足钻击践踏蓝白色机体的画面。翠雀的表面应该已经被破坏得不成样子,金属外层满是深深的刻痕,破碎剥落裸露出的线路和内衬结构在叫龙的轮番进攻下更是不堪一击。

以莓的感知,那动静几乎都集中在她的正上方。

没过几秒,唯一的图像也遭到了破坏。而莓失去最后的眼睛的同一时间,叫龙的攻击骤然停止,不再震动的驾驶舱再次陷入了极为怪异的寂静和昏暗。

莓的心中顿时警铃大作,早就因为恐惧而稍显瑟缩的身躯愈发有想要蜷起来的趋势。

『砰——』

长而尖的前蹄带着锐不可当的气势突破了驾驶舱的最后防御,仅与抱头蹲防的莓的头顶隔了几十公分。蓝短发少女惊惧地瞪大了眼睛,连呼吸也几乎暂停。她听得见自己的心跳,连冷汗流进了眼睛也根本不敢眨一下。她颤栗不已,紧紧地盯着那锋利到好似闪着冷光的尖刺慢慢向回收缩,最后在驾驶舱上方留下一个一米见方的圆洞。

——糟透了糟透了糟透了!

这几秒的时间,蓝短发少女度过得极为艰难,她缓缓地向后退缩,目光始终不敢从投射着凄冷光色的那一个小洞处移开。几片玫瑰花瓣大小的雪零落飘下,却很快因为驾驶舱内部的高温而消失殆尽。

因为恐惧,这少女没有意识到,本应因开了天窗而降温的这狭小空间里的温度不降反升,抵在身后的舱壁的缝隙也泛出莹莹蓝光。

——宛若叫龙一般。

「呃!」

还在拼命想着对策的莓,后背猛然传来剧痛,这剧痛直直钻进她的心脏,从前方破开了她的胸腔。

墨蓝的血液喷溅而出,洒遍翠雀的驾驶舱,发出极其耀眼的光芒。

「翠……雀?」


记忆恢复了就相亲相爱了?不可能,ooc也是有限度的。
其实……个人很喜欢9's的几位,因为真的蛮有爱,原作9's剧情太水,个人会写他们就是一点私心。
其实这是添加叫龙设定和FRANXX博士阴谋的章节,毕竟是幻科(啧),伪科幻作品。这章主要就是说明叫龙的进化,以及博士和叫龙的某种关系。这一点和原作有很大区别。
莓的秘密远比她所知的更多,或者说零二的血更准确。
FRANXX也会有新的设定,最后的莓又双叒叕出事就是因为这。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realsoul
realsoul 在 2019/01/07 21:12 发表
长评

标题:玻璃心碎滿地

抱歉沉澱了一天才來回文
因為實在是很心痛QQ
好想把02抓起來打屁股(然後被驚狂化的翠雀咬死)
不過想想,確實這才是02啊......02這樣一個高傲的孤獨者,怎麼可能會相信這一段忽然冒出來的記憶呢?
她的疑慮確實合理。若記憶可以被捏造,那麼再怎麼刻骨銘心的情感都必須抱有疑惑。

可是她看到莓的血也是事實啊。正如莓所說的,02的血怎麼會是假的呢?
我覺得02的排斥反應實在大的可怕,大到我心裡在淌血QQ
是什麼讓她對於這個突如其來的『記憶』如此反感?就算這個記憶是真的是假的好了,她又為什麼必須對莓惡言相向?

顯然02不只是不滿自己被欺騙,肯定有更大的原因。我想假如今天02忽然覺醒一段「原來我小時候被未來救過、曾經跟未來互許承諾」的記憶,她的表現肯定不會像本章這樣的吧?可能只是嗤之以鼻的冷笑,然後衝去找博士算帳,而非對未來惡言相向吧?因為是莓,因為出現在她封閉記憶之中的人是這個藍色頭髮的女孩,所以02的抗拒才會如此劇烈的吧?

02在拒絕承認什麼?她在拒絕承認自己在意莓嗎?她在拒絕「莓曾與自己有所邂逅」這件事嗎?這是某種程度上的『傲嬌』嗎?(只有傲沒有嬌QQ)

看到這邊真的很難過,雖然這才是02會做的事情──如果直接跟莓相親相愛也確實太怪了。可是還是很難過。

作者真的很厲害。在保有角色原型的前提下還能刺穿讀者脆弱的心。



9S真的在原作被徹底浪費。作為02的複製人(或者在本章中賦予全新意義?),他們應該要對劇情有更多的關鍵性影響。期待樓主的發揮。

老實說這章看到最後莓的出擊與生死交關,我心裡卻還是02留下惡言而後離去的畫面。那畫面太令人心碎,以至於後面莓時限結束、被叫龍攻擊而陷入劣勢時,我的情緒幾乎是如死井一般毫無波瀾的。

直到最後發現莓在翠雀內被捅了一個大洞。

果然博士在翠雀裡面藏了什麼東西。根據前後文來推斷,難道翠雀本身是叫龍?最後是翠雀整體活化了起來,才讓駕駛艙內的核心溫度上升?那麼傷害莓是『翠雀』的意思?是博士給予翠雀的指令?還是說只是意外QQ(翠雀:我要變形啦~~~首先來長一根帥帥的背棘......咦咦咦好像不小心桶到了什麼東西?)

雖然驚訝,只可惜已經破碎的心沒有辦法再裂得更碎了QQ

實在是背傷透了心,心亂如麻,臨文涕泣,不知所云,還請見諒QQ

作者加油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