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业火红莲

作者:妹红炭烤辉夜姬
更新时间:2019-01-11 00:39
点击:300
章节字数:461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那天晚上,真矢和水镜赶到了医院,在医院的病房里躺着一位老人。

“病人的病情突然恶化,我们实在是无能为力…趁现在病人还有口气去听一下他的遗言吧。”

她们走进去,病床上的那位老人看着真矢嘴巴动了动,真矢把耳朵凑过去仔细听着。“老爷…他…很快就会…回来了…小姐…你…就…放…心吧。小姐…让我…和水镜…说两句话。”

真矢让水镜来听老人的遗言自己一个人走出了病房。水镜眼里含着泪伏在老人的嘴边。“你…一定…要替我…这个老头子……找到老爷……,不…能…让小姐…”话没说完老人便咽了气。

“您放心,我会找到老爷的……”

第二天早晨,全体K班的同学准备进行最后一场排练。这时剧情奥赛罗刚刚杀死自己的妻子苔丝狄蒙娜,而伊阿古的妻子看见死去的苔丝狄蒙娜开始和奥赛罗争吵起来。

克劳蒂娅:“她怎么会被人杀死呢,是谁呢,她说是她自己,我也只好按照事实去报告。”

鵺:“她到地狱的火焰里去,还不愿说一句真话。杀死她的是我。”


克劳蒂娅:“啊,那么她尤其是一个天使,你尤其是一个黑心的魔鬼了~”


鵺:“她干了无耻的事,她是个淫妇,像水一样轻浮。”


克劳蒂娅:“不,她是圣洁而忠贞的~你这个魔鬼,黑心的魔鬼~”

这时阳子老师从外面进来了。

“克劳蒂娅,外面有人想要见你。”

“哦,好我马上过去,鵺你们先对一下前面的戏,我离开一下。”

鵺走到躺在床上的初夏面前。

“这么入戏吗,躺着一动也不动...该不会...”鵺把手放到初夏的鼻子下,发现还有呼吸。

“吓死我了。”

“不要了,妈妈人家吃不下了。”

“原来是睡着了。不对,普通人会在演戏的时候睡着吗啊喂。”

“醒...”看着初夏睡着的样子鵺本来想叫醒她,但是她突然改变了主意。鵺轻轻用手戳了戳初夏的脸颊。

“不要动我了妈妈...”

看初夏没醒,鵺又戳了戳她。

“妈妈...”初夏的眼角逐渐流出了泪水。

“诶。”鵺看到初夏流出的泪水停下了手。

另一边克劳蒂娅见到了来找她的露米娜。

“我一会要去演出,麻烦森崎小姐照看好露米娜。”

“嗯,放心吧。”

回到后台的克劳迪娅提醒着大家注意的事情。在一旁的鵺叫醒了初夏,初夏一边听着一边问到。

“爱情在妒忌和猜疑面前真的这么脆弱吗?”

“不知道……”

“希望不是这样……”

“想什么呢。”

“现在离出演还有点时间,我们出去转转吧。”

“嗯。”

鵺和初夏离开了后台去了校园里面。

“有什么想吃的吗?”

“唔…我看看…想吃的东西挺多的。”


“唔啊,露米娜也想吃冰淇淋!”旁边传来了露米娜的叫声。

“怎么是她?”

“鵺,你认识吗?”

“见过一面而已。”

初夏慢慢走到露米娜的面前。

“我来给你买冰淇淋吧。”

“真的吗,谢谢姐姐!”

“不行,露米娜,你吃的糖太多了,再吃冰淇淋会蛀牙的。这位小姐,谢谢你的好意,但是她真的不能再吃了。”

“好吧,可是你叫我姐姐…你看起来比我大啊……”

“露米娜才7岁哪里大了?”

“这位小姐,我们不讨论她多大了,我们一会要去看话剧了。”

“真的吗?我正好是演话剧的人啊。”

“初夏,该走了,马上要开始了。”鵺过来催促初夏准备演出。

“啊!是坏姐姐!”露米娜看到鵺以后大喊到。

“怎么说话呢?”旁边的由美拽了拽露米娜。

“就是她,要把鸟关进笼子里的。”

“我觉得我也没必要去解释什么了……”鵺看着露米娜无奈地对着初夏说到。

“我们得走了,演出马上就要开始了。”

“嗯,我会带着露米娜到观众席去的。”

回到了后台之后她们开始准备演出。这时观众已经入座,由美带着露米娜坐在了第一排,她们旁边坐着一个显得心事重重的女孩。

话剧开演了。

鵺:“各位尊严的元老们, 习惯的暴力已经使我把冷酷无情的战场当作我的温软的眠床,对于艰难……”

阳子老师:“你有什么请求,苔丝狄蒙娜。”

初夏:“我不顾一切跟命运对抗的行动可以代我向世人宣告, 我因为爱这摩尔人,所以愿意和他……”

台上,众人卖力地表演着,台下几个人蠢蠢欲动,有的离开了座位走到了距离舞台很近的地方。

不一会,轮到了莲华和翼上场。

翼:不,副将,请您住手。


莲华: 放开我,先生,否则我要一拳打到你的头上来了。


翼: 副将先生,你醉了。


莲华: 我没醉~

按照剧情莲华应该打伤了翼然后鵺要上台去劝架。但是打着打着翼突然打落了莲华手中的剑。此时在后台的大家都慌了,因为台上的两人的表演已经完全背离了剧本。

“该死。”莲华握住了翼手中的剑刃,这时她才发现这些其实不过是道具根本没有开过刃只不过是剑的尖端很尖锐罢了。。

这时莲华用力握着剑一步一步地向舞台中间挪过去。就在大家不解她为何要这么做的时候莲华突然从兜里拿出了一把匕首刺向了翼,翼躲开了莲华的攻击同时莲华也冲到了舞台的边缘。但莲华早就料到翼会躲过去。于是她用她的匕首割断了一段绳子,舞台上的铁架砸了下来,铁架上面早已被莲华放上了一桶汽油,此时舞台上已经燃起了熊熊烈火。初夏看情况不对准备上去阻拦,这时观众席传来了露米娜的哭声。

“哇!好可怕,我要回家!”

克劳迪娅赶忙跑了过去抱住了露米娜。“不要怕,我马上带你离开。”此时一个身影从她们身边经过走向了舞台。

舞台上翼想要离开,但是由于大火她没办法从炽热的铁架下面翻过去。而莲华已经装上了自己的指虎刃站在翼的身后。

“这里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了,来一决胜负吧。”

“你永远只是个小孩子而已……”

“我要为姐姐报仇!”

“你永远成为不了白莲那样的人……”

“你没资格提姐姐的名字!”

翼没有再说话,默默地拿出自己藏在衣服里面的军刺。

在舞台的外面,初夏和克劳迪娅安慰着受惊的露米娜,其他人则在打电话救火。这时一个人焦急地找到了鵺。

“你是谁?”鵺问到。

“求求你们快帮我找一个梯子,我要进去。”

“那里很危险的,你怎么可以随便进去,救火队员马上就到等一下。”

“不行,如果是大姐和翼姐她们其中任何一个人受伤的话我都不会原谅自己的。”女孩的眼泪都快要急出来了。

“那也不行,现在进去随时你可能会丧命。”

这时刚才在舞台旁边转悠的几个人也来了。

“小雨,梯子借到没有?”一个独臂的男人问到。

“没有…她不借给我。”小雨指着鵺抱怨到。

那个男人用着剩下的一只胳膊抓住鵺的领口。“要是大姐出什么事情我要你的命。”

鵺攥住了这个男人的胳膊一用力那个男人便疼得放开了她。“这是为了你们好,你们去那也是送死。”

“可我不能再等下去了。”那个女孩没有接着请求鵺,而是转身走向着火的舞台,随后她用徒手扒住了被烧红了的铁架想要把铁架搬开。

鵺看见之后赶紧去阻止了她。

“你疯了吗?”

“你不借,我自己把它扒开也要进去。”

“真是个蠢货,你要去送死没人拦着你,梯子就在那边你去啊。”

那个女孩没有说话,只是忙着跑了过去把梯子搬了过来进去。

里面的莲华和翼已经满头大汗,而且被浓烟熏的不清。

“再来的话我们两个都会死在这里…”

“无所谓,我就是要杀了你给姐姐报仇!”听到莲华说的话翼瞬间愤怒了起来。

“你知道白莲都是为了谁吗?你口口声声地说着为白莲报仇,但是你……”翼没有接着说下去。

“姐姐就是被你害死的,你居然大言不惭地说出这些话。”

“没错,是我杀了白莲…”翼放下了她的武器然后看着莲华。“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来杀了我。”

莲华不明白翼为何突然放弃了抵抗,但是为姐姐复仇的想法很快占据她的内心,她举起了她的指虎刃准备向翼的喉咙刺去。

“住手!!!”从莲华身后传来了声音。

“住手大姐,你不能对翼姐下手!”

“小雨?你怎么会在这里?”莲华看着小雨问到。

“大姐,其实翼姐她…”

“不要再说了,小雨,你回去。”

“不,我不忍心看着大姐在这里杀死自己的家人。”

“家人?从她背叛我们的那一刻起她早就不是我们的家人了。”

“这都是误会!”

“住口,小雨,赶紧走,别逼我动手。”

翼站起来准备向小雨走过去,但是被莲华拦住了。

“你要为自己的话负责任。”莲华对小雨说到。

“其实那天白莲姐是自杀的,不是翼姐动的手!”

“你骗人,我姐姐她凭什么自杀?”

“都是因为大姐你被抓住了,她为了救你和骨头帮老大做了个交易,结果中了他的计把其他的兄弟姐妹害死了,白莲姐她觉得对不住你们就……”

“不,这不可能,你骗人!你骗人!为什么姐姐她……”莲华渐渐地跪在了地上。

翼扭头回去拿起了自己的军刺。“她是在骗你,拿起你的武器,你不是要报仇吗?”

看着跪在地上的莲华翼再次吼到“拿起来你的武器,来跟我打一架啊!”

莲华无动于衷。

“来啊!”这次翼吼的更大声了,舞台外的人也能听见,莲华条件反射般地拿起了自己的指虎刃。

“翼姐你还要接着瞒着大家吗?这明明不是翼姐的错。”

“你住口!”

“如果白莲姐在世她一定不希望自己的妹妹和她爱的人反目成仇的!”

“这都是为了白莲……可现在毁在了你的手里……”




一年前的那场大火里,翼打倒了几个骨头帮的成员找到了困在火海里面的白莲。

“白莲,快走再晚一点可能就出不去了。”

“我…已经没脸再去见他们了。”

“什么?”

“是我害死了他们啊…”说完白莲把头埋进了翼的怀里哭了起来。

“都是我的错…”

“不,都是因为那些家伙太狡猾了,我们走,改天再找他们算账。”

“不…我已经没办法再被原谅了,莲花帮是我组建起来的,如果他们知道了背叛他们的人是我的话,帮派大概就要散了吧,好不容易才给莲华找到的家人…”

“没关系,你不说谁会知道。”

“骨头帮,他们会拿这个事情威胁我一辈子的。”

“…”

“呐翼,对不起…在你们之间我还是选择了莲华,你不会恨我吧。”

翼攥着白莲的手两眼流下了热泪。“不…不会。”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能不能听我最后一个任性的要求呢?”

“这不会是最后一个的,白莲,以后你想怎么任性怎么撒娇都可以。”

“抱歉,这件事不要告诉其他人,帮派不能散,以后替我照顾好莲华。”

“白莲……”

“不要哭了,翼在我心里一直都是最坚强的人。”白莲吻了上去,流着泪说到。

“你永远是我的最爱的人,翼,永别了。”

这时外面传来了莲华的呼喊声。“姐姐,翼姐,你们在哪?”

翼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喊“莲华,我和……”突然一声枪响,翼扭过头去白莲已经倒在了血泊中,她赶忙过去查看,但是白莲已经没有了呼吸。而这时莲华也听见了枪声赶来。

“啊!翼姐,你没事太好了,你看见姐姐了吗?”

“姐姐!!!是你杀死了姐姐!”

翼强忍着自己的泪水看着莲华,强行用冷冷的语气说到。“没错,是我,外面的事情也是我干的。”

再打倒莲华后翼发现了躲在一旁的小雨。

“翼姐……”

“刚才发生的事情不许和任何人讲。”

“可是…”

翼拿着枪对准了小雨。“这是为了白莲,说出去你的命就没了。”



外面救火队员到了,逐渐将大火扑灭。

“让莲花帮维持下去,这是白莲的心愿,我背负着骂名每天生活在谎言之中就是为了完成白莲的心愿,可是你毁了它。”说完翼拿起了军刺准备杀了小雨。

这时鵺用匕首挡住了翼。

“你干什么?”

“这是我们自己家的事情,你少管。”

“你去看看她的手。她为了你连自己命都不要了你居然想要杀了她。”

“你的手,怎么了?”

小雨捂着自己的手不想让翼看见,但是鵺还是抓着她的胳膊给翼看了。

“这…怎么回事?”翼看着被严重烫伤的手问到。

“诶嘿嘿,没什么了,就是刚刚进不去着急想要用手扒开架子自己进去来着。”

“对不起,小雨……”

“没什么了,就是不想再看着翼姐生活在这种被人误解的生活中了。”

在一旁的莲华也回过了神,对着小雨和后面赶来的帮派成员们说到。“走吧,在这里丢人丢够了……”

走出舞台的莲华被警察带走了,看着莲华的遭遇鵺的心里有些说不出来的难受。初夏过来看见鵺闷闷不乐的。

“怎么了?鵺?”

“谎言会摧毁爱情,但为什么会有人因为爱而去撒谎呢?”

“噗,什么时候鵺也会去思考感情了?”

“喂!我也是人的好不好!”

在去警局的路上路过了白莲所在的公墓。莲华看着窗外感叹到“抱歉,姐姐,我还是没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大姐……”


新年第一次更新,这半个月复习有些紧张更新的有些慢希望观众见谅。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